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三百二十五章 田丰的难题
    张超欲将事情圆过去,但蔡琰确是不依的又继续问着,“哦,张郎的意思是,如此见了面就会喜欢,就会迎娶了?”

    “啊!这个...这个...”张超此时真的是不知道要如何的回答了。而这支支唔唔的一幕看在了其它几位夫人的眼中,大家又皆是一乐的笑了起来。

    笑声之中,张超正加的尴尬,目光由就像着蔡琰的身上看去道:“好呀,你敢戏弄于夫君,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

    一说到晚上要收拾的话来,蔡琰顿时就变得紧张了起来。在华佗的调理之下,张超有些方面的功能可是十分厉害的,这一点蔡琰和几位夫人早都领教过,以至于有时候她们都商量好了,要怎么合起来对付或是说满足于张超的。

    现在张超一发狠,又说起来了晚上之事,顿时蔡琰就变得不知说什么起来。甚至不止是她,其它几位夫人皆是一脸的臊红,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

    亭中的气氛一下变得安静了许多,做为一个男人,一个强壮的男人,张超不由就自哈哈大笑了起来。

    眼看着张超一人在这里逞着威风,几位夫人都不敢在答话,她们都清楚,谁若是这个时候站出来,那今天晚上怕就要受“苦”了。

    好在接下来很快就有人出现,打断了张超逞威风的样子。

    “主公,田丰院长在外求见。”典韦低着头,十分恭敬的弯腰而说着。

    要说明知道主公正在与几位夫人闲聊,此时任何人都不适易出现的,可主管刑法的院长田丰确说有急事相见,曾被嘱咐过,一旦有急事需要禀报的护卫长典韦又正逢值班,无奈之下只得走了进来。

    “哦!元皓来了,定然是有急事了。”听到这个时候田丰求见,张超自知应该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非赶到这个时候来见自己了。

    知道是田丰前来之后,张超就此向着几位夫人抱以歉然一笑。

    眼看着张超就要耍威风了,此时正好有公事,蔡琰连忙借机而道:“张郎有事就快去忙吧。”

    “是呀,是呀,我们几位姐妹在这里说话就好了。”其它几位夫人也同样是异口同声的说着。感情她们都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了,现在有机会,怎么还不会去把握呢?

    眼看着几位夫人皆是一样的态度,张超不由心中就是一声,然后道了一声,“好,待我回来在继续的探讨刚才的事情。”

    说完这话之后,张超就此跟着典韦走出了内院,留下了几位夫人是面面相俱,一时间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或许她们接下来就会商议今天晚上谁陪张超之事了。

    张超跟着典韦走出了内院,来到了正厅,在这里一身官服的田丰早就在此等候。一看到张超之后,这便连忙跪倒在地道:“丰见过主公。”

    “元皓快快请起。”张超一伸手扶住了要跪地的田丰,嘴角一笑道:“是不是有什么难事了?”

    “主公英明。”田丰连忙回答着。

    见果然是遇到了难事,张超即轻轻点头,然后回身座回到了主座之下看向着田丰而道:“说吧,这回是谁触犯了律法?”

    “宋全。”田丰早就做好了准备,回答也是行云流水一般的痛快。

    “宋全?”一听闻这个名字,张超感觉到十分的陌生,即便有些狐疑的问着。

    自从授权给了田丰成立法院之后,常有权贵之人触犯法律,为此张超也曾不止一次的出面解决过。但多数这样的人都是有些地位和权势之人,可是这个宋全他从未听过其名,便不知道这是何等人也,竟然使得田丰如此的为难。

    张超那有些不明所以的表情落在了田丰的眼中,他即知道主公之疑虑所在,当即就又答道:“主公,宋全是护城将军宋宪的亲弟弟。”

    “宋宪!”一闻此名,张超即一幅幌然之表情。

    要说宋全这个人他不知道,但是对于宋宪实在是再了解不过了。

    宋宪是最早董卓由洛阳逃往长安的时候,张超埋伏设计吕布时所收之将。此人武勇过人,但谋略不足。曾是吕布十分信任的将领之一,曾和候成一起在先锋军骑兵团中任职。

    但正是因为宋宪有勇而无谋,最终张超才决定将候成继续留在先锋军团,将他给调了回来。碍于吕布的面子,还给了护城将军的重要职位。

    要说护城将军的位置或许没有多么的重要,位置也仅仅只能带领一个师的师长将军罢了。可这也要看是护哪个城了,晋阳城为张超势力的核心之所在,能在这里成为护城将军,位置便是与一般等闲的军团长也是相同的。

