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五百一十一章 马超对吕布
    “开城门?凭什么?我三弟己经在张超的手中当了质子,他们还想胁迫我和兄长吗?”不等马超回答庞德的问题,二公子马休就己经先站出来痛恨的说着。

    有关三弟马铁入晋阳城,成质子,张超才出兵的事情,他们自然早早就得到了消息。对此,马休与大哥马超都是十分的生气,奈何的是实力不如人,且自身安危也一直处于受威胁中,这才不得不隐忍了下来,而现在张超大军出现了,还要进城,做为质子哥哥的马休又如何能够答应呢。

    “可是不迎他们入城,一旦开始攻城,怕是我们守不了太久的。”庞德早就猜到马休会这般说了,只是做为守城的主将,他还是不得不把眼前的难题给讲出来。他要告诉两位公子,拒绝这个提议所需要付出的代价。

    庞德非是怕死之人,只是不想无故的多做牺牲而己。即然吕布大军能出现在这里,足以证明关羽他们己经战败了,不然的话,他们无法顺利的抵达这里,而还如现在这般的有恃无恐。

    那连关羽都不是此人的对手,凭他们这只有五千的守城之军,能够守住城门吗?

    说实话,庞德自己都没有信心。在他看来,守城不过就是多一会的苟延残喘之机而己,最终的结果不会改变,甚至这五千的西凉军最终怕是一个都剩不下吧。

    即然是抵抗就是死,开城门或许还有一丝活着的机会,那为什么不赌一下试试呢?结果最坏,无非都只是战死而己。只要有了不怕死的准备,那还何惧于什么危险?

    庞德想着三公子做了质子,张超才做为援军出现的,那怎么说还应该有一些情份在其中的,想必不应该入了城就杀人才是吧。当然,这是不是他的一厢情愿,谁也不知道,而且是不是开城门,这个决定也非是他可以做主的,一切还要看这里真正的主事人,马超的态度。

    庞德与马休之言皆听在马超的耳中,只是他并没有马上去表态,而只是将脚步向前移了移,当完全来到了一处城垛处时,他这就伸长脖子对下面喊着,“吕布将军何在,我是马超,我要与他对话。”

    候成喊过之后,正等着西凉军给出结果呢?按照军师庞统的预测,这支军队很可能并不会配合自己,如此一来,少不得就要攻城了,虽然这样做多少会有一些损失,但是候成不怕,这一次败魏延,胜关羽他们先锋军团可是足足俘虏了六万余俘虏,到时候让这些人攻城就是了,真战死了,只能说明这些人的实力不行,倒也还可以替他们省上一些粮食。

    本己经在心中隐隐做出了攻城准备的候成,猛然就听到了城楼上有人给了回话。就听那人自称是马超,还要求见军团长吕布。

    “好,你等一下,我且去请示一下。”候成答应了一声,这就打马向着中军大帐而去。

    候成会如此痛快的答应,皆是因为马超这个名字他也并不是第一听说了。此人在传说中可是能与吕布将军过招之人,虽然应该不能力敌,但至少可以做一个对手了,如此厉害之人物,那自然就应该引起别人的重视与高看才是。

    中军帐中,吕布正与军师庞统两人对饮。

    在得知破羌城中只有五千西凉军之后,吕布就失去了一战的兴致。这点对手,己不放在吕布的眼中,他这就将全权处理的决定都交给了副 军团长候成的手中。

    “呵呵,奉先呀,你现在越来越有大将之风了。”看着吕布果然可以放下一切,在这里慢慢喝着英雄醉,军师庞统打趣的说着。

    “嗨,什么大将之风。只是想要锻炼一下候成而己。他也跟了我很多年了,想当初还有那个宋宪,可恨他竟然敢叛乱于主公,那就该死。”吕布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明显露出了几分懊恼之意,然后就又摇了摇头,回归正言道:“候成跟了我这么多年,也是应该好好锻炼一下才是,将来也要根据功劳得到封赏嘛。”

    “呵呵,如此说来,奉先倒还真是一个体贴部下的好统帅了。”见吕布只说是要锻炼候成,并不说是因为敌人数量太少,而没有什么兴趣,庞统也不揭穿,而只是笑呵呵的又奉承了一句。

