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六百一十章 特种兵显威
    铁卫上前控制了郭图四人之后,张锐这就反身跪倒在了张天的面前道:“殿下,请恕臣之罪。”

    “好了,本宫知道了,你有你的职责,请起来吧。”张天不等张锐在去解释什么,便己经开口而道。

    听着大皇子并没有怪罪自己之意,张锐不由松了一口气,虽然这一次他是一心为公,但如果张天就是要怪自己,他也毫无办法可言。

    看着大皇子无事,张锐就继续的说道:“殿下,接下来还请您跟随铁卫由侧门离开,由我等带着这四名罪犯回到宫中即是。”

    张锐并没有说一路回去之上还有危险的事情,他这也是不想让大皇子涉险。

    只是张天确是极为聪明之人,眼前的危机即己解决,为何还要从侧门离开呢,本能之下感觉到还有事情,这就开口问道:“锐将军,是否回去途中也并不安全?”

    “这个...”张锐没有想到张天年纪不大,但思维确是如此的慎密,一时间不知道要做何回答好了。

    “说,到底是不是。”张天这一刻确是露出了一丝皇子威压的问着。

    “是。”张锐不敢不回答了。

    “好呀,看来,今天对本宫的性命,有些人是定要取之了,即是如此,我若是不出现的话,怕是他们也未必就会动手,来呀,锐将军,保护本宫回去。”张天听到了答案之后,一幅事态都了然于胸的样子说着。

    张天要跟着一起回去,这就等于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这样的后果他不可能不清楚。只是他还要这样去做,就不得不让一旁的张锐佩服了。他知道,这是大皇子担心那些贼人见不到他会不露面,这是有担当的表现。

    “好,请殿下放心,我们也有着周密的布署,定然不会出事的。”张锐用着很坚定的声音说着,当然,他还有一句心里话没有讲出来,那就是他会誓死的保证大皇子的安全。

    抓了郭图五人之后,张锐就带着五百护卫出了礼部衙门,向着皇宫而返。

    依然还是来时的那条道,很是有一股,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意思。

    北五道街,这里便是由皇宫通向礼部的必经之路。

    随着晋阳城成为了天朝的皇宫所在之地,城内也在张超的授意之下进行了规划,甚至许多街道也拥有了新的名字,像是这北五道街便是张超亲自起的名字,寓指城北的第五条最为繁荣的街道。

    晋阳城在张超的经营下,早己经成为了天朝第一城,也成为了原汉室之下的第一大城。城内有着全国第一的人口,一直没有战乱的出现,使得百姓们也一直生长在太平盛世之中,相比于其它一些城市,显然他们是幸运的。

    当然,幸运之下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比如说晋阳城做为全国最为安全的城市之一,这里的地价就远非是普通百姓可以承担的起。在这一点上,张超倒是生动的运用了地产业,借着机会将整个城中的地皮都不知道提升到了多少倍。使得城中除了一些原居民之外,便只有富人有有权之人才能住得起。

    只是尽管房价飙升,可这依然阻止不了房屋不够的事实,毕竟乱世中一个看似绝对的安全之所,对于很多人而言,便是花钱也买不到的。因此,天朝政府也从中赚取了大量的金钱,而这些钱很快就变成了粮草被运用到了战场之上,这也成为了天朝对外开战的最有效的支柱之一。

    张超从中得了好处之后,为了长久持续的可以获取好处,很多房屋的所用权他并没有进行买卖,而是只以出租的方式对外经营着,且租金向来不低,这也使得天朝可以持续性的有钱可收,有帐可入。

    而就是所有人都认为最为安全的晋阳城内,今天势必要迎来一阵的腥风血雨,因为就在这北五道街旁,张烔带着三百名死士化装成为了各种身份的人集结于此,他们今天的目标正是张超的合法继承人,天朝的大皇子张天。

    中午头的时候,张烔就看到了张天带着五百护卫从此路过,之后,他就在很短的时间内,将三百死士尽皆调到了这里,开始做着补枪的准备。

    事实也证明,这个后手留得是对的,因为己经有人从礼部门口赶了过来,传播了郭图行刺失败的消息。

    “一群废物,都说书生无用,这一次我是看出来了。”张烔接到了线报之后,脸上带着怒色。心底里他并不希望一定要让自己动手的,他的所为不过就是做给许攸看的,就是一种另类的表态而己。

