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四百七十五章 古时的追悼会
    徐荣的死,也深深的刺激到了颜良,让他更快的融入到了这个集团之中,同时也是陷入到了无法自拔的自责之中,在这一刻他是巴不得那个战死之人就是自己。

    颜良的哭声可谓是惊天动地,此时此刻在灵堂前徘徊着,引来了所有人的侧目。

    这一哭便是足足近两刻钟的时候,可以想像一下,一个巨汉这般的嚎啕大哭会给人什么样的感觉,便是徐荣的夫人和孩子们看到这一幕,也是深深被感动着,引带着他们哭泣的声音都变小了很多。

    在哭声中,放有兵器和衣物的徐荣棺木也被沉入到了地底数米的地方,尘土最终将其完全的掩盖,这一切都将永远的长眠于此。

    做完了这一切,死人算是得以安息了。接下来,也就是很重要的一个步骤,也是张超一直要求的,那就是公开的追悼会。此次会议由首席军师郭嘉主持,他早己经在数天前就做足了准备。

    “徐荣,籍贯:幽州辽东郡襄平人,生於公元162年,自效力于大将军之后,凭自身能力任职六军团军团长之职......”

    “徐荣将军,是一名伟大的战士...”

    “徐荣将军,是一名优秀的将军...”

    “徐荣将军,是一名合格的军事家...”

    “徐荣将军的死,是我们最大的损失...”

    “徐荣将军人虽然死了,但是精神依然存在,我等依然还活着的人,要以他为楷模,不畏困难,不惧死亡,为了天下百姓的安康,为了创建一个有尊严,有着极高荣誉的天下和王国付出了自己最为富贵的生命,是值得的。”

    “徐荣将军虽然人死了,可是精神还活着,我们将世世代代的记住他...”

    悼文的很多内容都是在贾诩等人写过之后又交给张超复察的,怎么说张致远年少的时候也是以文才而文明于天下的,曾经写下的长社战更是成为了让无数文人听之身心震撼之文章。

    在这一篇文章之中,后期进行修改的张超引用了不少后人之语言,也同时引用了不少白话文,这些什么之呼者也实在是太复杂了一些。还有他也要借此机会让所有的将军与军师明白,即便是你们跟着我战死在沙场了,但也没有什么遗憾的,因为会有很多人来悼念你,你纵然就是在死后,依然还是会很风光的,而这正是当时许多人所追求的人生。

    一个人说起来怎么样都是要死的,可是在死后能够有如此的荣耀,能够让这么多人来祭奠他,想一想,便算是死后也是可以宽慰一笑而无撼了吧。

    悼文扬扬洒洒足有近两千字,郭嘉也是好一会才颂读完毕。之后他的目光就看向到了主公张超的身上。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张超的身上。这个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而只是一脸表情冷然的年轻男子,也是凝聚所有人心之所。

    不夸张的说,只要有张超存在,那这个集团就不会垮掉,人心就会凝聚。

    有此影响力下,所匹配的自然就是重重的责任。随着他地位的不断提升,有时候,一个决定往往就决定着许多人的生死。

    目光看去,穿着一身黑衣的张超即轻轻向前走了一步,就是这一步走去,就将所有人的视线全集于他一身,甚至这一会颜良的哭声都不如何的引人注意了。

    “念。”仅仅只是嘴唇轻启,张超吐出了一人字。

    随着字落,一旁主管内政的鲁肃军师声音便是响彻于灵堂周围。“大将军令。”

    仅仅只是四字落下,在场之人除了张超外皆是跪倒在地。

    “任命徐昆为张家军轻骑兵三团团长;六军团军师李儒降职处分,罚奉两年,暂代军师之职,以观后效;典韦为六军团军团长。”命令很短,甚至只是几句话而以,但就是这几句话下来,确是决定了很多的事情。

    徐昆是徐荣将军的长子,以前一直在张家军事军院学习,偶尔也会被分配到一些军团中进行军武生活。因为其老子的原因,张超给予了足够的补偿,竟然一步到升到了张家军轻骑兵中的三团团长职位。

    要说一个团长的位置只是能带兵两千而己,并不如何的让人羡慕。可是能进入到了张家军确是完全的不一样了,谁不知道这是张超的最嫡系军队,那里面的人都是绝对忠诚,且是以后可堪大用,前途无限之人。

