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四百一十六章 逢纪的惊天之言
    “命令终于到了!”伸手接过那传书,庞统也是一脸的解脱之意。

    “怎么?士元?主公怎么会传书给我们,一定是一直按兵不动,惹主人不悦了吧。要我说行不行总要先打一打试试嘛。”看到有主公的飞鹰传书,吕布确在一旁喋喋不休着,显然他是误错了意思。

    庞统确是不管这些说法,只是打开了传书,看了一遍,尔后脸上就有了喜悦之色道:“呵呵,主公没有忘记我们,终于可以动手了。”

    一旁的吕布听到动手两字,也是双眼一亮接着抢过了传书看了起来。在然后即是一脸的不懂之情道:“进军燕县?什么意思?那可是曹操的地盘呀。”

    “呵呵,吕军团长,事情是这样的...”一旁的庞统这就解释了一番。

    待吕布听到了军师的解释之后,这才是恍然大悟之态,然后似是很理解一般的说着,“原来如此呀,呵呵,倒是我错怪军师了。好在现在有仗可打了,那好,我们就准备进兵燕县之事吧。”

    “嗯,这还要麻烦军团长费心了。”庞统点了点头,即然张超有了军令,他们当然是要去执行了。

    “不费心,应该的应该的。”倒是吕布脸上早就笑成了一朵花,对于他而言,只要有仗打就可以了,至于说是打谁那都是次要的。

    公元二零二年八月初。

    曹操突然派出以大将曹洪为首的二十万大军直向着冀州的阳平,平原,清河三郡而去。

    大军一动,当消息传出时,引得天下诸侯都将目光聚焦在了这里。显然他们都知道,这是有人要趁火打劫了。

    曹操想要趁着张超与袁绍两相争斗的时候座收渔翁之利。

    但就是不知道,被抢夺利益的张超要如何去办,还有做为盟友的袁绍又会如何的应付呢?

    事情传来,最为恼怒的自然就是袁绍。

    他不过就是刚将守在阳平三郡的三万人马调回到了巨鹿,曹操那里就派兵前往占领了,这分明就是乘人之危,这是要搞死自己的节奏呀。这一刻他恨曹操甚至恨过了张超。

    怎么说他与张超算是敌人,你来我往,今天我打你,明天你打我都算是很正常的事情。打不过那就是技不如人罢了。可你曹操算是什么东西,还与我联盟呢?之前还找我帮忙,承认汉和帝的事实,许与的好处没有一样实现的不说,现在竟然就对我后院动手了。这样的人,可恨!

    愤怒之下的袁绍这就想着要出兵三郡,要给曹操一个厉害看看。只是因为眼前还有张超大军压境,他实在是抽调不出足够的兵力来了。而就是此时一道道消息传到了他的王府之中,东面浮阳攻南皮之军停止不动了、西面五军团也停止攻击邯郸城。北面的望都城竟然也允许袁绍部支援高览的粮草进入其中。

    虽然包围之势还在,但确没有在动手,这似也表明着张超这一刻的愤怒之意。

    对于发生的这一切,袁绍并不乐观,他知道这是张超在给自己时间做决定,是先对付曹操呢,还是继续与他斗一个鱼死网破。自然,这鱼可能会死,但是网是不是会破却要两说。

    有些拿不定主意的袁绍就将手下的一众文臣全部召来,他想听一听大家的意见。

    郭图、逢纪、陈琳、王修、焦触、张南、耿包、辛评、辛毗等文臣全部被叫到了王府,当袁绍目光从这些人身上一一扫过时,眼中不由露出了一丝悲凉之意。

    曾几何时,他的势力是最为强大的,在很多诸侯还在想着寻找栖身之所时,他便己经占据了冀州之地,被人称为河北王。

    这一过多少年,别人的势力都是越来越壮大,可是只有他,现在还龟缩于冀州之地,甚至地盘己经被人占了十之三四,眼看着现在位置都要不保了,这还真是造化弄人了。

    “哎,事情我就不多说了,大家谈一谈看法吧。”袁绍不想在去重复眼下的形势,自叹了一口气对着文臣而道。

    下面的文臣中在历史里多数最终是投靠了势大的曹操,但不得不说,有能力的人还是有一些的,比如说逢纪。

    逢纪,字元图,南阳人。东汉末年袁绍部下谋臣。

    荀彧曾言:“逢纪果而自用。”

    《后汉书》中也曾写道:“智谋之士逢纪、何颙、荀攸等,与同腹心。”

