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五百零九章 沮授的提醒
    即是如此,一、四、六三个军团都没有了动作,事情似乎也就只有落在了七军团长张辽的身上了。

    对于众人的表现,张辽早就在看在了眼中。在注意到典韦将头高高抬起,在看到张合一幅犹豫不绝之态的样子时,张辽终是一步站了出来,双手抱拳而道:“主公,辽愿率七军团去支援洛阳城。”

    “好。”看到终于有人要主动站出来了,而且还是他最为希望的七军团长张辽,张超不由一脸的大喜之态。

    张辽的七军团,前身本就是由鲜卑、匈奴等一些马上民族之人组成,这使得他们的战力以骑兵为首。像是这样的军队,也最适合于长途奔袭击和支援所用了。

    当然,张超希望是一回事,张辽能够主动站出来,又是一回事。这己经获得了他的好感。

    “文远呀,你这就带着七军团回师洛阳,同时我们俘虏的八万俘兵还有一些车马辎重你亦可以一起带走。嗯,到了洛阳后,要以守为主,且不要随意的发起攻击,只要能托到我大军回师司隶即是大功一件,知道了吗?”张超用着赞赏的目光看向张辽说着。

    “诺。”张辽抱拳应诺着。

    “好。其它各军团,马上进行整备。命令,四军团留在长安城,同时将附近各郡县一一攻破,为我所用。一军团与六军团与我们一起向着金城而去,与吕布将军和黄忠将军汇合攻下董卓,平定西凉。”

    “诺。”听着张超最终的命令,典韦和文丑等人自然是兴奋的大声答应着,倒是张合与高干脸色变得十分不好看了。

    原本以为,可以躲着不用去支援洛阳,就可以跟着一起去消灭董卓了。不曾想,张超还是将他们给留了下来,如此他们的美好愿望又是落空了。

    张超宣布完了结果之后,确在也没有在去看任何人,而是手一挥道了一声,“文远留下,其它人都去准备吧。”

    张超单独留下了张辽,自然是有话要说,至于是安慰也好,还是宽慰也罢,至少表明了他的一种要弥补之态度。反观同样不能参加对董卓最后一战的张合,确是没有获得这样的殊荣。

    张超宣布了散会,各将军和军师们都退了出来,像是典韦自然是笑哈哈的去做着出征前的准备了。只有张合、高干,沮授三人站在那里,相视一眼苦笑之后道:“走吧,先回军营在说。”

    四军团军营之中,张合一脸的苦色站在那里不语。副军团长高干则是有些后悔的道:“唉,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该拦将军了。”

    张合当然清楚高干所说的是什么意思,不由也是一声苦笑的摇了摇头。

    “怎么?两位将军以为主公这样做是在惩罚你们吗?”倒是一旁站着的军师沮授,此时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问着。

    “难道不是吗?主公想安排我们去支援洛阳,可我们不想放弃大功。一时生气之下就安排我们留了下来吧。那个典韦可是主公的护卫长呀,有好事当然还是要想着身边人了,至于我们,呵呵,被留下来也就是理所应当。”副军团长高干出言而说着,一幅他早就看透了一切般的样子。

    “糊涂!”沮授耳听高干竟然是这般的想法,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的怒斥了一声。

    而在怒斥之后,沮授还走到了军帐之门外,向外观望了一番,在看到四周的确没有外人时,这才松了一口气。在回过头来,看向着高干说道:“高将军,如果你只是这般的小人想法,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话,我看你还是陪着冀候(即被俘而圈禁在府中的袁绍)在晋阳城中安度晚年好了。莫不要在出来乱说,反误了自己的性命。”

    见到沮授如此的郑重与小心,又想到自己刚才之言的确是对张超有些不敬的猜测之意。高干顿时也是一脸的尴尬之色道:“是的,沮先生,是我失言了。”

    “不是失言,而是你根本就想错了。”见到高干还是没有认清自己本能的错误,不由沮授又气得摇了摇头。

    看着沮授是动了真火,军团长张合连忙上前一步而道:“沮先生,还请息怒,其实高将军也是直性子,有什么说什么,并没有考虑太多,更没有其它的不良想法。哎,我们毕竟都是曾经冀州将士,有事还需要互相的关心和帮助呀。”

