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三百五十章 一团迷雾
    收回了武器之后,吕布即有些焦急的对着庞统道:“军师,你给说说,这个张锐要抓我,是不是在假传主公的意思呢?”

    “吕布,休得胡说,我手中可是有主公的金牌,这还假得了吗?”张锐是一脸通红的说着。

    “金牌不假,可谁知道是不是主公赐给你的呢?还是你偷来的。”吕布一幅很不信任的样子说着。

    “吕布,你敢质疑金牌,你这是大不敬。”张锐再一次高声的叫着。

    “好了,都给我停下。”眼看着两人这又要吵起来,庞统便是面色一凛的说着。

    庞统这一喊,两人倒是暂时的停止了争斗,然后将目光都向着他的身上看来,显然这是要听他的意见了。

    感受到了两人的目光,尤其是感受到了吕布那有些灼热的目光,庞统于心中叹了一口气,然后即是袖袍一挥道:“来人,将吕将军给绑了。”

    庞统这突然的做法,使得那几名帐中原有的亲兵就是一愣,吕布更是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向着他,显然他还是有些不相信眼前的事实。

    但不管吕布是不是相信,庞统所带的几名亲兵己然上前,将绳索开始向他的身上缠绕了。

    庞统也知道,此时有些事情是要讲一个清楚才可以,不然的话,吕布怕是不会依,当即他就道:“吕将军,我也接到了主公之令,的确是有些事情需要你回去解释一下,我看你还是不要反抗的好,不然的话,嫂夫人怕是会因此而受到连累。”

    庞统说出了反抗之下会连累到貂蝉之事,这倒是让吕布一时间不知如何去做好了,任由那些人将绳索在自己身上绑了一个结实。

    眼看着吕布被绑,庞统这才上前一步,然后用着极为坚定的声音说着,“吕将军,希望你先不要动怒,这一次的事情应该是有些误会才是,这样,我会马上上书给主公,问明情况的。而且你也要相信主公,晋阳城中,嫂夫人也不会不管的,只要没有做错什么事情,你只管放心即是。”

    耳听得庞统这样说,吕布也知道,事情怕也只能如此了。看来这一次被绑是躲不过去了。即如此,他便道:“好,我相信士元先生,只是我走之后,先锋军团就交给你了,要小心董卓军他们会有异动呀。”

    “请吕将军放心,我自知要如何去做。”庞统点了一下头,然后手臂轻轻放在了吕布的肩膀之上拍了拍。

    吕布终还是被带走了,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绑缚的带出了军中大帐。对于这一幕,许多先锋军团的士兵都看到了,他们人人也是一脸不解之态。

    但是当看到庞统与张锐两位就跟在一旁,他们也是没敢多问,连吕将军都不反抗了,他们更加不敢有所妄动。只是人人都在心中猜测着,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庞统送着张锐出了军营之后,眼看着吕布等人的身影消失于视线之中,这才回到了军中大帐,随着就召来了几位师长级的人物,简单的说了一个吕布有事情要回晋阳城解释之事,尔后就吩咐大家这一段时间要小心一些,要尽职尽守。

    刚刚开完了军事会议,众师长离去不久,大帐门就被由外推开,接着一名身着战甲,手拿大刀的武将就走了进来。

    一来到了庞统的面前,此人便是将手中的大刀一横指,然后怒气冲冲的说着,“军师,吕将军到底犯了什么事情,为何要将他抓起来。”

    来人正是先锋军团的副军团长,也是吕布十分信任的副将侯成。

    似乎是早知道候成会出现在这里一般,庞统只是目光一抬后眼中即闪过了一道怒色道:“候将军,你这是在质问我吗?还有,你拿着大刀要做什么,不知道进入帐中要先卸下武器的吗?”

    反被庞统这一质问,候成即愣住了,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冒失,当即就先收下了刀,然后急急上前一步道:“军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怎么回事?还不是你们这些人做的好事吗?”这一会的庞统反倒是先生起气来。而在接下来,随着他的不断指责,侯成倒是半天没有了动静,在然后,即是变成了一幅很老实的样子,任由对方的训斥之声响起。

    在侯成进入到了军师大帐的时候,在外面,很多先锋军团的师长,团长们都在关注着这里的情况,显然这个侯将军会在这个时候到来,是这些人暗中通风报信了。

    众人注视之下不久,大帐门帘由内被掀起,接着就见到侯成托着大刀一脸的怒色走了出来,显然,他与庞统的对话并不如何的顺利。

    侯成一出现,即有师长走上前去探问情况,但都被他那带着怒气的目光给轰了回去。“好了,都散了,都散了。”

    说完话,侯成也上了战马,带着亲兵离开了这里,向着潼关的前线而去。

    吕布被抓了,侯成前去也没有问出个所以然了,这使得整个先锋军团的气氛都陷入到了一和沉重的状态之下,因为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

    ...... ......

