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六百零一章 大举反攻
    连老天都要帮助敌人,这一仗还怎么打?他们不过就是普通的一凡人而己,难道要与天道过不去,与老天爷做对吗?

    有些胆小的人,己经感觉到双腿发软,双臂无力了,他们在自责着,对张超动手是对还是错,如果真是老天之意,那他们一定会受到惩罚的,那个时候,不仅仅只是自己,便是连家人与亲人都要受到连累吧。

    军心出现了巨大的动摇,有些人受不了这种压力,己经丢弃了手中的武器,开始逃跑了。便是一些个军官在这一刻大声的呼喊也是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路县城头之上的曹纯,眼看着这一幕发生,也是瞪大着眼睛久久无语。

    他事先想过无数种张超要破局的方法。比如说牺牲无数人以他们做肉盾,来破开铁蒺藜的围攻。可就是眼前这一幕,他是万万没有想到的,他也搞不清楚,为何那些座落在地上的铁蒺藜会突然的消失不见,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人对于未知的东西免不了都会有一种恐惧之感,曹纯也是一样,他甚至也相信了那个说法,难道说是连老天都在帮助着张超吗?如果是这样,这一仗还要怎么打?

    曹纯与他旗下大军正在发愣的时候,张家重骑军也加快了手下的动作,铁蒺藜被更多的给吸附了起来,尔后是越来越少。

    大约是半个时辰的时间,终于最外围的那一层铁蒺藜也被磁石吸走。至此,在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挡住张家重骑军的铁骑了。

    眼看着障碍以除,张攻与张守有如打了鸡血一般,是一声大吼,带着张家重骑兵开始了绝地反击。

    黑衣黑甲,战场上一片的死寂的情况被打破,各兵种依次出击,极有气势。

    张家军重骑兵,突击战术井然有序。他们并不像其它骑兵冲击时一拥而上,更注重的是各骑之间的间隔,注重的是前后,左右,各兵器的使用,有时甚至还有意的将横列的间隔拉得大一点,以使敌军有空隙可以躲,不至于堵住前军的路,漏网之余往往也会交由后边而来的骑兵收拾。

    他们的冲击类似于锥行阵,与其它阵法不同之处在于宽度要更大一些,深度较窄一些,这样更适合于冲击与冲杀。

    借着战马的速度,与自身的重量,在张家军冲来的时候,对面那些还一幅魂不守舍的曹纯联盟军根本就是不堪一击,双方仅仅只是一个照面之后,便被硬生生的杀出了数道巨口来,防线被空破了。

    事实上,曹纯并没有用心去制造什么防线,在他看来,那些个铺满一地的铁蒺藜就是最好的防守武器,哪里还会想到在去设置第二道防御圈呢?

    没有准备之下,曹纯联盟军在一招面的时候就受到了重创,其中东、南、北三面尽皆受到了重创,甚至很快战场上的态度就发生了变化。在张家轻骑兵和龙虎军团的骑兵也加入到了冲击的阵营中后,这三面的敌人就成为了过街的老鼠,呈人人喊打之势了。

    唯有在西面还未出现那么明显的混乱,这皆是因为曹纯亲自出手,他带上了五千的虎豹骑出了路县城池,就在城前摆开了阵势。

    铁蒺藜己经失去了原有的作用,使得曹纯也没有了退路,唯一还能做的就只有正面迎敌了。

    自然,曹纯原本是有机会可以逃走的,但他确没有那样去做,因为为了这件事情曹操准备了那么久,又交给他来做,且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甚至昨天他还特意的去了书信,说战争就要结束,张超就要被灭。一切的大话都说了出去,他实在不知道一旦失败时,要怎么样面对主公,面对魏王了。

    即是无法面对,便以身殉国好了,曹纯要用自己的生命来证实,他努力了。

    曹纯带着魏军最引以为傲的虎豹骑站在了城门之上,眼看着由远及近的张家军重骑兵到来。

    虎豹骑的确是魏军中精锐中的精锐,这样的军队便算是遇到了罗斯国的精锐力量也是不惶多让的,他们依然可以有着正面一拼之力,甚至还有着极大的胜算。

    这样的军队,也是曹操花费无数的金钱与精力打造而成。而如今,似是这样的军队,曹操手中也仅仅只有三万而己。这一次确是足足派出了五千人,足以证明他对张超的重视。

    奈何的是,五千虎豹骑,或许对付普通的军队是足够了,甚至可以以少胜多,以一胜十。可当面对的对手是天朝最为精锐的张家重骑兵时,确仍然还是不够看。

    不为别的,只因为张家重骑兵更为精锐,张超对这一支军队的建立同样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不夸张的说法,这一万人的军队所需开销都快赶上一个有着二十万人的军团了。

