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十三章 刺客现身
    “呔!谁敢伤我兄弟!”一声雷鸣般的巨吼从林中传来,便见一条水磨禅杖自林中飞出,紧跟着一个膀大腰圆的胖大和尚跟着跳了出来,“洒家在此等候你们多时了!”用力一掀,董、薛吃不住,顿时棍棒脱手,摔了个屁股着地。

    鲁智深犹自不肯罢休,抡起禅杖当棍使,将董、薛二人一顿好打,直打得二人口吐鲜血,屎尿齐流。

    林冲睁眼看时,见是鲁智深,连忙叫道:“师兄,且助手,我有话说。”

    鲁智深高举禅杖,“教头有话一会再说,先待洒家结果了这两个贼厮鸟。”董、薛二人听了,不顾身负重伤,急忙爬起来磕头求饶。“大师饶命啊!实不干小人的事啊,都是那孙推官、陆虞侯叫小人们干的。小人上有老,下有小,大师杀我就等于杀我全家啊…大师饶命啊!”

    林冲也在那边开口劝着,“和他们俩个没什么关系,尽是高太尉叫孙静、陆谦那俩厮要坏我性命,他们俩个小小公人,岂敢不听!师兄若是坏了他俩的性命,岂不冤枉!”

    鲁智深听了,低头不语。就在此时,林中突然传来“啾啾啾”的声音,三根弩箭以极快的去势直指林冲的额头、咽喉、心口。鲁智深大惊,虽奋力掷出禅杖挡下两根,但终因适才的一时大意而慢了一拍,眼见最后一根直冲林冲额头而去。

    “兄弟!”

    “我林冲难道今日注定要死在此处吗!”

    就在鲁智深鞭长莫及,林冲闭目等死的时候,一个长长的布条出现在林冲的额前,“噗”的一声,替林冲挡下了这要命的一击。

    “哥哥,不是再三嘱咐你,不要和他们啰嗦,直接打杀了就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林冲的耳中想起。

    “嘿嘿,见到兄弟,这不……”鲁智深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林冲睁开眼睛,只看见一个青年直直的看着自己,眼神中流露出些许无奈,些许沧桑。

    “俊辰兄弟!”林冲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从嘴中崩出了这四个字。

    俊辰看着神情激动的林冲,自己的心里也是心潮起伏不定,。强行按耐下自己的心绪,和鲁智深彼此对视一眼,持枪凝声道:“都到这会了,还需要躲躲藏藏吗?是汉子的,着个相吧!”

    林中依旧一片寂静,董超、薛霸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没人啊,那这位小爷再说什么呢?董超壮了壮胆,“这…这除了……我们哥俩,这…没旁人了……”

    “闭上你这厮的鸟嘴!”鲁智深上去就是一脚,将他踢了一个跟头。

    “啪啪啪…”林中突然响起了拍巴掌的声音,紧接着就听见官靴踩在落叶上的西索声。“好好好,如今这大理寺、开封府的公人可是越来越废物了,难怪太尉府的大事屡屡砸在你们手上!”一条大汉边拍手边从林中走出,只见他生的膀粗腰细,耳大面方,仪表不俗,背后插着两只钢鞭。

    林冲乍一见此人,顿时如五雷轰顶,挣扎着叫道:“欧阳寿通,你这个天杀的东西,你就这么投靠高俅老贼了,你对得起你师父王升,对得起你师兄王进吗?”

    “我呸!那个鸟人算我什么师父,功夫只教自己儿子,拿些什么武艺来敷衍我等;王进那鸟厮又算什么师兄,打了太尉大人就跑,留下我们兄弟替他顶锅,如果不是推官大人求情,我们都早已脑袋搬家了!”

    “什么!”一旁的俊辰和鲁智深听了,也不禁心头火起。“原来是个卖师卖兄的杂碎,让洒家替王教头好好教训教训你。”鲁智深说罢,一震禅杖就欲上前厮杀。

    “哟哟哟,和尚你着什么急啊,就你也想和欧阳统制动手不成,反正是个死,还是让我杨腾蛟来超度你吧。”树顶上一阵窸窣,一个粗豪的从半空传来,紧接着便见一个青黑色面皮的汉子手持大斧,凌空照着鲁智深的脑袋就劈了下来。

    “来的好!”鲁智深“哈哈”一笑,持杖迎上,做“举火燎天”之势。只听“咣”的一声,斧杖相加,鲁智深被对方凌空之力劈的退了两步,而对方也不好受,被鲁智深的神力使出的“苍龙卸甲”,借力反掀,凌空翻了一个跟斗,落地后猛然退了几步,面色中带着一丝潮红。

    杨腾蛟似是有点不太相信,看了看手中的家伙,大吼一声,又扑了上来,鲁智深又怎么会怕他,和尚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大开大合的打法,暴吼一声,迎了上去。杨腾蛟的打法简单直接,就是抡起大斧,铺天盖地地照着鲁智深的砍,车轮般地斧子带着呼呼的风声,一斧接着一斧,没有一分停歇;鲁智深双臂虬筋暴起,双眼通红,使开疯魔杖法,当真势若疯魔,禅杖呼啸间,带起凶风阵阵,疯中更添三分神力,直压的杨腾蛟苦不堪言。

