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二十八章 乐极生悲的祝彪
    祝永清自撇下祝万年,独自逃脱性命后,自恃如此回去必然遭到高俅严惩,说不定还会因此丢了性命,如能想方设法完成任务,说不定在保住性命之余,还能得到若干赏赐。

    冥思苦想之下,猛地想起自己有个同父异母的兄长,就居住在阳谷县内的独龙岗上,自己可以先去那里再做计较。

    祝永清的到来,让祝朝奉异常的诧异,虽说他知道自己有那么两个兄弟,但从来没有往来,而且祝永清单人独骑到此,让他心里颇为生疑。但尽管如此,他还是用心款待祝永清,让他在庄上安心住下。

    在庄上住了两日,祝永清便发现这祝朝奉是一个没有什么太大的野心,只想着自己祝家能够一代一代的在独龙岗称王,在这里繁衍生息下去,至于自己的什么仇恨,什么任务,都与他无关。

    他深知之前的行动已经深深的得罪了梁山,需要有力的臂助才有可能逃脱此厄,眼下的祝家庄只是一个小小的团练,却拥有这般实力,怎能不叫他垂涎三尺,收入自己囊中。

    在祝永清看来,祝氏三兄弟祝龙、祝虎、祝彪皆是急功好利,好勇斗狠之辈,这种货色只要投其所好,就自然能为他所用;庄上的两名教师栾廷玉、栾廷芳兄弟武艺高强,对于祝朝奉非常的感激,如果祝朝奉被他人害死,自己要替他报仇的话,此二人必然会投到自己帐下;加上定有盟约的盟友李家庄、扈家庄,这一切如能掌握在他的手中,定能一雪前耻,成功完成任务;退一步来说,就是任务失败,在此做个土财主也胜过在此寄寓。

    在自己野心的驱使下,祝永清不惜铤而走险,用他在太尉府高价换来的毒药,偷偷在祝朝奉房内的线香中下毒,将祝朝奉成功毒死,而后又在祝家三兄弟面前成功做了一场秀,将此举嫁祸梁山。可怜祝朝奉辛苦一世,结果却什么都没留下,就连自己的三个儿子都随人摆布。

    自祝朝奉死后,祝永清便和栾廷玉兄弟二人整日泡在练武场,操练庄丁。只是祝家庄的庄丁看上去个个强壮,可实际上与一般的庄稼汉并没有太大区别,可能唯一有的差别就是比一般的佃户要吃的饱些吧。

    祝永清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对着身边的栾家兄弟道:“栾教师,这样可不行,如果那梁山趁机来犯,只怕是不堪大用啊。”

    栾廷玉甚感奇怪,平日里一直都是这般操练,没有什么问题,怎的今天就不行了,只是他为人稳重,不太轻易出言,但他兄弟栾廷芳就不干了,打了一个哈哈,说道:“永清兄弟多虑了,想我们兄弟行走江湖多年,在此地也有数年,从未有什么人能在我们手上讨得好去,此次老庄主被这些草寇毒害,他们不来正来,倘若来了,定叫他们有来无回。”

    祝永清心中腹诽不已,只是有些话只能烂在心里,不能对外说出,是以脸上就像罩着一层严霜一般。那边栾廷芳见自己说了那么多,祝永清居然给自己这般脸色,当下心中大怒,大声道:“永清兄弟若是不放心,若是那草寇来了,我自去迎敌,必要拿上几个贼寇祭奠老庄主。”说罢,看也不看祝永清,直接下场点上一些庄丁,径直朝庄外走去。

    虽说祝朝奉死后,还没有指定庄主,但眼下的话事人乃是他祝永清,栾廷芳如此动作,叫他脸上如何挂的住。就见祝永清不顾栾廷玉就在身边,戟指大喝道:“栾廷芳,你给我站住!”

    原本栾廷芳只要回个身,和祝永清软语几句,祝永清有个台阶,那么这也就不是个事了,偏生这栾廷芳有个坏毛病,说话的人离得远了,他就听不见,只有离得近了说话,他才能听的清楚。眼下,这栾廷芳走的又快,祝永清又慢了一步叫他,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

    这下把祝永清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了,就待要赶上去和他理论清楚,看看到底谁是话事人。幸亏栾廷玉见他面色不好,急忙伸手拦住,和他好好解释了一番,这才让他心中稍稍平息一些。

    再说栾廷芳离开了练武场,到得庄门口的时候,就被人撞了一下。栾廷芳正待发火,就听得那人叫说:“二教头,三公子在岗上被梁山贼寇撞上了,大公子和二公子已经带人去了,叫小人赶紧通知祝大人和两位教头,赶紧带人去救三公子,二教头赶紧带人去吧,晚了就恐来不及了。”

    栾廷芳一听,那还了得,立马带着这人赶到了练武场,将此事和祝永清、栾廷玉说了一遍。

    祝永清面色一变,心中暗道一声,“来的好快啊。”随即厉声说道:“梁山贼寇害我长兄、二哥,与我祝家有不共戴天之仇,眼下又想害我祝家血脉,诸位兄弟能答应吗!”

