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将军的不甘
    “将军,前面就是武安了,天色以黑,我们是不是要在这里休整一下。”先锋将军张勋快马来到了袁绍中军身前,抱拳而说着。

    “到武安了吗?那便先休息一下吧。”袁术听后点头答应着。

    他清楚,过了武安就是涉县,在那里便是最前线之地,就要面对着张超的大军了,而在大战之前,养足精神是必不可少的准备之一。

    袁术下了命令,十万大军这就不在向前,而是直向着武安方向而去。

    武安,是冀州的西门户,也是这里的一座大城,城中百姓足有三万余户,十万余人。当袁术带着大军赶到这里的时候,这里的官员是慌忙出来迎接,同时也将备好的粮食一一贡献而出,以备大军补充军需所用。

    相对于张超的早有准备,这一次袁绍是仓促迎战,在军需尤其是粮草方面都没有太多的准备。毕竟谁也不会想到,张超会突然对袁绍下手,而且出手即是重兵。

    但好在,一切都是本土作战,粮食运输距离短,倒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只是如此一来,确是苦了冀州的百姓,他们原本己经交过了赋税,可因为大战的原因,不得不将明年的也要提前的交出,这对于很多仅够衣食的百姓来说,无疑是加重了许多的负担。

    要说袁绍也知道这样是积起一定的民愤,只是他现在确是管不得那么多了,所能做的就是先挡住张超大军的铁蹄在说,至少百姓的疾苦,他只要有吃的喝的,又哪里会管得了那么多呢?

    如此一来,整个冀州的百姓生活水平都下降了一半不止,尤其像是武安这样并不富裕的城市,百姓更是苦不堪言。

    这一方面,袁术倒是与兄长袁绍一样,更多的时候只是想着自己的利益不受侵害,对于百姓的想法是很少会去顾及得。就像是这一次一到了武安,他就要求这里的官员将最好的吃食拿出来,说是要保障大军有着足够的力气去作战。

    袁术的性格很多时候是翻脸不认人的,这一点冀州之官员就没有不知道的,即然他下这样的命令,主管武安的官员也是不得不去办,这就将城中的百姓又搜刮了一遍,引起了更多的民怨。

    只是这些百姓也知道,做为弱势群体,他们所能做的只是在心中骂一骂而己,要说反抗可是不敢的。他们不会不清楚,城内城外足有十万袁绍大军,若是激怒了他们,怕是小命都会不保。

    而在武安官员将好吃好喝的送来之后,袁术即命令下放下三军,他要好好劳军,他要让自己的士兵吃得最好,如此才有力气去打仗,去打胜仗。

    当天夜里,十万大军倒是吃了一顿好的,甚至是人人都还分到了一瓶英雄醉,这倒是不少士兵对于袁术将军的所为心存感激,毕竟就算是明天一战而亡了,至少也不会是一个饿死鬼了。

    袁术带着亲兵巡视了一圈之后,见到很多士兵看向自己时露出了感激的神色,也不由即是在心中哈哈的大笑,他很为自己这一手而自得,高兴之余,这就一挥手对着手下亲兵道:“走,我们也去吃东西,今天晚上不醉不归,哈哈哈。”

    “不醉不归。”众亲兵们皆是高兴的大叫着,跟着袁术一起向着中军之帐方向而去。

    这一天晚上,十万大军们是吃了一顿饱的,甚至不少士兵还在醉酒之下睡了一下好觉。

    但确不是人人都是如此的,像是在偏将军李丰的营帐之内,他面对着眼前袁术所赐的吃食确是有些食不下咽。

    在李丰对面座着的也是一位身穿铠甲的将军,长相普通,但双眼冒着精光,可见此人也是一个厉害人物,他就是与李丰同为偏将军的袁术老部下梁刚。

    这两人都是跟了袁术很长时间的人,他们都曾在纪灵的手下任过职,也是被此人一步步提拔上来得。

    可这一切,自从袁术与纪灵被俘之后,那光耀便不在有了,他们就像是没有了亲娘的孩子一般,走到哪里,都是受尽了别人的白眼。尤其是深得袁术信任的张勋将军,更是一直看不惯他们两人。

    以前有着纪灵将军撑腰,两人倒也无惧于张勋什么。尤其那个时候此人还没有得势。

    可是现在确是不同了,人家竟然成为了先锋将军,成为了袁术最为依仗的武将,那在接下来,此人可是没少给这两位偏将军吃苦头,平时他们带的兵是最弱的,吃的喝的也是别人剩下的。

