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四百二十六章 说服文丑
    “外伤己无,内伤也好了七七八八,只需在休养几日便可痊愈。”

    听着张仲景那自信之言,张超自是不会怀疑的,这就又呵呵笑了笑道:“好,即是如此,我去看看他应该没有问题吧。”

    “自是没有问题,只是病人性格暴燥,还请主公小心一些。”张仲景点头答应着,但同时也不忘记出声提醒着。

    “仲景先生放心即是。”张超自信的点了点头,任这文丑在厉害,凭着身边典韦和许褚的存在,想要伤到他,亦是很难做到之事。

    与张仲景打过了招呼,了解到了文丑的病情后,张超即向里间而去,而在足足过了两个房间,且还拐了一个弯,这才来到了一个厚重铁门之前。

    目测之下,这个铁门怕足有十几公分厚,想必是非人力可以撞开的。

    “开门。”门口负责守在这里的锦衣卫见到是主公到来,自然是早就将头低了下来。待听闻护卫长典韦出声之后,连忙答应着就转身拿钥匙将铁门打开了。

    门一打开,里面顿时就有一种带着药气的气息从中而出。

    一闻到这个气息,张超不由就皱了一下眉头,毕竟中药的味道可是很大的。在他做着这个动作的时候,一旁的典韦与许褚早就先一步的进入到了房间之内。

    “主公请。”里面很快就传来了典韦的声音,张超也知道应该是安顿好了这一切,这才不急不缓的迈步跟了进去。

    这最里面的一间,空间并不是很大,也就三四十平方的样子吧,在摆放一张床,一个病人后倒也余下不小的空间。

    整个房间中仅有这个铁门与外相接,在有就是几近顶棚之处还有一个铁窗,由那里正好可将外面的光线透露进来,使得这个房间中不用点灯也可以看清一切。

    房间之中,典韦与许褚早就分开而立,在他们的对面,一张铁床之上,正座有一个带着一脸凶气的汉子。不在说,此人就是被俘的文丑了。

    这一刻的文丑脸色并不是很好,还带有着一丝苍白之意,但双眼确是极为的有神,想必内伤无碍了,便是身上的些许外伤也用不到几日就可以好了。

    本来文丑是躺在床上的,便算是听到了铁门之响也不曾抬头去看上一眼。他猜想很可能是张仲景或是华佗来了,这在以前也是经常发生的事情。

    当然了,文丑虽然被俘,但确也非是心甘情愿的,他一直在寻找着机会逃走。只是在身体没有恢复之前,他是尽量的忍耐而己。

    躺在床上没有动弹,直到听闻了脚步声,确发现来人并未出现在自己面前,他这才睁开了眼睛,看到的正是典韦和许褚一左一右的站在那里,凭着直觉,他可以看出这两个人带给他的一丝压力,出于本能,他这就站了起来。

    不过是刚站起来,就听到典韦喊着主公可以进来了,当即他就是双眼一瞪,以他的智商很显然己经猜到了来者是谁。

    对于张超,文丑一直是如雷贯耳,甚至还曾不止见过一面的。

    也可以说,张超的强大,文丑也一直在关注着,他也是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会一路崛起的如此之快,竟然最终有了媲美他家主公之能力。  心中暗自佩服的同时,文丑也是十足的愤怒,因为若不是此人的话,他就不会被俘了。从原本高高在上的将军,如今成为了阶之个囚,这个转变可不是任谁都能够马上适应的。

    双目瞪圆,这就样看着那铁门之外,然后一身白衣,一脸淡然之色的张超就此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张贼。”一见到张超出现,文丑便是迫不急待的猛冲上前,从那速度上看来,丝毫就看不出一点身体虚弱之态了。

    “滚回去。”文丑这一冲,一旁早有防备的典韦和许褚两人也是动了起来,就见其两个厚重的身影挡在他的面前,然后每人一拳向着文丑的身上砸了过来。

    面对着四只硕大涌来的拳头,在感受那拳锋之上带人的压迫之感,文丑不敢托大,举双拳还击。

    “通!”