    没有想到,竟然是此人的亲弟弟犯了事,这也就难怪田丰会如此的为难了,这可绝对算得上是权贵之家人。

    “嗯,那你说说吧,宋全犯了什么事情。”知道事情关乎到谁了,张超也不由变得慎重了许多,这就开口问向着田丰。

    这一点田丰早就做好了准备,当即回答道:“主公,情况是这样的。宋全借着其哥哥的威名,在整个晋阳城中做了不少的生意,也赚了不少的钱。人有钱私欲就开始膨胀了,尤其是这个宋全,十分的好0色,尤其还喜欢有夫之妇。为此,有不少的家庭曾受过他的伤害。为了这些事情,我也曾找过宋宪将军商议,也曾罚过他不少的钱,事情并不是很大,这也就不了了知了。可是这一次,他看了一个叫刘高氏的女人,并霸占为己有。这个女人的丈夫可是大名鼎鼎陷阵营的勇士,这一次在保卫洛阳之战时,也立下了不小的军功。刘高氏受到了迫害,要说也是一个贞洁烈女,竟然于当天晚上就悬梁自尽了,为了这件事情,刘志就去了我们法院报案,我也依法传讯了宋全。”

    “接着说。”看着田丰说到此处就停了下来,张超便继续的问着。

    “是,主公。宋全是传来了,可他拒不承认自己与刘高氏有染,还以死无对证为由,说是刘志在冤枉他,为的就是勒索金钱,竟然还反咬了一口。刘志妻子死了,没有证据,一时间没有了办法。事情就此传了出去,陷阵营的高顺将军就找到了我,说刘志其人作战非常的勇猛,一定要给一个公平的待遇。我这就感觉到了压力,这才来找主公给我想想办法。”

    田丰说起这些话的时候,是一脸为难之色。要说做为法院的院长,经他之手也办过很多的案子,其中不乏涉及到一些权贵,但那些大多是一些士族和士族或是和百姓的纠纷,像是今天这般,一下子涉及到了两位将军,且还都是重要之人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这也就难怪他会如此的为难了。

    张超座于主位之上认真的听着,在听完田丰讲过之后,心中己然有数,这便出声问着:“元皓,你告诉我实情,那个宋全是不是真的欺辱了刘志的妻子?”

    “这个...现在刘高氏己经死了,可谓是死无对证呀。”田丰摇了摇头,这正也是他为难之处,没有足够的证据下,以他的身份,是不会轻易的做任何决定得。

    知道田丰没有足够的证据,张超沉吟了一番之后又问,“那你可调查了宋全其人,此人平时为人如何?”

    “这个倒是调查过了。这个宋全仗着哥哥是城防将军,平时是无恶不做,民间倒是对其很是憎恨。”田丰说起这些的时候,话语倒也顺畅,显然,这件事情他也是做足了功课。

    “好一个无恶不做,就凭此,此人该办。”听到田丰的评语,张超相信这并不是随耳听话,而应该是此人真的不怎么样,张超的脸色便有些沉了下来,是真有的些生气了。

    自古以来,权贵之人往往都会利用手中的职权行便利之事,这本就是无法杜绝之事,因人是有都感情的,有时候难免会为亲人在一些事情上大开绿灯。只是张超认为,凡事应该有一个限度,过则不及。

    宋宪可是晋阳城的守城将军,其位置虽然看起来不是很高,但实际权力比一些军长都还要大,还要重要的多。毕竟这是首府之地,是容不得出半点差池的。

    当初,甘宁的事情就引得张超有些不快。那么多人竟然可以带着武器入城,做为城防将军的宋宪本就有着不可推脱的责任,只是后来因为这件事情先是宋宪主动承认了错误,又有吕布随后的求情,外加上事情的结果还算是不错的,这才没有追究。

    可是现在,又出了宋全的事情,张超就有真的有些生气了。试想一下,晋阳城做为自己地盘的首府之地,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那可想而知,在其它的地方会如何了?那百姓的权益如何得到保证呢?

    为了大计,为了稳定民心,张超决意要拿这件事情好好的做一做文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