    精锐遇精锐,这使得曹纯的优势荡然无存。

    只是仗打到了这个份上,没有谁会随随便便的认输。在加上曹纯早就做好了战死的准备,倒也算有着一拼之力。

    弩兵在前阵,射完后后撤,骑兵在两侧,长戟在中阵,长矛在在后阵。此阵讲究的是一浪接一浪的攻击。这就是虎豹骑的阵营变化,而这样的阵势他们也不知道演练了多少遍,说是炉火纯青也并不过份。

    “杀!”曹纯手拿三尺长剑,在眼着着张家军重骑兵距离自己仅仅只有三百米的时候,长剑一挥,发起了攻击的命令。

    杀字一落,一时间无数的箭羽就腾空而出,向着远处冲来的张家军射了过去。

    张家重骑兵,此刻有如一头洪荒猛兽一般,急速而进。黑衣黑甲黑盔,在这一支将重甲武装到了头部的骑兵面前,是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们畏惧的,除非主子张超下达了停止攻击的命令,不然,他们就只会不停的进攻,直到自己完全力竭或是战死为止。

    正是因为铠甲连头都给保护住了,只是露出了眼口鼻的张家重骑军也是一向的无所畏惧,尽管看到远处射来的弩箭,但确无一人后退,更无一人出现闪避的举动,他们依然还是向之前那般,呈一字形直冲而来。

    五人一组的的张家重骑军,轰然而至,三百米的距离下,传出的是健马铁蹄踏地之声以及弓箭射在铠甲之上的叮当做响声。

    花费了巨额金银打造的重甲,倒是对得起那些银子,普通的弓箭射在上面所起的作用非常之小,多数的弓箭都被挡在了外面,便算是有一些弓箭因为力量的原因穿透了铠甲,但也并没有改变张家重骑军的冲击阵营。

    不过就是三百米而己,转眼即至。张家重骑军终还是在付出了一些轻伤的情况下,杀到了面前,来到了虎豹骑的正对面。

    借着战马的冲击之势,当两军初一接触的时候,虎豹骑就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仅仅只是一个冲击而己,少说也有三百余虎豹骑被重创于马上。

    “顶住,配合出击,打乱他们的阵形。”曹纯出剑与一名张家重骑军士兵对击而战后,他就感觉到手臂处传来一阵的酥麻之感,忍不住心中大骇的同时也是大声的呼喊着。

    曹纯没有想到,不过就是普通的一名张家重骑军成员,竟然也拥有着这般巨大的力量,此一式过后,他就知道,今天怕是要死在这里了。

    但就算是死,曹纯也要重创张家重骑军,他要用自己的勇敢来证实,虎豹骑的强大,任何想要吞并他们的军队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才可以做到。

    张家重骑军的队形配合的十分完美,五人一组,有攻有守,使得不管是敌人想要攻击他们,还是想要防守他们,都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来,这从战场上现在的形势就可以看得出来。

    曹纯也算是名将之一了,他看出这个形势之后,便即下决心,要冲破张家重骑军的阵形,如若不然,是休想重创他们的。

    好在的是,冲到曹纯面前的张家重骑军只有两千五百人而己,虎豹骑至少还拥有着人数的优势,只要可以稳住了阵脚,配合得当的话,还是有机会重创敌人的。

    曹纯大声的下达着命令,指挥着虎豹骑排兵布阵,一幅誓要与其两败俱伤的样子。

    别说,虎豹骑不愧是精锐中的精锐,当最初吃了一亏之后,就渐渐的开始适应起了张家重骑军的打法。他们利用着手中人数的优势,开始行围攻之事。

    人多的好处就是可以以多欺少。在面对五人一组的张家重骑军时,虎豹骑可以派出十人,甚至是更多进行围攻,利用上他们平时的训练战果,倒是可以在局势上取得一定的优势,一时间双方里竟然打成了胶着的状态。

    张家重骑军终于开始出现了伤亡,在曹纯和旗下的虎豹骑不要命的打法之下,己经有数个五人小队被全歼了,当然,为此曹纯也付出敢不小的代价。

    “杀!”路县之前的状况,终于引起了其它三路张家重骑军的重视,其中主将张攻与张守,在看到路县前的张家重骑军竟然被包围,甚至出现了重大伤亡之后,他们便调整了战略布置,放弃了东、南、北三面的敌人,任由张家轻骑兵和龙虎军团去攻击他们,两将自带着其它的七千五百名张家重骑军向着路县之前赶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