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五百二十八章 捉董卓
    身后正在追击的吕布,远远看着有一队骑兵返杀而来,脸上即闪现着一丝不屑之意。“准备弓箭,待敌人近了就放,尔后留下五百骑兵解决他们。记住,不要与他们缠斗,我们的目标是逃跑的董卓,明白吗?”

    “诺。”一众跟随着吕布的骑兵皆是齐齐答应了一声,在之后在战马向前狂奔的时候,他们一个个就伸手将弓箭拿起,做好了准备。

    能够跟在吕布身边的,都是马上健儿,像是这样骑于马上准备弓箭的事情,平时不知道训练了多少次。现在不过就是将平时的水平拿出来而己。

    “准备弓箭,等着对方靠近了就射,能阻拦一时是一时。”许曲长眼看着追兵是越来越近,且还没有丝毫要减速的意思,不由他也是咬紧了牙关说着。

    这一次返回来,本身就代表着死亡,许曲长自认己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放!”许曲长五百人不过就是刚刚将弓箭在战马之上准备好,吕布的声音就先传了出来,在然后一道道弓箭破空之声就随之入耳,在然后,大批的箭矢就此穿空而落了下来。

    先下手为强!

    吕布不等对方引弓,就先下达了射杀的命令。

    一军团的强弓本就强于雍州军,加上战马正在向前飞驰着,五千人齐射而出,倒还有一些弓箭射到了迎面而来的敌军身上,一时间打破了他们要反击的阵势。

    “杀呀。”连射了三支弓箭,取下了三条性命之后的吕布,将方天画戟抄在了手中,尔后借着胯下赤兔马的速度,飞速而上。在之后,长戟挥舞,竟然让他在短时间内,又连续解决了数名敌人,甚至就是包括那位许曲长,在一记重戟之下,也被砸翻在了马下。

    硬是冲破了五百人的防守阵营之后,吕布是一刻也没有耽搁,依旧带着大批骑兵继续前进着,只有被留下来的那五百骑兵,开始打扫着战场,与一些没有被伤到的雍州军进行着最后的搏杀。

    只是己经被弓箭扫过一轮,又被大军冲击过的五百雍州军,在面对着五百骑兵时,己是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了。

    眼看着吕布就这样轻易的破了对方的阻拦,没有停下一刻的继续向前而去,在其身后,正看到了这一幕的马岱将军不由惊叹的说着,“一军团果然威武,怪不得可以一路杀来,所向无敌了。”

    不说别的,仅是武勇这一块,马岱就是自认不敌。纵然他们很多人都是从小就与马匹打交道,但他也自知,想要做到比一军团更好,也是难上加难的一件事情。

    正在奔逃的王方,待他回头看去,看到了派出的许曲长五百人竟然就这般轻易的被追兵所淹没时,不由大惊,“雍王,我们派出的阻军被杀了。”

    “废物,一群废物,在派上去拦。”这一刻的董卓是头都没有回,大声的斥骂了几句之后,依然骑在战马之上向前狂奔着。

    “还要派人?”听到董卓所下达的军令,王方终于有些迟疑了。

    有了刚才的经验,他并不认为现在派出人去阻拦会起什么作用,相反只是会消弱自己的实力而己。而如果没有足够的士兵保护,过了玉河,又如何?

    那里野兽横行,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危险呢?没有足够的实力,进入那里,就是与找死又有什么分别呢?

    真到了那个时候,便算是死可能连尸骨都没有,会尽入野兽之口吧。

    想着死时尸骨都要无存,也不能尽埋在家乡之中,王方心中自然是一百个不愿意。

    “将军,不能在派人去送死了,照现在我们这个速度,怕是根本就逃不出去呀。”另一名随军的曲长似是生怕王方会点他的名,急忙出声劝慰着。

    “是呀,将军。我们这一次走的匆忙,干粮和水源都带的极少,这样逃下去,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被饿死,渴死的呀。”另一名曲长也是怀着相同的心思说着。

    这两人一开口,身边又有其它几名心腹之将亦是同声而说着。他们的意思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这样的逃亡是不会有什么结果得。

    “将军,与其这般的逃命,还不如回头与敌人拼了。至少死了也能埋藏在家乡,而不至于魂都找不回来了。”有迷信的曲长继续出声说着。

    被下属你一句,我一句说的内心动摇的王方,眼神中早就有了挣扎之色,他目光看向着那只知道一味逃命的肥胖的董卓背影,不由怒从心起。若不是这个人的话,他们就不会陷入到眼前的危险之中,而若非这个人与自己在一起,怕身后的追兵也就不会如此的拼命了吧。

    “好,即然你不把我的士兵性命当回事,那也就休怪我不把你当回事了。”心中这般恨恨的想着,王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驾。”用马鞭猛然向胯下座骑一抽,战马吃痛,突然加速,这使得王方很容易的就出现在了董卓的身后,尔后就见他大手一捞,一把就扯住了那正在随风飘舞的橙红色披风。

    突然感觉到身后一紧,董卓心中就是一惊,一种不好而危险的感觉随之而来。他大喝了一声,“尔敢!”

