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六百四十九章 曹丕自刎
    曹丕的决定下得很快,他身后还余下的十多名亲兵也准备好了弓箭,随时准备放出去,可以想见,如果是这样做了,怕是马玩还有两名六军团士兵定然就是活不成了。

    只是曹丕的放箭两字刚出,就有无数道箭矢向着他们这里射了过来,其速度比他们还要快上一些。

    “不好。”曹真听到弓箭的响声之后,脸色即是一沉,这便连忙后退到了曹丕公子的身边,并且不断挥着手中的佩剑,连劈下了数支箭矢,但不幸的是因为弓箭太多,还是有一支射到他的右手臂之上。

    弓箭落下之后,一阵的大笑之声随之传来,“哈哈哈,很好,曹丕小儿果然就在这里,看来这大功注定就是我典韦的呀。”

    “典韦?”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这一阵大笑传来,不管是曹丕还是曹真的脸上都现出了一丝紧张与凝重的神色。

    典韦之名,他们可并非是第一次听说了。此人最早曾是张超的侍卫长,正是因为此人的存在,数次针对张超的刺杀都失败了。后来因为六军团长徐荣的战死,他由侍卫长调任了军团长的职务,就去了西凉,一路上是所向睥睨,显有对手。此人也可谓是天朝中排名前五的猛将,而现在他出现在这里,那下场似乎是可想而知了。

    典韦在笑声之后出现了,他是听到了马玩的喊声跑了过来,好在来得还算是及时,不然自己的副军团长怕是性命不保了。

    “军团长。”马玩看到典韦出现之后,不由一脸的愧色,原本他是想要独立大功的,可不曾想对手如此的难缠,想到自己带来的士兵仅存两人,他变不好意思起来。

    好在典韦此人心胸广阔,倒并没有责备他,反而是关心的问了一句,“怎么样?伤没事吧?”

    “回军团长,没事。”马球当即挺起胸膛说着。

    “没事就好,这样,你为我掠阵,看我去擒了这个曹丕小儿。”典韦点了一下头,有关马玩的心思他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有大功在眼前,做为将军的谁能控制住自己呢?

    吩咐了马玩之后的典韦同时也向身后带来的上百士兵挥了挥手道:“你们也不要乱动,看我一人擒了这些贼子。”

    典韦这样说,并非是自傲,而是分析了现场之后做出的决定。

    曹丕与曹真现在身边还有亲兵不过十人不到而己,刚才一轮弓箭下来,对手是死得死伤得伤,这样的残兵自然不会放在他典韦这员虎将的眼中。

    原本以为就这样死去的曹丕一听典韦要以一对众,当即就来了精神,这即对着一旁的曹真道:“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刚刚简单包扎了手臂的曹真听此之后自然是点了一下头道:“二公子放心,真也去。”

    曹真自然知道这就是最后的机会了,死是一定的,可若是能在死之前伤了典韦,甚至杀了他也算是黄泉路上不孤单了。这般想着,他是一声高喝就带着身边的所有亲兵向前冲了过去。

    眼见敌人主动来袭,典韦先是高叫了一声来得好,之后手中的双戟这就挥舞起来,竟然不退反击,迎着那些想要杀了自己的人主动冲了过去。

    典韦之威,在整个天朝之中都是数得上的,甚至只论单挑的话,或许只有吕布一人可以稳稳胜他,便是赵云相遇想要分出胜负也不知道需要多少回合开外了。

    这样一员猛将,只是让他以一对十几而己,自然是不在话下的,更不要说对方中大多数都是带伤之人,这就更没有什么问题了。

    典韦冲了过去,也很好的诠释了那句什么叫做虎入羊群。就见他手中的长戟左右挥舞着,尔后一名又一名的曹丕亲兵就被砸倒在地,甚至很多人因为躲闪不及,被大戟砸到了脑袋上,当即就被开了花,鲜血流得哪里都是。

    就如一个杀神一般,典韦一路冲去,没有对手,甚至无人可是他一招之敌,但凡大昔挥舞之处,便是很快就有一名魏军被拍倒在地,没有了气息。

    仅仅是不到一柱香的时间而己,战场之上除了典韦外,就只剩下曹真一人站立着,而此刻他的胸膛中间上正有一道血口出现,殷红的鲜血正由那伤口之处向外急流着。

    就是刚刚,曹真与典韦连对了六个回合,之后就猛然急退,在看身前己被大戟扯出了一道血口。

    曹真己经是尽可能的高估典韦的厉害了,可还是没有想到,当两人真正对上的时候,他竟然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原来他还是有些低估了对手的实力。

