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四百零四章 太史慈离营
    南皮城中,文丑逃了回去,又挂了上免战牌,这让甘宁一脸的喜色。

    这个所谓的悍将文丑也是不过如此嘛。

    在甘宁一脸战意得到了暂时的满足之后,他又接到了贾诩的新命令,那就是前去叫阵,引文丑出来继续一战。

    对于这个任务,甘宁自然是乐于行之。当下就与太史慈一起带兵来到了南皮城下,开始叫阵起来。

    所谓的叫阵只是一说法,但其实就是刺激对方出战而己,而为了达成这个目的,通常是什么样的手段都会用的,比如说谩骂便是经常行之的手段之一。

    南皮城下,甘宁在城下带着士兵不断的叫骂着,什么丑汉不敢出战、丑汉怕出来吓倒人、文丑就是一个懦夫、就是一个胆小鬼等等不一而足。

    这些喊声自然就传入到了城中,先是引得守城的袁绍士兵一脸的气愤,接下来就是无可奈何,在接着就是引来了城中文丑的怒火。

    被人如此的谩骂之下,文丑如何能忍,这就上了城楼。可是当由下而下看去,看到不仅仅只有甘宁,太史慈也是于一旁在列时,他那一腔怒火便是化为了乌有,他可是很清楚,凭自己胜不了这两人的,便是冲下去也是于大局无用。

    如此,文丑又一脸怒容的回到了城中。任由那谩骂之声天天响彻在南皮城门之上。

    这一骂竟然就足足是十天的时间。

    十天的时间中,甘宁就像是上班报道一般,早上太阳升起就带兵去叫阵,直到晚上太阳落山这才回来。

    十天,文丑也是隐忍了十天,那怒火从脸上就可以看得出来,引得在城中所有人都不敢于接近他,似是生怕被无辜的波及到一般。

    骂了这些日子,甘宁也有些意兴阑珊了,毕竟天天只是逞口舌之快而己。初一始还有些意思,时间一长也是食之无味了。

    “军师呀,这样子骂下去怕是不行呀,这个文丑就宁当缩头乌龟了,我们接下来如何是好。”甘宁晚上回归到军营中后就去了军师之帐,一幅大吐苦水的样子。

    听到甘宁这一问,一旁的太史慈也是望向着贾诩,显然也想等着回答。

    “呵呵。”贾诩倒是不急的一笑而道:“怎么?兴霸骂够了?”

    “够了。依我之见,还不如举兵攻城的好,尽管南皮城不好攻,可是只要指挥得当,将军够猛,士兵用命,也是有着希望的。”甘宁借机发表着自己的意见。显然在他看来,这天天去叫阵,倒不如攻城来得痛快。

    “嗯,攻城也行,只是如此一来,我们就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而这也未必就会取得胜利了,你要知道,我们双方兵力可是相等呀。”贾诩没有直接否定甘宁的意见,只是通过另一个方式来说此计不可行。

    甘宁自然也知道硬攻非是上上之道,现被贾诩这一说,他也是摇头回到椅子上座下,而后道:“这不行,那不行,总不能就这样僵持着吧。看那五军团都己经立了大功了。”

    “是呀军师,长此以往,我们的粮草怕就是不够了。”太史慈也是出声说道。他一直认为有贾诩在,攻下南皮应该不会有什么困难,可是十天过去了,对方未出一计,这也引得他心中有些着急起来。

    “哦?子义还知道粮草不够了吗?即是如此,你便回一趟三韩,重新的筹集大军粮草吧。”贾诩似是惊讶的看了一眼太史慈,然后呵呵笑道。

    “筹集粮草?”太史慈一听,即是脸上一愣,像是这样的活计,随便派一位团长去做好可,为什么要让他这个军团长亲力为之呢?

    似乎是看出了太史慈的不解,贾诩笑道:“三韩之地毕竟还是异帮,虽然我们统治那里己经数年了,可难保还有些人不会真心归顺。倘若是只派普通将军回去,怕是解决不了什么问题的。只有军团长亲去,才能起到足够的镇慑作用啊!”

    听着贾诩的解释,太史慈还是一脸不解。

    不错,三韩被张超所占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只有几年时间而以,但不得不说自他们去了之后,行了减免赋税,发展商业之法,那里的百姓确是比以前的日子过得还要好,即然日子好了,为何会有反心呢?

