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十一章 建康访神医
    建康府,又叫江宁府,隶属江南东路,历来就是江南重镇,在历史的长河中,靖康元年,金兵攻破汴梁,宋室南渡以后,江宁府因设施完备,城垣牢固,宋高宗赵构于建炎三年三月,移驻江宁府,并以建康古为名都改江宁府为建康府,后因建康府北临战争前沿,才迁都临安,由此可见,建康府位置十分重要。

    其实此刻的江南,大多的地方都可以见到明教教众的身影,而且明教的声势也一日高过一日,举事也只是个时间的问题。可是不知怎地,做为江南重镇的江宁府却从未看到过一个明教教众的身影,是方腊太过粗心还是混不在意宋军,如今也无从考证,但就是因为江宁府的原因,从而导致童贯大军得以顺利渡江,最终覆灭了方腊。

    单以繁华程度而论,俊辰以为建康府比起汴京丝毫不差,只是自古帝王都有定鼎中原的做法,对中原的开发远远重视于江南,虽然有运河沟通中原与江南,但江南在皇帝的眼中永远只是一个赋税重地罢了。

    俊辰带着小七和李四二人走进了建康府一所茶馆之中,就见茶馆中甚是热闹,说书的,唱曲的,应有尽有,让小七和李四二人目不暇接。

    俊辰他们坐下,自有那茶馆伙计送上清茶和点心。俊辰从怀中掏出几枚铜钱,扔在伙计的茶盘上,那伙计一年到头都难得有人肯打赏他,如今碰到一个肯的,那自是千恩万谢的。

    俊辰一把拦住,说道:“你先切莫谢我,你久在这江宁府城中,我向你打听一些事情。”

    “官人想问什么,小人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听说建康府中,有一神医,名唤安道全,小哥可知此人?”

    “确有此人,只是官人是从何处听得此人?”

    “小哥不要担心,我家中有人患病,听闻他妙手回春,擅长疑难杂症,是以专程前来请他!”

    “官人误会了!要说那安道全,到确实如官人所说那般,医术高超,妙手回春。只是这老儿……”这伙计说到这,突然住了嘴,好似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

    俊辰见他这般模样,又伸手从怀中掏出几枚铜钱,扔与他茶盘上,那伙计自又是千恩万谢的,说道:“官人,这老儿有一毛病,专好喜欢票娼宿院的,尤其是那来仪楼的头牌李巧奴,这老儿家中有一老妻,平日身上也无甚闲钱,所以一旦有人请他看病,那必是真金白银,收费极高,这一有了钱,就立马跑去来仪楼,去找那李巧奴了。”

    “嘿,这老儿还真是一个妙人,这么大岁数了去妓院,就不怕马上风挂了?”小七在一边惊奇地道。

    “谁说不是呢,但是这老儿就是好这一口,无论谁说都没用啊!”

    “伙计,那你可知道这安道全家住何处?”

    “认得认得。”那伙计忙不迭迭地点头道,“就在城东头柳记裁缝铺左手第三根胡同走到底,门前有棵大槐树的便是。官人难道要去那老儿家中不成?”

    俊辰点点头,“是啊,难道有什么不可以吗?”

    “不不不,”那伙计连忙摆手,“只是那……官人去看了便知。”那伙计欲言又止的,到最后居然憋出这么一句话。

    俊辰见那伙计实是不愿意说,也不勉强,当下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那伙计如蒙大赦一般,着急忙慌地端起盘子便退下了。

    待他走后,小七问道:“哥哥,适才这个伙计欲言又止的,是怎么回事,你可知道吗?难道我等还真要去那什么安道全府上不成?”

