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十章 战三娘
    李应死了,死在了他小看俊辰的枪下;祝永清也死了,死在了他轻视的栾廷玉棍下。

    栾廷玉击毙了祝永清,看着自己自小便形影不离的兄弟,心神激荡之下,再也忍不住自己心中的哀伤,顿时泪如雨下。

    俊辰与林冲相视一眼,翻身下马,走到栾廷玉的跟前,轻声道:“栾教师,逝者已矣,还是莫要太过悲伤,让令弟和令徒早日入土为安吧。”

    栾廷玉听见俊辰的声音,强忍心中悲伤,抱拳道道:“多谢官人关心,敢问官人可是那祝永清口中的李俊辰。”提及祝永清,栾廷玉的语气中充满了恨恨地感觉。

    “不错,正是区区,江湖上久闻栾教师赫赫威名,今日得见,足慰平生!”

    栾廷玉听得俊辰如此说,自嘲般地笑了笑,摇头道:“什么赫赫威名,还不是随意让人摆布,让那祝永清玩弄与股掌之上,末了还赔上了自己兄弟的性命。”

    俊辰见栾廷玉如此,抱拳开口道:“栾教师武艺高强,只是被那奸人、庸人所扰,与教师威名无碍。小弟昔日在江湖上游历时,也曾对听人提起“铁棒”栾廷玉的大名。小弟那梁山眼下虽然粮少房稀,但替天行道,招贤纳士之心却不曾改过,俊辰斗胆请栾教师上山坐把交椅。”

    自古云:学成文武艺,卖于帝王家。虽然有宋一朝,君王想着的始终都是花钱买平安,可以继续过那些醉生梦死的生活。

    而且因为赵家得国不正,不仅限制武将职权,贬低武人地位,还将文臣的权利提拔到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我高度,甚至将“刑不上大夫”发扬到“不杀士大夫”的高度。要知道北宋名将狄青虽然官至枢密使,但最终仍逃不脱文臣集团的全起而攻之,甚至于历史留名的大文豪欧阳修更以“狄青在朝为官,引致黄河水患”的荒谬之语攻之。纵然是这样,民间习武者做次梦者依然不在少数。

    栾廷玉自小拜在谭正芳的门下习武,本想着学有所成便去应试武举,只期望有朝一日能够去边疆,一刀一枪博个封妻萌子。然而栾廷玉出生贫寒,虽武艺高强,但却无钱打通关节,如此哪里还有机会考中武举!

    无奈之下,他只好回到乡中,以教授他人枪棒为生,却不想被那祝朝奉看中,许诺只要他安心教授他三个儿子,过得几年,由他出资祝他打通关节,一举考中武举。

    眼下祝家庄被毁,祝朝奉被害,栾廷玉对自己的前路甚感迷茫,此刻乍一听得俊辰邀他落草,不由愣了。

    俊辰见栾廷玉愣在那里,继而开口问道:“听闻栾教师曾考过武举,敢问教师对当今朝廷印象如何?”

    栾廷玉不疑有它,张口便答道:“如今朝廷晦暗不明,奸臣当道,贤明遗野。”

    俊辰点点头,说道:“不错,如今的朝廷,蔡京父子、高俅、李邦彦、梁师成、王黼等人狼狈为奸,把持朝政,残害忠良,祸国殃民,有志之士有国难报。我梁山兴义师,替天行道,誓要还这天下一个公道,还百姓一片净土。栾教师一身好武艺,何不加入我等,与我等一起还这天地一个公道!

    俊辰见栾廷玉在认真倾听,复又问道:“教师可知林冲、鲁达二位兄长?”

    栾廷玉答道:“林教头乃汴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武艺高强,威震京师;鲁提辖乃西军悍将,作战勇猛,身先士卒,最是让人钦佩。”

    “我兄林冲,身为京师八十万禁军教头,只因家长贤妻容貌端庄,被那高俅之子看好,便要被那高俅害到几近家破人亡的地步;鲁达兄长身为西军提辖,居然还比不过市井中一个强横霸市的猪肉贩子,如此奸臣当道,迫害忠良,有识之士报国无门。既如此,栾教师何不给自己一个机会,给我梁山一个机会,和我等一起创下一番事业!”说罢,俊辰满怀期待地看着栾廷玉。

    栾廷玉抬头看了看俊辰,从俊辰的眼中感受到那份赤子般的真诚,在看看林冲,想想林冲的遭遇,栾廷玉自思就算有朝一日可以考中武举,在如此黑暗的官场,只怕这下场还不如林冲,思忖再三,抱拳道:“既蒙“小孟尝”的俊辰公子如此抬爱,如此盛情相邀,栾某岂能不识抬举!”