    此人的确是有些本事的,只是因为一直与郭图等人关系不好,甚至是相互内斗,这才始得他的才能并不可以完全的发挥出来。

    这一次,逢纪原本是在守着邯郸的。辅助着高干使得五军团一直未能取下城池。只是因为曹操占了三郡,他这才被袁绍招回来议事。

    而眼见袁绍问计于众,众同僚皆是不语,逢纪这便一步站出道:“主公,纪有一言。”

    “哦,是元图呀,请讲。”见到是逢纪站了出来,袁绍目光移来,当即就点了点头。对于此人的能力他是知晓的,对于他与郭图、许攸等人的内斗,他更是一清二楚。但确一直没有理会,所行的不过就是君王的制衡之道而己。

    古之君王,历来手段都是喜欢如此。当下面的臣子多了,就免不了会内斗,但有道的君王多是不会理之,相反还乐见其成。因为只有相斗,才显得他这君王之位更加的重要,好行平衡之术。

    袁绍也是深知其中的道理,面对着这种内斗,他是睁一眼闭一眼,甚至每当有一方势小时,他还会出手帮助一下,总之就是绝不会座使一方被打压在地。

    像是之前,就是因为郭图与许攸等人势大,逢纪这才被迫之下不得不去了邯郸以避风头。现在情况危急了,这就将其给调了回来。

    袁绍如此认真的看向自己,这使得逢纪有一种被重用之感,当下便是躬身一礼后道:“主公,如今之形势,对我冀州是极为不利的,但确也并非就是无路可走。”

    一听闻还有路可寻,袁绍连忙道:“哦?元图有何办法,快快说来听听。”

    “诺。”逢纪答应了一声之后,便沉吟而道:“如今之形势,最为明智的做法便是投靠大将军张超,奉为其主,如此可得活命,倘若是谈好了,便是冀州或可保也。”

    逢纪突然间提出了投降张超,此话一说,顿时议事大厅中就传来了道道的冷吸空气之声,显然谁也没有想到,此人会如此的大胆,连这般大逆之言都敢讲出。

    做为谋臣,谁不知道主公袁绍是最好面子了。你让他去投降其它人,这怎么可能吗?

    这些话就等于当场抽了袁绍一巴掌呀。

    众人在看向逢纪的时候,脸色都不由大变,深为其接下来的境遇而担心着。

    对面而立的郭图更是用着一幅幸灾乐祸的目光看向着逢纪。

    原本许攸与荀谌突然降了曹操,这使得平常关系不错,同为一党的郭图收敛了许多的锋芒。毕竟谁知道抓不到许攸的袁绍会不会怪罪于他,若是这样,还真就是等于殃及池鱼了。

    而现在,逢纪竟然公然的说出了要投张超之事,这就等于将袁绍的怒火进行了转移,怕是接下来此人就会吃不了兜着走了吧。

    果然,在众人脸色大变的时候,袁绍的脸色也一样变得极为的难看,“逢纪,你刚才说什么?”

    不在称字而是叫其姓名,这己经表明了这一会袁绍心中的态度。

    眼见袁绍生气了,逢纪也是在心中一声长叹。他又如何不知道这个主公的性格与个人喜好呢。只是眼下除了这样的办法还有何更好出路?

    在邯郸的城墙之上,他可是亲眼见到了五军团的强盛。以这样的军队,若是强攻邯郸的话,并非是没有被攻下的可能,但对方不那样去做,无非就是不想牺牲太大而己。

    那面对着这样的军队,袁绍谈何去胜利。

    实力不足,粮草不足,军兵缺少训练,百姓不拥护,种种大势之下,败局以定。而若是能在未完败之时,主动投靠过去,倒还可以因此而乐得一个不错的位置。反之,若是等人家兵临城下的时候,在想去谈便是连机会都没有了。

    正是因为看透了这些,逢纪这一会才将此事讲了出来,他就是希望袁绍能够看明白,至少投了张超之后还能活命,像是袁术这样的人两交次被俘都未被杀,这足以证明张超此人还是人容人之量的。

    而若是真逼对方动了肝火,大举出兵,那个时候就是被杀也是有可能的。

    逢纪也是在看透了大局之后,方才提出了这个建议。且在他看来,这也是唯今最为合理的。

    只是逢纪还是高看了袁绍的格局。此人为了面子那是明知道一条道会走到黑也要坚持之人。在他眼中,只有别人投降于他,决然不会有自己投降别人的说法得。

    所以,眼看着逢纪在提出了投降张超的意见之后,且还没有丝毫的要改变主意之心后,当即就又怒道:“好你一个逢纪,我现在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你己经被张超买通了,即是如此,你也不用在留下来了。来人,将其带出去,斩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