    天知道,一旦动手的话,自己和这三百死士还有几个能活呢?只是即然郭图失败了,他是不上也不行了。

    “通知下去,让兄弟们做好准备。看我眼色行事,动手要迅速,而一旦得手,马上撤退。”张烔向着身边的一位副将传达了最新的命令之后,这就将头上的斗笠拉低,座在路上的一个木凳之上不在言语了。事实上,在他的面前还有几捆青菜在那里摆着,显然他是以一个卖菜者的身份出现在这里。

    副将去传达消息了,没用多久,整个街道之上便有了一丝小小的蠕动情绪,只是因为北五道街太过繁华了一些,整个街道上至少有两千人不止,而这些路人的存在,反倒使得三百人的动作被掩盖了下来。

    张超曾有过明定,那就是出行的时候,除非特殊的情况下,要不然不允许扰乱百姓的正常生活。正是有着这样的规定,使得大皇子出行的时候,虽然护卫不少,但确从来不净街,这便等于是给了张烔这样的人以机会。

    在张烔有些焦急的等待之中,远处终于传来了锣鼓声响,在看远处,有些路上的百姓己经开始退避路边,更有的直接就跪倒在地了。

    这是张天车出马行所带来的影响,在百姓们看到车辇上打的是皇家旗号的时候,他们便自然的跪倒在地。封建思想下的百姓,一向以君主为圣,见面就跪倒似乎己经成为了一种本能。

    随着张天车马的不断行进,路边之人跪倒的百姓也是越来越多。夹在人群之中的张烔,为了不暴露身份,此刻也是不得不和其它人一样跪倒在地,有所不同的只是带着斗笠的头颅略微的扬起,以便于他观察着周边的一切举动。

    张烔的观察之下发现,依然还是五百护卫,并没有增多,更让他欣喜的是,他还在看到了车辇窗户旁张天露出的那纯真的面孔。

    张天出行,为了与百姓拉近彼此间的距离,竟然有意的打开了车窗,与百姓们招手示意。他以前可不止一次的看过父皇张超这样做过,现在不过就是有样学样而己。

    当然,这样做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他要释放一种信号,告诉那些可能会对他不利的敌人,我就在这里,你们要来对付我就快一点出手吧。

    这就是张天能成眼下大局所做的事情,自置于危险之中,成为诱饵,吸引敌人的注意力。

    对这一点,一旁骑在马上的张锐大为赞赏同时,也是身体紧绷着,随时处理可能会出现的任何危局。

    “张天在轿中,护卫没有增加,甚至都没有什么防范,准备动手。”张烔观察了一切,发现似乎局势很有利于自己,此刻他的双眼开始放光,右手也无形中慢慢抬起,尔后突然下落,做出了一个斩首的动作来。

    张烔释放了攻击的信号,原本看起来有序的街道之上,突然就传来了数道破空之中,接着十几枚箭矢就由不同的方向直向着张天的车辇之处射去。

    破空声一响,早有准备的张锐就飞身跃起,从马上跳到了车辇之上,而后手中的三尺长剑不断的挥舞着,将远射而来的弓箭尽数挡下,同时他也大声的喊着,“保护殿下。”

    事实上,不用张锐去呼喊,铁卫和锦衣卫己经冲了出来,摆成了数道人墙将车辇围了一个结实,只要有他们在,是绝对不容许任何人威胁到殿下的安全。便是张天本人为了减少麻烦,也放下了窗帘,退到了车中安座。

    一波的弓箭射出,引来的就是整个街道上的混乱。毕竟百姓们习惯了太平盛世,眼前突然出现的一幕让他们大惊失色,奔跑声,喊叫声开始不绝于耳。

    配合着这样的声音,还有的就是人头被割下的惨烈声响,以及一些弓弩的微小破空之声。

    也就在张烔下令动手的同时,同样在北五道街上,一些看似是百姓打扮的男子突然间就动了起来,他们或是拿出身上的刀剑,或是拿出手臂上的微小箭弩动手,只是他们的目标确并非是车辇中的大皇子,反倒是张烔和他手下的三百死士。

    “杀,一个不留。”人群中,一个路人打扮的年轻男子突然间就扯下了身上的灰衣,露出了里面带着黑甲的军服。此人姓黄名叙,正是张家特种兵的首位统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