    俊辰闻言大喜,赶忙扶起栾廷玉,说道:“我梁山今日得栾教师加盟,当真是如虎添翼,先前若有何得罪之处,万望教师海涵。”

    栾廷玉长叹一口,道:“祝家庄在独龙岗,已有几十年,看起来似是如日中天,威风八面,但真想不到却是如此不堪一击。”

    俊辰见栾廷玉如此,出言安抚道:“祝家庄所仗者,无非就是这盘陀路和三庄联盟,祝永清之所以要窃取祝家庄,看中的无非此二事。先说盘陀路,“满庄尽是盘陀路,进来容易出去难”,真是好大的名声,但是他可曾想过,如果这盘陀路不能发挥作用,凭借祝家那志大才疏的三子真能成事吗?再说三庄联盟,那更是可笑,祝家庄看似最强,实则最弱,如果不是祝朝奉识得栾教师,以栾教师的高强身手震住李应和扈廉,他真以为那两家就真不敢杀了他那三个自大的儿子不成!要知道,那李应图谋独霸独龙岗已绝非一、两日了,如有人能牵制栾教师的话,他又还会有何顾忌。”说着,自怀中取出一封书信交与栾廷玉。

    栾廷玉接过书信,展开一观,发现竟是祝永清写给李应之信,信中言明只要李应肯助他捉住林冲一家老小,他便祝其除去祝家庄和扈家庄,让他独霸这独龙岗。

    栾廷玉看罢,顿时就觉得后背凉飕飕的,不惊觉中,此信所述已让他将后背全部打湿,如一切都能如此信中那般行事,他栾廷玉哪里还能活命,如今想来,真是让他一阵阵的后怕。

    俊辰见那里低头呆立无语,哪里还不知道他的想法,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梁山是绝对不会丢下任何一个兄弟的!”

    别看一个小小的拍肩膀,在那个地位尊卑及其分明的年代,这个动作甚至可以让无数人为你效死命。俊辰这一动作,顿时栾廷玉心中暖暖的,暗暗发誓此生绝不负俊辰!

    就在栾廷玉思索之间,就见一喽啰飞快来报,“哥哥,王寅哥哥已带人攻破李家庄,杜兴亦备被小五哥哥当场拿下!”

    俊辰点点头,还未说话,就又见两名喽啰飞快跑来,“报,提辖哥哥带人绕到后门,现已攻破祝家庄!”

    “报,扈家庄援兵现已摆脱张三、李四等人的袭扰,正极速赶来,望哥哥早做准备!”

    “那扈家庄打头的是男是女?”俊辰追问了一句。

    “距离太远,没有看清,只是远远看见有一旗号,上书有六个字。”那喽啰不禁有些脸红。

    俊辰挥挥手,示意他下去,却并未怪责于他,毕竟来说,那个年代,想要读书识字,除非是那些达官显贵或是家资殷实之辈,普通百姓哪里会有机会去读书识字。也正是这一件小事,让俊辰坚定了无论如何都要找到秀才上山,教会这些读书识字。

    栾廷玉亦听见喽啰禀告,开口为俊辰解释道:“六个字?看来应该是扈廉之女扈瑛无疑,此女心气颇高,最喜商时武丁之妃妇好及唐时名帅李靖之妻红拂,常称自己排与此二人之后,当为女中第三豪杰,故又称三娘子。虽说她是女子,但身手武艺皆是上层,胆色更是不输男子,就连扈廉那老儿也常说其若是男儿身该有多好!”

    俊辰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其实,此次攻打祝家庄固然是为了给林冲一家报仇,更有着让众人实际看一看梁山军的战力,为他下一步在梁山练兵埋下伏笔,最后的则是他的一点私心,他也想见一见这个原本梁山三女将中,最让人扼腕叹息的一位。

    要说起来,整个水浒的世界中,能上马出征的俏佳人无非就是那么几位,“一丈青”扈三娘、“桃花女”宿金娘、“女飞卫”陈丽卿、“琼矢镞”琼英,其余几人先不论,扈三娘无疑是让人扼腕叹息,大骂宋江无耻的一位。

    原本轨迹中,林冲临阵生擒扈三娘,宋江见着美女,便立刻遣人送回山寨,本想占为己有,却不想因为小弟李逵,不得不将如此美女送与王英那种色中恶鬼,而后更是暗使李逵杀尽扈家上下满门,让扈三娘只得认命地留在梁山,最后战死在征讨方腊的战场。

    后世看水浒时,年少的俊辰也曾为不能挽救如斯佳人的命运而叹息,但如今有了这个机会,他自然不会再给宋江那种伪君子半点机会。

    俊辰当下不在迟疑,下令道:“林冲兄长且带着栾教师回祝家庄休息,时迁、杨林随同回庄,将祝家庄的钱粮好生清点一遍。”

    栾廷玉还待再说,俊辰伸手阻住道:“栾教师有伤在身,且与那扈三娘相熟,此刻相见,怕是不好,还是留待日后再见为好!”

    栾廷玉心下松了口气,其实在他心中实是也无意与独龙岗为敌,见俊辰这般为其着想,心中着实有些感动,抱拳道:“领命!”

