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六百零九章 平叛
    可以预见的是,张超一旦出事,凭着一个十岁的孩童是不可能撑起这一片江山的,那个时候天朝就会不复存在,介时,魏王曹操就有可能成为新的中原之主和国家之主,那现在早一步做出选择,就是最为明智之事了。

    想及至此,郭图也更加的坚定了,明天定要动手的决心。

    这也正是许攸想要看到的,箭在弦上,现在是不得不发了,给予郭图必要的激励就成为了必须之事。接下来的时间,两人又就接下来的计划进行了具体的协商,甚至郭图都做好了,一旦陈琳一击不成,他就补上一剑的准备,这样做虽然很是危险,但确己经没有什么其它的选择了。

    同一时间,鲁肃那里正拿着从天眼成员调集来的新资料。从中他果然就看还到了另一项他之前并不知道的调查报告。

    “经查,城内原袁术手下的将军张炯己经训练了三百死士,他们己于近两天的时间内以各种身份进入到了皇宫前往礼部衙门的必返之路上。”

    就是这一则报告,让鲁肃惊得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许攸果然并不只有郭图这一步棋,竟然还准备了这般的后手,可以想见,如果没有什么准备的话,就算是粉碎了在礼部中郭图的计划,那在回宫的路上大皇子也免不了陷入另一场危机之中,而获得胜利的大皇子很可能就会在没有防备的大意之下中招也说不定呢。

    “这个许攸还真是打得如意算盘,好,即如此,就与你好好的玩上一玩,倒要看看你哭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吧。”鲁肃似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在心中暗暗的说着。

    张烔正是许攸所准备的第二步暗棋,甚至为了保证计划可以得到顺利的施实,这件事情他连郭图都没有说,为的就是可以做到万无一失。

    只是奈何,陈琳的举报,让鲁肃有了更多时间的准备,外加天眼的介处,张烔的事情也就曝光了出来。

    张烔与许攸曾同在冀州为关,且私底下交情还是不错的。这一次,潜入到了晋阳城之后,许攸第一个找的人并非是郭图而是张烔,在许以了无数的好处之后,这就有了这些暗中的准备。

    这并非是许攸不相信郭图,而是行事谨慎所致而己。

    时间推移,很快到了第二天中午,大皇子张天从皇宫直向着城内的礼部衙门而来。

    礼部的成立,本就是张超的意思。在总结了后人无数的经验之后,张超成立了吏部、户部、礼部、兵部、刑部、工部这些所谓的六部,为的就是更好的助自己管理着国家。

    顾名思议,礼部就是交人礼节的,同时也管理全国学院事务及藩属和外国之往来事。就等于是包括了外交的一些事谊都交由此部来管理了。

    为了形成有效的秩序,张超还要求礼部教人掌嘉礼、学祠祭,掌吉礼、凶礼事务;掌宾礼及接待外宾事务;掌筵飨廪饩牲牢事务。

    总而言之,但凡是有身份的人,都要学会知书达理。

    这一次郭图正是以礼部一个主管的身份请张天前来的学习礼仪的。以前郭嘉在时就代管着礼部,现在因为局势紧张他去了司隶,如此郭图反倒是可以代俎越庖。

    郭图的申请也终于得到了答复,大皇子张天也的确是答应了他的要求,从皇宫之中赶来,且身边只带了五百护卫而己。

    五百护卫其中有三十名为铁卫,其它的尽皆为锦衣卫。

    这样的阵容平时保护张天的安全是足够了,但在有意的杀戮陷井之下,是不是还够看那就真的要两说了。

    陪着张天一同而来的是张家军曾经的指挥将军张锐。

    随着战争不断的冼礼之下,张家军中也是人才辈出,张锐就慢慢的成为了幕后之人,并成为了皇宫安全的总管。这一次张超突然消失不见,他的责任之一便是要保护好大皇子张天的安全。

    陪伴着殿下张天,带上了三十名铁卫和四百七十名锦衣卫,张锐出现在了礼部之中。

    一入礼部之后,锦衣卫们取代了礼部的一般衙役们对这里进行了安全换防。对此,郭图和陈琳以及辛评、辛毗看到时也未说些什么。毕竟现在局势不稳,张锐这样的做法也是无可厚非的。

    取代了这里的守卫力量,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后,未满十一岁的大皇子张天就由豪华的轿辇中走出,在张锐的陪伴之下进入到了礼部之中。

