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三百三十五章 与大哥交心
    “是他。”一听此名,张超也的确是怔愣了一下。

    要说只是一个管家而己,这样的身份是很难引起如今地位超然的张超重视。可是偏偏这个张行确是例外,一切皆因为他是大哥张邈府上的大管家。

    要说在整个晋阳城,谁可以随时见到张超,并想说什么就说些什么,怕也只有张邈一人了。便是岳丈大人蔡邕说起一些事情来也是要讲究策略的。从小就没有了父母,只是与大哥相依为命的张超当张邈是即兄又父。

    正是因为如此,连带所有人对于张邈都是非常的尊敬有佳。

    如此形势之下,所谓宰相门前七品官,连带整个张邈府中下人地位也跟着是水起船高,而更不要说是其中的大管家张行了。

    张行是在陈留的时候就跟着张邈了。那个时候张邈成为陈留郡守的时候他就是府中管家之子,也顺事做一些事情,可以说是张超的老熟人人之一。后来老管家因为身体的原因去逝了,他就被提拔了下来,当时这件事情发生的事情,还是惊呆了很多人的眼球,毕竟当时管事人可是很多人,论资格比张行优秀的人也很多,可偏偏选择了这么一个年轻人,这曾让张超都吃惊过。

    因为张超也有些想不通,天眼自然就去调查,这才知道,原来无子的张邈早就将张行当成了儿子一般去看待,这也就有了任人唯亲的事实。

    张行也可谓是张邈最为亲近的人之人。毕竟张邈没有子女,身边人就成为了家人一般。

    在听到事情牵涉到了张行的时候,张超也不由为之有些头疼。换成别人,他是可以马上追究其责任,甚至连其身后的主子也一样要挨板子的,就像是宋宪之事。但事情一涉及到了大哥张邈之事,他确不得不小心而行之。

    汉朝对于孝道十分的崇尚,一个不孝之人也是难以在社会之中立足的。没有父母之下,张邈的存在就是让张超唯尽孝道之地。

    跪地的田丰汇报完了之后,等了半天也不见张超有任何的回话,不由这便抬头小声而道:“主公...”

    “哦,元皓,这件事情我己经知道了,这样,你把相关的证据交到子满的手中,然后这件事情你就无需去过问了。只是你也放心,我定会给我们法院一个交待的。”张超沉声而言。

    田丰此来本就没有想过有什么结果,只是事情发生,他的职责是定然要上报而己。现即己报出,他便不在多言,诺了一声之后就此退了下去。留下了张超一人在房间之中踱步而行,思考着解决的方法。

    ...... ......

    张府。

    两个大大的巨字金灿灿的。使得过往之人看到皆是忍不住要多看了两眼。要说这两字可不是镀金的,而是由真正的黄金打造而成。由此一点就可以看出府中的富庶了。

    便是整个晋阳城中,富商不少,但敢在排匾之处就如此做之人,怕也只有张邈敢于行之了。

    从某些方面而言,做为张超的大哥,张邈也的确有这样的实力。

    当张超乘马带着铁卫来到了张府之前时,管家张行早己经带着府中众人等候着了,可唯独就是没有见到张邈的身影,这也是整个晋阳城中唯一一个可以不迎张超大架之人。

    “张管家辛苦了。”在看到张行之后,张超并没有露出丝毫的不喜之色,相反还像是以前般脸上带笑的说着。

    “二公子辛苦。老爷己经在里面等候着您了。”张行也是一脸恭敬之色的说着。

    “好。”张超答应了一声之后,这便迈着大步向府中而行。典韦与许褚早就带着一众铁卫先进入府中进行护卫了。

    府中张邈正高座于正厅之中,摆出了一幅早就等候着张超前来见礼的样子来。

    只要张超还在晋阳城中,不出意外的话,每个月都会来请安两次的,这时间一长就形成了规矩,对于张超的到来,张邈也就不存任何的疑虑了。

    门外传来了脚步之声,那是铁卫来到之音。在然后一身白衣的张超这就走进到了正厅之中,先是躬身一礼,这才抬头说道:“弟弟给兄长请安了。”

