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六百二十四章 吕布战乐进
    乐进,字文谦,阳平卫国人,三国时曹魏名将。最早投到曹操帐下,胆勇过人,随军多年,南征北讨,战功无数。后世将其与张辽、张合、于禁、徐晃并称为曹魏“五子良将”。

    这绝对上算是一个能人了,他也曾是曹操所依仗的武将之一。像是这样的人,若是率领着同样的兵马,便是遇到天朝大军在战场上也不惶多让的。

    只是可惜,这一次他只有三万士兵可用,面对的还是相当厉害的先锋军团骑兵。

    人数,装备上都不及对方,给了乐进一种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感觉。就像是现在,他不过就是刚刚杀了三名先锋军团的骑兵而己,接下来他身边的敌人不少反增,只是一会的工夫,便是足有一个班,十名骑兵将他围了上来。

    先锋军团的骑兵,丝毫没有因为乐进的武勇而露出什么恐慌的样子来。战场上本就是如此,你不杀人,别人就会杀你,而保命的最好方法就是你先将敌人杀了。

    更不要说,军功上早有明令,杀不同的人,得到的奖赏也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同样是杀了三个人,可如果杀了三名普通的士兵,和杀了三名敌军的军官,那赏赐也是有着天差地别的。

    乐进一身精制的战甲在身,似乎本就预示着他的不同之处,在加上拥有着如此好的身手,这一个班的先锋军团骑兵己经看出眼前的肥羊,他们决心要将其拿下,如此的话,绝对就是大功一件。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当面对的诱惑足够大时,什么所谓的胆怯早就被抛到了一边。

    乐进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被十名普通的骑兵给围上,而且任他左突右冲之下,也仅仅只是杀了两人而己,其它的八人依然还在围着他,纠缠着他。

    兵是将的胆,将是兵的威,这句话的道理乐进心中极为的清楚,他原本是想找到那吕布单挑的,如果可以措败对方,最好是杀了对方,相信对于先锋军团的士气绝对是沉重的打击,那时便是以三万对二十万也非是一丁点胜利的希望都没有。

    可未曾想,他连吕布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就被一群扑通的天朝骑兵给围上了,而且任由如何努力,也是难以突破。

    不得以之下,乐进的目光就向一旁看去,他希望自己的骑兵可以支援自己,让他还有机会去找吕布一拼。只是这目光左右一看,不由就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本他记得身后还有不少骑兵相随的,可是现在,入眼之及,竟然在难看到土灰军装的骑兵,有的只是黑衣骑兵的先锋军团勇士们。

    难道说这么一会自己所带来的骑兵都被歼灭了吗?那为何一个人影都看不到了呢?

    乐进注意力转移,这使得他手中的大环刀攻势也露出了一丝的破碇,借着这个机会,几名原本围着他的先锋军团骑兵是一涌而上,数把长枪或是大刀直扑而来。

    危险降临,乐进连忙收回心神,想要一心对敌。只是刚才那个破绽露得太过结实了一些,尽管回防很快,但左腿之上还是被一把长枪刺到,流出了鲜红的血液。

    乐进回刀而防,杀了一名围攻自己的骑兵,但这于大局根本无碍,余下的七名天朝骑兵借着他的伤势,于左右南北不断的发起着攻击,使得他连包括伤口的机会都没有,只能任由那血液顺着大腿不断的向下流淌。

    连乐进都被包围,都受了伤,其它的魏军骑兵更是很难有什么反抗之力。

    人数远远不如,当魏军骑兵一出手,往往面对的就是两到三名先锋军团骑兵,如何能敌?

    装备远远不如,同样是骑兵,可是双方的战马不是一个等级,装备不是一个等级,同样是你给我一刀,我给你一枪,可是你能杀我,我确最多能伤你,这样的战争如何会不吃亏?

