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四百七十六章 张超挂帅
    做为同样是从董卓集团中剥离出来之人,吕布与徐荣还是有着一份不错私交的。现在老友被杀了,做为好朋友,他理应报仇。

    只是那份请战书确是有如石沉大海一般的在也不见动静。为了此事,吕布还是十分恼火的,他先是问了军师庞统,得到的答案是去找郭嘉问问。此人毕竟是首席军师,想必知道的应该更多一些。

    吕布闻言就去找了郭嘉,得到了好钢要用在刀刃上的回答。

    这个回答曾让吕布洋洋得意过,这充分的说明了张超是把他当成了绝对的利箭所用的。只是毕竟还是没有请战成功,他也为之气馁了一段时间。

    直到现在,张超终于有了决定,而这一次出征中就有自己,吕布如何不喜。甚至他还有意的看了一眼黄忠等其它的军团长,那样子似乎在说,怎么样,我请战成功了吧。

    受其刺激,其它几位在现场的军团长也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尔后齐声道:“主公,我等请战,宁发誓言,不为徐将军报仇,不归!”

    这般的誓言一出,吕布、张辽和文丑也是一脸的紧张之色。而在之后也是毫不犹豫的就跪倒在地,同声道:“主公,我等也要为徐将军报仇,不达此目的,可军法从事。”

    竟然所有的将军都在请战,张超心中不由满意之极。他要的就是这样的军队,只有将军敢于用命,这样的军队也有了打胜仗的资本。

    虽然心中很是满意,可张超是不会答应所有军团长的要求,毕竟他们各自都有任务在身。

    “好,众将军的心意我知道了,只是对付一个刘董联盟,还用不上我们所有人尽皆出手。这样,之前的命令不变,只是接下来留守之人也不要气馁,我们还有曹操这个敌人就在南面,我一旦离开,他们是随时可能会攻击的,如此一旦有危急而现,就要靠各位军团长拒敌了。”张超说着话,目光自然就落在了刚才没有被点到名字的几位军团长身上。

    这一次,为了给徐荣报仇,也为了夺得雍州和凉州两地,张超足足投入了五个军团的兵力。如此一来,自己地盘的防守就会显得薄弱了许多,难免曹操不会动什么心思,若真是如此,留守在家之人同样责任巨大了。

    听着张超命令不改,其它没有获准参战的军团长们便是暗自叹息的同时,又开始期望着曹操这个时候会不长眼睛的打来,若是那般的话,他们就有了用武之地了。

    追悼会最后的任命会成为了请战大会。只是张超不改决定,事情最终还是按着他之前计划般所行一样。三个军团要突然行动,粮草、军械都是大头,好在之前就有所准备,所以倒不会太过的为难。计划七天之后大军出发。

    做出了出征的决定之后,张超回到了大将军府,将郭嘉与鲁肃叫到了身前。

    “两位,我一旦离开,防守家园的重任就要交给你们了,没有问题吧。”张超脱下了黑衣,换上了月白色的长袍,微笑的问向着两位智者军师。

    尽管这两人并非是哪一个军团的军师,但他们的地位只在这些人之人。因为平时集团的一些事物都是由这两人来负责的。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集团的运作才一直井然有序。

    早就猜到会是这样结果的两位军师互看了一眼之后,皆是低头抱拳而道:“主公只管放心前去就是,我等期待凯旋那一天。”

    虽然说张超这一走,几乎调走了可机动运行的几大主力部队,这使得他们防守力量变得有些薄弱。但即是主公有此命令,他们当然是要认真的执行了。好在曹操此时正在对着东吴用兵,倒也未必就会真的抽重兵向他们动手的。

    只要曹操不能动用全部的兵力对他们展开攻击,想来防守起来也不会如何的吃力才是。

    见到两位军师答应了下来,张超心中悬着的石头也就此放了下来。他是真的担心这两人会不同意,如果是那样,虽然他可以以主公的身份强行通过这项决定,但曹操真趁机来攻的话,那是不是能守得住就要两说了。

    可现在,两位军师并无什么怨言,足以说明他们对于防守还有着一些自信。这他就可以放心的攻入雍州之地了。

    ...... ......

