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十四章 花荣与宋江谁连累谁
    原本轨迹里,宋江杀人之后,是逃回宋家庄躲藏,直到被朱仝点醒,这才开始流浪江湖,前往柴家庄躲避,直到后来武松要返乡之际,他才启程前往青州清风寨投靠花荣。

    只是那时候宋江在江湖上的名声可以说是如日中天,整个江湖上都以见他一面,能为他效死为荣,然而眼下,因为晁盖那档事,虽然说更多的原因是被盖天锡挤兑,但不管怎么说,直到梁山闹郓城,劫大牢之后的第十天,他宋江才在郓城出现,尽管古代的信息传送比较慢,但喜好八卦是人类的天性,他对晁盖不闻不问,见难就躲的事情或多或少还是传出去一点,让江湖多多少少都有了那么一些传闻。

    宋江也被郓城县内的事整的有些杯弓蛇影了,思来想去的,觉得还是直接去投靠花荣去好,毕竟那花荣和他有着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宋江去清风寨投靠花荣,虽然晁盖的事对他或多或少的有些影响,但是这位仁兄最擅长的是什么,不就是那三寸不烂之舌,擅长忽悠嘛,这不刚进青州地界,在孔家庄忽悠的庄主孔宾和孔明孔亮两兄弟找不到北了,不仅让孔宾心甘情愿地奉他为上宾,还让孔明孔亮两个毛头小子拜他为师,让他在孔家庄长住下去。

    只是这宋江一心沉醉于官场,他觉得在孔家庄有吃有喝,固然是好,但是对他的野心和愿望来说,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所以,不管孔家叔侄三个怎么挽留,他还是一意坚持要去清风寨,孔家叔侄无奈,只得准备了一份厚重的行装,恭送宋江上路。

    要说起来,在宋朝那个年代,但凡江湖上有名声的,要么就是像俊辰、方腊他们那样,是一方势力的领袖;要么就像晁盖这样,出手阔绰,结交天下英豪。原来宋江也是这么干的,只是结交也好,救济也好,最关键的还是要兜里有银子才行,宋江原本有晁盖这个金主,自然是不成问题,可是自晁盖出事,他见无利可图,就这么消失了段时间,在加上被盖天锡这么一盘剥,兜里就空了,这一空,他就没有往日“及时雨”的做派,一天两天还好,日子一长,自是众说纷纭,眼见江湖地位堪忧。这孔家给他备下的厚礼,对他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足足有五千两银票,这一有钱,宋江立马就抖起来了,俨然恢复了往日“及时雨”的腔调。

    青州,自古民风彪悍,魏武王曹操在青州剿灭黄巾之时,得青州兵三十万,以此三十万青州兵为主力,南征北战,无往不利。。

    进入宋徽宗时代,青州更是群匪林立,一个个山头如雨后春笋一般,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在世人的眼中,这宋江入得如此环境,那真是龙入大海,混的那真是爽的不要不要的,虽说在快到清风寨的时侯,被清风山的王英掳上山去,差点变成人肉醒酒汤之外,其他地方真是一个个的把他奉为上宾,就是这清风山上,燕顺、王英、郑天寿、孟福通这几人闻得他身份之后,也是一个个倒头就拜,口中“宋江哥哥”兀自叫个不停,顿时让宋江混身轻飘飘的,真有一种就留在这里的冲动。

    只是这冲动只是一时的,为官的野心很快就取代了这股冲动,在清风山上逗留了没多大时间,便告辞下山,这几个苦留不住,只能送宋江下山。

    宋江本以为到花荣这里,凭着花荣的武艺和自己的手段,应该很快就会有机会得到上官的赏识,从而得到一官半职的。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此刻的花荣,自己也陷身麻烦之中。

    “小李广”花荣,面容俊朗,相貌清秀,十足的帅哥一个,可以说是个走到哪里都会引起小姑娘、大媳妇尖叫的类型,也因此被青州知府慕容彦达之妻记挂在心中,时常有事没事的调戏一把,想和花荣成其好事,但花荣这个人,似乎和宋江一样,对女色根本就不上心,面对如此挑逗,反而急不呴呴地申请调到清风寨。

    原本以为到了清风寨,就不会再有这些事,但他也忘了一件事,这是个文官当道的年代,有花荣如此武艺高强的武官坐镇清风寨,那没有一个资深的文官制衡,那还了得,于是那慕容彦达和几个幕僚一商议,依旧把那刘高派了过来。

    这刘高更是个极品,怕老婆怕到了骨子里,几乎就是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而这老婆阎氏更是个水性杨花,骚到骨子里的东西,见到了俊秀的年轻公子便想和他快活,这到了清风寨见到这英气勃勃的花荣,更是喜不自胜,常思若是和这般妙人做一日夫妻,岂不美事!

