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十一章 整军
    俊辰揽着扈三娘,一路快马加鞭,很快便赶到了这祝家庄所在的山岗。

    原本看书也好,看电视也好,都无法感受到攻打祝家庄的难处。当此刻亲眼看见这祝家庄时,他的心中也不由默默地为宋江默哀上几分钟。

    这祝家庄修建在独龙山冈之上,霸住整个山冈,四下一遭阔港,庄子用顽石修筑了三道城墙,约莫有两丈高,前后有两座庄门,两条吊桥。墙里四边,都盖窝铺,四下里插着刀枪军器,门楼上排着箭塔井栏。武装的就如同刺猬一般,如要强攻,非要磕下门牙不可。也亏得祝永清害死祝朝奉,让祝家庄人心不安,也亏得祝彪不安分守己,才让梁山得以如此轻松破庄。

    俊辰在庄前四下打量了很久,早有在庄门前把风的小喽啰进庄通报去了。待林冲等人接报,跑出庄来迎接俊辰时,就看见俊辰与扈三娘二人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同做在马上,鲁智深、王寅和时迁几个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

    究竟是什么姿势会让他们这般呢?就见俊辰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揽在三娘的腰间,而三娘呢,被俊辰一把缆柱之后,浑身提不起一点力气,整个人就像瘫倒在俊辰怀中一般,偏偏就是这个动作,又让俊辰的脑袋深深地埋在三娘的颈项之间,可以让他闻到三娘身上的淡淡幽香。

    两个当事人似乎沉浸在这种感觉中不能自拔,俊辰可以在三娘的颈项间贪婪地嗅着处子幽香,而三娘也似乎很愿意被俊辰这样武艺高强的年轻俊秀报在怀中。

    还是林冲为人厚道些,看不得此二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这般,当下重重地咳嗽了一声,将二人从眼下的旖妮中惊醒。

    扈三娘看见眼前有这般多的人,当下粉脸臊的通红,就待从俊辰的怀中挣扎着跳下马来,怎料此刻的她浑身酥软,哪里还有力气挣脱。当下她回头瞪了一眼俊辰,轻声道:“你还不松手,还嫌不够丢人吗?”

    “嗯?”俊辰此刻才发现不对,赶忙松手,扈三娘翻身跳下马,忙不迭迭地朝庄内跑去。就在她前脚刚跑进庄内,庄外就爆发出一阵轰然大笑。

    “李俊辰!”三娘从牙缝中挤出这三个字,只觉得恨得牙痒痒的,随即又不自觉地伸手摸了摸适才俊辰缆住的腰间,不由得粉脸红的像能滴血似的。幸好此间没有人看到,不然三娘还不知道会臊成什么样子!

    扈三娘被抓的消息,很快就被传回了扈家庄。

    “啪”,乍一闻这个消息,扈成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手中的茶杯也随之掉落,滚烫的茶水顿时淋了他一身。

    不过此时他全然顾不上这些,向前几步,一把抓住来人的胸襟,厉声喝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少…少爷,小……小姐她…她被…草寇抓走了。”扈成平素待人和善,冷不丁地这么来一下,来人明显被他吓坏了。

    “哼”扈成用力地一甩这人,怒气冲冲地朝着厅外走去。

    就在他走到厅口时,背后就传来了老庄主扈廉的声音,“站住!你这是要到哪去!”

    “祝家庄!我这就带人去祝家庄,把妹子救出来!”扈成头也不回,就待出厅。

    “你要是有这个胆子出厅一步,就再也不要认我这个爹!”扈廉用力地杵了两下拐杖,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恨声道。

    听到扈廉这般说,扈成哪里还敢离开,快步走到扈廉身边,焦急地道:“爹,妹子都被抓走了,我们再不去救她,迟了就怕要被那些草寇祸害了!”

    “愚蠢!”扈廉不禁有些发怒,抬起拐杖狠狠地指了指扈成。

    扈成顿时被扈廉骂的有些莫名其妙了,他左思右想都不明白,自己哪里愚蠢了,既然自己想不明白,他干脆就问道:“爹,我哪里蠢了!”

    扈廉甚是无语,当下长叹一口。见扈成还在看着他,当下吩咐道:“还不快去备车,在这里看什么!”