    便像是在今天晚上,李丰与梁刚两位将军以及部下所吃的喝的东西也远不如其它士兵所吃的那么充足,更有甚者,他们被分开的英雄醉中竟然还渗了水。

    要说酒大多都是兑了水的,不然可不是每一个人都有那般的酒量可以接受原酿的灌溉。但当酒连十分之一都不到,其它都是水时,这酒也就没有了味道。

    当下面的士兵将酒水太过于难喝之事上报时,李丰与梁刚知道后也是陷入到了无语之中。此时他们可是不敢与张勋去较什么真的。

    大战在即,做为袁术最为依仗之人,两人可是十分的清楚,现在与此人对着干,那一定不会有什么下场的。

    “唉,这或许就是命吧。”李丰自感叹一声之后,拿起了一块桌前之肉这就要去咀嚼。

    “李兄难道是认命之人吗?”眼见得李丰的举动,对面梁刚有些烈性的声音就此响了起来。

    这一记发问,让李丰的手臂自停了一下,可是接下来他又是摇了摇头道:“不认命能如何,与那张勋拼命吗?我们的兵力可是不及他的,若是动手,吃亏的只会是自己。且袁术会饶了我们吗?”

    苦笑的李丰这便己经拿起肉向着嘴中塞了过去,尽管这块肉也算是美味,可是吃在嘴中的时候确是一点滋味都没有,这显然与人的心情是有着很大关系的。

    得着李丰如此难受的表情,对面而座的梁刚不由就是眉毛轻皱,接着眼角处就划过了一道的喜色。只是在帐中并无人注意到此举而己。“李兄呀,有人说人的命天注命,可我确是想说,我命由我不由天,只要我们想去改变,一切都是皆有可能的。”

    “皆有可能,呵呵,梁兄,你就不要说笑了,如今的我们还有什么前程而言吗?明天到了涉县就会与张超军碰上了,那个时候一场大战将不可避免,或许你我兄弟两人的尸骨就要埋葬于此了。”一边说,李丰又是摇了摇头,然后嘴巴一用力,将口中的食物尽数的咬烂。

    这一刻的李丰很是有一种颓废之势,这看在梁刚的眼中,他便道:“李兄,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在跟着纪将军的时候,那是何等的义气风发,可现在怎么变得这般了呢?”

    “梁兄呀,好汉不提当年勇。在者说,纪将军现在以不在这里,说这些还有何用呢?”李丰依然是一脸的苦笑着,而嘴巴也是在话话之后不断的蠕动着,显然那块肉并不好吃,亦或是他根本就没有尝到其味。

    “纪将军虽然不在这里了,可他确没有战死,相反,我还听说他现在在大将军那里混得是如鱼得水,己经成为了一名副军团长,手下兵力何止数万呢。”梁刚有意的提起了现在的纪灵,然后满脸的向往之意。

    话说到这里,那边的李丰也是神情一震,“这是真的吗?”

    “自然是真的了。”看着李丰起了兴趣,梁刚连忙说道。

    此刻李丰的眼中明显的划过了一道希望之色,但接下来那一丝波澜即被压下,他又是苦笑的说着,“纪将军己经是张超的手下,我们现在去谈他还有何用呢?来吧,还是将这些东西吃了,要不然没有力气,明天也无法赶路了。”

    “李兄。”眼见得李丰竟然有一股自暴自弃之态,梁刚不由蹭得一下就由座位之上站起,然后伸出右臂,直指着对方道:“我们当时也不过就是一个没有饭吃才不得不从伍的小兵而己。但那个时候我们两人吃不饱,穿不暖,精神状态确是很好,我们也曾幻想有一天可以成为将军,可以改变自己的生活。可现在,我们真的成为了一名将军,你怎么反倒不如以前那般开心了呢?你这是为何呀。”

    面对着梁刚的指责,李丰摇了摇头道:“为何?还不是因为我们这个将军当得还不如士兵那般的如意顺心吗?没能人看重我们,即便是我们立了军功,那又如何,还不是去替他人做嫁衣吗?这样的功劳不抢也罢,在者说,你认为我们能是强大的张超军对手吗?还是你认为袁术是一个可以依靠之人?好了,不要去想那么多了,过一天算一天吧。”

    李丰道出了心中的苦水后,又是摇头苦笑的继续吃着嘴中那一块半天都没有被吞下之肉。

    “过一天算一天,难道我们这一辈子就要这样过吗?不,我不甘心,而且我相信纪将军知道了这些也会瞧不起我们的。”梁刚眼见李丰还在吃东西,不由便是气不打一处来,更深度的刺激着对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