    她这边坐着美梦,花荣那边可就惨了,每日里都要想着办法躲这妇人,让他年纪青青的都见白发了,内人崔月和妹子花容见了,心中甚是着急,可是她们两个都是习武之人,叫她们想办法摆脱困境,无异于叫张飞绣花一般!

    这日,花荣自练兵场归来,刚自屋中坐下,就的亲兵来报,“禀报寨主,寨外有人求见!”

    花荣因被那阎氏骚扰的狠了,每日里还要操练,连声音都有了一丝嘶哑,就听他说道:“来者何人!”

    “那人不肯通报名姓,只言寨主只需出去一观便知!”

    “啪”花荣拍案而起,厉声叫道:“这贼婆娘如此欺我,我这便与她拼了!”叫罢,自身后兵器架上取过长枪、弓箭便冲出屋去。

    宋江此刻还在寨门那里,捻须静等自家兄弟出门迎接,这远远地看到花荣跑了过来,他赶紧张开双臂迎了上去,“兄弟!”

    只是出乎宋江意料之外的是,这花荣并不是跑过来迎接他,而是看都不看给他就是一枪,宋江顿时亡魂大冒,他可是知道花荣武艺的,虽不是顶尖那种,但绝对属于高手一类,眼见着自己要死在自己兄弟手上,这厮不愧是靠嘴吃饭的主,在危急当口,气运丹田,巨喝一声,“兄弟!”

    花荣闻此巨喝,猛地从急怒攻心的状态中清醒过来,这一清醒,就发现眼前居然是他的宋江哥哥,赶紧撤力收枪,还好他的武艺不差,如果换成王英,怕宋江立刻了账,去枉死城报道了!

    花荣将长枪和弓箭往地上一扔,抱拳单膝一跪,说道:“哥哥,小弟适才无理,还请哥哥赎罪!”

    宋江哪里会把这事放在心上,他可是还指着花荣出头呢,扶起花荣,佯怒道:“花荣贤弟,你我乃是至交,还说这些见外的话做甚,你还将我当作哥哥吗!”

    花荣心里那个感动啊,张开双臂抱住宋江,“哥哥,小弟终于见到你了!”那宋江呢,居然也伸出双臂反抱住花荣,这样子,知道的是他们兄弟情深,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俩基情无限呢!

    还好二人还知道这是光天化日的,很快就请放开了对方,花荣也将宋江迎入他的住所,唤出内人和小妹拜见了宋江,并命人置办酒席,为宋江接风洗尘。

    宋江不愧是宋江,这几杯酒下肚,便将花荣所有的话套了出来,就见花荣端起酒杯,一口饮尽恨恨地说:“哥哥,你说这叫怎么回事,小弟这容貌乃是天生,长的好一些还叫那两个婆娘惦记上,整日里想着法子要将小弟诓去与她们欢好,小弟乃是那顶天立地的汉子,怎会和那等夫人行如此苟且之事!”

    宋江听了,不紧不慢地给花荣斟满酒,拍拍花荣说道:“贤弟,此事莫急,依愚兄看,兄弟与她们好上一番又如何呢,不仅前途无量,而且从此再这青州地界,谁人还敢惹你?”

    也就是宋江了,如果换个人敢和花荣说这话,只怕是立马被他叫人拉出去砍了,“哥哥,怎地你也来打趣小弟!”

    呵呵,喝酒喝酒,此等皆小事,待我这个哥哥观察几日,定会给兄弟解决此难题!”宋江捻须笑道。

    花荣听了宋江这话,顿时心中暖流阵阵,到底还是自家兄长心疼兄弟啊!

    暂且不说宋江和花荣这边喝酒,再说那刘高府上。

    这个阎氏说起来还和阎婆惜有些一丝半点的亲戚关系,只是她运气好些,嫁给了刘高,做了知寨夫人,而阎婆惜只能做个歌姬,被人包养,末了还少不了一刀。

    自从这婆娘跟着刘高来到这清风寨,打第一眼看到花荣,就把她那魂给勾了去,每日里想的都是如何才能和花荣欢好一番,只是这花荣就是不知好歹,始终不肯上勾,让她无计可施,心中甚是憋闷。

    这一日,她还在府内想着如何去引那花荣入毂,正想着,就见一个侍女火急火燎地冲了进来,“夫人,夫人……”

    那妇人正欲火难解,这边又被人打断思路,不由大怒,拍案而去,“嚷嚷什么!来人啊,给我拉出去毙了!”

