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四百三十章 质对猛将
    也就在两人在这里说话的时候,院外突然就传来了大喊之声,“主公到!”

    仅仅是这一句话,就见整个院子中所有的铁卫、锦衣卫皆是立直了身体,都是想将最好的一面呈现给主公看。

    而在话落之后,院外大门打开,一身白衣,一脸淡然而平静表情的张超就在典韦和众铁卫的护卫之下出现。

    “主公。”留在院中的许褚等人见到来者张超之后,皆是扑通一声半跪在地,那声音齐唰唰的,竟然给人一种很是震撼的感觉。

    “嗯,都请来吧。”张超微笑得向着众人点头,之后目光就落在了站在那里无动于衷的颜良与文丑的身上。

    相对于满院子的人都半跪地在,这两人倒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似乎也是察觉到了一般,两人的神色之间微有尴尬。后来还是文丑抱了抱拳,将头轻低而道:“见过大将军。”

    “见过大将军了。”一旁的颜良见文丑都如此了,这也就只能有样学样的抱了抱拳。

    “呵呵,你们不是我的部下,不必如此多礼。”倒是张超,反倒是对于两人的表现满不在乎一般,反而是大步的向着两人迎面走了过来。

    随着张超的举动,许褚连忙跟了过来,与典韦站在一起,左右护卫着张超。而颜良与文丑此时也是心中一惊,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近,他们两人不知觉的手心都开始向外冒汗。

    尤其是颜良,更是有一点跃跃欲试的样子。生擒了张超,然后借此救下主公,这样的想法可不是第一次才有了,甚至他还与文丑说过,只是认为很难做到而己。可现在,此人就在自己面前,似乎机会就是来了一般。

    在两位悍将的注视之下,张超距离两人四米的地方站定,在不向前走了一步。

    显然,张超也是清楚,如果过份的向前,怕就会出现危急,他不想给典韦与许褚等人太多的压力。

    原本,跟在张超身后的两位护卫长,见到主公的举动时,也是开始运气,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只是见到相隔四米时停了下来,不由也是长松了一口气。

    尽管两人自认有他们在,凭着颜良与文丑也休想伤到张超,可这毕竟是冒险之事,能不做还是不做的好。

    相距四米,算是一定的安全距离了,张超就笑着看向两人道:“怎么样?两位将军对于我所说之事可想好了吗?”

    至于所说的是何事,颜良与文丑自然是非常的清楚。原本以为张超还会给他们一些时间,现在看来,似乎是等不及了。

    想来也是,天天这样养着,又要防备着,换成别人怕是早就没有这份耐心了吧。

    张超的目光中有询问之意,颜良看了一眼身边的文丑,见其并没有马上回答,他便上前一步道:“大将军,你之前说的可是真的吗?如果我们投降了,真的就不杀我们主公?”

    “这是自然。”张超笑着点了一下头,很是笃定的说着。

    “那好,即是如此,我们降了就是,呵呵呵,这样,就请大将军放我们离去,我们会进入到巨鹿城说服主公的。”颜良似是被张超说服一般,一口就答应了下来,甚至还主动的说起了要说服袁绍之事。

    看起来,似乎颜良己经想通了,且还想着要立功。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完这句话后,张超确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将目光落在了一旁的文丑身上,显然他也想听一听这个人的回答。

    对于颜良如此痛快的就答应了张超,一旁的文丑自然知道其原因的,这根本就是诈降嘛,怕是真的将他们给放了,回头进入到了巨鹿就马上会重整兵马与张超为敌了。

    文丑不知道张超是不是能看出这个计谋来,只是直觉上告诉他,这样做实是有违男子汉大丈夫的称号。

    想他文丑,在袁绍的军中是当之无愧的大将,甚至就是在整个诸侯中,名气也是响当当的。如今被俘己然丢了名头,若是在欺骗他人而只是为了苟活,那只会将一世的英明都一同丧尽,实非他所愿矣。

    文丑不想欺骗张超,这便一直不语。

    而这一切看在了颜良眼中,不由使其焦急万分,他心中想着,你快点答应呀,如此我们就自由了呀。

    颜良十分的着急,张超此刻确是呵呵一笑道:“看来,还是文将军厚道一些呀。”

    仅是这句话一说出来,颜良即是面色一惊,随之他想到了什么,难道这个张超己经看出自己是在诈降不成吗?

