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十章 《满江红》问世
    自和鲁智深、林冲结识之后,俊辰每日里在教授完李师师,便跑去相国寺菜园找鲁智深喝酒、比武,时不时地两人也会结伴前往林冲府上,日子过的到也逍遥自在。

    这一日,俊辰在栖凤楼教授李师师,所授琴曲赫然是《十面埋伏》。金鼓交加的战场,有怨难明的楚歌,凄壮慷慨的悲歌,乌江自刎的余音,让两世痴迷项羽的俊辰心神激荡,久久不能自拔。

    离开栖凤楼,俊辰本想去菜园和鲁智深喝酒论武,没曾想鲁智深被相国寺监寺找去;又去林冲府上,又被告知禁军操演,林冲尚未归府。两番寻友未果的俊辰,心下稍稍有些郁闷。于是乎,便欲去郊外一行。

    原本想着来到郊外,会让自己有些郁闷的心情有所好转。但没想到的是,到了郊外以后,让他的心情更加郁闷了。有宋一朝,它的经济发展和繁荣程度是远远超过中国任一朝代的,但是在这繁荣的背后,隐藏着令人膛目结舌的真相和数之不尽的灾民。

    俊辰抬眼望去,数之不尽的灾民乌压压的一片,有如一条蜿蜒的长龙,看不到尽头。那些灾民本想到的帝都,他们的生活就能有所好转。可是,京师重地,天家脸面,有岂容这些灾民去抹黑!进不得帝都,那些灾民只能在郊外聚集。饥饿、疾病是这些灾民最大的天敌,在这两大天敌之下,灾民的生命是那么的脆弱。一批批的灾民死去,一批批的灾民补进来,死去的灾民被同是灾民的人扒的精光,然后随意扔在一个禁军指定的大坑里,真的做到了“赤条条来,赤条条去”。

    俊辰在后世的时候也是军人,也曾经参加过抗洪抢险。可就算因洪水泛滥而受灾的群众,他们的眼中至少还有一种叫做希望的东西,他们相信他们的政府,他们的国家是不会不管他们的。可是,在眼前这些灾民的眼里,弥漫着的只有绝望,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气,就连他们自己也只是下意识的来到这里,而不是相信这个帝国会管他们的死活。

    满路的灾民让俊辰在也无心往郊外行走,他此刻唯一想做的就是找一个酒楼,用酒水来麻痹自己,让自己一醉方休。

    樊楼,汴京第一酒楼,究竟是何人所建,已经无从得知了。俊辰下意识跟着自己的记忆,来到了自己最熟悉的酒楼,最熟悉的位置坐下。樊楼的店小二都是懂得察言观色的主,看到俊辰这幅模样,就知道他是一个想喝酒的男人。很快,一小坛的旨酒和几个下酒小菜就被端了上来。

    借酒浇愁愁更愁,喝闷酒是最容易醉的。不多时,俊辰已经满脸通红。醉醺醺中,俊辰想起了若干年后的“靖康之耻”,想起了北方即将南下那彪悍的铁蹄,想起了那始终沦陷的燕云十六州,汉家心中永远的痛。这一刻,俊辰好像看见了北方的野蛮人铁蹄南下,烧杀抢掠,占据汉家天下,屠杀汉家文明;看到无数的灾民蜂拥而起,落草为寇,冲击官署,自立为王;自诩忠义的忠臣,投靠异族,甘作屠戮同胞的先锋;道貌岸然的良牧,为了高官厚禄,异然成为异族统治天下的臂助。

    俊辰醉眼朦胧,但是脑海中浮现的景象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真实。俊辰恨啊,恨朝廷,整日里只知朝堂争执,不务正事,不修武备;恨朝廷,只让文官知事,不许武将临朝,空有良将千员,无一得用,老死田园;恨朝廷,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对汉家持刀挥戈,对外夷卑躬屈膝。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澶渊耻,犹未雪,三川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阙。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蛮夷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不经意间,俊辰将未来岳飞的《满江红》提前诞生在了世间,虽然此刻他醉意拳拳,但是还是不忘记将词中未发生之事剔除了。

    此刻时值正午,樊楼座无虚席,生意正隆,其间达官显贵不在少数。不经意间,俊辰的高声诵词,吸引在座大多数人的注意力。一首词诵罢,将在场的人都震的不轻。要知道,宋不同于隋唐,隋唐时期,对外夷采取的是打击的方针,故隋唐时期的军事力量冠绝封建王朝;而宋朝文采风流,采取的是“以文驭武”的方针,于武备上极度松懈,对外夷则是以和为上,故此一众御史、言官对敢于言武者,无不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果不其然,三楼上有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很快想起,“放肆,本朝立朝,历来讲究以德服人,今日胆敢有人放言要喝血食肉,此为岂是人之所为,还不与我将此獠拿下,交与大理寺勘问。”

