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五百三十六章 法正之谋
    至于换下之人,全部以贻误军机之罪进行了处制,其中最主要的两位负责人,竟然都是以死谢罪。

    有了前任的前车之鉴,被换过来主管这里情报部门的天眼组织负责人就做起事情就变得慎重了许多,他们变得小心翼翼,兢兢业业起来。也正是因此,他们是时时的注意着曹丕军的动像,在发现他们派出探子前往河东之地时,就向上面做出了详细的汇报。

    曹丕军竟然向河东派出了探子,难道是想要向那里发兵吗?

    陆菲和白彤接到消息之后不敢有丝毫的耽搁,就将事情通知了张超。

    张超此时不过是刚刚离开了苍松城,就接到了这个消息。当下他就找来了法正、沮授和庞统三位军师,一同商量。

    三位军师在看过了汇报上来的消息之后,即猜测,会不会曹丕真的胆大妄为,真在打河东的主意呢?如果是这样,那是万万不能让其得手的,应该派张辽或者是在洛阳城中的徐晃将军主动出击了。

    张超一贯以来主张的都是在外线作战,即是将战线拉出去,在敌人的地盘里打斗,如此伤不到自己的根本。也正是因此,他才可以有效的组织更多的兵力去参加各种会战。

    但这样做也有一处明显的缺点,那就是己方势力下的防守兵力不是很足。

    就像是在河东之地,那里的完备军也只有五千人而己,且还并不是十分的能征善战,或许对付一些个土匪和士族之家还可以,但是面对着曹丕的十五万大军,定然不是其对手。

    后方如此之空虚,又岂能会是曹丕十五万大军的对手。

    如果仅仅是从这方面来看的话,似曹丕有着动手的可能,河东富庶,一旦府库被抢掠,那将是极大的损失。

    “主公,应该派兵驰援才是,甚至不仅仅是要调动在新安城的七军团,便是在并州晋阳城的兵马也是应该调动过去的。”军师沮授仔细分析了形势之后,提出了建议。

    晋阳城中,还有一军团留守的五万人马。这即是做为守家之兵,又可做为机动之兵,倘若有这五万人去了河东,在加上张辽的第七兵团九万人,应该就可以挡住曹丕十五万大军的兵锋了。

    “沮先生的意思是守吗?嗯,士元和孝直怎么看?”张超听明白了沮授之意,点了点头后,目光放在了另两位军师的身上。

    法正是刚投入到张超这边不久,许多事情还在熟悉阶段,面对这个问题,自然是不好做答的,万一要是错了,那第一印像便会不好。所以见张超问起,他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先看了一下左侧的庞统。

    庞统知法正之意,也知道必须要表态了,这便道:“兵家道,久守必失,沮军师的意思虽然算是不错,但还是脱离不了一个守字呀。”

    “士元之意是攻?”张超也听明白了,这个军师并不想拒兵而守。

    “攻还说不上,现在还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庞统轻摇了一下头,他心中只有一个大概的思路,并没有得到完善,自也不是说出来的时候。

    庞统并不同意守,如此一来,他就与沮授的意见形成了分歧,一时间帐中的气氛变得宁静了许多。

    “孝直,你来说说吧。不要担心,说错了也不要紧。”眼看着两位军师的意见并不相同,张超便有意去询问着法正,他想听一听这第三智者的意思。

    法正原本不想表态的,在他看来,自己如今依然还是多学习的好。就像是这一次,沮授提出了守字诀,倘若庞统也是这个意思,他便依附一下好了,反正真是错了,也是法不责众。

    只是不曾想,庞统竟然有了其它的意见,还是当众提出的,这让他有些不敢想像。

    文臣与武将不同,要说在一件事情上,武将间会有分歧倒也正常,他们都是勇武之士,想法简单了一些,会有不同也在情理之中。可是在他看来,做为智者,每说一句话,每做一件事情都是要三思而后行的,可不会如此的莽撞,就算是有不同意见,也应该是私下沟通,而不应该当着面就提出来吧。

    就像是在刘备身边的时候,汉元帝升朝时,表面上看去,文臣那里可总是和和气气的,便是连丞相诸葛亮也不曾打破过这种方式。哪怕就是他的什么举措受到了别人的质疑,他也会表面上笑着接受,回头依然是我行我素。这虽然还是没有重视不同意见,可至少面子上维护了大家的颜面不是。