    郑县。

    在徐荣战死,六军团进攻失败之后,这里就成为了第一前线。四军团十五万人与六军团余下的九万人正聚集于此。

    县城东城门之前,这一天是军旗招展,人山人海,足有五万士兵在这里集结行欢迎之举。

    能让如此多人在这里列队等候,其来人的身份显然是十分高贵的,纵看整个集团中也只有大将军张超有此殊荣了。

    这正是一支等待着张超大军临近的军队。为首之人正是四军团的军团长张合,军师沮授以及六军团代理军师李儒。

    张超的命令己经下达到了这里,这让一直惴惴不安的李儒长松了一口气。

    之前他一直为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处罚而忧虑。六军团战败,军团长战死,他这个随军军师将会是最大的责任人。

    对这一点,李儒早就有所准备了,甚至他都做好了被压赴晋阳城受监押的准备。

    结果传来,李儒虽然降了半职,也被罚了俸禄,可至还有代罪立功的机会,这使得他在长松一口气的同时,也是在心中暗暗感激着张超,他知道大将军如果想针对自己,完全可以利用这一次的机会让自己一无所有,甚至就是下牢入狱都是可以的,那时别人可都不是好相劝的。可是没有这样做,那就说明他还有让主公失望。

    一个人,最怕的就是失去了别人的信任。那样的话,纵然你有着再多的才华,也是难以有什么施展的机会的。

    心中感激的同时,李儒一大早上就来到了四军团中,叫上了张合与沮授,一同来到城前迎接。

    张合与沮授是可以理解李儒的做法的。事实上,这一战中,他们也是有着责任的,做为兄弟军队,眼看着徐荣战死,六军团受到重创,他们竟然是无能为力,这本也就是一种失职的体现。

    尽管知道主公的大军要来到郑县怕是要下午了,可是对于李儒说一早就在等候也就没有丝毫的怨言了。而是跟着一同出现在城门之外。

    等候的时间里,三人都没有过多的语言交流,皆是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甚至还在考虑着一会见到了主公要说一些什么。请罪是自然的,甚至被责骂也是有可能的吧。

    在等候之中,足足两个多时辰过去了,远处终于尘土风扬,渐渐的一支肉眼望不到头的军队就此出现在视野之内。

    “来了!”张合一声轻语之后,三人皆是将目光看向着远方,然后一脸的凝重之态。

    队伍由远及远,仅仅只是两刻钟之后就出现,前军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那是由一群黑甲骑兵所组成。所有士兵的铠甲都是武装到了牙齿,除了露出双眼与口鼻之外,其它的一切皆是隐藏在铠甲之内。这正是名震天下的张家轻骑兵。

    但凡是张超亲征之地,一般张家军都会跟随左右的。这一次同样是两万轻骑兵跟随。当然,还有一万张家重骑兵确是被留在了晋阳城供郭嘉和鲁肃调配使用,同时的还有一军团剩下的五万人马。

    张家轻骑兵出现不久,一袭白袍白甲的张超在众铁卫的保护之下也出现在了城门之前,一看到主公身影,李儒等人当即是由马上而下,尔后跪倒在地道:“罪臣见过主公。”

    “尔等请起,进城叙话。”骑于白鹤马上的张超看着跪倒在地的三人,并没有出口斥责什么,而是用着很平常的语气说着。

    “诺。”三人尽皆起身,尔后带路向着城中府衙而去。对于张超没有当着众士兵的面问责,三人还是心中有所感激的,这至少留了一些尊严给他们。但同时他们也是下定了决心,那就是没有外人在时,他们一定还是要请罪的,甚至不听到张超的责骂,心中还会有一种没有底气的感觉。

    张家军在侧时刻保护着,张超进入到了府衙之中。一进入大厅,身后的李儒三人又一次齐齐的跪倒在地道:“我等有罪,还请主公责罚。”

    三人又一次的跪倒在地,请罚而不起。这让他们面前站着的张超就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好了,三位请起吧。”

    “不,主公不责罚,我等不敢起身。”三人又是齐声说着,显然不被骂上几句,是会心有余悸的。

    心知李儒三人的想法,事实上张超也有要惩戒一下他们的意思,不管怎么说,这一次徐荣军团长战死,与眼前三人也是多少有着一些关系的,若非时他们大意,不听自己之前小心防备诸葛亮的建议,也不会有如此之损失了。

    自然,借徐荣战死之机,张超所做的一切,尤其是在灵堂前弄的那个追悼会,倒是将所有将军的战心都调动了起来,而且集团内变得空前的团结,这也属于化被动为主动之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