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三百五十七章 斩杀段煨
    前方是密不透风的箭羽,谁冲过去就谁先死,便是任谁也不敢轻意的用生命去尝试。

    “将军,身后的先锋军团是越来越近了。”在段煨也犹豫着要怎么办的时候,军师胡珍骑着马气喘吁吁的赶了过来。相对于那些常年在马上的武将而言,他一个文才骑马的技术并不怎么样。

    “什么?”听到胡珍之言,段煨连忙回头看去,果然看到身后约三里之地,骑着赤兔马的吕布己经与侯成兵合一处,正向他们这里赶来。

    “管不了那么多了,传我命令,冲过去。只要可以冲过去,我们就安全了。”段煨知道不能在不做决定了,要不然,怕是就要被堵在这里。

    段煨下达了军令,他身边的亲兵们这就开始追赶着前方的步兵向前冲。在连杀了数十个不听军令的普通士兵之后,其它的士兵见无路可走,只得硬着头皮向前冲去。

    “继续放箭,其它人做好冲击的准备。”眼看着段煨是要硬冲了,徐荣这就拿起了大刀,做起了一战的准备。

    又是数千董卓士兵葬送在了徐荣大军的箭下,但在付出惨重的代价之后,也终于冲出了一条口子。

    段煨见到口子出现,随即是当仁不让的带着亲兵就向前冲了过去。

    “跟我杀!”徐荣目光早就注意到了这一幕,在眼看着段煨要带军冲出时,这便带着三万步兵就此迎了上去,随后两军就此便打成了一团。

    徐荣迎上了段煨,两人的两把大刀于半空中撞击到了一起,产生出了阵阵的火光。

    “徐荣,你也好歹曾是太师的部下,为何要死死拦住我的去路呢?”一刀之下,感觉到对方势大力沉的力气后,段煨就知道此人不好对付,当即便欲用其它的方法说服对方。

    “段煨,亏你还好意思在我的面前提太师,当日他差一点逼得我家破人亡,我与他早就没有了任何的恩情,你也无需去和我说这些多,看刀吧。”徐荣确并不为之所动,在他眼中,与董卓的那点情分早就不在了。而这一战关系到他们这一系的声望,他是无论如何不能在让主公有任何的担心之情。

    徐荣没有一丁点在放水之意,一刀之后是又连着一刀,将段煨给逼得直直后退不己。

    “徐荣,你真的要与我拼命吗?难道我还怕了你不成?”眼看对方没有一点留手之意,段煨也是一脸的怒火大声吼着。

    “废话少说,想要逃走,打败我再说吧。”徐荣一声冷笑之后,双眼中闪现出了凌厉的杀意,在之后便是不断的挥刀向前砍来。

    段煨被徐荣给缠住了,是想逃不能。而在后方,吕布和侯成也终于带着先锋军团的大军赶到。

    随着吕布等人的追到,那些董卓军们便受到了两面夹击之苦,除了少部分人从徐荣大军这里杀出去外,其它大部不是被杀便是选择了投降。

    当段煨与徐荣对招三十回合之后,他就发现身边的士兵越来越少,他己经陷入到了重重的包围之中。

    “段煨,拿命来吧。”就在段煨感觉到形势十分不妙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声厉喝,在接着穿着百花袍,骑着红色赤兔马的吕布就此杀到。

    听到了身后吕布的声音,段煨可谓是大惊失色,连忙就将手中的长刀向前一递,逼得徐荣不得不回防,而他本人则欲是向着一旁逃去。

    只是即然吕布杀到了,又怎么会给他逃跑的时间,当即方天画戟一挥,就此拦住了他的去路。

    “段煨,想要逃走,还是先过了我这一关在说。”一道厉喝之后,吕布的长戟便向着前方招呼了过来。

    眼见是吕布冲来,段煨心中害怕,手中的大刀这便向前一挥,欲挡住方天画戟的强攻。

    只是无论力量,还是胆识,都远不如吕布的段煨,这一刀挡去,仅仅只是让方天画戟偏了偏刀锋而己,那长戟还是借机划到他的身前,将其衣角砍掉了一截。

    感受到戟锋的厉害,段煨是将手中的长刀向前一掷,接着整个人是飞马奔腾而去。

    骑在红色赤兔马上的吕布只是轻轻一个闪身,便躲过了大刀的冲击,然后身边的侯成与徐荣两将就欲直追上去。只是确被吕布轻手一拦给挡了下来。

    “你们可知什么叫做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吗?”有些冷冷的声音问向着身旁两将,在这之后,吕布己然拿起了身边的长弓,并搭上了箭羽,目标直指段煨的身后。

