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六十章 拿回去暖被窝
    事实上,在很多朝廷官员的心中,都认为没有人有这个胆子敢来动朝廷的囚车和押送队伍,就算有,那也是极其少数,要非常倒霉才会碰上,自己肯定不会是那倒霉的一个。

    高侗其实也是这样想的,虽然说他这官是通过高俅得来的,也是按照高俅的要求来做事的,可他心里仍免不了暗骂高俅,这么简单的事,让自己派人押送或者干脆自己这边动手把林冲咔嚓了就是了,用得着派高冲汉来嘛,累的自己还被这厮耍弄几下。

    他嫌高冲汉耍弄他,殊不知这浑人心里也在骂他,觉得如果不是这厮太无能,连个囚犯都搞不定,至于让他高大将军跑这一遭嘛,到这个穷乡僻壤,累的半死不说,还没有什么好处。

    为了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早点回到京城,高冲汉哪会管高侗说什么,醉醺醺地就上了马,万幸的是,他还记得高俅的安排,直接带着人马和囚车,从沂州西门出城,直奔小路而去。

    高侗拿这个武夫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带兵扬长而去,而后着急忙慌地安排副将金必贵带领大队人马,从大路出发,以做疑兵。

    只是他们这样做,真的瞒得过梁山吗?答案必然是否定的,有时迁负责打探,有贯中出谋划策,任何的安排对梁山来说,都是透明的,除非行动的将领可以临阵用兵,否则就绝不可能逃脱梁山的掌握。

    金必贵带着大队人马作为疑兵,虽然人马带的很多,但是他心里却一点底都没有,要知道他是祝家庄一战的幸存者,亲眼见识过梁山众将的手段,所以才逃到离梁山有点远的沂州,靠着手上有几把刷子,被韦豹看中,被任命为副将。

    看看身后那群俨若郊游的士卒,他的心里实在是提不起一丝的干劲,只希望早些走到高侗指定的地点,然后安全的返回。

    心里越怕什么就越会来什么,走着走着,就有负责前方的探路的士卒毁来报告,“将军,前方出现一支人马……”

    “老子就知道,这一路准没好事,肯定有事要发生,拿老子做顶缸的,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金必贵还没等来人说完,就大声嚷嚷起来,“你怎么还不下去准备?”

    “将军,那支人马看起来不像是劫道的,到像是…像是……”那人小心翼翼地说道,声音越说说轻,好像他自己也吃不准。

    “像是什么,你给老子说清楚了!”金必贵人称“酆都恶鬼”,不仅长的凶神恶煞,这脾气也好不到哪,见手下说了半天说不清,这火气蹭蹭往上冒。

    “像是一个大少爷,带着大小老婆,领着庄丁护院,出来游山玩水的。”那人见金必贵脸色越来越差,索性心一横,就这么说了出来。

    不想他这么一说,不仅金必贵呆了,就连他手下也呆了,隔了半晌,队伍中爆发出哄天的笑声,“哎哟,太有才了,还带着大小老婆!”

    “只怕是想老婆想疯了,看见女人以为就是老婆吧!”

    “不行了,不行了,谁扶我一把啊!”

    金必贵大笑了一阵,开口笑骂道:“去你TND大小老婆,游山玩水,就这穷山恶水的,有什么好玩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头前带路,老子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敢挡爷爷的路。”说着,眼中淫光四射。

    金必贵都这么说了,那人哪敢说什么,毕竟人家是将军,自己只是个小卒,万一惹恼了他,把自己砍了都没地方说理去,引着金必贵直往那边去。

    这金必贵一路跑一路想,想着待会到了那里,二话不说,直接杀过去,先把那些庄丁什么杀了,而后把那什么少爷的绑了,可以找他老子要笔银子,那两个小娘子,就直接抓回去暖被窝,这一次出来值,就这么溜溜跑一圈,还有这好事,看来以后要多出来走动走动才是。

    想的挺好,到的也挺快,做的也挺好,刚看到人影,这厮就大吼一声,“哪来的贼匪,敢拦你金爷爷的路,小的们,男的都给老子剁了,留下那个小白脸换钱,两个娘们暖被窝!”

    金必贵这声吼的气势非常足,声音也非常响亮,正自我感觉良好呢,他口中的那个小白脸和两个小娘们听到叫声,这便转了过来,顿时没把他的魂吓没了,“李…李…李公子,扈…扈…扈小姐,你…你…你们怎地在此?”

    那边这队人马正是梁山的人马,林冲、王佐被拿,梁山不可能无动于衷,早已将沂州的守卫情况以及押送队伍摸的一清二楚,眼下在大路这边等着金必贵的,正是李俊辰以及扈三娘、宿金娘二女。

    金必贵可是亲眼见识过李俊辰大战李应的场面,在他的心里,李应的武功已经够高了,至少他觉得,就是五六个金必贵也不是一个李应的对手,就是这么一个厉害人物,在李俊辰手上,连五十招都没走过去,就中枪殒命,甚至连用飞刀的机会都没有,这样的人物,他现在还能坐在马上,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他这边才约束住手下,那边俊辰瞄了他一眼,轻飘飘地说道:“适才我好像听到有人说,要把我拿下换钱,是有这回事吗?”

    金必贵赶忙摇头,那头都快赶上拨浪鼓了,“没有,绝对没有,肯定是这地方空,是从别的地方传过来的吧!”那脸谄笑,配合他那张凶神恶煞的脸,一旁的二女看了直想笑。

    别说她们,俊辰看了也想笑,只是他如果一笑,只怕要坏事,是以强自忍着,“这么说,是我听错了?”

    这厮又改点头了,点的真叫一个快啊,“是是是,肯定是听错了!”

    突然,俊辰突然拔高了嗓子,“金必贵,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想把我的夫人抓回去暖被窝,莫不是嫌命太长了!来人啊,给我拿下这厮!”

    三娘与金娘二女白了他一眼,随机脸上飞起红云,看到对方在看俊辰时,又忍不住冷哼一声,各自催马,直取金必贵。

    金必贵真的是欲哭无泪,这扈三娘他也打不过啊,眼瞅着还有一个挺面生,也许自己还能拿下,拿下了可能还有条生路吧,这才打起一丝精神,举叉迎了上去。

    宿金娘用的是月轮火尖枪,可是她真正成名的是背后的七把飞叉,眼下披挂整齐了,自是飞叉一把不少,眼看金必贵把自己当软柿子,她也不含糊,暗暗从背上取下两支飞叉,趁着两马即将错蹬之际,一抖手就扔了出去,金必贵哪里想到一个女子会有这些手段,立时双肩中叉,手中的五股托天叉再也拿捏不住,直接掉在地上。

    这厮倒也光棍,立刻翻身下马,在边上一跪,“小人该死,冒犯虎威,实是罪该万死,千错万错都是在下的错,与哪些兵卒无干,小人愿用一机密消息来换取这些兵卒的性命。”

    “机密消息?你要说的,怕是高冲汉走小路押送林冲囚车返回汴京吧!”

    这厮面色大变,“这……这……”

    “好了,这些休要再说,我且问你,事到如今,你是否愿意归降?”

    “小将愿降,今后愿为公子鞍前马后效犬马之劳。”俊辰有收降之意,他哪里还会有半分犹豫,立刻点头应了下来。

    这厮既已归降,大路这边已然事定。俊辰将目光投向北边,“不知那边怎么样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