    礼部大殿里,郭图俨然长者般的站在正中央,在看到张天与张锐及八名铁卫走进殿中时,便不由是眉头一皱而道:“按规制,进入礼部大厅不得自带兵器,这是亵渎先人的做法。”

    郭图这般一说,张锐就不由皱了皱眉头,很是想反驳一些什么。

    “锐将军,按着郭大人的意思去办。”年纪尚小,但给人的一种沉稳感觉的张天,在这一刻确是主动出音了。

    “哼。”张锐不敢忤逆张天的意思,这便将身上的佩剑取了下来,交给了一名铁卫。

    “按规制,殿内不得喧哗,无关人等也不得在场,不然,视为对先人不敬。”郭图眼见对方取下了佩剑之后,便得寸进尺的进一步要求着。

    这一次,不等张天在说一些什么了,张锐就先对着带来的八名铁卫示意着,这些人便即抱拳恭身退了出去。

    眼看着殿中只有张锐一人还是卸剑站在张天的身边,郭图就知道,这己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倘若他现在还要求张锐也出去的话,想必人家是断然不会答应的。

    考虑着只有张锐一人在此,手中又没有什么武器,郭图感觉到计划可行了,这就一边开始宣读着一些礼制规定给张天听,一边又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一旁站着的陈琳。

    陈琳得到了郭图的眼神示意之后,便即轻轻点了一下头,在之后他脚步轻轻移动着,本来就有意的站在距离张天不足五米远之距的他,只是几个移步就来到了近前。

    而此刻,陈琳的举动也引起了张锐的注意,或是说他一直就在注意着这边的动静。早在来时就被鲁肃授意过,知道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的他,眼见得陈琳就在靠近,就此便是开口喝道:“汝做什么?”

    被张锐这一喊,大殿中顿时安静了下来。陈琳也是一幅害怕的样子,突然就一声高喝,在之后手入怀中,取出了一把匕首,这就向前刺了过去。

    “滚。”张锐早有准备,一声高喝,脚步向前一移,手臂一伸,这就伸手夺过了陈琳手中的匕首,手臂一推,一股劲风打出,面前之人向后摔去,将所谓的刺杀给扼杀掉了。

    郭图将一切都看在眼中,看着陈琳竟然失败了,心中暗骂了一声废物的同时,大步向前走去,一边走他还一边喝道:“陈琳,你在做些什么?你要干什么?”

    说着话,郭图距离陈琳是越来越近,距离大皇子也是越来越近。而直到距张天只有三米远时,也是伸手入怀,在拔出时,手中多就了一把锋利的匕首,尔后飞速的向着张天身上递了过来。

    郭图是想补上一刀了,这也是他唯一的机会。

    只是一直就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的张锐怎么可能会让他如愿,就见大脚一踢,尔后感觉到手腕一酸,郭图手中的匕首就此掉落在了地上,那叮当的一声响,传入大殿中时,显得尤其的刺耳。

    张锐接连的挡住了两次偷袭之后,这就将目光向着一旁的辛评、辛毗兄弟身上冷冷一扫。

    就是这一扫,使得辛评、辛毗两人是连连后退,摆手说着,“我们什么都不知道,都不知道呀。”

    “来人呀,将这些人都抓起来。”张锐确是没有要多问的意思,而是向外喊了一声,接着原本撤出的八名铁卫就此重新冲进,将郭图四人给按了一个结实。

    从头到尾,张天都站在那里一动未动。

    事实上,张天并不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事情,鲁肃也未提前的告知,他就是生怕大皇子年纪太小,什么事情都与他说了,会免不了的露出什么马脚来。

    只是鲁肃不说,不代表张天就感觉不到。现在父皇没有音讯,没有任何的消息,整个天朝都处于风雨飘摇之中,而在此刻,做为张超的长子,张天有着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做的。可偏偏此时,鲁肃大人确是告诉他要去礼部学习什么礼仪,这就使得他心中开始生疑了。

    张天并不认为学习礼仪有什么错,做为皇家之人,知书达理是必须之物。只是现在这般乱境下,还抽出时间来学习这个东西,就有些让人费解了。

    事实也证明,这里的确有文章,眼看着张锐似是早有准备的就将两名刺客一一拿下,张天算是弄明白了,这里有一个针对刺杀自己的局,而如果所猜不错的话,这件事情张锐将军之前就应该知道了才是,不然何以这般的从容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