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五十七章 三娘战金娘
    清风山一役,以梁山的全面胜利而告终,不仅顺利救出了宿金娘和花容,而且还得到了青州猛将秦明和其弟子黄信的加盟,还有就是俊辰最关心的事,打击了宋江的声望和势力。

    原本打算回山以后可以用养伤为由好好休息几日,却被许贯中以师兄,鲁智深和林冲以结拜兄长的名义拉到梁山大旗下,晓以大义,足足教育了好几个时辰,直到他再三保证今后绝不再做这般单枪匹马的行为,这才开始他的养伤生活。

    要说他的养伤生活,那是非常惬意的,宿家庄二小姐宿金娘每日里陪在身边,端茶递水,喂水喂饭的,换成谁都会如此。

    在清风山那会宿金娘本早已绝望,在那个当口上得知俊辰派人营救自己,更是为了自己单枪匹马连挑清风山十余匪首,虽然在乍一听到有人称自己是他未过门的妻子时,心中甚是不快,但在亲眼目睹他与花荣一战,最后伤在花荣箭下时,一缕芳心不知怎地,已全然寄在俊辰身上。

    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会愿意以未嫁之身,如此照顾俊辰,换做旁人,只怕等着他的只会她的火尖枪。

    俊辰这边日子过的是爽心的很,可是却有另一个女子左等右等皆不见他来,于是便跟着自己兄长找了过来。

    扈成带着一队人马,把近几次商队北上南下所贩的物资押送到了金沙滩,在柴进举荐下上了梁山,眼下做了大总管的王佐自是赶到那里,和扈成交接一番。

    扈成要到金沙滩,少不了水军的帮忙,也巧在这日轮到小七当值,他和扈家兄妹的熟络程度自是远胜他的两名兄长,即便到了金沙滩,也没有即刻离去,而是陪在扈家兄妹的身边,看着他们与王佐交接。

    扈三娘是第一次跟着扈成来,之所以跟来是因为他听扈成说,他每次到时,都是俊辰亲接亲送,思念情郎的三娘这便缠着扈成要一同前往,扈成拿三娘哪有办法,只能带着她一同前来。

    不想三娘左看右看,都没有看见俊辰,于是在扈成耳边道:“哥,你莫不是骗我,他哪里来了此处?”

    扈成正忙着和王佐二人点算,哪里功夫搭理她,随口应了句,“我也不知,不如你去问问小七。”

    小七此刻正在扈成带来的东西左看看,右看看,只觉得每一件东西都是那么新奇好玩,冷不丁地后面有人拍了他一下,把他吓了一跳,差点把手上的东西砸了,还好他反应快,一把抱在了怀里。

    待他把东西放下,回头看时,就在三娘双手插腰站在他面前时,他拍了拍胸脯,好似受惊过度一般,“嫂嫂,你这是干啥?吓了我好大一跳。”

    一声“嫂嫂”,让三娘的脸上飞起了红霞,顿时觉得有些发烧,佯做要打状,“你个小七,胡说些什么!”

    小七赶忙讨饶道:“莫打莫打,小七知错了。”

    三娘收手道:“你若在胡说,看我不收拾你,我且问你,李俊辰呢?”

    “哥哥?哥哥在寨里养伤,怎么会来此处?”

    听见心上人受伤,三娘芳心大乱,哪里还能淡定,赶忙追问道:“他要紧吗?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嗨,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小七满不在乎地道,“就是手上被人射了一箭,如今在寨里让那个被他救回来的宿金娘,端水端饭地服侍着,那日子……”

    王佐这时候正和扈成交接,本能地觉得好像有些冷,正待紧紧衣服,不想看到三娘脸如寒霜,身上散发着阵阵寒意,而小七尚不自知,还在那里喋喋不休,吓得他脸色煞白,大叫道:“小七,慎言!”

    小七见王佐叫他,还站起来朝他招招手,这正要回头和三娘再说时,就听到背后一个阴冷的声音,“你说有个小娘子在服侍他,是吗?”

    小七浑身打个激灵,心道要遭,慢慢转过身来朝着三娘笑道:“嫂嫂,小弟这不是胡乱说的吗,哪里有这些事啊,你别当真啊!”

