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五百三十一章 诛心
    但回想起这些来,有一点张超似是能肯定,那就是诸葛亮对于任何威胁到他位置之人,都是怀有一定的敌意想法。或许是因为他担心别人会出错计策吧,但不管怎么样,法正的存在本就是一种威胁。

    即是威胁,那就应该及早的铲除,这也就有了法正去了董卓军中,诸葛亮同意之事。甚至在长安被围时,他只是让其想法让董卓用兵,而并没有说让其离开之事。

    关羽由破羌城而离开,当时是有时间去一趟董卓军营的。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董卓为了大局也不会不放法正。毕竟因为一个文士而扰乱了两军联盟的大势,这是不值得的。

    可诸葛亮并没有安排关羽那样做,就很是耐人寻味了。

    对这一切,法正并非没有想过,只是因为局势一度紧张,在加上他本心并不想去深究,才没有这般的领悟而己。如今被张超都给讲了出来,他是不去想也不行了。

    “不,不会是这样的。丞相不会害我。”尽管己经意识到了什么,可是法正还是不想去相信。

    “哎。”眼看着法正竟然不想说服自己的内心,张超轻摇了摇头,有些事情他可以讲出来,也可以替人去办,但终有些事情是需要自己去想通的。

    好在,张超是有着耐心的,就这样座在那里,不在劝说什么了。只是让许褚着人送上来了热腾腾的茶水,座在凉亭之中慢饮着。

    大约是一盏茶之后,法正的心态终于重新的恢复到了平静,尔后他看向一旁的张超就此出声问着,“大将军,你为何要对我说这些,难道你要让我为你所用吗?”

    “不错,我正是看中了先生之能。”让法正没有想到的是,张超一口就应承了下来。

    张超的痛快有些出乎了法正的意料,他很是认真的看了张超一眼,尔后呵呵笑笑,“大将军就这么有自信,我能为你所用。那我又怎知你是不是在利用我呢?”

    “哈哈,先生此言差矣。之所以被利用,那证明被利用者还有些价值,这本就是值得欣慰的事情不是吗?在说了,我张超自认还有一点的识人之明,且最重要的是,我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一点便是刘玄德与曹阿瞒也比不了。”

    “大将军倒是自信呀。”看着张超如此的大言不惭,法正冷笑了两声。

    “先生不信吗?那好,想来你也曾仔细的研究过我吧,那不如就来说一说,我何时用人生疑过?”张超知道法正现在的心情并不好,但迫于形势,他现在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等待了,他需要的是以雷霆之势让对方臣服。事实上,他的经验告诉自己,法正这样的人还是能为自己所用的,他跟着刘备的时间还是不太长,并不算是完全的忠心。

    更为重要的是,这是一个智者,他是应该可以看得清天下大势的。众诸侯之中,他现在的势力可以说是最大最强的,也是最有可能会统一全国之人,跟着自己的前途远要比跟着其它人来得更加光明和有未来的许多。

    “大将军用人不疑吗?就我所知,您旗下的主要将领还有文臣的家眷可都在晋阳城呀,难道这不是另一种威胁吗?”法正呵呵冷笑着。

    听到讲的是这件事情,张超也笑了起来,“不错,重臣们的家眷都在晋阳城,可你想过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当然是为了更好的控制他们为你所用了。”法正用着一幅傻子都能看出来的语气回答着。

    “不错,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将家眷放在晋阳城,这个最安全的地方,下面的人就可以放心的出战了。反过说来,我用起这些重臣的时候,也就可以不用怀疑,甚至他们就算是领重兵在外,我一样不会有所担心,这便是我的用人不疑。但是将他们的家眷留在身边,只是我预留的一种手段而己。且这还是阳谋,试问一个,这又有什么不对吗?”

    说到这里,张超决意要多解释几句,“一位手握十几万重兵的将军,如果我一点制衡的办法都没有,想必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放心吧。我这样做,无可厚非。这至少属于阳谋,至少我不会在他们出征作战的时候,做出掣肘之事了,反而是给了他们随意可发挥的空间。因为家眷在我手中,就能够得到绝对的信任,他们可以完全的发挥出自己的能力,这又何乐而不为呢?总要好过一些表面上看起来很是相信下属,但一遇事,处处有所提防要好的多吧,就似是先生现在的境遇不正是如此吗?”