    张合、沮授、高干。三人的确都曾是袁绍的手下,只是不同时期投到了张超阵营而己。只是虽然是降将,也是要分派系的,这在任何一个集团和帝国都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老祖曾经说过,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说的正是这个道理。同样一件事情,每一个人看待下来就会不同的想法,不同想法下就是不同的利益结果,这也就难免产生种种的分歧了。怎么样,将这些分歧给解决掉,最终让所有人都满意,能做到这一点的才是智者。

    张超无疑就是一个这样的智者。但有时候遇到糊涂的人,难免对于他的所作所为不能理解,就会以小心之心去理解了。

    便是张超留下了四军团在长安即是被高干误解,甚至于连军团长张合也一样都有了误解之意。

    好在他们还有一个军师沮授,这是一个聪明人,看待事情与问题习惯从很多方面去考虑。就似是张超这个决定,初一看,好似是在针对四军团,可实际上站在张超的角度上来看,确又是最合适的举动。

    “哎,正是因为我们都曾在冀州共事,我才要好生的提醒你们的。怎么?你们以为主公安排我们留下,是对我们有意见了吗?错?告诉你们,这非是对我们有意见,反而是要相信我们。想一想,主公进军西凉之地,最为担心的是什么?我们的职责又是什么呢?将身后交给了我等,若是不放心我们,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呢?”

    沮授先是一阵的长叹,而后就自己的分析而说着。

    听得沮授这般一说,张合和高干不由皆是一愣,随后即是想起了什么的道:“主公真是这般想的吗?”

    “为何不会这般想。张合将军有大局观,做事稳重,将稳固长安的任务交给这样的将军,主公无疑是放心的。至于典韦,他是一名猛将,若是说冲锋陷阵自不在话下,可是说到守城和稳健确是要差上许多了,主公自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方才做出了如此的决定呀。”沮授出言将自己的理解一一讲出。

    张合和高干原本还以为张超是有意在偏袒着一方,可不曾想,确是打着这样的主意和想法。顿时都感觉到了身上的责任重大。

    眼看两位将军态度上出现了转变,沮授在一旁也是赞许的点了点头而道:“好了,即是你们知道了主公的深意,接下来就要想一想如何完成好这个任务了。嗯,如果吾所料不错的话,用不了多久,主公就会召见军团长的,张将军还应该有想好如何去讲才是。”

    “哦,还有请教军师。”张合这一会变得谦虚万分的说着。

    “呵呵,其实也并不难,我们只需要保障主公身后之安全就可以。同时还要从附近郡县内多收集一些粮食出来,大军行动,无粮草可是不行的呀。”沮授就自己的认识,向着张合一一讲了一个明白。

    也就在沮授与张合和高干刚刚就之后的一些问题进行了一个大概的商量之后,一名铁卫就来到了帐前,说是主公召见张合前去谈话。

    见到张超果然相召了,张合更是一幅佩服不己的样子对着沮授抱了抱拳,“承蒙军师提醒,合谢过了。”

    “你我都是四军团之人,理应如此的。”沮授极为满意的点了点头,呵呵的笑着。

    向着沮授行感谢之礼后的张合,这就对着站于帐外的铁卫说道:“还请劳烦带路。”

    张超正在殿中座着。会议之后他是一刻也没有停留,先是与张辽交谈了一番,尔后又叫来了一军团副军团长文丑,让他安排大军出行的一些具体事谊。

    张超毕竟才是一军团真正的军团长,有些命令只要他亲自下达了,下面的人才会去照做。这也是为了自我安全下的一种策略,如果没有一支绝对听命于自己的军团,一旦真出了什么重大事情,怕是那个时候什么都晚了。

    做好了这些这些事情之后,张超这才命令许褚着人请张合请过来。

    派人去请的同时,张超也终于静下了心来,说实话,他对于今天会议的过程并不是很满意。

    今天的会议也充分暴露了集团中的一个弊端,那就是众将军眼中只有军功了,反而大局观这一条确没有了,这并不是一个真正为帅者应该具备的素质。

    张超需要的各军团军团长,那是将来能够自行一事的,是可以不借助任何人外力而自行其事,能够独挡一面的。可是现在看来,他们还是欠一些火候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