    “呵呵,致远不用如此客气,快快请起。”张邈一脸满意之态的说着。

    做为曾经的一郡之首,张邈对此并不是多么的看重,他一生中最值得其炫耀之处就在于有这样一位弟弟,一个可以让天下人都刮目相看的兄弟。

    行过礼的张超这就在张邈的一旁座了下来,尔后便向是往常一般的拉起了家长。

    以往来见礼也是如此,礼数之后总会闲聊一阵,其中的内容是什么都有。这一次张超也不例外,将话题引向了强军之事上。

    “大哥,如今我们以拥兵数十万,有他们的存在,并州无忧矣,晋阳城无忧矣。”张超一幅骄傲而自豪的样子说着。

    “好呀。致远天生帅才,有你做主,兄长自当放心矣。”听着张超的豪迈之言,张邈也是十分感叹的说着。

    眼见大哥的兴致不错,张超便接口又道:“大哥,你可知道我军为何会如此之快的就重震雄风吗?”

    “这个...当是致远用人得当的原因吧。”张邈随口而道。这也是因为他长时间不管军务所致。当然,事实也证明,军队交到了张超手中的确比交到他手中强了许多。

    听着张邈的回答,张超确笑着摇了摇头道:“非也。大哥,我虽然心有雄志,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倘若没有足够的金银做为支撑的话,军队也一样在短时间内无法恢复元气的。”

    “哦,这就对了,建军队钱财的确很重要。”张邈有感而发着。

    “是呀,钱财很重要。于是,我很早就做了准备,其中尤以向罗斯国和高丽通商有关。”张超开始借机试探着大哥的口风了。像是鸦0片这个东西,对于普通百姓而言似是不知,但对于集团中的高层而言,确并不算是什么秘密了。

    张邈也知张超所言为何事,当即笑道:“不错,这一切都有赖于志远的未雨绸缪呀,鸦0片这个东西的确为我们带来了不少的利润。”

    眼见大哥主动的提及此事,张超这就抓住机会说道:“是呀。要说我们能拥有现在的一切,商业发达功不可没,鸦0片所带来的利润更是巨大的而无法代替的。但倘若是有人想要打着鸦0片的主意,大哥说我要怎么做?”

    “哦?天下还有其它人也可以制造出这样的东西吗?”张邈听闻之后一幅震惊的样子说着。

    “那倒没有。”张超回言道:“我只是说有人要将这些东西私自买卖要如何?”

    “定要严惩,这可是商之根本呀。”张邈并不知张超有意在套取自己的话,这便习惯使然之下说着。

    从大哥的回答之中,张超可以感觉的出来,这是应该不知道内情的。难道说只是因为张行管家的自做主张吗?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这个人的胆子是不是也太大了一些?

    在张超还自作沉思的时候,张邈也似感应到了什么,怎么说他也是做为一郡之守的人,现在又位居特殊之位,要说没有一点的头脑显然是不可能的。“怎么了,致远,难道说是有什么人在打着鸦0片的主意不成吗?”

    没有想到大哥问了出来,索性张超便也不在隐瞒,直言道:“是的,是有人。”

    “哦!”听到这个结果,张邈很显然的吃了一惊,然后又道:“是否还与我有关呢?”

    “正是。”张超依然点头而回着。

    “是谁?”果然被自己猜中,张邈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整个身子便是紧绷着,双拳也紧握着,那样子似乎是随时会吃人的猛兽一般。

    事以至此,张超也只能直言而说:“据调查,是府中的管家张行。”

    “是他?”一听此言,张邈先是一愣,然后便欲问出是否真实,可一想到现在兄弟的地位,这样的事情是断然不会信口开合的,接下来的话,这便给咽了回去。

    此时的张邈,也终于明白了为何张超会和自己说起鸦0片这个事情的原因了,原来是事情涉及到了自己府中的管家呀。只是为何会是张行呢?此人他可是一直把其当成儿子般看待的呀。

    张邈的脸色有些涨红,握紧的双拳也开始慢慢松了下来。从无儿女的他一直把张超看成他的希望,只是当张超成为了一方之主后,他与其见面并无以前那般的方便了,如此一来,他便将注意力放在了管家张行的身上,此人十分会来事,可谓是深得他的喜欢,没儿没女之下,年纪又合适,他便将其当成自己的孩子了,现在即然事情涉及到了此人,他又如何会不犹豫呢?

    张超一直在注意着大哥脸上的表情变化,这一会的表现全部看在他的眼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