    双拳对上了四手,一股巨力压迫而来,竟然让文丑一瞬间脚步就是连退,在然后就扑通一声重新的座到了床上。强大的压力竟然使得那木床都不断的摇晃着,显然若非这床曾有意的加固过,怕是这一会应该会塌掉了。

    文丑被一拳给打回到了木床上之后,他自双眼中还闪着愤怒之光,同时也为典韦与许褚两人的力量而心中惊讶。

    自己那一拳的力量到底有多强,自是不用多说的。至少在袁绍军中,除了颜良能勉强接下外,其它人是一定招架不住。可现在,张超身边的两人确是接了下来,虽然这有两人合力的原因,可是他感觉的出来,这两人应该都未用全力。

    如此说来,张超身边的能人倒还真是不少呀。本以为厉害的都成为军团长了,可现在看来,并非是如此呀。

    文丑被打回到木床上之后,张超的身形也从典韦和许褚身后走出,然后他站在那里很是仔细的看了看文丑之后,出声慢条斯理的说着,“你很恨我?”

    “不错,我很恨你,巴不得生吃其肉,生扒其骨。”文丑回答这句话的时候,近乎于咬牙切齿的说着。

    “放肆!”听到文丑之言,一旁的典韦和许褚几乎是同时出声斥责着。

    “哦。”张超确不以为意的轻点了一下头。同时也是轻摆了摆手,让两位护卫长不必多言,而后早有一名铁卫从身后走出,递上了一把大椅,任由他座在了上面。

    待座下之后,张超这才看向着文丑慢慢而道:“可以说说你恨我的原因吗?”

    “若非是你,我怎么会被俘?若非是你,我们冀州怎么会遭受战乱之苦?若非是你,我们主会早就统一了全国,百姓们也可以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了。”文丑面对着张超,确是不惧不怯的说着。

    事实上,他早就抱定了必死之信心,对于一个心有死志之人,那还有什么事情是会让他感觉到害怕的呢?

    听着文丑在那里不断指责自己的不是,张超非旦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还很有兴趣的听着。待看到对方似乎是说完了,不由他竟然一笑而道:“文丑呀文丑,你自认为,刚才说的都对吗?”

    “自然都是。”文丑重重点头而答着。

    “那依你之言,没有我的话,你们的主公早己经统一全国,让百姓过上好日子喽?”

    “这是自然。”文丑点头而道。

    “那依你之言,没有我的存在,冀州百姓就不用受战乱之苦了是吗?”张超再一次出声问着。

    “是极。”文丑依然点头答应着。

    “混帐。”刚才还在饶有兴志问着话的张超突然就是脸色一变,然后一道怒喝之声响起。

    这一声喝,也引得文丑一惊,座在那里有些无语起来。他倒是没有想到张超也会有这般的气势,他一直以为这不过就是一个会写诗文的书生,充其量运气比较好,这才有了今天的一切而己。

    但文丑确不知道,在不是张超之前,此人曾是金三角的一名将军,也是枪里来,火里去,经历了无数生死之人。拥有这样的气势也就是自然之事了。

    一声怒斥之后,张超猛一下子就由大椅之上站了起来,然后手指着对面的文丑说着,“没有我的存在,你以为冀州就不用打仗了吗?没有我的存在?你以为你之主公就可以统一全国了?哼!你太高看袁绍了。”

    “我来问你,以袁绍之能,就算是我不对他动手,他就能守住冀州?曹操能容他,刘备能容他吗?性格不改,失败只是早晚的问题而己,便是不败我手,一样也会败于他人之手的。若真是那样,怕对于冀州而言,就不会是现在的只被占领,而是要生灵涂炭,尸横遍野了吧?”似很是感叹的说完了这些,之后张超又是话音一转而道:“你也不想一想,自我大军进入到冀州之后,可曾对百姓做过屠城之事吗?你在想一想,一路的百姓是如何对待我军的,怕是欢迎都来不及吧,可有人自发来抵抗吗?”

    这一问,文丑还就真愣住了,他竟然还真是好好的想了一想,这便也无法在说一些什么,事实本就是一路之上,张超大军只是遇到了袁军的抵抗,并没有遇到百姓的阻挠。

    “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告诉你,这就是民心所向。在冀州百姓心中,早就期望我们去解救他们了,这才没有丁点的抵抗。这足以说明袁绍并不会体恤百姓,便是将天下将到他的手中,他也无法让百姓过上丰衣足食的好日子,所以你才刚之言就是放屁。”

    张超自当上了大将军之后,己经很少将不俗之语放于嘴边了,这一次也是真的被文丑给气到了,才会如此之说。

    而说了这些之后,显然并没有完,他又接口道:“我来在问你,我没有到并州之前,这里是不是经常有匈奴和鲜卑这些异帮入侵,而现在可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