    三娘不再理他,冷哼一声,径直转身,朝着山上飞奔而去。

    王佐这时跑个小七身边,指着他恨声道:“你这个小七怎么什么都说,少时打起来,看你怎么办!”

    小七这会已知闯祸,哪里还敢还嘴,只能小声喃喃道:“这你说怎么办。”

    王佐没好气地应道:“怎么办?还不赶紧上山,通知哥哥,不然真打起来,看哥哥怎么收拾你!”说罢,袖子一甩,着急忙慌地便朝山上赶。

    小七见王佐往山上跑,朝着扈成歉意地笑了笑,然后高叫一声,“等等我!”便追着王佐去了。看的扈成在那里摇头不已。

    三娘也不是第一次上山,这路可以说比小七他们还要熟,没多大功夫,便跑到了俊辰的房外,直接便推门进去了。

    说来也巧,本来俊辰应该修养的,只是贯中有事,临时将他叫走了,只留金娘一人在此。金娘也难得俊辰不在,可以想些自己的小心事,只是每次思及俊辰,心中免不了美滋滋的。

    正想间,“哐”的一声,金娘的思绪随之便被打断,金娘大喜,本以为是俊辰回来,不想进来的却是横眉冷目的三娘,大怒道:“你这婆娘,好生无礼,知道这是谁的房间,也敢这般乱闯!”

    三娘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这样骂她,一时怒由心起,“你这个专门勾人汉子的野婆娘,敢在姑奶奶面前撒野,莫不是活腻歪了!”

    宿金娘也是个辣椒脾气,被三娘这么一骂,顿时喝道:“看老娘不撕你这婆娘的嘴。”说罢,便扑了上去。

    三娘哪里会怕,冷笑两声,想迎战时,又觉房中太小,怕打坏情郎房间,对金娘道:“有本事便和姑奶奶到院中一战,就怕你没这个胆!”说罢,当先走了出去,临走时还挑衅似的瞥了眼金娘。

    金娘何时被人这般小瞧,“打就打,谁怕你不成。”跟着跑了出来。

    三娘先到院子,直接从架子上取过双刀,也不待金娘站稳拿好兵器,直接便劈了上去。

    “好奸诈的恶婆娘。”金娘低头闪过,就地一滚,在架上抽出一支长枪,也不说话,朝着三娘分心便刺。

    二女在原本轨迹里,便是不分上下,此刻二人没有了战马,也没有了暗器,全凭着真实功夫,打得更是难分难解。

    我一刀过去,削掉你半支头花,我一枪过去,挑掉你半块衣襟;你往我头上、四肢砍来,我便朝你前胸、小腹刺去,打得是昏天黑地,花容失色。

    本来还在和贯中商议的俊辰,听王佐说到此事,哪里还能做的住,狠狠地瞪了眼小七,赶忙就往自己的屋舍奔去。

    他跑的不慢,二女打的也不慢,而且还渐渐打出真火,招招都往要害招呼,俊辰到时,眼见三娘一刀直去金娘颈项,金娘也是一枪直刺三娘前心,俨然是同归于尽的招数。

    “不好!”俊辰这时哪里还敢怠慢,飞身跃入场中,先是一掌切中三娘脉门,让她拿捏不住钢刀,跟着又是一脚,踢中金娘手中长枪,致使长枪脱手而去。

    三娘眼见俊辰打飞她的手中刀,心中气急,一跺脚,就待下山去,俊辰哪能如她所愿,一把将她拉了回来,可是金娘见他先去拉三娘,而不顾她,心中小性子发了,也不理他,径直叫道:“郑老大,我们走!”

    俊辰顿时一个头赛两个大,索性将心一横,上前右手一把揽住金娘,左手一把揽住三娘,将二人同时夹到肋下,二女被揽起,兀自挣扎不休,口中直嚷:“放开我!放开我!”

    俊辰这个时候哪里敢放,径直夹着二人奔进房内,同时脚一勾,将门关上,顿时屋内传来一片打闹之声。

    引得本来担心不已的贯中等人哈哈大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