    欧阳寿通看了看在一旁打成一团的二人,反手从背上掣出钢鞭,擎在手中,就直直的朝林冲跑去,丝毫不将俊辰放在眼中。

    俊辰自嘲般的笑了笑,习惯性地摸了摸后脑,“看来我在江湖上还是没什么名声啊,任谁都不将我放在眼中。”一伸布条,将欧阳寿通拦了下来。

    欧阳寿通正眼看都不看,当头就是一鞭砸下,满以为这一鞭下去对方必是脑浆碰裂,横死当场,却不曾想俊辰右手一横,布条划出半道圆弧,将这一鞭接下的同时,还把欧阳寿通迫退半步。

    欧阳寿通轻“咦”一声,随即面带一丝阴笑地对俊辰道:“年轻人,这个混水不是你应该趟的,还是让开路来,稍候可与我二人一共回京,我必将你举荐于太尉面前,他日高官厚禄,荣华富贵唾手可得。何必为眼前之人枉送自己的大好前程。”

    俊辰看了一眼林冲,又看了看大战中的鲁智深,正色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想要我大哥的性命,就从我身上踩过去吧。”说着,横过手中布条,眼中露出无限的惋惜,“只是可惜,你这一次出世,饮的不是塞外蛮夷之血,而是这种无耻之人的血。”

    “小子找死!”欧阳寿通大怒,暴吼一声,搂鞭当头就打,威力较之之前,不可用日而语。

    “兄弟小心!”

    俊辰轻哼一声,随手解开布条的结扣,右手握住底端,向外一抽,众人的眼前闪过一抹银光,就见一条银枪握在了他的手中。

    枪长九尺,通体银白,枪尖隐隐似有三个小尖,吞口处梅花若隐若现,难道是……”林冲以目注视,口中喃喃自语,“傲雪梅花枪,这是昔日冠军侯的傲雪梅花枪!”突然间,林冲似是认出了此枪,高声大叫了起来。

    “傲雪梅花枪?哼,就是霍去病重生,今天也没人能救的了你们。”欧阳寿通听了,手上更是加了三分力。

    俊辰持枪迎上,“叮”的一声,枪尖正中钢鞭中节,而后顺着鞭身,向下一划,欧阳寿通大惊,慌忙撤步收鞭,以免手掌手臂被划伤。

    俊辰既以占得先机,又下定将欧阳寿通留下之心,当下再无留手,枪法使开,只见一道道银线穿梭,好似流星飞渡,煞是好看;那欧阳寿通乃王升弟子,也并非庸手,此刻为了保命又为了完成任务,出手间愈加的狠辣,劈、扫、抽、撩,将钢鞭使得虎虎生风,杀气腾腾。

    两人斗了十几个回合,俊辰的枪越使越快,越舞越疾,在旁人的眼中看来,就只有一团银光将欧阳寿通紧紧地裹在里面。欧阳寿通也是有苦难言,钢鞭的圈子越来越小,身上的伤口也越来越多,随之而来的就是速度也开始跟不上了,落败也就是时间的问题了。

    欧阳寿通斯忖,怎么都是死,还不如拉个垫背的,拼个同归于尽。就在这时,边上传来一声惨叫,赫然是杨腾蛟的声音。欧阳寿通心里一哆嗦,手上顿时慢了半分,俊辰又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银枪急点,只听见“噗嗤”两声,两只手腕皆过银枪穿透,手中钢鞭落于地上,一只银枪直直的抵在他的胸前。

    “哈哈,兄弟好身手,这个败类就该让他下去和他师傅好好说道说道。”鲁智深从一旁走了过来,身上穿的僧衣上血迹斑斑,他身后的地上,杨腾蛟的胸腹之间被砍出一个老大的豁口,很显然已经一命呜呼了。

    “哥哥,你没受伤吧。”俊辰看了看鲁智深,关切地问道。

    “欸,就凭那小子还能伤到洒家,兄弟你且放宽心吧。”鲁智深“哈哈”一笑,“兔崽子,你看什么看,给洒家跪下。”说着,朝着欧阳寿通就是一脚,将他踹翻在地。

    “你……”欧阳寿通死死地盯着鲁智深,眼中似是能喷出火来,只是性命在他人手中捏着,只能用凶恶的眼神死死地盯着对方。

    “看什么看,卖兄求荣的贼厮,杀你都污咱们兄弟的手。”鲁智深的话字字诛心,欧阳寿通感到似有一柄大锤在他的心中暴捶。

    “你走吧,今天我看在你师兄的面子上,暂且不杀你,但是今后也不要在让我看见你。”林冲靠在树上休息了良久,恢复了一丝气力,悠悠地说道。“俊辰,师兄,今天就当给我林冲一个薄面,饶他去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