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五十四章 战清风山(九)
    秦明终究还是那个秦明,无论是原本轨迹还是这一世,当他的对手变成栾廷玉时,不可避免地栽在了陷马坑中。而他所带来的伍佰人马,除了刻意放走的几个,少数落入陷阱,以及被拌马绳绊倒被踩踏致死的以外,其余皆备一网成擒。

    不过秦明倒也硬气,虽然被五花大绑着押到俊辰的面前,却依然昂头崛脑,对众人怒目而视,口中犹自骂道:“有本事和爷爷大战三百回合,若爷爷不是对手,任凭处置,如此靠着陷马坑,纵是到了下面,爷爷也是不服!”

    俊辰和众人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林冲亲自上前,为秦明解开束缚。

    秦明先是一愣,活动活动手腕,发现是真的被松绑了,朝着林冲一抱拳,说道:“敢问这位壮士尊姓大名?”

    林冲生性儒雅,与秦明打了一场,对秦明的身手也颇为佩服,抱拳还礼道:“秦将军有礼了,在下林冲!”

    “什么!你就是林冲!”乍闻之下,秦明大惊失色,“你就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豹子头”林冲?听说你被人陷害,带刀闯入白虎节堂,于发配途中不知所终,怎地出现在此处?”

    林冲面露苦笑,摇头道:“秦将军有所不知…”,于是林冲便将自己误闯白虎堂后的事尽数告诉了秦明,直听得秦明钢牙咬碎,浑身颤抖,末了,林冲说了一句,“如果不是在下的结拜兄弟鲁智深和李俊辰,只怕秦将军此生是不可能见到林某的。”

    秦明听罢,狠狠一跺足,“嘿,真是气煞秦某,圣上岂能如此不明,重用那些奸臣贼子,致使英雄蒙尘,有国难报!那鲁智深秦某有所耳闻,知其昔日乃是西军提辖,只是不知那李俊辰是为何人?难道适才那位与秦某交手那人不成?”

    林冲摇摇头,朝着孙安一指,说道:“适才与秦将军交手的,乃是这位“屠龙手”孙安,并非我家三弟俊辰。”

    “哦,这位也是武艺高强之人,秦某甚是佩服。”说罢,朝着孙安一抱拳,孙安亦是抱拳还礼。

    “想来,秦某此生也是无缘与令弟相识了,林教头,你若是看在秦某为朝廷效力多年的份上,就休要开口劝降,直接把秦某拉下去砍了便是,已全秦某名节!”

    秦明此言一出,倒是叫林冲一愣,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话。

    忽地一道声音响了起来,“秦将军连死都不怕,难道还怕活着吗?”

    秦明看时,见是坐于左侧首位的一个青年书生,于是正色道:“你这书生好不知理!秦明生为大宋人,死为大宋鬼!朝廷虽说对不住林教头,但何曾对不起我秦明,教我做到兵马总管兼受统制使官职,我如何肯被反朝廷,做个强人!还是那句话,众位若要杀时,杀了秦明便是,若要秦明投降,那是休想!”

    不想秦明说完,坐于主位的年轻人鼓起掌来,“好!不愧是开州猛将,“霹雳火”秦明,但请坐下来吃杯酒,待明日便放阁下离去,如何?”

    秦明顿时有些迷糊了,这被抓了,一不劝降二不砍头的,反而好吃好喝,第二天还放自己走,哪来的这种好事!眼见秦明在那里惊疑不定,那年轻人端着一杯酒走到他面前,“秦将军连死都不怕,难道还怕坐下来吃酒不成?”

    秦明最受不得激,一旦被人激将,顿时便会不管不顾,劈手夺过酒杯,一饮而尽,“吃就吃,某家还怕你不成!”

    “这就对了,这才是“霹雳火”的本色!”

    秦明喝完了,才回过神来,问道:“酒也吃了,还不知你这厮到底是何人?你说放某走就能放某走,莫不是想着在酒中下药迷晕某家,又或者派人在沿途劫杀某家不成?”

    众人听秦明这般说,尽皆一愣,随即都哈哈大笑起来,搞得秦明有些莫名其妙。还是林冲厚道,对秦明说道:“秦将军,这位便是我三弟,如今的水泊梁山之主,江湖人称“小孟尝”的李俊辰!以他的为人,又怎么可能行如此卑鄙的小人之事,如他是这般人,不消说林某和鲁师兄,那柴进柴大官人又怎会于他倾心相交,杨志那般将门之后,又怎会倾心投效?”

