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四百三十四章 袁绍投降
    陈琳这一喊,几名铁卫就不由自主的将佩刀拔了出来,看那样子,显然是要杀了此人。

    “嗯?”张超听后目光也是一转落到了陈琳的身上,但确没有说些什么,更没有任何的暗示。这些铁卫便只是拔刀没有动手。

    要说喊出这一嗓子的时候,陈琳也是自心中有些害怕的,他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可是若什么也不做,那就与等死没有什么区别,他要在死前出口恶气。

    一嗓子喊出,竟然没有人对自己动手,陈琳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这便指向着郭图等人道:“主公待你们不薄,可恨你们竟然卖主求荣,你们于心何安,你们的良心又在哪里。现在又如何有脸皮出现在这冀王府中呢?”

    被这一骂,郭图等人的脸色自然也是好不到哪里去的,一个个神色不定,有着躲闪之意。

    只是当他们看到陈琳在怒骂,张超竟然不管不问的时候,他们便不得不反击了。毕竟什么也不说,岂不是等于他们认同了这个罪名吗?这对于他们接下来在张超集团中获取应有的地位可是十分不利的。

    “陈琳,你吼什么吼?你厉害,那你反抗呀,你可知道这是挡臂挡车之举吗?”郭图开始反击了。

    他这一张嘴,一旁的王修等人也是一个个跟着开口反击道:“大将军乃是仁义之师,所过之处从不伤及无辜,但有曾经为敌的士兵愿意投入,亦可有一条活路可寻,现在反抗就是自寻死路。”

    “是的。所谓良臣择木而栖,跟着英明的大将军才能开创一个盛世,而非是跟着冀王,去稀里糊涂的过一生得好。”

    “对的,对的,你陈琳算是什么东西,也能骂我们,你自己看看,又做了什么,你可曾挥剑反击过一会吗...”

    一道道的质问传出,竟然使得陈琳有一种寡不敌众之感。毕竟大家都是读书人,照说比拼学文的话,倒是谁也不怕谁的。而现在一张嘴又怎么可能说过那么多张嘴呢?

    况且就算是他说了,也要被众人的声音给淹没下去的。

    张超就这样回身看着文人间发生的这一切,确没有出手阻拦之意。

    对于郭图等人,张超也有些看不过去。怎么得,眼看着袁绍要倒台了,这些人就马上投降,甚至连一个姿态都没有,如果这般,自己有一天陷入到了局势不利中,这些人会不会也要落井下石呢?

    张超能够重用的人,只有两种。

    一是有着绝对的能力,这样的人,哪怕就是费尽一些心思去招降,他也是愿意的。毕竟有本事的人谁没有一些脾气呢?

    二来就是足够忠心的人。这样的人或许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甚至本身能力也并不是很强。可是他很忠心,这就足够了,这些人无论何时也不会背叛他们的,这样的人多了,就会形成一种很好的风气,会带动别人,仅此一点功能就可以让他受益非浅。

    只是显然,郭图等人不是这两种人。忠心度没有,论能力也不是最强。

    可虽然不喜,张超也不会随便杀了这种人。那话怎么说的,杀了你还嫌脏了我的手呢!

    张超可不想因为看不惯谁,而出手杀之,在被天下人去评说。以他现在的身份,早就过了那可以肆意妄为的时候,现在他每做一件事情,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关注着,即是如此,他当是小心再小心,至少不会人为的创造出什么让人可以攻击的口实来。

    正是因为并不欣赏郭图等人,当陈琳叫骂这些人的时候,他才没有阻止,显然他也是要借此好好杀一杀这些文臣们的骄傲,借以表明他的一些看法。

    在张超的注视之下,这些人与陈琳一对骂就是一柱香的时间,到得后来,郭图等人完全的不顾形象,站在那里竟然开始跳脚大骂起来,他们显然是在这个时候想要好好表现一下,没准就入了张超的法眼呢?