    文丑同样脸露惊色,他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接着就注意到颜良竟然双拳开始紧握,那样子似乎是随时就会出手一般。“颜大哥不可如此呀。”

    不由分说,文丑就突然上前,一把抱住了准备拼死一搏的颜良,这才使其要冲出的身体被禁锢在了那里。

    事情突然变成了这样,典韦与许褚两人早就上前一步横在了张超的面前,其它的铁卫也是拔出了身上的佩刀,一个个向前冲来,将颜良与文丑团团的包围了起来。

    此时此刻,便是这两人在想有什么动作己经晚了,先机以失,即便是现在动手也是占不得丝毫的便宜,甚至还可能将性命搭在这里。

    “你放开我,为什么要抱着我,你可知道刚才放弃了多好的机会呀。”眼看着众铁卫己经将兄弟两人包围,颜良气得大叫的同时,也是不由叹了一口气,诈降不成,想突然袭击也没有了机会,他的心中突然就生出了一种绝望之意来。

    “不可呀,我们成为了俘虏,大将军都没有杀我们,现在我们怎么可能做出恩将仇报的事情来呢?”文丑确是依然抱着颜良不放,同时也是发声喊着。

    “恩将仇报?他对我们有什么恩德,不过就是想利用我们而己呀。”颜良确是不理会文丑之言,反而出声吼着。

    “利用你们吗?”此刻,张超那淡然的声音响了起来。便是刚才情况突变,他的脸上也没有丝毫的惊慌之意。

    这自然是对于两位护卫长和众铁卫们的自信,但同时也说明他对于人性的了解己然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

    颜良并没有受太重之伤,很快就好了的他自然也不会有如文丑那般的感觉。

    气怒之下,在加上烈火炙烤,尔后受伤被俘,那个时候的文丑几近丢了半条命。不夸张的说,如果不是因为有华佗与张仲景这般的名医在场,怕真是很难救回来了。

    文丑的性命可谓是张超给捡回来的,说到有恩,倒也可以行得通。正是因此,张超倒不相信,文丑看不出来,这才使其对着抱有一丝的信心。如今看来,倒还真是如此,至少这个文丑远不如颜良那般,对自己有什么杀心,如果一定说是有什么,那只是一时间脑袋转不过弯来而己。

    这张超才给了文丑一次机会,如今事实证明,此人倒是没有让自己失望。

    这般看来,说服此人倒似乎并不太难了,但就是颜良,还是那般的硬骨头,不止是想对自己动手,竟然还说自己在利用他们,这就由不得一阵怒火由心而出。

    “利用?这个词要如何的解释呢?”张超目光有些冰寒的望向着被文丑抱住,而被团团包围的颜良。

    “自然是你看上我们兄弟的实力,想要我们为你卖命了。只是想也不要想。”被抱住的颜良,想着反正真心以露,怕是这个张超是断然不会放过自己的,即是如此,还有什么可顾忌的呢?

    听着颜良的喊声,张超脸色依然带着一丝不悦的说着,“哦?为我卖命就是利用,这么说来,袁绍一直也就是在利用你们了?”

    “不,不是!主公是真心的为我们好。”面对此问,颜良确想着极力解释着。

    “问你们好,说实话,我真的没有感觉出来。”张超闻言,倒是轻轻摇了摇头。“明知不敌,还硬要你们来阻挡于我,这分明就是自不量力,你们的主公糊涂,你们也聪明不到哪里去呀。”

    摇头着说完这些之后,张超又一叹气而道:“自古天下,一向是能者居之。而以你们的眼光来看,袁本初又拥有何德何能呢?他是会治世还是能安邦?是得百姓拥护,还是能带给天下平安?”

    “这...”面对着张超的连续不断的问题,颜良一时间有些无语了。他本就是一个武夫,论其嘴皮上的功夫自然不会是张超的对手,更不要说他本身就不占理了。

    看着颜良无言以对,张超又道:“在反看吾。凡我治下之地,便很少在经战火之苦。治下百姓得以休养生息,他们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管是务农还是经商,只要人不懒惰,便不会有饿死街头的现像发生。相反,很多百姓有了钱,可以让妻子穿得更好,可以让孩子上学读书,这才是真正的太平盛事,这才是人人想追求而得不到的生活环境,可是现在我给了他们,你说我与袁本初谁强谁弱,难道你还分不出来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