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四百七十四章 徐荣棺木
    平日,这里常常是车水马龙,一些六军团回城省亲之将都会来这里拜见得,弄得是一派热闹的景像。

    可是今天,由这里的整个一条街都陷入到了安静之中,一股压抑的气氛也弥漫的空气中都是,便是有人路过这里都不敢大声喧哗,似是怕惊到了什么,而惹来灾祸一般。

    原本涂金的徐府两个大字一旁,也用着白色的粗布包裹着,给人一种苍凉和悲意。

    徐荣战死了,当这个消息一传回到了晋阳城,传回到了徐府之后,整个府中上上下下尽皆是陷入到了一片哭泣的海洋之中。徐夫人叶氏是当场就晕死了过去。

    徐荣对于家人的感情可谓是众位将军中的楷模。

    想当初,徐荣之所以会投效到张超门下做事,正是因为他的家人受到其庇护所致。而为了家人,不惜与当时如日冲天的董卓太师反目成仇,相反确去帮一个当时并没有多少名气的张超,就可以看得出来,他是多么在乎他的家人了。

    相比于有些将军有了名气和地位之后就会纳妾,徐荣确一直只有一个夫人,这在当时来说己经是非常的不容易了。

    正是夫妻多年间的相濡以沫,两人间的感情反而是更重了。现在获知夫君战死沙场,叶氏便是感觉到天昏地暗,失去了人生的精神支柱,晕倒在地。

    好在的是,随后华佗神医就赶到了徐府。他是受大将军张超所托前来的,有他在,叶氏倒是很快就清醒了过来。

    但在醒来之后,即是泪流满面。没有像正常人那般的哭天喊地,可是眼泪确是数天不止,视力也因此开始急剧下降。用着华佗的说法就是,倘若在不制止的话,怕是双眼就会哭瞎的。

    叶氏的事情传到了大将军府中,很快,几位夫人就都出现在了徐府之中,行安慰之事。

    面对着高高在上,身份崇高的大将军夫人出现,任由叶氏在伤心难过,也是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应付着,如此倒算是止住了泪水,保住了那双眼睛。

    而事情在过去了几天之后,今天叶氏的泪水又一次止不住的流了出来,不为其它,只是因今日就是徐荣出殡的日子。

    一早上,整条街道就被张家军和封锁了。

    辰时。以张超为首的一众集团中能到的文武百官皆是来到了徐府之中,按着规定,是要抬棺才能出殡的。

    偌大的上好材木制成的黑棺之中,只是放了一件徐荣平时所穿的衣服,还有他的随身兵器大砍刀。当时形势太乱,根本不足以带出尸体来,不得以亲兵就将兵器抢了回来,也算是一种精神的寄托了。

    时辰到,棺木出府。长长的队伍即从徐府之中走出。

    在队伍的最前列,便是一位年纪十五六的年轻男子。他手捧着一个尺把来长的灵位,那上面写着的就是军团长徐荣之名。此人正是徐荣的长子徐昆。

    在徐昆捧着父亲的灵位走出府中之后。厚厚的棺木就此由府中而出,远远看去,有八个人分别抬着棺木的两旁迈步而出。

    棺木一出,整个街道上的张家军全部都跪倒在地,一道整齐的声音响起,那齐唰唰之感,让不知情况的人或还以为只有一人下跪呢。

    随着这一声跪地之响,整个街道上是落针可闻。

    若是仔细听去,可闻细细的呼吸之声。

    若是用肉眼看去,就可惊讶的发现,抬棺之人中为首之男子高大英俊,双眼锐利有神,平静的脸上带着一股淡淡的威压,此人不是张超还会是何人。

    张超竟然要亲自给徐荣抬棺?

    当这个决定一出的时候,首席军师郭嘉马上就进行了反对,接着在城中的鲁肃、田丰、审配等人也是同声反对,在他们看来,这于理不合。

    张超可是一方诸侯的身份,甚至按着那些诸侯的表现,他就是封王甚至是封帝也是有这样的条件得。即是如此,这般身份之人,怎么可能随便的给他人抬棺呢?这谁大谁小分不清楚了吗?

    以往一旦文臣们都是集体反对的事情,张超是一定不会去做的。他清楚自己的斤两,也知道这些文臣们的睿智。

    只是这一回,他确一反常态,非旦没能受谏,反而是下令道:“此事吾意以决,若有人在出言反对,杀!”