    俊辰摇摇头,“我也不知这是为何,也许那安道全又有什么别的花样吧,再说你我来此,本就是为了此人而来,既到得此处,又岂有不去之理。”

    “李四,这几日你到这市面上多走动走动,不求你全部认识,但最起码给我混个脸熟。我估摸着,这江宁府我们以后还要再来,到时候就看你小子的了。”

    “好勒,哥哥你就放心吧,这事我熟悉的很!”李四立刻拍着胸脯应承了下来。

    “甚好!小七,随我来。”俊辰拍了拍李四的肩膀,带着阮小七离开的茶楼。

    到得那伙计所说的胡同口,俊辰似是从空气中若有若无地听到一丝旋律,只是这声音极轻,轻到就连俊辰都不敢保证这丝音律是否存在。

    “小七,你有没有听到一丝琴音?”俊辰不敢确定,于是乎便向身边的小七求证道。

    如果跟俊辰下山来的是阮小五,可能他会知道,因为他时常出没与青楼妓院,而小七则是喜欢喝酒赌钱胡闹,那会在意这些,俊辰问他等同于没问,就叫他脑袋左右转了转,说道:“哥哥,哪有什么琴音,怎地我什么都没听见?”

    俊辰没有办法,总不能说这时候回山换人吧,直得说道:“许是我听错了,随我入内一观。”

    没想俊辰还有进去,就看见一年轻人垂头丧气地走了出来,这边走还在那里边摇头。

    俊辰非常纳闷,这里面不就是安道全的家,这年轻人又是怎么回事?于是乎,俊辰上前几步,拱手行礼道:“这位兄台,权且留步!”

    那人正低头行走,冷不丁地听到这么一句话,急忙抬起头来,就见一个紫衣书生正拱手看着自己,于是赶忙回礼道:“兄台有礼!”

    俊辰收回手,指了指胡同内,说道:“适才见兄台从内低头而出,难不成里面有什么让兄台难堪的事不成,莫非这里并非那神医安道全的居所?”

    那人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说道:“这里正是那安道全的居所,只是这事……唉,真是一言难尽啊,兄台自去看了便知!”说罢,又摇了摇头,背手而去。

    小七目视此人离开,指着他的背影对俊辰道:“哥哥,这人如此无礼,就让他如此离开不成!”

    俊辰并没理会小七,而是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一番此处,说道:“有意思!小七,跟我进去看看!”说罢、当先走了进去,小七见俊辰不理会此事,也只能作罢,跟在了俊辰身后。

    其实,这胡同内并没有什么刀山火海,也没有什么妖魔鬼怪,有的只是一块诺大的空地,空地中有着一张石桌,一张棋枰,一个青年公子罢了。

    小七四周环顾了一圈,发现除了眼前这些东西,似乎并没有别的东西,对俊辰道:“这里除了此人,好像没有看见别人,难不成此人就是那安道全不成?”

    俊辰摇摇头,上前朝着那人拱手道:“这位官人,区区有礼了。不知此处可是那神医安道全的居所?”

    那人也不搭话,只是径自打开棋笥道:“公子既到此处,何不先与小可手谈一局,如何?”

    俊辰微微一笑,略一欠身,“即然官人有此雅兴,小可自无不奉陪之礼。”

    小七见俊辰居然要下棋,心中大急,正待阻拦,就见俊辰伸手招他过去,小七依意而言,俊辰在他耳边轻语几句,说得小七连连点头,说道:“哥哥放心,小弟这就去办!”

    小七既走,俊辰朝那人行了一礼,便坐了下来。

    那人待俊辰坐定,说道:“远来是客,自当先行。”

    俊辰也不客气,“既如此,在下便却之不恭了。”

    说罢,捏起一枚棋子,便下在了右上角的星位。那人似是对俊辰有此下法毫不意外,随即便应了一手。

    二人初时下的极快,前后六十余手,几乎都是不曾考虑,信手拈来,下的端是一个行云流水,如有爱棋之人在旁观看,定会惊呼。

    然六十手之后,不管是俊辰,还是那人,下棋的速度无疑都慢了许多。俊辰下着下着,眉头便皱了起来,他只觉得这人的棋路好生熟悉,但是自己明明不认得此人才对,摇头看看此人,就见此人面色如常,云淡风清,似乎丝毫没有将此棋局放在心上。

    俊辰放下棋子,闭上眼睛,似是进入了长思,那人将俊辰如此,也不催促,只是饶有兴趣地看着俊辰,就像他的脸上能看出一朵花似的。

    俊辰在脑海中将二人所下之棋回想了一遍,怎么想都觉得这棋路异常熟悉,按照这般继续下去,他心中知道,最终的结果不会因为是他先行而获胜,而是必败无疑。

    一想到会输,俊辰那好胜的性格顿时又被激了起来,“不,我不能输,我怎么能输给他,既然师门那些他熟悉,那么我就用这历史长河中无数名家的手段来对付他!”