    刚才,段煨就是这般射死宋宪的,现在的吕布也要让他尝尝这般的厉害。

    “嗖。”准备好之后,吕布右手一松,弓箭便疾驶而出,射到了正逃向远处的段煨的身后。

    吕布的射箭水平那绝对是在当时名列前矛,有名的辕门射戟便出自于他手。段煨的身形高大,距离又不是很远,这一箭想中并非太过困难的事情。

    箭羽在吕布的大力之下应手而出,在然后一声“唉呀”之声响起,接下来,一个壮硕的身影就此由马上坠下。段煨被吕布一怒之下,得了一个和宋宪相同的死法。

    段煨被杀,吕布的神色这才慢慢的缓和了过来,然后目视当空,心中想着,“宋宪呀宋宪,我们相处一场,这也算是我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

    段煨被杀,其它的董卓军也是大部被俘,至此吕布军获得了大胜。

    挟大胜之威,吕布当即按着之前与李儒相商的办法,这就举军向着潼关之外杀去,他欲想借机进入到雍州,解决西面之大敌。

    ...... ......

    晋阳城张府。

    这座平时需仰望的存在,文官下轿,武官下马之地,此时正被重军包围着。

    突然门外来了如此之多的军队,且还全是黑衣甲胄的张家军,这使得原本负责这里安全的护院士兵是人人脸上皆露出了一丝恐惧之意。

    相比于众位护院以及府中下人的一脸恐惧,做为主人的张邈则是一脸的怒气。眼看着有重军竟然敢围自己的府砥,他是伸手拿过了佩剑,这便带头的走了出来。

    府中大门之外,一身铠甲的张锐此时正抬头看向着紧闭的张府大门。尽管他有军令在身,可依然还是不敢前去硬闯,他心中在清楚不过主公对于这位大哥的尊敬程度,若是他硬来的话,怕是责任根本就不是他能扛得下来。

    “吱呀。”一声,府中大门由内而开,接下来一脸怒气的身穿长袍的张邈则是走了出来。在他看到,来者之人是以张锐为首之后,即怒声而道:“怎么?你们想造反不成吗?”

    眼看着张邈走了出来,张锐等人便是齐齐的跪倒在地,一个个也将头低了下来,那样子似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般。

    在看到张锐等人的表现之后,张邈依然是横眉冷对。

    这一阵子,在晋阳城有一个小道消息是越传越盛,即是大将军张超遇刺病重,似乎生命己然是岌岌可危。

    所谓无风不起浪,消息一出,传到了张邈耳中之后让其大惊,他这便起身去了城主府,找到了在这里主持大局的郭嘉与鲁肃。

    对于张邈的到来,两人给予了极大的尊重,两人竟然一同出府相迎,见面之后也是礼数有佳,让人说不出一个不字来。

    可两人越是如此,张邈确是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这在进府之后便急急的问着其弟张超现在何处。

    对于张邈的问题,两位军师皆是一脸苦色,但就是不说结果。

    这了引得张邈大怒,“怎么了?做哥哥的问及弟弟的事情难道你们还想隐瞒不成吗?”

    眼看着张邈大怒了,郭嘉这只能低着头回答着,“张公,若主公只是您的弟弟,您问及自然是要如实告知的。可现在主公还是我们的主公,是我们三州之主,所谓天子无私事,有些事情现在还未见分晓,所以真不能说呀。”

    “嗯?不能说,莫非是吾弟真的受了重伤不成吗?”对于郭嘉不肯回答的态度,张邈自是不喜。但他也仿佛从这些话中听出了一些什么。如果真是张超无事的话,两人就不应该这般的摭摭掩掩才是。

    也就是自从那次事情之后,张邈回到府中便一直注意着外面的一切动静。随后不久,有关先锋军团长吕布被抓的事情就传了过来,这似乎更加的肯定了他的想法。

    张邈怎么说也是做过一郡之守的人,想到如果张超出了事情,那接下来由谁继承这偌大的家业呢?

    倘若是由自己的那些侄子来继承,他自然是无话可说的。但他担心的就是有些人会借着侄子都还弱小为名,行权臣之事,若是这样的话,以后这份家业是姓张还是姓其它的就真的不好说了。

    为了此事,张邈一直在想着解决的方法,但未曾想到,方法还未想及,这便出了自己府中被围一事,难道说是有些人终于忍不住,想要对自己动手了吗?

    这般想着,张邈可谓是怒气冲冲的走出了府中,来到了张锐等人的面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