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四百一十八章 天决袁氏
    “主公,没用的。才的身体自己最为清楚,这一会怕就是把张大夫给重新的找到也是无用了,这是天意呀。”戏志才说起这些的时候,倒是没有太多的痛苦之态,显然他这些天躺在床上己然是将一切都想开了。

    人都有一死,他也不能例外,不过就是早晚而己。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看到曹操一统天下。

    听着戏志才那带着悲哀,甚至是一丝死气的回答,曹操脸上也是十分痛苦的表情说着,“志才呀,都怪吾无能呀。”

    “主公莫要这样说。对了,您一定是有什么重要事情吧。”戏志才知道前方正在大战,曹操此来多半是有事相问,这便出声询问着。

    “哎,说起来还真被你中了,那个张超竟然是有备而来,在我派了曹洪占领了阳平三郡之后,吕布的先锋军团竟然放弃了与颜良为敌,直向燕县而来,如今己经占据了那里,正攻打着浚仪,一旦那里也被夺,怕是陈留就危险了,便是曹洪的后退之路也被会封上呀。”说起这些的时候,曹操是长吁短叹着,一幅无法的样子。

    戏志才也没有想到,张超会突然行此这举,这倒还真是有些出乎了他的意料。那照这般就来,岂不是张超要与曹操动手吗?他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底气,竟然主动与两位诸侯开战呢?

    张超之胆大,是戏志才没有想到的。只是现在不是考虑那些事情的时候,如今解陈留之危才是最重要的。

    有关曹操的兵力布署,戏志才自然是了然于胸,心中分析了一下之后就得出了与荀彧同样的结果,他先是看了一眼带着希翼之色看向自己的曹操,然后苦笑一声道:“主公,还是将曹洪将军派回来吧。”

    连戏志才都是这般的说法,曹操就知道,此事怕也只能如此了。

    曹操的脸色明显不好,又安慰了戏志才几句之后,这就走出了戏府,然后就见他神色凝重,一张脸黑的似是能拧出水来一般,“好,张致远,这一次我就退一步,只是这事不算完,我倒是要看看,你我一战到底谁才是胜利者。”

    曹操做出了有些艰难的决定,曹洪带二十万大军由冀州三郡中重新退了回来,走时只是将那里的一些府库冼劫一空,然后就奔向着陈留而去了。

    消息传到了巨鹿城,传到了袁绍的耳中之后,他是一脸惊讶的呆座在大椅之上,他没有想到这个张超如此的厉害,竟然连曹操都要惧怕三分,竟然就这般的让出了三郡。

    但三郡是让出来了,袁绍确没有要在派兵之意,他深知自己如今地位都不保,哪里还有分兵之能呢。

    也就在袁绍想着曹操退了兵,张超会如何针对自己时,一道道消息重新的传来。张超又开始动手了。

    东路军重新危逼南皮城;西路军做出了强攻邯郸的准备;北面黄忠又掐断了前往高览之处运粮之路;更重要的是南面,吕布竟然在攻打浚仪一半的时候突然撤了军,然后退回到了燕县,由那里转道进了黎阳,直奔阴安而去。

    吕布就这样绕过了原本面对的颜良大军,然后兵入冀州的南面,那里可没有派什么重兵防守呀。

    “这是要天决我袁氏吗?”知道吕布竟然己入了冀州,并由南面开始攻城掠地,且入无人之境时,袁绍不由生出了这般的感概来。

    感概时袁绍是一脸的沧桑之感。只是做为原本天下间最强的诸侯之一,他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脸上重现了从容不迫之状道:“来人呀,通知颜良将军,让他无论如何要追上吕布大军,将其赶出冀州。”

    吕布的先锋军团就似是一个钻进了铁扇公主肚中的孙猴子,倘若此人不除,实是让人无法心安。

    有了这道命令,接下来的时间时,颜良就开始四处寻找吕布,准备决战。

    在吕布带军由阴安入了魏县之时颜良带军赶到了繁阳,双方距离只是上百里路而己。而就在他以为这一支军队定然会向北奔馆陶方向而行,毕竟那里的阳平三郡现在可是无兵把守的,最是好占领了。

    可谁也不曾料到,吕布竟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带兵没有向东北,而是向回一绕,往着西北方向而行。

    消息传回到了跟在身后的颜良耳中,他在地盘前也是一幅深思之态,“这个吕布,放着无人镇守的三郡不要,确向西北而来,他是要做什么?”