    许都丞相府。

    个头不高,但确一脸睿智之色的曹操此时正穿着官袍听着最信任也是最得利的军师戏志才在诉说着发生在先锋军团中的事情。

    “主公,就探子来报,吕布被抓了,想来应该是事情败露了。”戏志才有着并不是很大的声音说着。事实上,他的身体一直不怎么好,历史中的他早己经故去,但现在确在医圣张仲 景的帮助下,勉强的活了下来,但身体一直都不是太好。

    做为曹操身边最信任的军师,戏志才一天要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这般劳累之下,便是一个好人都难免会身体有恙,更不要说他的底子本来就不好。

    “志才,你的身体没事吧。”曹操确是没有理会刚才所言,倒是反而关心起对方的身体来。

    对于曹操的关心,戏志才表露出一幅非常感激的模样道:“主公,我的身体无碍,请放心。”

    “嗯,看起来志才的气色近来还算是不错,看来张仲景的确是有两下子的,即是这般,回头我重赏他就是,对了,上一次弄来的那些药是不是快吃光了,不要紧,我在安排人去寻找即是。”曹操轻轻的点了点头,看向着戏志才的脸上还带着一丝的满意之色。

    听到曹操还要寻药,戏志才的脸上便是闪过了一道感激之色,他很清楚,由张仲景开出的那些药才可都是极为的稀罕,甚至有很多便是花费重金也是难寻的。想到为了自己的身体,曹操如此的上心,他不由再一次感激的说着,“主公对才的关怀,真是无以为报。”

    “志才莫要这样说,为了我的大事你才操心至此,我不过是关心一下你,实是理所应当的。对了,吕布被抓的事情你应该听说了吧,如何看之呢?”曹操说起正事的时候,眉头便有些紧锁起来。

    张超,这个曾经他并不以为意,只是以为文章了得之人,经过这些年的变化,竟然强大如此,这还真出了他的意料,但同时也成为他的心腹之患,对于此人,他也不得不承认其厉害,而对于凡是沾染到此人的事情,他是很一样都很小心。

    曹操提出了问题,戏志才的脸上即闪过一道自信之色道:“依我看来,应该是王越得手了。”

    “哦,何以见得。要知道现在王越并没有回来,甚至他的那些徒弟们也没有一个回来的呀。”曹操确是并不乐观的说着。

    “不回来也是正常,想张超是何人,他的身边又怎么能没有足够的护卫呢?想必就算是王越剑术在高,但伤人之后想全身而退也不太可能。”说到这里的时候,戏志才又略一沉吟而道:“或许现在的王越己经死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主要还是看张超的病情如何了。而现在从高丽那边传回来的消息,外加先锋军团那里发生的事情,似乎都印证了一件事情,那便是这个张超己然是出了什么问题才是。”

    戏志才可不是凭空乱说,而是根据种种得到的信息这才有了现在的这些决定。像是吕布被抓似乎是更加的印证了这件事情,这个吕布,曾跟过丁原,后又跟过董卓,这才跟了张超,可谓是三姓家奴,这般的人若是说可让人放心,他是不相信的。而现在他成为了第一个被抓之人,便己然可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张超或己经开始病危,在考虑着以后的事情了,像是吕布这样的悍将,他活着的时候或许可以压制的住,但倘若不在了呢?他的儿子可以吗?怕是很难说吧。

    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在得知吕布被抓之后,戏志才反而是放下了心来。

    只是戏志才本就是智慧过人,在做任何事情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也是不会乱下决定的。尽管他认为张超很可能是出了问题,可在没有确凿的把握之前,他还是向着曹操进言道:“主公,依才之见,张超很有可能出事情了,真是如此,我们的机会便来了,不管事情的真伪,不妨就将消息放出去,我想应该有人比我们还着急的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