    这是难得的张超会对文臣用出这般狠烈的语言来。此言一出,果然在无人敢于进言。

    并不是说文臣没有风骨,是怕死之人。而是他们看清楚了一件事实,那就是张超意以决,远不是他们可以说动的了。

    张超拒绝了所有文臣的请求,要亲自给徐荣抬棺,这自然在武将之中引起了极大的好感。但凡是能够从军营中抽身的各军团的师长、团长都赶回到了晋阳城。

    不仅如此,便像是二军团长黄忠、三军团长太史慈、五军团长徐晃、七军团长张辽、先锋军团长吕布、水路军团长甘宁以及陷阵营营长高顺皆是由军营入城,齐集在了徐府之中。

    除张超之外,其它七位抬棺之人,便是这些个军团长们。由他们组成的抬棺队伍一出府门,也就难怪整个大街上都静悄悄的,所有的张家军都要行下跪之礼了。

    不夸张的说,这些人也算是张超集团中的最主要力量了。正是因为这些人的存在,并州才多年没有战乱,百姓才能安居。

    由核心人员组成了这个抬棺的队伍,他们出了徐府之后,缓缓的向着城正中央的烈士纪念堂和烈士大型浮雕群而去。

    寸土寸金之地,张超确是在这里划了一大片地域建灵堂而用,这在当初的时候,也引发了一些人的反对。可是随着这些年大军脚步不断的向外扩张,不知道多少将士的尸骨埋进了这里,也不知道使得多少将士为之而感叹,甚至更有多少将士的愿望就是希望死后可以同埋于此,因为这里有他们的战友,有他们的兄弟,有他们的精神与灵魂寄托。

    正是因此,前线士兵每逢大战才会用命,那是因为他们知道,所谓的死不过就是去见那一步离去的兄弟和朋友而己。

    今天的灵堂前四周,也很早就被张家军的士兵们所警戒。唯一不同的是,这些士兵都没有骑马,这皆是因为这里的规矩。但凡来这里的人,武官要下马,文官要下轿,便是连张超自己都要步行而至,以示尊重。

    全部都是黑衣黑甲,连面部都是用黑面甲罩着,只是露出了口、鼻与双眼,远远看去,带人给更是一种萧瑟之感。哪怕现在就是烈日当头,依然没有消化人心中的那一股子压抑之情。

    队伍准时的来到了灵堂之前,接着就是负责文礼的官员安排下葬之事。

    注意到此刻的张超因为抬棺行走很远,头上略略出了一层的细汗,护卫长之一的许褚这就拿着一条手帕想要进行擦拭,可因为一个警告般的眼神,他停了下来。

    许褚可以感觉到张超是真的生气了,他便像是做了错事的小孩子一旁在那里呆呆的站立着,不敢说,不敢动。

    下葬仪式进行的很快。当黑棺完全被放到早就埋好的地底之时,当张超将一把黄土率先的扬在那黑棺之上的时候,苦拗之声终于不可扼制般的响起,除了徐府的家人之后,有一条七尺大汉更是倒地痛苦,眼泪早己打湿了他的面部、衣襟,双袖。

    “军团长,是我对不起你呀,为了救我,不值啊!”一边痛哭着,一边用着双拳用力的拍打着地面,只是一会的工夫,双掌之上都溢出了鲜血。

    跪地之人正是六军团副军团长颜良。

    那一天,被徐荣救下之后他就因累和伤昏迷了。等着醒来时,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听到徐荣以一对四,还是伤了张绍,斩了张苞的座骑之后也是震惊不己。当然,对于军团长的战死,他更是在心理上一时接受不了,听后就又晕死了过去。

    后来还是回到了晋阳城,在华佗和张仲景两位名医的医治之下身体方才痊愈。只是人确似变了一般,不苟言笑起来。

    以前的颜良,一直以为自己是外来之人,便是得到了张超的重用,也依然还是在认为自己被人利用着。可是直到徐荣为救自己而死,他的心境就全变了。

    且不说徐荣的本事如何,单说其资历,可是跟着张超的老人了。若不然也不会被委以重用的,而就为了自己这么一个新人,竟然不顾生死。要知道,当时徐荣便是不出手相救,别人也是说不出什么来的。毕竟将军上战场,本就要做好战死的准备。

    可徐荣还是出手了,而且是为了自己的安全撤离,甘愿留下来阻敌,甚至可以说他是做好了以命换命的准备。

    说起来,颜良与徐荣认识的时间并不长,更没有什么私交,可是他确愿意为救自己而死。就凭这一点,就足够获得尊重了,颜良也因此而改了对于张超集团的认识,这些将军间的友情也远不是在冀州的时候,各自互相勾心斗角可以相比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