    “备车?备车去哪?”也许,今天真是扈成黑暗的一天,完全跟不上自己父亲和妹妹的思维,根本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祝家庄!”扈廉说出这三个字,然后撑着拐杖,一步一步去朝庄门走去。

    “祝家庄……”扈成嘴里又重复了一遍那三个字,顿时心头大急,只觉亡魂大冒,赶忙拦在了扈廉面前,声泪俱下地道:“爹,你可不能去啊,妹妹已经被抓走了,您可千万不能有事啊,如果您在出事,叫我以后可怎么办?”

    扈廉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儿子,顿时觉得自己突然好像又老了许多,心下哀叹一声,看口解释道:“放心吧,他们不会拿我怎么样!他们之所以放人回来告诉我们,你妹妹被抓走,无非是想说,你妹妹性命不会有事,但要老夫亲往祝家庄一行!”

    扈廉脸露慈祥,看了看扈成,轻轻伸手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去吧,备车随为父去祝家庄吧!”

    扈成用力地点了点头,自是转身被车去了,扈廉看着他的身影,脸上忽然露出一丝笑意,似是从嘴里说出几个字“老家伙,你有后了!”

    事情果然就如扈廉料想的那般,当他和扈成赶到祝家庄的时候,俊辰已经带着林冲等人在那里恭候多时了,而扈成也得以见到自己毫发无伤的妹妹。

    扈廉的到来,意味着祝家庄之战的终结。只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甚至于包括他的儿子扈成,扈廉甘愿扈家庄今后成为梁山的附属,整个独龙岗出产粮食的七CD卖于梁山充作军粮,同时扈家庄也会承担起为梁山组建商队,确保梁山的经济来源。

    此举一出,满座皆惊,不消说俊辰的梁山方面,就连扈成兄妹都不敢相信。尽管说扈成兄妹有着这般那般的不愿意,但是他们都相信自己父亲的眼光,时至很多年后,扈成身为帝国的户部尚书,总领天下财政,都不得不感叹自己老父的眼光。

    眼见李俊辰就要带着梁山军,押着此战的胜利品得胜回山之时,扈三娘心里忽然感觉空落落的。扈廉看着自家女儿这副小女儿的模样,哪里还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当下面露慈祥的笑容,对她说道:“去吧!三娘!”

    扈三娘听得老父这般说,当下鼓起勇气跑了出来,只朝着俊辰奔去。

    俊辰本来还在和林冲等人商议,眼见三娘跑了过来,当时就慌了手脚,赶紧翻身上马,夺路而走,扈三娘眼见俊辰如此,心里直恨得牙痒痒得,大声叫道:“李俊辰,你给我等着,看我下次怎么收拾你!”顿时,引来林冲等人一片笑声。

    心上人走了,虽然放了句场面话,但三娘心里的失落还是可想而知的。却没想到,风中遥遥传来了俊辰的声音,“此去江湖风雨路,铁马金戈御疆场,但叫莲峰现尘世,定圆三娘佳人梦。”

    虽然大多数的意思三娘没听明白,但是最后一句她还是听明白了,顿时闹了个大红脸,赶忙就往庄里跑,只留下背后那一阵阵越来越闹的笑声……

    看着爱女如此,扈廉口中似是在喃喃自语,眼中似有无限惆怅,“莲峰……”

    回到梁山后,一连好几日众头领都没有见着俊辰,大家都在猜想俊辰又跑到哪里去了,只有林冲隐隐猜到,俊辰还在为出发前说的整军那件事准备着什么。

    要说梁山军的组成,其实也挺复杂的,既有当初柴进那里的庄客、流民,也有石碣村阮氏兄弟带来的乡民,还有一些鲁智深下山打杀那些为富不仁富户时所收的流民、灾民,最后就是这次攻打祝家庄时所收的庄丁。

    说起来,北宋之所以屡战屡败,固然和北宋的国策有关,其实还是和武人地位低下,将领无心练兵,导致军无战心,纪律松弛,偶尔有几个能打的将领也是敬小慎微,如履薄冰,身边可用之兵甚少,遇到战时,甚至于朝廷会临时指派将领,以致于兵不识将,将不知兵,如此能打赢才是怪事!

