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四百二十九章 颜良与文丑
    鲁肃拦下了黄忠,这就准备一起去前面看一看,只是不等他们出了帐门,外面己然有副军团长裴元绍走了进来。在看到这两人之后即抱拳行礼道:“军团长,军师,我们在城外抓了一个奸细,只是此人确说名叫逢纪,说是他与审配先生是好朋友。”

    “逢纪?审配!”听到于此,鲁肃便是笑着点了点头,“好了,我知道了,将人请进来吧。”

    鲁肃此时用请字,便己经说明了他的态度。

    有关逢纪此人,鲁肃原本就曾听说过,后来与大军的军需官审配聊天之后更是曾不止一次的听过此人。他知道这两人是好朋友,而前些时候,这个逢纪还曾直言要投降主公的,那现在他逃出来了,应该是为讲和而来。

    做为曾经主管内政的鲁肃对于这些秘闻显然是十分清楚的,相较而言,军团长黄忠将军确是知之不多。只是即然军师这般说了,他自然在一旁全然配合。这些日子,鲁肃也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实力,让这位军团长十分的佩服。

    没过多一会,一位身穿着青色长袍的中年男子这就走进了军帐之中。待进入后看到了眼前的鲁肃与黄忠两人后,这便抱拳而道:“罪人逢纪见过军师与将军。”

    “呵呵,元图兄呀,莫要这样妄自菲薄,你何罪之有呀,相反,你的所为还让子敬十分的佩服呢。”鲁肃呵呵笑着,上前一步,这就拉过了对方的手臂,笑呵呵的请其为上座。

    对于这上座之位,逢纪自然是要推脱的,他只是寻了一张在下面的椅子上座了下来,对此鲁肃也没有强人所难,只是一笑了知。

    待座下之后,逢纪这就将自己出行的目的讲了出来,“子敬先生,黄将军,这一次我来实为投诚的,只是不知道大将军还给不给我等机会呢?”

    “哦,不知道元图兄所说的你等都有何人?”鲁肃微笑而问,实则也是打起了十足的精神来应对着。

    “有郭图,有王修,有焦触...”一个又一个人名字从逢纪的口中冒了出来,鲁肃的双眼之中也是有喜色道来。

    直到逢纪全部都讲过多了,鲁肃便也清楚,怕是巨鹿城中的文臣武将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都抱有投降之心了,心中便也不由长松了一口气,此战怕是不用在死人了。

    逢纪说完这些之后,便目光闪烁得看向着鲁肃,显然他是很想听对方的确切回答。

    只是此事甚大,远不是鲁肃可以做主的,他只是略一犹豫之后便道:“这样吧,元图兄,我马上安排人送你去晋阳城,待你见了主公之后在将事情详细的讲出好了。”

    鲁肃表明了事情他是无法做主的事实,逢纪只是微一思考之后就点头道:“如此麻烦子敬先生了。”

    逢纪就这样被安排送到了晋阳,一路上有快马为驾,倒未用几天就到了晋阳城,然后在大将军府中张超接见了他,只是听闻这些之后,他并没有马上表态,而是请逢纪先休息一下,且可以找老朋友叙叙旧。

    所谓的老朋友,自然就是审配、沮授和田丰等人了。

    现在这三人,审配是张超集团中的后勤部长,主管着军需这一块;沮授是四军团的军师,也是大权在握;田丰是法院的院长,也同样是掌握着很多犯罪之人的生杀大权。

    这三个人可以说都属位高权重的,逢纪想到以前大家都是在袁绍那里当差,身份所差并不多少,可是现在,这些人确都需要仰视了,不由就有些暗叹,若是他可以早日弃暗投明的话,或就不会是眼下这般的境遇了。

    说到底,逢纪会在袁绍面前直言投降之事,正是受了此三人的影响,尤其是好友审配不止给他来过一封信,大意就是劝他归降于张超,说这是千年难一遇的名公。

    这就让逢纪起了心思,而眼看着袁绍势力即将倒塌之日,他这便勇敢的站出来,也就有了现在可以与张超一见的事实。

    逢纪离开了,真的去找好友们叙旧了。张超确是没有在意这些,而是问向一旁的护卫长典韦道:“子满,颜良和文丑现在如何了?”

