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十九章 战清风山(四)
    王英等人以为俊辰砸场是真,救人是假,宋江见俊辰这般动作,一时间也捉摸不准,孰知俊辰这边还真是虚兵,只是因为他对宋江的反感,下意识地在削弱宋江的实力,实的还真是适才那道黑影。

    这条黑影借着山上还算茂密的树木,闪躲腾挪之间,很快便来到清风山的寨子内。

    只是到了这个寨子内,便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迎面而来,这人的鼻子抽了抽,顿时开口骂道:“MD,居然还有人随地方便,这也太恶心了……”

    “是谁?是谁在哪里?”他还没有骂完,就听见一声娇喝,吓得他赶紧一个“鹞子翻身”拔地而起,躲进了房梁的死角里。

    不大功夫,就见一个女子提着宝剑跑到了这里,一到这里,她还顾不上四下查看,就皱起了眉头,而后便掩住了口鼻,“果然是一群匪类!”

    “容儿,可有什么发现吗?”这个女子还在那里跺足生气间,一个年纪青青的白袍公子走到了他的身边。

    这女子一见到他,立刻眉开眼笑,跑到他身边拉住他,“大哥,你今天怎么出门了?”

    “你当我想出门吗?这里不比我们在清风寨的时侯,可以随着你的性子来,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女子摇摇头,复又皱起眉头说道:“哥,这里的味道太难闻了,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那公子溺爱般地看了一眼这女子,“那赶紧走吧!随我回去吧!”

    那女子欢呼了一声,“我就知道大哥对我最好了,回去可不能让大嫂说我哦!”

    “一切都听你的!”

    听着声音渐渐远去,梁上那人伸出脑袋四下看了看,确定无人后,从房梁上一跃而下,“清风寨,大哥,容儿……这两人莫不就是清风寨花荣兄妹?”此人不由面色大变,赶紧浑身上下摸了一遍,发现没缺少什么零件,才放下心来,正待潜进去,忽然想到,“这花荣不是宋江的心腹吗?哥哥打上门来,宋江居然不带这个最强战力下去,莫非……我要多加小心才是!”

    真还别说,当知道花荣还在山寨时,这行动起来还真是加倍小心,虽说宋江带走了大部分人马,但是这寨子里总有些守家的喽啰,他凭着那身轻功、不仅没有让人发现,还躲在房檐之下偷偷听到了关押宿金娘的地方。

    只是当他赶到关押之处,就见门口尚有两名喽啰看管,“嘿,我说你们还真小心,就一个女子也这般如临大敌。也是你们运气好,遇到你们时迁爷爷了。”

    就见时迁从怀中取出一褐色小块,手指用力将其捏碎,而后将粉末用手指慢慢捻下,不多时,便见两个小喽啰开始摇摇晃晃,很快便倒地昏迷。

    时迁从梁上一跃而下,四下一顾,赶紧闪身进了屋内。

    进了屋内,他才发现这个房间到处是红色,赫然就是一间新房,“嘿,你说你们一伙山贼,还学人明媒正娶,当真好笑。”很快,他就看见在床沿有个盖着红盖头的人,暗思应当就是此人了。

    他一个箭步闪了过去,伸手取下那块红盖头,就见一女子身穿嫁衣,头戴珠花,俨然一副新嫁娘的模样,只是此女满脸泪痕,口中被塞一块破布,身上更是被五花大绑,显然不会是自己愿意的。

    那女子乍一见时迁,顿时激动了起来,只是她忘了她既动不了,也说不了话,只是空挣扎罢了。时迁见她这般,也怕动静太大,引来守寨的喽啰,赶忙低声道:“我且问你,你可是那宿家庄的宿金娘?”

    那女子一听,赶忙不停地点头,时迁想着此女容貌不差,应当是宿金娘不差,就待给她松绑。只是当他就要给她松绑时,猛地一想,觉得还是再问问比较好,于是说道:“你且莫叫,我在问你,你可有兄弟姐妹,他们唤做何名?”

    宿金娘一听,顿时“呜呜”地叫了起来。时迁一看,暗道“该死”,赶紧把宿金娘口中的破布取出,就听宿金娘道:“小妹在宿家庄排行第二,尚有大兄宿良,下有胞弟宿义,宿家庄在寇州……”时迁暗自对比,觉得分毫不差,赶紧给宿金娘松开绑绳,说道:“我乃梁山泊“鼓上蚤”时迁,奉我家俊辰哥哥将令,潜上山来救你,眼下哥哥已将合山大部分匪类引下山去,你快快随我下山去吧。”

    宿金娘美目流转,颤声道:“可是那山东梁山泊的“小孟尝”李俊辰?”