    “先生的家眷倒是不在成都,可当你上战场的时候,确是被人处处提防着,为了赢取他们的信任,迫得你不得不做出危险之事,相比而言,我的这一种方法或许更为有效和解单吧。”张超问起这话的时候,己经脸带笑意,而笑意下还有一着一丝取笑之意。

    法正被此言反问弄了一个哑口无言。

    法正生于益州望族,家业颇大,影响力也不低,在加上人有本事,刘备入了益州后,便将他征为己用,且还当作自己人一般看待。甚至为了表示对他的放心,也并未逼迫其家族一定要迁入到成都城之内。

    这一切看起来,都似是显得刘备做事大度,用人不疑的品质。可是实际上,确是不一样了。尽管法正为了证明自己去了董卓军营,有诸葛亮的推波助澜,可这样的事情若是刘备不知情,那也是不可能的。

    知情而不阻挡,这本就说明了很多的问题,那就是他也对法正不放心。

    这些事情,以前的法正或许没有想过,或许只是简单的想了一下就过去了。可现在经张超这一提醒,一切都突然间冒了出来,也让法正生出了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

    刘备做的是表面工作。具体的说,就是看上去他相信任何人,什么也没有做,但实际上确是不相信任何人,私下里做了很多的事情。

    张超则是相反,表面上做了一些工作,实际上就是做了这一些工作而己。真正说到用人不疑,他显然是要高明许多了。

    “还记得徐荣将军吧。”眼见法正的眼中开始出现了动摇之意,张超就决定在添上一把火,当即就提出了原六军团军团长徐荣将军的事情来。

    “嗯。”法正点了一下头,他似是己经知道张超要说一些什么了。

    “徐将军中了诸葛亮的圈套,为了救下颜良将军被张绣所杀。为此事,我才挥兵西来,并最终以强势手段包围了长安城。之后更是斩下了张绣的人头,算是可以告慰死者的在天之灵了。”张超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脸色肃穆,一脸的笑意也尽皆是消失不见。

    对这件事情,法正是在董卓军营中听说的。

    还记得这件事情传来之后,董卓曾亲口说过,这个张超了不得,谁杀了他的人他就要报仇,这岂不是一定要别人不去招惹他吗?可是战场之上,死人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难道以后只能让他杀人,确不能反杀他人吗?那这仗还要怎么打?

    董卓当时说的是有些气愤,甚至还有埋怨张超不讲道理之意。只是这话中还透露出了另一个信息,那就是他心中有些畏惧了张超那瑕疵必报的性格。

    试想一下,董卓会这样想,就难保别人也会这般的想法。这样一来的话,除非必要,怕是没有人愿意去斩杀张超的大将吧,因为那种结果未必就是他们可以承受得了的。

    反之,做为张超手下被庇护的将军和军师们,他们通过这件事情确是等于多了一层的保护膜,他们的安全等于多了一成的保障呀。

    有了这样的主公,谁又能不尽全力呢?

    有了这样的主公,谁在其帐下又会不受人尊重呢?

    而这样的主公,不正是真正的智者所想要追随之人呢?

    还在心中感叹着张超的强势以及护犊情深时,张超又说了一件让法正心惊的事情。“先生可能有所不知,之所以我可以杀了张绣,还是因为他早就被抛弃的原因所致。”

    “什么?张绣是被抛弃而死!”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法正是一脸的震惊之色。

    “是的。诸葛亮知道我必杀张绣为徐荣将军报仇,所以在长安城被破时,他就让张绣主动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之中,而让我引大军去追,他才有机会逃走的。不然,你以为张绣可以一直跟着诸葛亮的话,那为何我们只是杀了此将,确没有抓到他呢?”张超冷笑的反问着。

    这件事情也是在张超攻下了长安城,将军们后来禀报情况时才看出来的。就此一条,他也不得不佩服诸葛亮,人都说做大事者不拘小节,如此看来,倒还是真的了。

    这件事情若是换成张超来做的话,很可能就会带着张绣一起撤退,那样的话,就等于是将自己也陷入到危险之中,若真是那般的话,怕是这一次能不能逃走就要两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