    俊辰在后世的部队中当过班长,带过新兵,深知基础训练对一名士兵的重要性,于是乎花了几天的时间把自己后世的那一套新兵训练计划全部写了出来,打算统一进行训练,待基础训练完成后,在交由各个头领自行进行兵种训练。

    不得不说,俊辰的想法得到还是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尤其是当俊辰把训练方案拿出来时,就连久于练兵的张教头都拍案叫好,并当众表示,如果俊辰需要,他可以替俊辰进行基础训练。

    梁山校场。

    此刻的校场上,站着梁山所有的喽啰,他们再次已经等待了很久,他们身前的点将台上空空荡荡,不见半个人影,等着等着,渐渐地他们的心开始浮躁了起来。

    “快看,那是什么!”就在他们等的已经受不了的时候,一个眼尖的喽啰好像看到了什么,指着前方喊道。

    顿时,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到了前方。就看见一面黑色的大旗,旗上书写着两个大大的篆字“梁山”,正自半空中缓缓落下,直直地挂于旗杆之上,顿时整个校场鸦雀无声,毕竟太惊人了,一面旗帜居然自空中落下,那岂不是说梁山乃是天佑吗!

    “大家都看到了吧!”这时俊辰带着林冲、鲁智深等人慢慢走到了点将台。“我梁山乃属天佑,天赐我梁山战旗。大家可知道这面旗帜的意义吗?大家知道旁人是怎么叫我们的吗?不错,他们叫我们草寇,叫我们贼匪。但是,你们自己是怎么看你们自己的,也当你们自己是草寇吗?如果你们当你们自己是草寇、是贼匪的话,那么请你们离开!如果你们留在梁山,那么请你们记住,你们是梁山的义军,是替天行道的义军!”俊辰的话音刚落下,就又看见一面绣着“替天行道”四个大字的旗帜缓缓升了起来。

    当这面旗帜升起来以后,俊辰就发现很多喽啰的眼中充满了激动,于是继续高声道:“古有大秦铁军,纵横天下,未尝一败,以军功论生死,以军功论富贵,但有战事,无不奋勇向前。有王翦,率大秦弩阵,横扫六合,匡扶宇内;有梦恬率大秦铁骑,御边守关,横行塞外,大秦的黑色军旗所到之处,无不望风披靡,攻无不克。现如今,我梁山欲效仿大秦,以黑色为战旗,他日我必率尔等如大秦铁军一般,纵横宇内,攻无不克!”

    众喽啰的情绪完全被俊辰点燃了,他们的眼中充满了一种叫做欲望的东西,这时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一句“纵横宇内,攻无不克!”

    顿时整个校场响起了山呼海啸般的叫声,“纵横宇内,攻无不克!”

    “纵横宇内,攻无不克!”

    俊辰笑了,他看了看林冲,也看了看鲁智深,发现他们的脸上也满是笑意,人只要有了欲望,就会有动力,就会去不顾一切实现目标,这样他们兄弟的目标还会远吗?

    待得众人激情稍稍过去,在俊辰的示意下,校场恢复了平静。不知是不是有了目标的缘故,俊辰敏锐地感到眼下这些人似乎产生了一下变化,比之原先多了一丝生气,当下心中颇感高兴,开口道:“从今日起,我梁山再不是乌合之众,而是响当当的义军,梁山义师。既然是义师,那么必然也就有军饷,眼下义师全是新兵,每月八百文,三月后,通过考核者为下士,每月三贯,考核不合格者,归入后勤、辎重,每月两贯。”

    台下众人听得有军饷,顿时一个个眼睛放光,毕竟这个灾民遍地的年头,想找一个有收入的我活计,着实困难,当听的眼下居然有个如此赚钱的营生,怎能叫他们不眼睛放光呢,虽然说这个营生是把脑袋绑在裤腰带上。

    “三月后,所有下士将归属林教头、鲁提辖他们进行挑选,归属各军。加入各军后,想必你们有些人也听说过,还有着厢正、都虞侯这些职务。不错,确有这些职务,只是我们义师不是这些叫法,至于叫什么,待你们日后得到任命时,自会知道,当然,这些职务的月饷也将更高。如果你们拿到这些更高的月饷,那么就更加努力的训练吧!”

    “噢!噢!噢!”当听见有着更高的月饷等着他们,顿时在场所有人都开始磨拳擦掌,准备奋力一搏。

    而就在校场众人群情激奋,俊辰慷慨成词之时,时迁带着张三、李四二人就像死狗一般趴在地上,身旁还有着一台大的惊人的投石机,“我的哥哥啊,你还真敢想,真是累死我了,这玩意也忒沉了吧!”时迁真是有种遇人不淑之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