    “回公主,这两人现在都在将军府后院的偏院里。”回答完了这一句的典韦似乎还有些话没有说完,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

    “何事,子满直说就是。”见到典韦是话中有话,张超又出声问着。

    “诺。”典韦答应了一声道:“在那偏院之外,我己经安排了五十名铁卫,两百锦衣卫在那里看着,他们是不会翻起什么风浪的。”典韦抱拳而答着。

    要说这两位武将的存在,且还就呆在大将军府中,这的确是让典韦与许褚十分头疼之事。

    面对着两员虎将,他们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不仅安排了重兵防守,便是他们两人也有了分工,保证随时都会有一人在那里守着,这也是为何不见许褚的原因。

    “哦,呵呵呵。”听着典韦说在那里竟然安排了如此重多的兵力,张超也不由就是一笑,这两位护卫长行事太过小心了,只是这样的护卫他是喜欢的。这才是真正的密不透风的防守。

    大笑之后的张超这就起了身,“走,现在就去看看这两将好了,也是时候要与他们摊牌了。”

    这句话,似是在说给典韦听,也似是在说给自己听一般。而在讲完之后,他己经出了大厅,向着后院而去。

    大将军府后院的一处偏院。这里原本是供一些锦衣卫休息时所用,只是现在确被征用了,留给了颜良、文丑两位悍将所居。

    两位护卫长也好,铁卫也罢,还是锦衣卫,他们都实在弄不清楚,主公为什么要将这两个如此危险的人物留在这里。只是即然这是主公有所令,他们所能做的自然就只剩下服从了。

    只是如此一来,倒也苦了他们,为了防止意外的发生,确是不得不时刻的保持着警惕,便是连觉都睡不塌实。

    好在,住进了这些天了,两人倒也并没有任何异常的举动。只是职责所在,大家还是一直保持着警惕之心,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与放松。

    对于这些铁卫和锦衣卫们的反应,颜良与文丑一直都看在眼中。对于这些人时刻露出了警惕与防备之心,两人也是有所感觉。

    “我说文老弟,这个张超胆子还真是不小,竟然将你我二人就放在这将军府中,难道他就不怕我们起了杀心对他不利吗?”颜良目光扫视了一眼院内院外那些带含着警惕目光的护卫们,眼中有着一丝不屑的目光闪过。

    “不利?我们现在可是被俘之人,难不成以你我两之人力就真的可以伤到张超不成。”文丑说着这些的时候,确只是不断的摇着头。他可以感觉的出来,周围这些魁梧的壮汉怕不是那么好对付,尽管他对自己也很有信心,尤其是现在伤己经基本痊愈,可就是有一种感觉,那便是如果真动手的话,怕吃亏的就会是自己。

    当然,文丑最为顾忌的就是那两位护卫长,也就是典韦和许褚,虽然未曾与这两人真正的交手,可是那一天在房间中他们试过的一招告诉他,怕是他们的实力与自己比起来,不会弱上多少,或许会更强也说不定。

    文丑的回答让颜良很是满,“怎么,文老弟莫非是被人打怕了吗?这可不像我以前认识的那个人呀。”

    以前在袁绍军中的时候,文丑可是谁也不服气的,便是与颜良单挑的时候也是胜多输少,这也让他一直是目中无人的。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被俘重伤后,性子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一般。不旦在不像以前那般说话乍乍呼呼的,反而总是一脸的忧愁之色,那样子似是心中有什么大事未解一般。

    文丑心中有什么样的大事,颜良自然也是知道的,那就是是否投降张超的事情。

    对此,颜良早有意见,那就是投降是一定要投降的,但可以假投降,便是先假意的投诚,待对方放了自己,拿得自由身之后在反了即是,那个时候张超还能奈他所何呢?

    而当颜良将这个主意讲给文丑听的时候,对方确是一脸不同意的样子。用后者的话讲,“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如果答应了张超为其所用,那就是为其所用,要不然还不如干脆的不投降。“

    文丑就是这样的直性子,对此颜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是心中对于张超所说的会让袁绍继续当他的冀州王,同时还允许子嗣接位倒是十分的感兴趣。他甚至还在想,如果是这样的话,也算是对老主子有所交待了。

    不提颜良心中是怎么想的,就说他问出了这一句话后,文丑即回道:“我这一生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可怕的,我只是在想我到底要的是什么,追求的是什么?难道就是天天你杀我,我杀你吗?如此何时是头呢?”

    颜良是真的没有想到文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由就用着十分迟疑的目光看向对方。倘若不是对方的确是文丑的皮囊,他都要考虑此人是不是他那个兄弟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