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十六章 梁风酒
    有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自从张韫一家平安上了梁山以后,准确地说,应该是张贞娘的平安到达,让林冲的脸上逐渐开始出现了笑容,往日里那个风度儒雅的禁军教头开始一点点的回到了他的身上。更出乎俊辰意料的是,林冲、智深和王寅居然一见如故,一点也看不出如原本轨迹那般,均欲置对方于死地而后快。不过转念想想,便可以明白,此刻的林冲也好,王寅也好,既未经历过朝廷招安,又未经历过讨伐的方腊的大战,此时相交,纯粹是武人之间、梁山兄弟之间的情谊,更有着强者惜强者的原因,自是一见如故。

    既回梁山,本着赏罚分明的做事原则,俊辰先是重赏了王寅和时迁,而后便欲重惩小七,但是张韫、林冲、王寅等人俱出言为之求情,更兼与祝永清交手时,其更是奋勇当先,毫不顾及个人生死,身中数戟却誓死不退,此举着实让人称道。俊辰见众人皆为之求情,于是小惩大戒一番,便将此事揭过。

    而林冲也将俊辰下山以后山寨发生的一些事情告诉了俊辰,除智深在练兵之余,按着朱贵收集的信息,带着小喽啰下山了几次,将左近一些为富不仁的富户剿平了一番,只有杨志从山脚下经过时,和原本那般一样,和林冲打了一场,唯一不同的是,原本的林冲只是为了混碗饭吃,不得已去劫道;而此番下山,只是为了去等待俊辰接家小回来,被杨志误以为劫道的。后经智深说明原委,杨志也不禁为林冲的遭遇唏嘘不已,当下表示回到汴京如果遇到俊辰,当会想办法相助与他。

    俊辰听了,低头沉思不语,毕竟来说,杨志也是一个苦命之人,一个背负着杨家沉重荣光的男人,一心为了光复杨家的荣耀,甚至于不惜自污,拜入奸臣门下,到最后却依然被弃之如履。但真要说起来,俊辰其实并不喜欢杨志这个人,没有别的原因,就因为杨志这个人在原本轨迹中无论是在二龙山还是在梁山,都是心心念念不忘招安的人,而俊辰偏偏却是最反感招安的那个人。

    照理说,既然占山为王,而且还是山寨之主,那么对于山寨的战斗力应该是最关心的一件事,可偏偏就是这件事,让鲁智深抓狂不已。俊辰自打回到梁山,除了第一天的奖惩和酒宴露了露面以外,居然就再也没人见过他。

    这不,抓狂的和尚正在满山地找俊辰,只要碰到一个人都会盘问上半天,生怕对方知道俊辰的去向。不过,以和尚目前这副样子,恐怕就算有人知道,估计也不会有人告诉他吧。

    双目暴睁,眼中血色满布,鼻孔之中喘着粗气,两条又白又粗的气流清晰可见,光光的脑门上面,白腾腾的雾气已经将他的头顶上方形成一片白茫茫的,氤氤氲氲,如果没有和尚这副尊容,到颇有些佛境的意味。

    林冲见智深这幅样子,真怕他因此动粗而坏事,是以不敢离他太远,只能陪着他一起寻找。两人正寻着,忽然智深的鼻子抽了抽,“嗯,这是什么味道?”

    “兄长,这里又无鲜花,哪来的什么香味,怕是几日没见俊辰,兄长心中挂念,鼻子也出问题了吧。”边上的林冲也嗅了嗅,但是他却没闻到任何味道。

    “难道真的是这样吗?”智深嘀咕了两句,又不死心地抽了抽鼻子,结果就像老鼠见到猫一般,猛地跳了起来,“果然有香味,适才就是这香味!”

    这会不要说智深,就连林冲也闻到了这股香味,“奇怪,这附近也没有鲜花,也不会有人来此地撒如此之多的迷香,这是哪来的香味?”

    林冲看了看智深,发现他的眼中也充满了疑问,当下二人便决定顺着香味找下去,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能散发如此香味。

    哪知越是跟着香味前进,这香味就越是浓郁,二人的心头就越是疑惑,不自觉地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很快地,二人来到了一处木屋之前,智深抽了抽鼻子,对林冲道:“当是此处了,此处的香味最浓,周边的香味都是从这里散发出去的。”

    林冲也嗅了嗅,点头道:“确实如此,此时不知此屋内究竟在做什么物事,居然能散发出如此香味。”

    就在林、鲁二人在屋外议论之时,就听见木屋之内突然传来一声兴奋的大喊声,“成了成了!哥哥,我们终于做成了!”