    俊辰想罢,猛地睁开眼睛,捏起一子便下在了棋盘之上。“咦?”那人一看,顿觉此手与先前下法完全不同,咦了一声。

    “这一手……”那人终是忍不住,还是问了出来。

    “天道无常,日转星移。如今中原势微,群雄四起,更兼北方夷狄虎视眈眈。在某看来,东方之星眼下虽暗,但犹如旭日东升,煌煌之日,是以我下于此处。”俊辰侃侃而谈道。

    “好一个煌煌之日…”那人不禁抚手道。,随即捏起一子,“帝室久居中原,是为正统,纵然群寇了得,也难动帝室之分毫。”说罢,棋落中盘。

    他刚落子,俊辰便捏起一子,说道:“宋室虽据中原,然则闭关自守,不知海外天地,空有凭海良港而不用,岂不暴殄天物?”说罢,这一子落雨东北偏东处。

    那人摇摇头,将一子下于盘中北路偏中的位置,说道:“河北,历来就是王兴之所,如今虽有田虎盘踞于此,但不过癣疥之疾罢了,只需一将就可收复。”

    “江南明教,其教主方腊,世之枭雄之才,引以为援,当有鱼目混淆之功效…”

    “西北,苦寒之地,所育之军冠绝当今,以其战力之强,足以冠绝九州…”

    “幽燕之地,自古盛产骑兵。三国时期,幽燕铁骑便以纵横天下,如今,从登州寻海路北上,当可一举袭占幽燕之地,虎视中原,威慑夷狄…”

    “嗯?”此子一落,那人面色顿时一变,放下手中棋子,望着棋盘苦思。思之再三,那人终是长叹一声,伸手将枰上之棋一抹,说道:“公子棋艺高超,在下甘拜下风,这棋的一关,公子便算过了吧!”

    “棋的一关”俊辰从对方的话语敏锐的听到了这四个字。

    “不错,正是棋的一关。”

    俊辰想起那一丝若有若无的音律,面露诽笑道:“难不成还有琴的一关?”

    那人面带笑意,伸手将石桌上的棋枰、棋篓收起,从石桌下取出一张古琴,说道:“公子所言不差,确有琴的一关。”

    俊辰甚感无语,指着那张琴,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公子请先抚琴,待抚过之后,在下自会解释!”

    “哼,我偏不抚,看你能将我怎样!”说着,俊辰的拧脾气犯起来,抬脚便往里闯。

    “我说你闯不得!”那人也不见他怎么移动,就已经拦到了俊辰面前。

    俊辰大怒,“安道全,你这厮尽敢如此!”说罢,直接出手攻向那人。

    “咦!”那人见俊辰出手间,一种熟悉的感觉由然而生,侧身躲过俊辰的一击,出声道:“且莫动手,我有话说!”

    “嗯,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俊辰止手,看着那人怒声道。

    那人见俊辰住手,概然道:“并非在下执意如此,只是在下老母病危,这些日子以来一直便在安神医家中医治,小可见安神医劳心劳力地为家母整治,日见消瘦,生怕还有外人来此麻烦神医,使其不得安宁,故在此设下棋、琴、武三局,唯有三局全过者,方可见的神医。在下也是无可奈何,才定下如此办法,还请兄台见谅!”说罢,朝着俊辰做了揖。

    “原来如此!”俊辰点点头,径直做到琴前,说道:“那么小可便奏上一曲!”

    说罢,俊辰将十指置于琴上,随意拨弄,一曲《短歌行》便在其指下缓缓奏出。《短歌行》是魏武王曹操南之际,在赤壁的船上所作,当真是慷慨激昂,表达了曹操一统天下的雄心壮志。此刻,在俊辰的指下,那人只感自己仿佛置身于赤壁的连环船上,看着曹操慷慨高歌,只觉胸中热血、抱负也随之点燃。

    “好!”那人亲不自禁,高声喝起彩来。

    “嘿嘿嘿……原来你跑来此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