    目光放在了地图之中久久的颜良,突然双眼放光,脸色也变得有些紧张起来道:“他不会是要攻取邯郸吧?”

    这不过就是脑海一线的想法而己,可是当目光真的放在这里的时候,他就越发的肯定了自己的这个思路。这个吕布还真就是要攻取邯郸,要与五军团一起拿下这个冀州城的西方重镇,而一旦这里被攻破,就巨鹿而言,冀州与外界的西面通道就算是彻底的打开了。

    想到了这一种可能性,颜良马上就对着亲兵急呼道:“快,传命大军马上做饭,一个时辰后出发。”

    知道了吕布下一步会做出什么来的时候,颜良就变得紧张了起来。如果邯郸真的被攻了下来,那他在西面阻止先锋军团的任务也就算是失败了呀。

    颜良的反应很快,只是与之相比,吕布的动作要更为的迅速一些。因为他己经带军赶到了邯会,这个距离邯郸己然不四十里之地的地方,更为重要的是,此处可是连接着由邯郸通向巨鹿的一条重要交通要道呀。

    占据了这里,就等于是截断了巨鹿与邯郸间的联系,也同样是截断了邯郸身后的运粮之路。

    两军交战,一旦粮食出现了问题,那就是很容易影响军心的,继尔会直接影响一场大战的最终结果。

    “哈哈,军师,你这一手动作倒是快,便是连我也没有看明白呢?”在邯会大军埋锅造饭的时候,一间被临时征用的大宅子之中,吕布一脸笑呵呵的问向着庞统。

    原本,对于这一次庞统的表现,吕布并不满意。

    眼看着其它路军都是各自取得了自己的胜利,偏偏这支最强战军确是迟迟未动,做为主将的吕布,心中自然是十分着急的。可在他的一次次催促中,庞统就是无动于衷,几次气得他都要上书张超了。

    好在平日对于庞统还是有些了解的,知道此人是谋定而后头,一旦想出了办法,定然会以最小的损失换取最好的结果,所以吕布一直在等。终于苍天不负有心人,庞统动手了。

    先锋军团先是去了曹操的地盘燕县,好好的耀武扬威了一把,引得曹洪二十万大军不得不撤。接下来他们又出人意料的避其锋芒,来到了冀州的南面,接着就开始耍着身后颜良大军团团转,看着二十万大军跟在自己十五万骑兵的身后,天天所做的事情就是疲于赶路,那感觉也是十分之爽的。

    吕布这一会心情不错,庞统看其一眼道:“怎么了?奉先,不是你当初心中骂我的时候了。”

    被这般一说,吕布当即是老脸一红,“唉,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军师不可如此记仇吧,呵呵呵。”

    见着吕布这般随意的说着,庞统也深知,这是人家没有将自己当外人,不由也是一阵的感概。他能以军师中最小的年纪,最浅的资历成为最强的先锋军团的军师,这除了他机遇好,的确有本事之外,与和吕布相处融洽这一点也是分不开的。倘若两人互看不顺眼,怕是张超也不会做如此的决定。

    想到自己能有今天的地位,能够一展心中的抱负与眼前之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庞统即是会心一笑,即是如此,他就送给吕布一些功劳好了,他可是十分了解眼前所站的这员虎将,那可是三天没有仗打,就浑身痒痒的人呀。

    “奉先呀,吩咐下去吧,告诉大军做好准备,进攻邯郸。”开战之词由庞统的口中慢慢说出。

    “终于可以打仗了吗?”吕布等的也正是这句话,这从他们来到了邯会后,将不卸甲,兵不归营就可以看得出来,他们一直在做着便准备 呢。

    邯郸。

    冀州西面的重城,战国时期赵国的都城。

    如今西面正有十万五军团士兵的虎视眈眈。

    这样的对峙己经有近一月时间了,期间五军团也攻过城,可是被援军高干带军给挡住了。几次之下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对方似乎收敛了许多。

    这也引得守城的将军高干十分的自得,但同时他那紧张之心一直在紧绷着,他可是很清楚五军团的战力,如果不怕伤亡的全力一击,怕他还真是顶不住。

    但好之前有颜良大军在侧,一旦有所危急,他也可以及时求救。可是现在,颜良追击吕布去了,且不知去了哪里,不知为何,他的心中也就变得无底起来。

    高干也算是一员智将了,至少绝对不像是文丑、高览那般只知道冲锋,而不知思考战场局势之人。为此,他隐隐有一种感觉,在颜良不在侧的这段时机,怕也就是五军团最好进攻的时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