    练武场上的众庄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均在想:“和我们又没有关系。”但这话可不能往外说,就听见练武场上稀稀拉拉的响起一片声音“不能”。

    “我们可不答应”。

    “想害三位公子,除非先杀了我们。”

    “毫无士气啊!”祝永清心中哀叹一声,眼下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转向栾家兄弟道:“还请两位教头点起庄丁,和小可一同前往,务必要将三位公子搭救出来。”

    栾家兄弟对视了一眼,齐齐抱拳道:“遵命!”

    独龙岗就这么大的地方,祝家三少祝彪被梁山贼寇半路拦截,大公子祝龙、二公子祝虎带人救援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独龙岗。

    李家庄的李应听了管家杜兴的回报,扬了扬手中的书信,冷笑道:“梁山自打他的祝家庄,干我李家庄何事,料想那扈家庄的小丫头心急自家夫婿,必会拼死救援,如此正好,借那梁山之手,把两家一并除了,这从今往后,这独龙岗可就是我们李家庄的了!”

    “庄主圣明!”杜兴听了李应这般说,顿时脸上堆起一连的谄媚,连声赞道。

    李应挥了挥手,杜兴会意地取过烛火,就见李应将手中书信放与烛火之上点燃,一焚而尽。

    当消息传到扈家庄的时候,那扈三娘顿时就像疯了一般,立刻下令集结了一、两百名庄丁,自己也急忙披挂整齐,赶到了庄中练武场。

    却不想等她到时,兄长扈成早已在那里等候。扈成见自家小妹一身披挂,甚是无奈,说道:“祝三少遭梁山贼寇围困,还是为兄带人前去救援,妹妹就……”

    哪知扈三娘听也不听,直接转身道:“哥哥守庄,小妹自带二百庄丁前去救人。小青小红,随我走!”

    扈成见自家妹子要走,哪里肯依,快步赶到扈三娘身后,伸手拦住道:“妹子,你留下,还是哥去吧。哥知道你不愿意嫁给那祝彪,还是哥去比较好!”

    扈三娘一步不停,越过扈成道:“我自是不愿嫁给那祝彪,但此事与我救他无关。我救她,只为我独龙岗上三家盟约,只要那盟约一日还在,那我们扈家就一日不能背弃。”

    扈成还想再劝,就听背后一个声音响起,“让她去吧。”

    扈成回头看时,见是自家老父,当下悲声道:“父亲!”

    扈廉长叹一声,看着扈成,暗自发愁。他深知自己这个儿子性格偏软,武艺不精,擅长经商与交际,只是在以武力称雄的独龙岗上,却没有他的用武之地,待他日他百年之后,扈家基业堪忧,只可惜三娘乃是女儿身,若是男儿身,该有多好啊!

    再说那祝彪,前日里欲轻薄三娘,反被三娘教训之后,不思回庄,反而带着一众手下跑去了阳谷县城。

    要说这阳谷城他也常去,青楼酒馆、城中富户基本上也无人不识他祝三少,毕竟有那么一个爱花钱、出手阔绰的主,总能受人欢迎不是。

    有道是,否极泰来,乐极生悲。要说也是祝彪的运气,原本轨迹中他这个时候父亲未死,自己还是老老实实在家,如今偏生父亲死了,看见扈三娘后心猿意马跑来了阳谷,惹上了另外一个女人。

    要说自古男人就有怕老婆的毛病,阳谷县的一家富户姓范,这范员外天性好色,偏偏自家老婆又管得紧,让他没有半点偷吃的机会。好容易有个他老婆回娘家的机会,他就想着像那个他垂涎已久的丫鬟下手了。

    哪想到这个叫潘金莲的丫鬟抵死不从,而这个时候他老婆又因为忘了东西而回府,两厢撞上,这还能有好果子吃吗?不过,要说这个姓范的也够无耻,硬说是潘金莲要勾引他,虽然范夫人知道自家男人德行,但是却只能拿这潘金莲出气解恨。

    本想着好好打上一顿,然后送给一个又穷又矮又矬的男人,没想到祝彪跑来了范府,看到潘金莲顿时就犯了花痴,那范夫人想着送谁不是送,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送给祝彪得了。

