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五十八章 海船师的下落
    海洋,在这个时代来说,大多的人对他都是敬而远之的,哪怕是这个时代的人杰,都没有想到过探索海外世界,发展远洋贸易,毕竟,在这个时代的人心中,天朝就是正统,是中心,海外有的只是一些弹丸小岛罢了。

    在李俊辰的心里,海洋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无论是对梁山的钱粮用度,还是对日后的远景规划,都离不开一支强大的海上力量。

    要有海上力量,首先要有船,然后在谈的上武装,在水浒世界的原本轨迹中,论起造船,“玉幡竿”孟康自然是其中楚翘,而且时迁也曾禀报过,孟康因监造押送花石岗的船只,杀死提调官,流落江湖后,被饮马川寨主邓飞收留,现已在饮马川落草。

    以梁山的声望,要让小寨的饮马川并入梁山,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在俊辰看来,原本的饮马川三杰中,仅裴宣一人看称的上好汉,其余二人皆不够此资格,邓飞双睛赤红,乃是一个和燕顺、王英一般,喜好用人心做汤的家伙,不要说在这个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年代,哪怕是后世,如此行径也绝对被定义为禽兽;而孟康更是因为押送花石岗的船只翻船,害怕上面查找过失,就杀了上司提调官,如此行径,何人敢在用他,就算此人愿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可是他连监造给蔡京押送花石岗的船只都造不好,更不消说在高一级的海船了,俊辰可不想因为用这等人,而使梁山精锐平白无故,葬生鱼腹。

    此事在他心头萦绕已经不知多久,与贯中等人也商议过多次,也均无建树。这日,他正在与贯中等人商议间,忽见张三前来禀报,“哥哥,公孙道长带同晁盖、刘唐、白胜三人前来,说要拜谢哥哥。”

    “速请!”

    张三领命去请晁盖等人入内,俊辰谓贯中道:“看来安道全的本事确实不小啊,我等去青州前,三人的伤势依旧颇重,这才回山没几日,三人居然已能下地,当真妙手回春!”

    贯中点头称是,“确实如此,家母久病缠身多年,我也曾遍访名医,均无法治愈,到了安道全手上,眼下已有不小起色,相信不日就可痊愈。”

    不多时,晁盖等人便在张三的引领下进的屋来,几人一见俊辰,倒头便拜,“晁盖、刘唐、白胜拜谢俊辰公子救命之恩,今后若有差遣,万死不辞!”

    俊辰赶忙扶起几人,说道:“晁天王言重了,你我皆是江湖儿女,不需如此,相信如是俊辰蒙难,天王也会全力搭救,还请天王坐下说话。”

    晁盖坐下后,叹了一声,说道:“我与宋公明相识近二十载,不料临到事来,还不如从未蒙面的俊辰兄弟,真是人心叵测,世事难料啊!只是晁某有一事不明,想请教公子。”

    俊辰与贯中互视一眼,“晁天王请说!”

    “适才晁某进来时,眼见各位面上均有难色,可是进来山寨遇上什么难事不成,还请兄弟告知,晁某必定效犬马之劳!”

    听了这话,俊辰心里略一思索,说道:“眼下却有一事,晁天王久在江湖行走,不知可曾听说过有什么擅长制造海船?”

    原本也不指望晁盖能有什么主意,晁盖为人豪爽仗义,所结交的以武夫为多,像造船师这样的技术人才,晁盖还真不会去与之结交。

    不想晁盖听完,哈哈大笑起来,“要说旁的事,晁某可能还真没办法,唯独此事,晁某还真有那么一个人!”

    晁盖这么一说,俊辰赶紧追问道:“此人是何人?现在何处?”此事事关梁山前途和命运,不由得他不紧张。

    晁盖见他这般紧张,心中也颇感意外,只是他也知道此刻自己也只是暂居此地,并未入伙,有些机密事,不知道也是正常。就听他开口道:“晁某有个远亲,算起来应该是晁某的伯父,名叫晁说之,曾中过进士,但为人素来刚正,故不为朝中当权者喜爱,如今正赋闲在沂州家中,虽说他满腹经纶,但他最得意的还是造船之术,晁某说句不客气的话,当今论起造船之术,尤其是海船,无人能出其右。”

    晁盖这么一说,俊辰恍然大悟,历史上确实有这么一号人物,为北宋造船三杰之一,是这个时代最好的海船设计师。

    “既如此,晁天王可否修书一封,召他来此呢?”

    晁盖闻言,面色有些尴尬,说道:“并非晁某不愿写此书信,只是某伯父自来与晁某这一脉有些误会,即便晁某有书信给他,恐他也不会卖晁某的账。”说罢,红着脸低下头去。

    众人见状,哈哈大笑起来,想想也是,晁盖这样的性子碰到文人秉性的晁说之怎么会给他好脸色看。

    “如此人物,岂能是一封书信就可召来,依我看,还是当我亲去相邀,方显我梁山诚意!”

    听得俊辰这般说,王佐第一个站了出来,“不可不可,哥哥乃梁山之主,就如三军主帅,当以坐镇山寨,调拨众家兄弟,主持山寨方向方是大事,下山前往沂州,邀请晁老这等小事,小弟不才,愿前往一试!”

    当听到“哥哥乃梁山之主”这几个字时,俊辰下意识地瞄了眼晁盖,这位原本的梁山之主,在原本轨迹中,可不是被宋江用这些个字玩死的嘛!

    “你去吗?”俊辰低头微微沉吟,“你去也不是不可,只是兄弟身手尚欠火候,如今这天下并不太平,依我看还是找位兄弟陪你一同前往才是正事。”

    王佐心里早有腹案,待俊辰说完,便接道:“小弟不才,敢情林教头出山,陪同小弟一同前往!”

    俊辰点点头,看向林冲,“二哥,还需劳烦你出马一趟,陪同王佐兄弟走上一遭,务必要将晁老先生请回来!”

    “兄弟放心,此事易耳!”

    请个人上山,这件事在谁看来都十分的简单,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难度,就和游山玩水一样容易。只是任谁都不会想到,偏偏就是这么容易的事,出了意外!

    林冲和王佐下山差不多快有半月了,还没有一丝的消息传来,俊辰的心中隐隐感觉有些不妙,只感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样。

    正想着叫时迁过来问一问,看沂州那边到底怎么样了,没想到还没有找他,时迁到是先找上门来了,见面第一句话,“哥哥,大事不好!林冲、王佐两位哥哥失陷沂州,如今高俅所派之人已到沂州,就待讲林冲、王佐俩位哥哥押往汴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