    对骂之中,陈琳很快就落入到了下风,没一会他的声音就被淹没了。以一对众,他可是没有诸葛亮那两下子,可是舌战群儒的。

    看着陈琳这一会就快被逼问得张不开嘴了,张超也自感失去了意义,这就轻轻咳嗽了一声。

    便是这一声咳嗽,让双方原本的骂战就此结束。

    尽管这声音不大,可大家都在密切的注视着张超的一举一动,眼见其有了反应,谁还敢在出声呢。就是那陈琳这一会也是脸红脖子粗,口干舌燥的,显然他是真得累了。

    张超见这些人不说话了,转身而去,这一切的发生在他眼中不过就算是一个插曲而己,算不得什么大事的。要见袁绍,并好好的安抚于他,方才是眼前的头等大事。

    在巨鹿城不远之处,曹操所派的二十万大军就在那里呀。甚至相信,一旦他与袁绍死磕,怕是还会有更多的大军会出现来寻自己的麻烦,这可远非他之所想。

    在张超稳健的步伐之中,距离冀王府的大殿是越来越近。等他要走到近前时,早有铁卫上前把厚重的内门推开,随后有些儒雅之气,但精神确是有些萎靡的袁绍就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这一刻的袁绍目光有些无神,但在看到大殿外站着的张超时,双眼确是不由放出了一道凌厉之色,那目光之中有恨,有怒,更多的则是一丝的无奈。

    自从上一次诸侯会议到现在,这也不过就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而己。

    认真说起来,袁绍与张超的见面次数并不是很多,但每一次的场景都是有所不同的。

    也可以这样说,袁绍是看着张超一点点发展状大起来的,这个之前还被看不上眼的一位小小并州牧,如今确己经可以做到弹手间就灭了自己,这一切的改变实在是太大了一些。

    这其中固然有袁绍本身的原因,他不思进取,不能知人善任。但不可否认的,张超本身的努力也占着很大的主因。

    历史中,就算是没有张超的出现,袁绍一样败给了兵力少于他的曹操。这本就是一个悲惨的人物。

    两人目光相视,袁绍的目光很快就在张超眼神中的锐利之下败下了阵去,他竟然先将视线进行了转移。

    在目光落在了颜良与文丑两员大将的身上时,袁绍眼中出现了一道不可思议之表情。

    袁绍这一生用错了很多人,只是有两个人他自认是很重用的,那就是颜良与文丑,他也从来不会相信,这两个人也会背叛自己。可是从现实看来,似确是如此,这由不得他不去灰心。

    连最认为的心腹大将都能背叛,那其它人的背叛又算得了什么呢?

    “主公。”颜良与文丑自然也注意到了袁绍看来的目光,当即两位汉子是当着众人之面跪倒在地,同时又是痛苦流泣。

    要说这哭声其中掺杂了太多其它的东西。比如说同情,比如说悲伤,还有的就是深深的自责。

    两人是属于那种有骨气的将军,若不然张超也不会动用那么多的手段去争取了。只是最终他们还是投降了,虽然说这其中有太着多的原因所致,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要保全主公之安全,可是此时此刻似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他们投降了,也就失去了说这些话的机会与权力。

    这似也是颜良与文丑最后一次叫自己主公了,本来还想怒喝两人几声的袁绍,此时干脆的就闭上了嘴巴,目光在看转回到了张超的身上时道:“张致远,你赢了,我虽败但并不怪你。只是希望你能饶过我的三个儿子,至少留下一个,算是继承我们袁家的香火吧。”

    袁绍的确并不怪罪张超,两军交战,本就是有胜有负。输了不过就是技不如人而己,但做为一个父亲,他确希望给予儿子一条活路,这也是舐犊情深,人之常情。

    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袁绍说给张超听,这就是他的小聪明之处。这些人做见证,如果张超真要咄咄逼人,那就是这个人没有城府,听在其它将军耳中,也是会让他们心有防备之心。

    袁绍这个人就是这般,聪明是有的,但就是格局不够,总是会拘泥于一些小事上。如此一来,有此战败也只是早晚之事了。

    对于袁绍心中的那些小心思,张超如何看不出来,只是对方这一手分明无法威胁到他,反而会成全他的美名,因为不仅对于袁绍的三子他没有动过心思,即是对这冀王本人,他都没有杀心。

    张超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用着很是恬然的目光看了过来,这让袁绍心中不由紧急万分,自顾嘀咕着,“难道这个张致远真的要赶尽杀绝吗?可是自己己经投降了呀,没有丁点反抗之意,就将二十五大军全数交出,难道还不行吗?”

    张超没有说话,不仅仅是袁绍,便是整个大殿之中,那些冀州的文臣武将也是心自嘀咕。

    能不能饶过了袁绍的子嗣,可不仅仅只是关系到袁氏一门,便是在场的人都大有关系。想一想吧,倘若是张超连袁家三子都不放过的话,那怕是他们就算是可以活命,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