    林、鲁二人正在诧异之时,就见木屋猛地打开,一条人影从屋内猛地冲出,朝着天空就是一声大吼:“成了,我们终于做成了!”

    “朱贵!”

    “朱贵兄弟!”

    林、鲁二人发现,从屋内冲出之人正是朱贵,不由开口叫道。“你在此地做甚,到底做了些什么?”

    朱贵听见有人唤他名字,低头一看,竟是林冲、鲁智深,心中颇感诧异,见二人开口相询,正待开口解释时,就听的屋内又传来一阵脚步声,“我说朱贵兄弟,以此酒当可顶的多少个五千斤?咦,大哥二哥,你们怎地也在此地?”

    听到这个称呼,智深哪里还不知道出来乃是俊辰,“咻”的一下,智深突地出现到了俊辰面前,脑袋直直地凑到俊辰眼前,大吼道:“还不是因为你!你回来这几天,有哪一天洒家是能找到你的,你到给洒家说说,你都干什么去了!”

    俊辰苦笑不已,和尚的嗓门太大了,而且这离得未免太近了些,喷了他一脸唾沫星子。他也不答话,伸手抹去脸上的唾沫星子,径直转身朝屋内走去,似是自言自语道:“不知道这个酒有没有人爱喝。”

    旁人或许对酒没什么概念,但对智深来说则是致命的诱惑。不管是大闹五台山文殊院还是原本轨迹中未救出张贞娘,都是因为一个字,酒!眼下听得有酒,他哪里还忍得住,赶忙跟着俊辰走了进去,林冲见智深如此好酒,也是苦笑不已,但他也非常好奇,这屋中冒出的浓浓香味到底是怎么回事,亦跟着几人之后,走了进来。

    进得屋来,就看见灶台上有着好大一口锅,锅上用一层一层的厚布盖着,没有丝毫热气外溢,又有好几根不同粗细、长短的竹管插在锅灶的上方以及下方,在最下方的一根竹管下面,赫然放着一个酒坛,就见一滴滴散发着浓浓香味的酒滴,从竹管中流出,径直滴入酒坛之中。

    俊辰当下拿起一个酒瓢,从竹管出接了满满一瓢,然后递给智深道:“大哥权且尝尝这酒如何?”

    智深早已被这香味勾的口水直流了,眼见俊辰递过一瓢,哪里还能忍得住,当即接过酒瓢,“咕嘟咕嘟”地就喝了起来。哪知这酒经过蒸馏,度数远远高于外面酒馆中的酒,智深这般喝,哪里能行!

    顿时就见智深满面通红,双眼紧闭,唇关紧锁,呆呆地站在那里,半天无语,林冲见他这般模样,正待上去查看,却不料俊辰一把拉住他,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他看下去,林冲只得将信将疑地站着静等智深回神。

    过了半晌,智深睁开双眼,“哗”地吐出浓浓地一口酒气,叫道:“好酒!如此劲道,才是男人该喝的酒!”

    林冲见智深清醒过来,赶忙上前查看。岂料智深大手一挥,说道:“洒家没事,都是因为这酒着实厉害,洒家一时不防,差点背过气去。”

    林冲闻言大惊,正待找俊辰问个明白,就又听见智深说:“这酒初饮,如一道滚烫的火线自咽喉灌下,吞入腹中如滚烫的火焰,着实过瘾的很,只是喝过这酒,洒家就真的对旁的酒再无兴趣了!”说着,智深抬眼看着俊辰。

    俊辰笑了笑,却朝着林冲道:“二哥不尝尝吗?

    林冲急忙摆摆手,“我就不尝了,只是这酒是如何酿的,产量如何?”

    智深听到林冲问的问题,硕大的脑袋直点,如何酿的他不关心,他只关心这酒的产量,如果少了哪里会够他喝呢!

    俊辰深吸一口气,开口道:“这酒不需要酿……”

    “什么!”听得这酒不需要酿,不仅鲁智深,就连林冲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俊辰见他们如此反应,心中偷笑不已,面上却不动声色,说道:“不错,我们这酒不需要酿!大哥二哥可否记得小弟曾让朱贵兄弟从市面上收集了五千斤酒吗?我就是将这收回的酒,重新倒入锅灶之内,经过提纯、蒸馏,重新得到的酒液。差不多每三斤左右可以得到一斤这样的酒,眼下只是刚刚开始制作,弟兄们还比较生疏,待得熟练以后,相信此酒定会为我梁山带来巨大收益!”