    秦明有些懵圈了,连忙赔罪道:“请恕秦某无知之罪,秦某久在青州,与江湖上的事尽是一知半解,不得详知,是以不知秦某的身边尽然还有如此义气豪杰,恕罪恕罪!”

    俊辰扶起秦明,笑着道:“不知者不罪,秦将军又何必自责,今日你我休谈旁事,只是一醉方休,如何?”

    “哈哈,喝酒啊,某家最喜欢的便是此事了!”

    行军打仗那真是慢的可以,但逃起命来,那真是一个赛一个地快,短短一个时辰,就逃回了青州城。

    在俊辰等人的刻意而为之下,秦明的副将梁兴逃了回来。他还算仗义,逃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黄信。

    黄信听闻这件事,大吃一惊,哪里还能坐的住,立刻带着梁兴,去见知府慕容彦达。

    当他赶到知府大堂时,就看见崔猛正在那里不知和慕容彦达说些什么。

    慕容彦达看见黄信到来,颇感意外,看了一眼崔猛,说道:“黄都监,你此时来此,是有何事?”

    黄信连忙见礼道:“知府大人,小人得到回报,秦将军出兵征讨清风山,不想半路中了不知何人的埋伏,兵败被俘,还请知府大人从速派出援军,不然只恐秦将军危矣,请知府大人三思!”

    慕容彦达听了,还没有说话,那崔猛在一边阴测测地说道:“兵败被俘?只怕不是吧,想来定是那秦明勾结贼匪,自行入伙了吧!”

    “崔猛,你……”

    眼见二人要争执,慕容彦达心下不耐,一挥袍袖,说道:“好了好了,尔等皆是朝廷命官,如此争议,成何体统!黄都监,秦将军之事眼下还未可知,待由确实消息传来,再做计较!”

    黄信急了,“大人,此事万万不可如此啊!”

    慕容彦达脸生厌恶,“还不与我退下!”黄信无奈,只得和崔猛一起告退。

    看着崔猛那得意地样子,黄信索性将心一横,直接快马赶到校场,直接点起自己管辖的五十兵士,说道:“平日我待尔等不薄,今日秦将军有难,尔等可愿随我一同前往,搭救秦将军。”

    黄信都这般问了,这些兵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只得齐声道:“我等愿跟随都监前往。”

    黄信满意地点点头,直接拉转马头,径直朝城外奔去。众兵卒无奈,只得跟上黄信前去。

    城门附近的小巷中,一道黑影正在那里目送着黄信的离去,自言自语道:“黄信也去了,看来哥哥那边已经得手了,我这里也该动手了。”言语未完,人已不知所踪。

    黄信心里着急,不住地抽打着马匹,就希望能快些赶到,能够搭救秦明,却全然忘了,他的武艺似乎连秦明都不如,真到了能有用吗?

    全力赶路之下的黄信,比起秦明的速度,自是不可同日耳语,眼看着就要到那青棕林,黄信本想着直接打马穿林而过,可现实问题由不得他不勒住马匹。

    这是为何?原来在青棕林的入口的处,一个胖大和尚席地而躺,身旁竖着一块牌子,“若要打此过,留下十坛酒,若是没有酒,吃俺十禅杖。”

    黄信心中焦急如焚,哪里功夫去理会这些,“哪里来的秃驴,胆敢在这里拦住某家去路,还不速速让开路去,如若不然,少时砍了你这颗秃头!”

    那和尚本在假寐,听见人声,眯起一只眼睛瞧了一眼,随即伸了个懒腰,懒洋洋地用脚指着牌子说道:“哟,原来是个官啊,看见没,留下酒,你就可以过去,不然就让洒家打上十禅杖。”

    黄信早已急的头顶升烟,直接抽出丧门剑,“死秃驴,吃我一剑!”朝着和尚脑门就是一剑砍下。

    “哈哈,洒家在此等你多时了,少不得要陪洒家好好玩玩!”单手一撑,直接就地翻身跃起,扬起禅杖,照着黄信马头就是一下。

    这和尚正是鲁智深,专门奉了许贯中的将令,在此等候黄信。

    鲁智深的力量在梁山上首屈一指,那倒拔垂杨的力气,比起秦明都要大上不少,这全力一击之下,哪里还会有好果子给黄信吃,就听那战马惨嘶一声,翻到在地。

    黄信措不及防,直接从马上摔了下来,被大半个马身死死压在下面,马身有多重啊,黄信虽然挣扎了几下,但哪里能推的动,再加上智深一杖压在他胸前,只得悻悻作罢。

    “孩儿们,将这厮给洒家绑了,收兵!”

    “好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