    “知常兄所言甚是,来人啊,速速将此人拿下。”

    “想我大宋得享太平数十载,全仗吾皇“仁心天佑”,对四邻息干止戈,如今居然还有人胆敢想妄起刀兵,简直是十恶不赦,其心可诛啊……”

    “是……”

    周围一遭人等,尽皆言是,大声恭维徐知常。顿时那徐知常大感受用,捻须微笑,甚感自得。

    二楼的食客看见一群如狼似虎的随从直冲俊辰而去,均大摇其头,暗中叹气,未曾想有人站出来为俊辰仗义执言。眼见那些随众就要将刀架到俊辰脖子上时,顶楼上一个声音飘飘而落,“徐大夫,民间之事自有民间论,些许酒后醉语,做不得真,还是饶了他这遭吧。”

    正洋洋自得间的徐知常,忽然听到此语,勃然大怒,正欲出口斥责,忽然眼角余光瞥见楼梯转角处,一个年轻公子正翩翩下楼,顿时气焰全无,拱手称“是”。

    那年轻公子缓步下楼,一步一趋之间极显派头,看的徐大夫等人点头不已。忽见他径直朝俊辰走去,徐知常等人大感诧异,但碍于身份相差太大,不敢擅自打听,与在座之人嘀咕几句之后,一行人面带怪异下楼去了。

    那年轻公子径直走到俊辰对面坐下,轻轻摇动手中折扇,面带微笑而不语目不转睛地看着俊辰。俊辰苦笑一声,叫道:“焕公子”。

    原来此人正是当日李师师遴选琴师时,出言替俊辰解围的焕公子。焕公子酷爱音律,自俊辰担任琴师后,也多次到栖凤楼与俊辰品琴论律,彼此间也是称得上熟悉。

    “李兄,你可知道你今日可是甚是危险!先前那人你可知是谁?”

    “哦?是吗?我怎么……怎么…不知道?”俊辰不欲叫破眼前这人的身份,毕竟宋朝这个时期,能让自己喜欢的文人也不多。是以,佯装酒醉,以阻塞对方之口。

    果不其然,焕公子见俊辰装醉,当下哭笑不得,只得吩咐店小二将俊辰送回,起身离去。

    “我没醉…我没醉,我还要喝……”俊辰在店小二的搀扶下,犹自在口中喃喃自语。

    “唉,真是个好命的小子,碰到贵人了,要不然啊,这断头台上的一刀你是逃不了的,还想着要喝啊,喝断头酒吧,为何我兄长当年就没遇到这样的贵人呢……”那店小二一边架着俊辰,一边在口中喋喋不休。

    这两个看着极不协调的两人,在路上走着。猛然间,从一旁的小路中冲出一人,看到俊辰,便大声嚷嚷,“不好了,李公子,林……”话刚出口,就见俊辰两眼一睁,在无一丝一毫的醉意,伸手一推店小二,劈手抓住来人的胸衣。

    “你说什么!”俊辰两眼圆睁,脸上哪里还有一丝的醉意。

    “你这人怎么回事啊,好好的推我做甚,亏我还把你一路扶到此处…”措不及防的店小二被俊辰一把推倒在地,口中犹自嚷嚷。

    俊辰见状,伸手将那小二扶起,轻轻拂去其身上尘土,又向其躬身致歉,然后拉着先前那人快步离去。

    那小二被俊辰的行为搞的一愣一愣的,呆立当场,半晌无语。

    俊辰拉着那人,跑到一条小巷中,左右一顾,觉得四下无人注意,对着那人说道:“张三,你适才说什么!出了什么事了!那李四呢?”

    原来来人正是那“过街老鼠”张三,“李公子,大事不好了!林教头一早带着一把宝刀进了殿帅府,说是太尉新得皇上赏赐宝刀一把,欲和林教头珍藏的宝刀比试一下。不料午后有消息传出,林教头私藏利刃,闯入白虎节堂行刺高太尉,被众侍卫当场拿下,现已被打入大牢了,就等着大理寺裁决了。我和李四得到消息,就分头来寻你和师傅,看如何搭救林教头!”

    “宿命吗!”俊辰心下一声哀叹,“该来的还是来了,白虎节堂,白虎临凡,难道是林冲命中真的难以跨越白虎那条槛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