    两人正说笑饮酒时,门外传来了马蹄之声,接着就有厚重的脚步之声踏地而来。

    帐帘被掀,一身重甲在身的候成就此走了进来。一见到吕布之后,当即单膝跪地而道:“将军,马超要与您对话。”

    “嗯。”正端座着的吕布一听此言,是眉毛一皱,尔后眼神看向着对成的军师庞统。

    这一刻的庞统,神色也陷入到了思考之中。只是很快他就回过了神来道:“呵呵,恭喜将军,看来这一次有望兵不血刃就可以拿下破羌城了。”

    “哦,有这样的好事?”吕布早就做出了不攻城难以拿下城池的想法。之所以让候成叫城,不过是因为出于大家暂时联盟的原因而己,才走的一个过场。

    只是即然军师这般说了,那应该不会有错了。庞统是何人,那可是他吕布十分相信与敬重之人呀。

    “好,能没有损失拿下破羌城自然是最好的了,但就不知道需要我做一些什么。”吕布深问而道。

    “将军只需做出一些承诺而己。想必以将军的名头,说出的话,可信度应该会非常之高,至少这个马超是会相信的。”庞统呵呵笑笑,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早在出长安之时,张超就曾对庞统说过,马超乃当城之人杰,以后打天下还是要多多依仗如此之人物,倘若有可能,最好能将其收服。便是不能,也不得随便伤其性命。

    如此可见,张超对于马超,还是很赞赏和看好的。只是他也不能确定马超会不会束手就擒,这才没有直言可以招降而己。

    只是即然现在马超要与吕布对话,这充分的说明了对方并没有一上来就一战之意,如此有些话就有了说的机会,有些事情就有了实现的可能。

    听着庞统之言,吕布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军师之意,布明白了。来人呀,备马,且由我去会一会这个马超。”

    破羌城下。

    候成离开了足足一刻钟之后,方才折返而至。只是跟在他身后的亦还有一位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棉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手拿方天画戟的将军。

    此人正是吕布,吕奉先,当朝第一猛将!

    吕布一来到城门之下,即勒马而止道:“吾乃吕布,马超何在?”

    城楼之上的马超早就注意到了吕布,实在是此人的打扮的确与众不同了一些,也太过显眼了一些。如今眼见此人出现在自己面前,他亦也在心中暗生佩服之意。别得不说,且说这出场的气势,便可见一斑了。

    “吕将军,我就是马超。”尽可能的发出较大声音,将头探出的马超引来了吕布的注意。

    从下而向上看,并不是十分的清楚,大约只能看出对方的脸部,那是一个比较俊帅的小伙而己。吕布当即就道:“人都言马超是少年英雄,了得非常。那我即然来了,不知可有胆量下来一见否?”

    吕布这本就是在刺激着马超,也是想取得先声夺人之势。毕竟对方若是连面都不敢露一下的话,那在说些话来,气势上就会弱上几分的。

    只是不曾想,马超本就是极为骄傲的性格,眼见吕布出声了,城楼之上的他也是笑哈哈的答道:“好,即然是吕将军有约,我这便下来就是,将军等我。”

    说完话,马超就真的转身离开了城垛,欲向城楼而下。

    这个动作,可是吓坏了身后的庞德与二弟马休。

    两人是齐齐拦在马超的面前道:“大公子不可呀。”

    “大哥不可呀。”

    “有何不可?”见两人拦下自己,马超当即不悦的问着。

    “大哥有伤在身,现在出去倘若是吕布率兵杀来的话,如何抵挡,岂不是十分的危险吗?”马休急急言道。

    “二公子所说不错。现在吕布带重兵而兵临城下,若是现在大公子出了城,那岂不是狼入虎口吗?还请三思。”庞德也是在旁劝谏着。

    “呵呵,战争本就是危险之事。况且吕布己经约我出城相谈,我也答应了下来,难道你们想让我成为一个无信用之人而被他人笑话吗?这可不行。好了,你们速速让开就是。”马超以着十分豪迈的口气说着。尽管他现在是有伤在身,甚至还不轻,但这丝毫并不影响他那傲人的骨气。

    眼见马超是主意以定,马休自知是拦不住的,这便就对着一旁的庞德说道:“还要麻烦将军陪同我大哥出城,若是有事,还请抵抗一二,我自会在城门下让弓箭兵相助的。”

    庞德也知这是眼下最好的办法了,这就答应下来道:“好,我自会尽全力保全大公子安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