    现在,庞统竟然当着沮授的面,说不同意防守,这样事情的发生,让法正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

    如今,张超又问他的意见,这使得一时间都不知道如何的做答了。

    法正有些吞吞吐吐的样子,看在了张超眼中,他即笑道:“孝直先生,你不用有什么顾虑,现在是讨论事情,有什么就可以说什么,错了也无妨,讲就是了。”

    得到了张超的鼓励,又注意到庞统和沮授也都在看向着自己,且还是面含微笑之意,不觉间,法正的胆子也就大了许多。他感受到了这种自由讨论的气氛,一时间脑海中就开始迅速的思考着,大约是过了十几息的时间,在三人的目光下,他伸手拿过了银棍,指向着面前的沙盘而道:“正之意,我们不应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而是应该想办法掌握战场上的主动权。”

    “哦,说来听听。”见到法正非旦是否决了防守之建议,还似是要提出具体的做法,张超不由来了兴趣。

    一旁的庞统与沮授也是目光灿灿的看着他,似是很期盼下文一般。

    鼓励之下,法正又将自己的想法很快的想了一记,确认可行时,便再指沙盘而道,“主公,两位军师,正是这样想的。如今的形势来看,河东是不好守的,就算是勉强的守住了,但主要兵力集中在此,如果曹丕不来攻怎么办?他若是知道了我们主力在河东,而选择了其它地方做突破口又如何呢?所以正的意思是,由得他们去攻打河东就是,这个地盘抢是抢不走的,无非就是抢一些物品而己。但他们也要有能力将这些东西带走才可以吧。而只要我们可以堵住他们后撤的道路,那时就算是搬了一座金山银山也是无用,反而还会成为负担,使得他们行军速度受措,这样就给了我们大军合围制造了好的机会。”

    一口气说完了这些之后,法正这才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有些紧张的看向着张超三人,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建议是不是太过大胆了一些,是不是会被采纳,可这是主公让自己说的呀,不是说,说错了也无妨吗?

    在法正说完,用着小心的目光看向着张超三人时,这他才发现,他们的目光都聚焦在了沙盘之上,根本就没有看自己。显然是开始认真的思考起自己刚才提出的建议了。

    法正耐心的等候着,同时也有些担心,自己的建议是不是可行。终于,张超第一个回过了神来,尔后言道:“孝直的意思是,他们打他们的,我们准备我们的,只需要防住他们将东西带走就可以了,是吗?”

    一句他们打他们的,我们准备我们的,便是将法正之意给总结了出来。

    “是的,主公所言更为具体。”法正抱拳而道。他为张超可以如此之快的就总结出这般的语言来有些惊讶,但反过来想一想,能够创建这么大一个势力,张超之智应该也是极高的才是。

    “好,就是这样,让他们去攻河东就是,我们无需防守,这样就可以将最大的力量保存下来,以备反击之用。”沮授这一会也是理解了法正的建议,顿时有如茅塞顿开一般的说着。

    “对,这样做,还能示敌以弱,让他们以为我们没有能力守住河东了,而其实我们的大军确是堵在他们回归之路上,让他们来得容易,走着难,实为上策也。”庞统此刻也出了声,表示出了完全赞同之意。

    在庞统与沮授说完了意见后,还用着有些欣赏的目光看向着法正。

    之前,张超说法正非常人,同样做为军师,他们心中多少还有些不服气的。如果这个人厉害,怎么董卓就兵败了呢?

    现在看来,还是主公看人的眼光正加的准确一些呀。至少现在法正出的这个意思,就不是他们可以一时间想的出来得。

    看到大家都同意了自己的意见,法正不由就是长松了一口气。内心中自语道:“还好,这第一次露面没有丢人,看来此经事之事,他们应该会重视和尊重自己了吧。”

    其实法正的想法倒是有些多虑了,他的能力,别人或许不知,但张超知晓就可以了。以他的权威,他说谁有本事,整个集团中还没有人能够反对,或是敢于反对得。

    眼见三位军师这一会意见都达成了一至,张超也是呵呵笑道:“好,即然大家意见相见,那我命令...”

    三位军师听到命令两字,皆是将腰板挺得绷直,做出了接受军令的样子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