    俊辰复又将时迁拉到身边,在他耳边私语几句,时迁点头,会意离去。

    这边林冲几人才离去,那边张三、李四几人就被人像撵鸭子一般赶了回来,张三远远看到俊辰,就扯开嗓子大叫,“哥哥小心,那婆娘着实厉害的紧。”

    追在几人身后的扈三娘听到张三“婆娘长,婆娘短”的,心下着恼,于是将日刀交与左手,右手暗暗探入囊中将红绳索套取出,快马追上几步,朝着张三便抛了出去。

    那张三眼瞅着扈三娘抛出一物,下面的钩子在阳光下显得金光四溢,顿时吓得三魂不见七魄,自思已经逃不了了,只能闭目等死。谁想他等了半天也不见又物事临身,反听见一声戏睨的声音,“我说你闭着眼睛想什么呢!”

    张三赶忙睁开眼睛,就看见俊辰伸手横枪,缠住了扈三娘的红绳索套,死里逃生的他兴奋地叫道:“哥哥!”

    俊辰也不说话,只是长枪一抖,将索套反挑回给了扈三娘。

    扈三娘伸手接住,将索套放回囊中,好奇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容貌俊秀的年轻人,开口问道:“你是何人?”

    俊辰还未答话,好容易拣回性命的张三这时缓过神来,接口道:“我哥哥就是那梁山好汉…”

    要说扈三娘对梁山的观感并不差,甚至于可以说比祝家庄都有好感,毕竟祝家庄干的什么勾当,祝家兄弟干了些什么,她多少都有些耳闻。

    本来俊辰直接回答她,到也无事,坏就坏在这张三自作聪明地替他答了,要知道他和李四为了延缓扈家庄援兵,一路上没少出坏点子捉弄扈三娘,此刻他还跳出来,还能有好果子吃。

    果不其然,就见扈三娘柳眉一竖,娇喝道:“原来你就是那梁山草寇,这便拿命来吧!”说罢,催动桃花马,日月双刀照着张三便砍。

    张三见扈三娘朝他砍来,当下大叫一声,“妈呀!”撒腿就往后逃。

    原本还在欣赏扈三娘美貌的俊辰心中暗骂一声,赶忙纵马挺枪,在危急关头挡下了这一刀。

    眼见那张三还想说些什么,俊辰赶忙喝道:“你们还在这里作甚,还不速去祝家庄帮林冲兄长他们,快走!”

    张三等人此刻方悟,原来自己几人在这里碍事了,当下赶忙一个个地抱头鼠窜。

    待这几人全部跑得没影子之后,俊辰将手中枪一圈,复又左右一分,逼退扈三娘几步,持枪抱拳道:“扈姑娘,在下李俊辰,御下不严,适才惊吓到姑娘,还请姑娘恕罪!”

    扈三娘眼见俊辰这般模样,心中没来由一跳,粉脸一红。但是她是个自小便立志要做妇好、红拂的女子,哪怕是心中对俊辰已然暗许,也不有钢刀一震,说道:“原来你就是那岗上传的“小孟尝”,可有胆与我一战!”

    俊辰见她粉脸含俏,强做镇定的样子,心中不由好笑,当下银枪一横,说道:“久闻三娘大名,还请三娘赐教!”

    扈三娘也不客气,娇叱一声:“看刀!”舞动双刀,便朝着俊辰砍来。要说扈三娘的武艺,至少在俊辰看来还是挺不错,双刀的攻势一旦展开,就真是犹如水银泄地一般,连绵不绝,眼前、身前尽是一片白茫茫的刀光,耀的人两眼生疼。

    她的刀法若是放在独龙岗或者是对付祝家三兄弟、杨林他们,那应该是无往而不利,但怪就怪她不该找上俊辰,如果她能早一步知道李应就是死在俊辰的枪下,只怕她就不会提出要和俊辰一战,而是直接就和俊辰打马并肩,齐入祝家庄了。

    俊辰见招拆招,遇势化势,将扈三娘的攻势一一瓦解,三娘眼见自己刀法即将使完,自己已经累的气喘吁吁,再看俊辰还跟个没事人一般,芳心顿时大乱,奋力砍完最后一刀,拉转马头就待向后跑去。

    俊辰哪里不知道她的想法,仗着自己的马快,直接催马赶了上去,而后枪交左手,伸出右手一探,直接抓住扈三娘的束腰丝绦,用力一提,便将她提到自己马上。

    扈三娘这辈子哪里和男人有过如此接触,更何况还是俊辰如此俊秀的男子,闻到俊辰身上传来的那一阵阵男子的气味,几近让她晕厥过去。

    那边扈三娘的侍女见的自家小姐被捉,哪里肯甘休,齐齐上前一步,喝道:“大胆贼子,还不快放了我家小姐。”

    “放了?”俊辰冷笑一声,“要放回小姐,还是叫你家庄主自来祝家庄寻我。”说罢,调转马头,朝着祝家庄扬尘而去。

    原地留下几个侍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