    这一举动大大出乎祝彪的意料,得此意外之喜的祝彪哪里还顾得上在城里逛青楼吃花酒,急急忙忙地就带着手下和金莲往回赶。

    一路上,这祝彪心里美啊,抬眼看这金莲,就见这生的极为标致,眉似初春柳叶,常含雨恨云愁,脸如三月桃花,暗带风情月意,纤腰袅娜,拘束燕懒莺慵,檀口轻盈,勾引蜂狂蝶乱,真是美色无边。

    边上自有那手下奉承道:“这一遭出去,三少果真艳福无边,这回去做那新郎官,想必定是那登上极乐之境啊。”

    那祝彪听了奉承,更是美的没边了,高声地大笑了几声,说道:“我今日先当那新郎官,改日里等我玩腻了,就给你们玩上几天,人人都当那新郎官。”

    四周那些人听了,顿时一个个地淫笑起来,高声道:“多谢三少!”

    “好说,好说,都是自己兄弟,有福要同享不是!”说着,伸手去勾金莲下巴,金莲将脸一偏,顿时引起一片大笑。

    金莲听得祝彪要将自己玩弄够了,在送给那些手下玩弄,顿时不由悲从中来,想要放生大哭,又怕引来祝彪不快,只能暗暗将泪往心里流。

    金莲眼见自己一步一步地离火坑越来越近,不由越来越心灰意冷。却不想这时听得祝彪几个手下说要解手,心想:“反正要被这些禽兽糟蹋,不如博一下。”

    于是乎,金莲怯生生地对祝彪道:“官人,奴家也要解手。”

    祝彪不以为意,手一挥,“去吧!”

    金莲听到此话,如蒙大赦,赶忙提起裙角,跑入了草丛之中。一边自有人打趣祝彪道:“都是要当新郎的人了,就在这里解手有什么关系。”

    那祝彪不以为耻,反而淫笑道:“改明等我送与你时,你在叫她当着大伙的面解手啊!”

    顿时,一阵阵不似人类的淫笑声从中散出。

    很快,去解手的几个手下回到了祝彪处,本想着金莲也应该要回来了,却不想左等右等都不见人,眼见这时间越来越长,祝彪手下一个叫桓奇的家将说道:“彪少爷,此女子去了如此之久,莫不是有诈?”

    祝彪收了脸上的笑容,说道:“你去瞧瞧。”

    桓奇领命,往金莲解手的地方瞧了一眼,哪里还见金莲影子,当下回头高声叫道:“彪少爷,不好了,那女子跑了。”

    “什么!跑了!都给老子上马追!”祝彪乍一听之下,顿时火冒三丈,高声叫骂道。

    一众手下见祝彪已然发怒,当下不在多说,纷纷上马,跟着祝彪朝前追去。

    要说金莲只是一个弱女子,速度怎能和奔马相比,不多时,便已被祝彪等人远远发现。

    “三少爷,那女子就在前面!”一手下眼尖,指着前面的金莲道。

    “赶紧给我追,臭婊子,等爷爷抓住你,看怎么收拾你!”祝彪闻言,恨声道。

    金莲听到马蹄声,回头一看,顿时心中一片凄凉,“难道我的命就那么苦吗!”

    就在这时,前面突然传来了人声,“咦,哥哥,这里怎么还有一个女人?蒽,不对,后面好似还有人在追赶此女。”

    金莲听到这个声音,就好像听到仙音一般,也顾不得那么许多,高声叫道:“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那祝彪这时也看见了前方有一队人马,虽然自己不认识,但自恃乃祝家庄三少爷,放声道:“我乃祝家庄三少爷祝彪,此女乃我家逃奴,与尔等无干,若敢多管闲事,定叫尔等死无葬生之地!”

    满心以为此言一出,前方之人最不济也将让开去路。却不想那马上之人听了,反而放声长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到全不费工夫”,我找的就是你们祝家庄,没想到你居然还自己跑过来送死,那么受死吧!”说罢,一夹马腹,自得胜勾上取下长枪一抖,直取祝彪。

    祝彪大惊,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幸好那桓奇反应还算迅速,赶忙打马上前,高声叫道:“赶快派人回庄报信,就说有人劫杀彪少爷。”

    桓奇手上的功夫并不差,只是他遇错了对手,如果遇上的是时迁、杨林他们,也许他还能留下性命,只是可惜他遇上了一心报仇的林冲!满心要为丈人、妻子报仇的林冲,哪里还像平日那般,出手就是杀招,虽然桓奇拼尽全力,只守不攻,也不过在林冲手上走了不过十招,便被林冲一枪正中咽喉,当场气绝身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