    “寨主哥哥此言甚是!小弟原先还不信哥哥所说,此刻方信哥哥确有真才实学,先前怀疑哥哥,还请哥哥恕罪!”朱贵在一旁单膝下跪,朝着俊辰一脸诚恳地说道。

    俊辰赶忙扶起朱贵,说道:“无碍,要说起来,我也着实年轻了些,也难怪朱贵兄弟如此!只是眼下此酒既已出示,朱贵兄弟久在酒馆,可知此酒可卖多少钱?”说罢,俊辰热切地看着朱贵,不止俊辰,就连林冲亦是如此。

    朱贵低头略略盘算一下,开口道:“此酒在我大宋境内绝无仅有,相信不止大宋,就是周边诸国,也绝不会有。如今,市面上最贵的酒当在汴京,也不过一百文上下一斤,我们此酒无论色泽、香味、口感都可完胜,据小弟估计,当可卖到六百文以上一斤,酒少时,就是一贯一斤也不为过!”

    “什么!此酒能卖到一贯一斤!”林冲和智深不约而同地叫了起来,似是不相信此酒居然能卖到如此价钱。

    俊辰点点头,轻轻说道:“朱贵兄弟,日后山寨关于蒸馏、买酒、卖酒的事情,我都拜托给你了。”

    朱贵动容了,要知道这已经不是赚多少钱的问题了,这是一条铺着金子、日进斗金的路。俊辰居然将这样一条生财之道就这样交到朱贵手中,朱贵又岂能不生效死之心。就见朱贵双膝一软,对着俊辰跪倒道:“哥哥,朱贵没什么本事,今被哥哥委以重任,无以为报,今生必为哥哥马首是瞻,生死相随,有为此誓,让我死于哥哥枪下!”

    林冲和智深本想拦着俊辰,但见朱贵发下誓言,相视一笑,都觉得自家这位小兄弟长大了!

    俊辰扶起朱贵,说道:“朱贵兄弟既已负责此事,那么泊外酒馆的事就不能在交与兄弟了,以免兄弟过于操劳。不知大哥二哥,朱贵兄弟可有什么人选,可以接下山下酒馆的重任。”

    朱贵沉吟片刻,面色随之黯淡下来,但很快便恢复如初,沉声道:“小弟有一个嫡亲弟弟,在小弟家乡沂水县郊外开的一家酒馆,只因平日乡里总有恶霸横行,故拜在县里捕头门下,学些拳脚棍棒,不若我召他前来主持酒馆,哥哥意下如何?”

    俊辰吃了一惊,要知道朱贵的兄弟朱富与他们不同,他们或多或少都是得罪了朝中的奸臣,而朱富则是良家子,并无半点官司在身,更兼是捕头李云的弟子,此举无异于投身绿林,白白将身子污了。但俊辰转念一想,就明白朱贵的意思了,朱贵在江湖日久,没有人正眼瞧他,哪怕在柴进庄上时,也只是把他当成一个可有可无的闲人养着罢了,眼下俊辰这般器重他,将山寨眼下最赚钱的生意交给他打理,这个见惯江湖冷暖的汉子心中的感激可想而知,也想他更坚信跟着俊辰总比自己开着那家无甚生意的酒馆来的好。

    这些念头在俊辰脑中如一闪即过,就见他笑着对朱贵说:“令弟怕就是拜了沂水县捕头“青眼虎”李云为师的“笑面虎”朱富吧,令弟乃是良家子,如此入我山寨,岂不是断了令弟前程,此事怕有不妥吧!”

    朱贵一听,当下急了,单膝下跪道:“哥哥,我家兄弟虽是良家子,但在家乡确实屡遭里正欺压,他师父虽是衙门捕头,但为人刚直,不知变通,早已为相公所嫌,如何还能照顾我家兄弟。与其留着兄弟在家乡遭人欺压,不如荐与哥哥,相信以哥哥的大材,定然不会让我家兄弟受半点委屈。”

    俊辰见朱贵已然这般说了,只得点头道:“好吧,山寨的酒馆就拜托朱富兄弟了。”

    此事议定,俊辰便准备转身离开,却不料朱贵捧着一个酒坛叫住了他,“哥哥,此酒无名,还需哥哥赐名才是。”

    俊辰微一沉吟,开口道:“昔日大秦铁军纵横天下之际,皆唤做“秦风”,今日我梁山出此美酒,我看就取名“梁风”吧。”

    “梁风酒!不错,是个好名字。”林冲在一边接口道。

    “朱贵兄弟,你记得给洒家留下一坛这个……梁风酒啊!”鲁智深两眼放光,关照朱贵道。

    “哥哥放心,小弟必将这梁风酒推遍大宋境内四百军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