    那侍女顿时吓的脸色煞白,跪下不住磕头道:“夫人饶命!夫人饶命!小婢有要事禀,且容小婢把话说完!”

    阎氏把手一伸,拦住前来拉人的士卒,说道:“你且先说来,如若不能让本夫人满意,二罪并罚!”

    那婢女连忙磕头谢恩,说道:“起禀夫人,适才小婢见那花知寨从寨外迎了一个黑矮胖子进寨,小婢只觉那人甚是熟悉,便悄悄向花府下人打听,得知那人是从郓城来的,姓宋,小婢曾听夫人提过,夫人那远房亲戚不是就是死在一个姓宋的黑矮胖子手里,心想莫不就是此人,所以这一得知,立刻就来禀告夫人!”

    那妇人听了,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咬牙切齿地说道:“花荣,没想到你居然勾结朝廷钦犯,让你不听本夫人的,既然本夫人得不到,本夫人就毁了你!”

    而后,吩咐道:“去准备一桌酒菜,然后请大人过来。”

    “是,夫人!”

    那刘高听到夫人相邀,赶忙过来,那阎氏便将这事一点一点地告诉了刘高,并一定要那花荣的脑袋。那刘高也是个知道生辰纲的,也知道那人犯全是郓城人,这听到宋江也是郓城人,于是乎,一不做二不休,在功名利禄的驱使和阎氏的淫威下,决意要把宋江、花荣当做生辰纲人犯来办。这二人一拍即合,便在那里窃窃私语起来,直到将这些勾当全部商量妥当。

    这二人商议的办法其实也不复杂,只要刘高出面就轻轻松松地解决了。他先是遣人去花家请花荣过府,而后叫来花荣的副将,让他带了五十名士卒在他家中埋伏,待花荣一到,便从门上将网罩下,定可拿住花荣,花荣这边拿住了,那宋江基本就是手无缚鸡之力,还不是手到擒来,说起来也是悲哀,花荣堂堂一个知寨,手下士卒都是他亲自挑选,亲自训练,到头来尽然是被这些人所擒,不得不说赵宋已文抑武这招已经将大多武人的精神全部摧毁了。

    一切的事情就如二人商议的一般顺利,花荣、宋江二人并花荣一家老小皆数被拿下,看着被打入囚车的花荣,阎氏那个**发出满足般的大笑,她走到花荣囚车边,拿起皮鞭边抽边叫道:“花荣,你也有今天,我叫你这厮小觑我,叫你这厮看不起我,今天你也做了这等阶下囚,还不来求老娘!”

    花荣不闪不避,任由她皮鞭落下,朝她啐了一口,厉声道:“恶妇,我花荣堂堂男儿,岂会与你行苟且之事,今日之事,唯死而已,他日到的地下,也必生追汝魂!”

    “好!说的好,相公!妾身今生能嫁与你,纵死无憾!”

    阎氏听了,将皮鞭往地上狠狠一摔,歇斯底里地叫道:“给我押走!给我把他们碎尸万段!”

    那些士卒听到她的喊声,下意识地瞄了一眼刘高,刘高是个怕老婆的,哪里敢忤逆啊,赶紧挥挥手,示意他们赶紧上路,早些送到青州城完事。

    刘高之所以敢这么笃定地就让一个副将带着一群士卒押解犯人,实是因为清风寨离青州城着实近,也就两三个时辰的路程而已,而清风寨周边唯一的山贼势力就是清风山,在没有人知道“小李广”花荣被拿下的前提下,以花荣的震慑力,清风山上那几个哪里敢劫囚车啊!

    可是,事情又岂能如他所料!

    清风山上是山贼,山贼的活路就是打劫,这天正巧有商队从清风山经过,清风山那几个还不赶紧下山,毕竟像商队这种肥羊,对他们来说真是“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凭着燕顺等人的骁勇,很快杀散了伙计,将全部财物劫了下来,更加想不到的是,在孟福通的帮助下,王英居然还擒住一个小娘子,这个淫货直嚷嚷着,要赶紧回山做新郎。

    就在这几个家伙准备回山之际,忽有小喽啰来报,“各位大王,前面出现一队清风寨士卒,押着六、七辆囚车正往这边来!而且…”

    “而且什么,你这厮赶紧说!”王英心急回家做新郎,连忙吼道。

    “小的好像看见,前些日子在山上做客的宋大王也在囚车内……”

    “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