    太史慈不解,甘宁也是一脸的不解,甚至他还出言道:“若是担心有事,不如就派加泥副军团长回去好了,他是那里土生土长的人,由他去应该问题大不。”

    “正是。”太史慈也是附合而道。

    眼看着两位军团长都是这个意见,贾诩面色即是一正道:“怎么?现在南皮城就在眼前,你们攻不下,现在吾让其去准备粮草你们还要推脱吗?难道忘记了临行之前主公是如何说的?一切军政大事要听军师的,会忘记了吗?”

    贾诩突然摆起了军师的架子,这一下子太史慈与甘宁便不好在说什么了。

    临行前,张超的确是有过嘱咐,上阵杀敌靠将军,决定出战与否确是要靠军师的。

    要说别人想强迫他们做什么是不行的,是如果是张超的命令,他们确是不得不去服从。即是如此,两人即是心有不甘,亦也只得抱拳应是。

    太史慈要回三韩筹集粮草了,这件事情很快就被传了出去。

    对于这等作法,军团中的很多师长、团长都是十分不解。

    要说大军作战,粮草的确是大事,但也用不着一位军团长亲自去做吧。可即然是军师的决定,甚至连太史慈军团长都没有提出什么异议,只是脸色有些不好而以,这些人也就不好在说些什么了。

    太史慈走了,只是甘宁也不能闲着,按着贾诩的军令,他依然是去南皮城前叫阵,大骂着文丑的不是。甚至因为有了一丝的怒气在身,这一叫阵反而是声音更浓更烈。

    南皮城中的文丑听到今天甘宁的喊声似是比以往还要浓烈一些,不由眉头皱得更深了,心中喃喃的道:“这个小匪,吃错了药吗?哪里来的如此之力气?”

    文丑还自纳闷时,外面便有亲兵进入,尔后将一消息文书奉了上来。

    这是文丑安排在城外的眼线传来的,当他打开一看,消息入目时,他这就是眼冒精光,“太史慈竟然回三韩筹粮了?”

    对于这个消息,文丑看后自然是惊喜不己。只是他确没有马上狂笑出声,而是仔细分析这个消息的真假。

    要说筹粮之事虽大,确也用不到军团长去亲吧,这其中会不会有诈呢?

    这般想着,文丑即对手下亲兵道:“去,让探子在探,务必要把事情的真相给我搞清楚了。”

    文丑并没有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喜极而乐,反是慎重的要求在探消息。如此又过了三天,三天之后,一些具体的消息也传回到他的耳中。

    据探子来报,太史慈会离营,有着太多方面的原因。

    其主要是两点,一是太史慈与甘宁两将质疑军师贾诩的能力,眼见南皮久攻下不,起了质问之举,这才迫得贾诩怒极之下做出让他去筹粮之决定。

    二个原因就是三韩毕竟是异帮,倘若是派其它人去,似是生怕稳不住局面。

    更重要的是,探子竟然还去了三军团的粮仓一看,发现那里的粮食的确是不多了。这或许是之前贾诩就并不认为南皮城多么的难攻吧,现 反倒是因为文丑的死守而出了意外。

    种种消息合并到一起,事件似乎就变得清晰了起来,似乎合情合理了许多。

    文丑看着这种种现报,一脸的凝重之表情。想了想对着身边的亲手道:“去,将淳将军叫来。”

    淳将军,即是淳于琼,是他这一支军队的先锋将军,也是跟了文丑多年之人。

    只是因为这一次来到南皮就被堵于此地,这先锋将军反倒是无多的用武之地了。

    淳于琼,字仲简,颍川(治今河南禹州)人。东汉时期官吏,于汉灵帝中平五年(188)被任命为西园八校尉之一的右校尉,与蹇硕、袁绍、鲍鸿、曹操、赵融、冯芳、夏牟同列。为袁绍大将,与张合、高览等人齐名。在官渡之战时镇守乌巢,遭到曹操的偷袭而惨败,自己也被曹操处斩。

    张超的出现,曹操与袁绍未有一战,此人便也是活到了如今。

    这一次文丑叫其来,显然是想听一听他的意见。

    相比于其它的武将而言,淳于琼最擅长的并不是马上功夫,而是有些头脑之人。若不然,当初也不会成为与曹操同列的八校尉之一了。

    很快,亲兵就带着淳于琼进入了议事厅中,尔后文丑就将手中的所有情报送到了此人面前道:“仲简呀,好好看看,然后说出你的意见来。”

    淳于琼听闻不敢大意,这就拿起这些情报看了起来。

    只是一会的时间里,淳于琼的脸色是一变在变,显然也被这些情报给惊到了。他没有想到,堂堂的一名军团长竟然会受制于一位军师,这怕也就只有在张超集团中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