    种种不如之下,两万的魏军骑兵很快就被随后赶来的先锋军团主力所淹没,甚至很多骑兵只是一到两次出招的机会就被杀下马来,没了性命。

    正面战场被破,左右两翼被围,不过就是半个多时辰的时间而己,三万魏军就拼得剩下了一万不到,仅仅是这些人,也只是在死亡的边缘多挣扎那么一会而己。

    吕布带着骑兵一顿的横冲直撞,但凡是他遇到的敌人,除了几个好运的是受伤被俘外,多数都被他一戟给杀掉了。

    “无趣的紧。”一直杀到了步兵的后方,眼前在没有什么敌人了,吕布竟然在赤兔马就摇了摇头,这一仗虽然痛快是痛快了,但没有碰到一个对手,让他竟然有些失望之意。

    “军团长,魏国的将军己经被包围了,就在左翼。”一名亲兵似乎看出了吕布的不爽,打马上前汇报着。

    “哦,去看看。”听到有敌军主将,吕布马上就来了精神,这就急急的勒马而回。

    这一刻的乐进的确是被包围着,而且此时,他的左腿与右臂皆有鲜血流出。

    要说只是左腿受伤,倒还并没有什么大碍,可是在气力不及,速度放缓下右臂也受了伤,这倒使得他无法发挥原来的实力了,在以一敌众,明显是力不从心。

    好在乐进的勇武也赢得了先锋军团骑兵们的尊重。

    在眼看着他带伤还又杀了几名骑兵,那一个班十人的骑兵也只剩下了三人时,其它围在这里的先锋军团勇士们眼中都露出了敬重的神情。

    强者是永远受人尊重的,就算是在战场上也不例外,甚至很多人因为战争结缘,生出惺惺相惜之情的例子也并不少见。

    这一会的乐进显然就获得了先锋军团骑兵们的尊重,眼看着这个人身上正在流血,明知活不久矣了,这些骑兵们也只是围着他并没有在动手。

    没有人向自己动手,乐进借着这个机会,将身上的披风撕开,尔后连忙向着右臂和左腿之上缠去,他要控制流血的速度,然后争取在杀几名敌人。

    乐进自知这一次怕是活不成了,他唯一的希望也就是多杀几个人,以报曹操的知遇之恩。

    “让开,吕军团长来了。”

    原本围着乐进的包围外,响起了喊声,接着士兵们就有序的让开了一条道路,使得身着红色披风的吕布赶了过来。

    “你是何人?”骑着赤兔马一到面前,吕布就看到了手拿着大环刀,一脸警戒之态的乐进。

    “吾乃乐进,你莫非是吕布将军?”乐进看到了来人,在看到他身后的那红色披风,又看到了那巨大的方天画戟之后,他便似有所悟的问了一句。

    “哦,原来你就是乐进呀,呵呵,不错,我就是吕布。”

    见到被围的竟然是乐进,吕布不由即呵呵笑了起来,他己经从军师庞统的口中知道,对这个人,皇上张超可是很欣赏的,而如果能活捉此人,定然是大功一件了。

    乐进自然是不知道这些心思的,他一听到来人果然是吕布,眼中便露出了强烈的战意,他甚至还在做着侥幸心理,想着如果可以在这里斩杀了此人,那想必敌军必乱,如此魏王的安全就应该有了保障吧。

    注意到了乐进眼中流露而出的战意,在看到他右臂与左腿上那缠绕的碎布,吕布轻轻的了摇了摇头,说了一句很伤感情的话,“你不是我的对手。”

    “你!”听到吕布竟然敢如此的小视自己,乐进当即是双眼一瞪,这就要挥着大环刀上前领教,可是接下来一句话确是让他身体停顿了那么一丝。

    “你虽然不是我的对手,但是皇上对你很是看重,怎么样,投降吧,跟着曹阿瞒是没有什么前途的。”吕布看向着乐进,实话实话着。事实上,在他看来,天下就是张超的,任何与皇上为敌的人,不过都是自取灭亡而己。

    吕布认为是实话实说,但这些听在乐进的耳中,确是认为极大的耻辱,他摇了摇头,用着很是坚定的口气说道:“你可以杀了我,但确不能侮辱我,更不能说我们王上的不是,看刀!”

    乐进竟然在这个时候还想护往曹操的名声,说着话就出刀了。

    面对这一幕,吕布确又摇了摇头道:“我说的是实话,在者投降皇上并不是耻辱,不过你一定要动的话,我就成全你好了。”吕布说着话,也不在客气,手中的方天画戟就此向前劈砍而去。

    吕布是后发制人,可是他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一些,在半空之中就正挡住了迎面而来的大环刀,尔后一声轻脆的击响声响起,接着就见乐进的身子一震,手中的大环刀差一点就脱手而出。

    乐进也是有些实力的,只是相比于吕布而言,还是差了不少。更不要说他原本右臂还有伤,刚才又流了那么多的血,此时的他完全就不在状态,怎么又可能会是吕布这第一勇将的对手呢?

    仅仅是一招之后,乐进就清楚的知道了双方间的差距,只是此刻他是绝对不能认输的,己抱着必死之心的他,是明知不敌,依然出刀,大环刀在手中一转,又一个侧劈向着吕布的身上砍了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