    “正是我家哥哥!你且小心,跟着我来!”说着,当先打开门,四下里看了看,发现无人,便朝宿金娘招招手,示意他跟上自己。

    也是时迁大意了,也正是因为这一次的大意,才使时迁日后无比谨慎,无论是在先期打探地形消息,还是潜伏内应,都无人能发现他的行踪,堪称梁山征战的头号功臣。

    时迁这才转过一个拐角,就听“嗖”的一声,一枝羽箭瞬时紧紧贴着时迁的鼻尖,钉在的柱子上。

    冷汗,随着时迁的鬓角滑下,“小李广花荣?”他艰难地转过头,就见不远的一座小屋,一个白袍男子站在门口,瞄金画鹊弓提于其手,不是花荣,还能有谁?

    “我知道宋江哥哥这般将良女许配淫贼自是不对,也知道早晚会有人上山救人,只是没想到你们来的如此之快,救人手段如此高明,“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淮阴侯也不过如此,只是你这般,日后叫我花荣在江湖上如何自处?”

    时迁有些不淡定了,眼珠子滴溜溜地乱转,“你…你待怎地?”

    花荣一笑,也不说话,背过身去,显得根本不将时迁放在心上,只是不管时迁,还是宿金娘,都可以发现,他握弓的手始终没有松过,自己要跑,肯定会受他雷霆般的一箭。

    就在时迁搜脑刮肠苦想办法的时候,花荣冷不丁地问了句,“俊辰还好吧?”

    “还好,我家哥哥很好……”时迁正在苦思,下意识地顺口回答了出来,很快他便醒悟了过来,赶忙捂住自己的嘴,惊恐地看着花荣。

    花荣嘴角抽了抽,似是苦笑了一声,复又抬头看着天上的云朵,似是无限怀念地说道:“是啊,我早该想到了,只有俊辰才会有这份胆量,才敢单枪匹马只身涉险迎敌,派你上山救人啊。”

    听花荣这般一说,时迁本能地觉得花荣与俊辰熟识,于是大着胆子试探般地问道:“知寨与我家哥哥……莫非是旧识?”

    花荣回过头来,看着紧张的我二人,说道:“放心,我不会为难你们,也会放你们下山,我对此事也甚是反感,只是碍于宋江哥哥面子,不便多说。但是宿姑娘乃俊辰未过门的妻子,我花荣岂能让你受那淫贼侮辱,本想着今日要救姑娘,不想俊辰已经赶到了……”

    宿金娘显然非常意外,“我…我…几时…”

    “时迁兄弟,我这里有书信一封,你替我转交俊辰,他自知该如何去做!”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交给时迁。

    时迁双手接过书信,郑重地放入怀中,朝花荣一抱拳,说道:“花知寨放心,时迁定然带到!”

    花荣点点头,复朝时迁一抱拳,说道:“在下,还有一事相托,不知……”

    “知寨请说,时迁定当竭尽全力。”开玩笑,小命还在他手里攥着,时迁哪里敢说半个不字。

    花荣点点头,叫道:“容儿,你且过来。”

    少时,便见一个明眸皓齿的姑娘背着一个小包裹,从房内走到了花荣的身旁。“这是舍妹花容,还请阁下一并带下山,托付于俊辰。”

    “哥!”花容突然单身抱着花荣,哭道:“哥,我不走,你在哪我就在哪,你不是说我们兄妹这辈子都不分开嘛!”

    花荣溺爱地摸着妹妹的头,说道:“容儿,听话,这里不是你应该久留的地方,你先去俊辰那里,待过些时日……哥去看你……去吧!”

    时迁一抱拳,“知寨放心,在下一定将令妹平安带至哥哥面前!”

    “哥…”花容无奈,她很知道自己哥哥的脾气,只能随着时迁离开,三步一回头,说不尽的留恋和难舍。

    花荣挥挥手,一直目送三人离开,直至三人背影完全消失在茂密的树林之中。

    “俊辰,来吧,就让我再来领教一下你的高招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