    可也仅仅就是说出了这两个字后,就是感觉到身子一轻,接着就从战马之上摔落了下来,落到了地上。

    一把将董卓拉下马后的王方,接下来是头也不回,向前冲了过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将其它雍州军也给弄糊涂了,只是战马一直在飞驰着,不等他们要做出什么举动来,就己经越过了董卓向前而去。

    “想活命的就赶紧跑,没有了此人,想必身后的追兵就不会那么拼命了。”王方回头看了一眼还自摔在地上,一脸吃惊与惊惧的董卓之后,即对身后诸兵将说着。

    此刻,将士们这才明白王方的用意。

    虽然一个个惊叹于主将的所为,可是仔细一起,可不就是那个道理吗?身后的追兵之所以死不放弃,无非就是为了董卓而来的。现将这个人扔在地上,他们的目地达到了,也就不用拼命的追击自己才是了吧。

    谁的命都没有自己的重要。

    本着这样的想法,尽管有些人还是有些忠心于董卓的,可此刻他们也没有了其它的选择。吕布军就在身后不远之处,此时就算是他们赶回去,也救不下董卓了吧。

    即然是救不了,还是先逃命要紧吧。这般想着,王方身后的一千五百骑兵皆是加大了奔逃的速度,向着玉河方向急速前进着。

    在王方队伍的身后,一身红袍的董卓就这样干座在地上,他用着不敢置信的目光看向着逃走的自己军队,眼中闪烁着无边的怒火。

    董卓自从决意出兵西凉,就曾想过种种后果,甚至就算是兵败而死他都有过预料。可从未想过,兵败的原因竟然是因为自己的军队抛弃了他,这般看来,他做人实在是太失败了一些。

    想他董卓,曾做过大汉朝的太师,就算是皇帝的更换也是他一语而成。那个时候是何等的风光,何等的威风。

    管你是什么老臣还是新宠,那个时候谁不要看自己的脸色行事。最风光的时候,曾有十七路诸侯针对自己来着,可不是一样毫发无损,安然过着高高在上的生活吗?

    可是现在,确被士兵们给抛弃了,真正成为了一个孤家寡人。

    这种反差,就算是董卓一向自认为内心强大,确也一样有些受不了。

    失望、失落、悲伤、痛苦...

    种种复杂的心情于一身,让他这一刻突然有了一种发疯的冲动。

    “哈哈哈,原来是雍王呀,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也有这一天。”董卓座在地上,还一心被仇恨充满时,他的身后突然就传出了一道喝声,在然后就看到手持方天画戟的吕布整军赶了过来。

    不过就是很短的时间,数千骑兵就此将董卓给围了一个结实,一个水泄不通。

    眼见着这就被包围了,董卓心惊的同时,在看到吕布之后,也是猛然站起了身,“奉先我儿!”

    “闭嘴!”眼见这个时候,董卓竟然还以之前的称呼相论,这一刻,吕布当即是横眉怒视巨喝而言。

    只是厚脸皮的董卓,确根本无视这些,反而是继续的说着,“奉先我儿,怎么说我们也曾有过父子之谊,如今我落了难,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呀。这样,你只需放了我,我一定会好好的报答你的。”

    “报答我?你凭什么?”眼见都是穷途末路了,董卓还要许与重礼,吕布不由就有着有些讥讽的语气回击着。

    “我有钱,我有很多的钱,那都是我在任雍王时积攒下的,只要你肯放过我,我就告诉你这些钱在哪里,那个时候,这都会是你的,如何?”为了活命,董卓将自己最大的秘密也给讲了出来。

    不管是当初从洛阳逃出时也好,还是进入到了长安开始大肆的搜刮民脂民膏也罢,董卓的确是攒下了不少的金银。这个倒也并非是什么绝秘,像是王方将军就知道这件事情,只是不知道有多少财宝,藏于哪里而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