    徐昆能够在没有任何战功的情况之下,就成为这一支军队的团长,本身就是一种很高的提拔了。

    “谢主公。”徐昆听到之后,也是将头猛向地上磕去,他知道拥有这般的位置是借了父亲的萌阴。但是接下来,他将会全靠自己的努力去证实自己的能力。他要发扬徐家,要让所有人知道,徐家不仅仅只有他的父亲厉害,便是做为长子一样实力不俗。

    自然,这都是以后的事情了,徐昆会有什么样的表现,会得到众人什么样的评价,这都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另外两项的任命,那就是对李儒军师的处制以及对典韦军团长的任命。

    张超集团与其它诸侯不一样之处,就在于士兵的调动非是将军为主,而是以军师为重。那即然打了败仗,这第一责任人自然是军师来担当了。而这一次又是战死了一名军团长,做为军师的李儒更是责任重大,无法推脱。

    罚奉两年,由军师成为了代军师,这己经是很重的惩罚了。要知道有着田丰所主持的法院存在,所有集团中的高层任谁都不敢去行贪墨之事,那一旦被发现,可是会受到重罚的。

    好在张超施行的是高薪0养廉之策。平时高层之人俸禄极高,这也就解决了他们的后顾之忧,便是不用行贪墨之事,家人也可以生活的很好。可是这一罚奉两年,可想而知,李儒包括其家族的生活都会非常的拮据了。

    不敢动用其它的心思,又没有了俸禄,怕是这两年中,李儒的家族都不会好过,都只能吃老本,甚至要靠变卖一些财产来生活了。

    在加上降职决定,由军团军师成为了代理之职,一时间权力也没有往常那般的重大了。分析之下,这个惩罚也并不轻松了。

    感叹着李儒被重罚,生活会不好过的同时。大家也在心中开始羡慕起了另一个人来,那就是成为新军团长的典韦。

    尽管之前典韦的职位也很高,是主公身边的护卫长,尤其隐性权力非常之大。要做起什么事情来,便是连首席军师郭嘉都是要给几分面子的。可说到底,就是一个护卫长而己。

    做为一名将军,他们梦想的就是可以带着数以万计,甚至更多的士兵上阵杀敌,只有这般,才是痛快之事。而现在典韦终于是如愿以偿了,这至少看得身边的许褚护卫长是羡慕不己。

    这倒并不是说许褚不想给张超当护卫长,相比而言,他现在的位置同样的重要。只是做为一名将军,他也同样向往着上阵杀敌的那一刻风彩。

    两项任命和处罚宣告完毕,鲁肃也是很识趣的就退后了一步,重新回到文武群臣的队伍之中。而在此时,张超也是慢慢的转过了身来,目光炯炯的落在了这些大臣们的身上。

    “诸位。”轻轻两个字一出,被注视到的所有人都是情不自禁的抬头挺胸,他们要将最好的一面展示给自己的主公看到。

    似乎对于大家的表现很满意,张超先是轻轻点了一下头,尔后这就继续开口道:“刘、董联军,屠戮我的士兵,杀我的军团长,这是严重的挑衅行为,大家说说怎么办?”

    没有什么太多的前言,张超上来就是直奔主题,可见这一会他的心情也是愤怒的,甚至都不想在说一些客套话和废话了。

    “杀!杀!杀!”但凡是来参加追悼活动的众将军此刻皆是开口巨喝着。

    “不错,杀。这就是我要给大家的答案。即然有胆伤我的将军,杀我的兄弟,那就要有被报复的觉悟。我命令...”

    张超声音一出,所有武将的目光就都紧张的注视在他的身上,尤其是其它几位军团长更是瞪大了双眼,显然他们都猜到接下来主公定会用兵了,而身为将军,他们都是很想上战场扬威一番。

    “命令,一军团十万人马,七军团全部外加先锋军团全部随我一同出战雍州,但凡遇到刘董联军,莫要客气,只是一字——杀!”说起这句话的时候,张超本人身上似也有一股强大的怒火而出,显然这句话他己经忍了很久,而是直到现在才说,为得就是将气势凝聚到最强一刻,这所能起到的作用也将会是最大的。

    “唯主公命令是从。”话音一落,被点到名字的几位将军皆是兴奋的跪倒在地。

    其中尤其以吕布脸色最为兴奋。

    在得知徐荣战死之后,吕布即在第一时间上书张超,要求参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