    原本右臂就受了伤,现在身前又被开出了一道口子,曹真就知道,这一次是必败无疑了。

    “你不错,如果是全盛时期或许可以与我拼斗二十个回合,凭此你当我一个副军团长倒也算是勉强的够格了。”典韦看向着一身鲜血的曹真,略带感叹的说着。

    “哼!谁稀罕。”曹真确是一声冷笑的说着。

    “等等,我还没有说完呢。虽然论及身手,你勉强可以入围,但就凭着你姓曹这一点,你今天也是必死无疑。”典韦打断了曹真的话,接着说出了一句让对方要吐血的话来。

    怎么姓曹就必须要死,这个典韦的口气实在太大了一些吧。此刻的曹真很想反驳对方,他还想着,姓曹之人还有很多厉害的,比如说曹彰,他的实力就比自己要强很多的,可是不等他将这些想法说出来,眼中就出现了一支大戟,尔后他就是感觉到眼前一黑,接着就是什么也不知道的栽倒在了地上。

    典韦话落就动手了,对于姓曹之人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关系可拉,因为就是这些人的主子,曾不止一次的想要杀害皇上张超,就凭这一点,他今天也不会留手的。

    曹真就这样被典韦一戟给拍死了,这一幕看得在五米开外的曹丕不由浑身就是一颤。

    原本以为,自己拼死反击之下或许还有一条活路可寻,但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太天真了一些,仅仅只是典韦一人就杀了这么多人,那他还怎么可能会逃得出去?

    一戟拍死了曹真之后,典韦就将目光落在了那角落中的曹丕身上,此时他也不能确认此人是谁,不过直觉告诉他,这个人的身份应该并不简单才是。“你是何人?”

    见典韦竟然问自己是何人,这一刻的曹丕竟然在心底生出了一丝侥幸活下去的想法,但这样的想法也不过是转眼即逝,就算是现在能瞒过去,可是接下来呢?贾诩等人也在城中,一旦见了他们是断然无隐瞒的可能了。

    “罢了。”似是自言自语一般的,曹丕摇了一下头,之后在看向着典韦说道:“大丈夫行不更名,座不改姓,我就是曹丕。”

    “你是曹丕?”听到这里,典韦当即就是一脸喜色的哈哈大笑起来。

    有关曹丕此人,是这段时间典韦听到的最多名字之人,他更是知道,这是皇上张超点名要的人,甚至还曾严令,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现在三个军团几十万大军在掖县之地忙呼着,所以的也正是寻找此人而己,可不想,现在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典韦突然感觉到,这些天的努力都没有白费。

    对于一脸喜色的典韦,曹丕用大脚指头想,也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了。其实此刻一直有一个问题在迷惑着他,那就是为何这些人一定要置自己于死地呢?

    要说本事,曹丕自认有是的,论及野心和手段他也并不认为比谁会差,可这些都是他底里的东西,平时一直被隐藏的很好,便是他的父亲曹操对一些事情也只是猜测而己,更不论及别人了。

    按说,自己做事也算是低调了,不应该引起别人的注意,可现在天朝确是费尽了心思要对付自己,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曹丕很不解,如果有可能,他还想当面问一问张超,这是何意,但此刻他没有机会了,这个疑问他将会带到棺材里了。

    “司马仲达,你误了我对你的信任呀!”手中一动,一把锋利的短剑横在身前,这一刻的曹丕有了自刎之意,但在死前,他还是忍不住一声长叹着。

    如果他听了司马懿的话,可能就不会有此大败了;或是说司马懿走时带上他,同样不会有现在的悲惨下场。只是世间没有后悔药可言,现在是说什么都晚了。

    带着对司马懿的一腔怒火,曹丕手一动,短剑带出了一股鲜血,接着他就扑倒在地,原本历史中的一代帝王曹丕,就这般的自刎在了典韦的面前,其速之快,让这员大将都没有上前抢救的机会。

    曹丕自刎而亡,而他死前还念念不忘的谋臣司马懿,此刻也正在江上经历上危机。

    原本提前了水路军团一步离开了黄县,司马懿以为自己就是逃出生天了,他也开始筹划回到了魏国要怎么向魏王曹操解释的问题。而让他想不到的是,没用多久,江上的他就被人堵了一个正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