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六十二章 破沂州(一)
    北宋末年这个时代,有一个方面是可以和明朝想媲美的,那就是文官的权势。文官集团的权势之大,可以直接无视皇帝的旨意,只要这些士大夫认准的事,哪怕是皇帝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连皇帝都如此,就不要说武将了。

    宋徽宗年间,武将见到文官,可是要下跪行礼,哪怕官阶一品,见到阶位比自己低的文官都要如此,这种风气之下,文官哪里还会看得起武将,高侗这厮也是这般,尽管说他非常瞧不起高冲汉和韦豹,但是这俩人一个是有高俅做后台,一个则是本城兵马都监,自己的小命全仗他保护,这才虚以委蛇,否则,只怕早被他找个什么理由,扔到哪个犄角旮旯去了。

    不知为什么,高侗这天一直就觉得眼皮在跳,心里很不踏实,原本以为等高冲汉走了,金必贵带兵出城以后,这种感觉就会消失,可没想到的是,即便是这两人走了,这种感觉依旧没有消失,反而有种愈演愈烈的趋势。

    心里感觉不踏实,那么肯定无法处理事物,索性就不处理了,回到府内书房去看书,借以平静自己的心情。这个时代有着“修身治国平天下”的说法,读书与书法更是被看做锻炼自己养气工夫的不二法门。本以为看看书能够缓解自己心情,没想到根本就没有用,压根就是什么都可不进去。

    这下高侗可就郁闷了,在那里枯坐闷想,“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急的他在屋里来回疾走,不过别说,这一走,还真让他想出点事来了,让他想起金必贵那边不知道怎么样了。

    于是,他便吩咐手下,立即去请本城都监韦豹过府。

    知府召唤,韦豹不敢怠慢,立刻跟着来人去到了知府府邸。待见了高侗,高侗也顾不上面上的寒暄,直接问道:“韦都监,那金必贵已经去了多时,不知如今是否已经转回?”

    韦豹很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直觉这位怎么会想起来问这些,但高侗毕竟是知府,他还是如实禀告道:“启禀大人,金必贵至今未归。”

    听到金必贵没有回来,这厮心里“咯噔”一下,只觉得好像抓住了什么要点一般,急声道:“韦都监,那金必贵定是遇到上了梁山贼寇,这厮如果投降贼寇,引贼寇来犯我沂州,该当如何是好?”

    韦豹听了这话,不由哈哈大笑起来,“莫说那些贼寇不敢来,就是来了,末将也定然是有一个拿一个,有俩个拿一双,大人只管将心放在肚里便是!”

    高侗听他这么说了,也只是稍稍感觉放心了些。

    不过,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这时就见有守城将士飞奔过来禀报,“大人,南城外有梁山草寇搦战,直言要大人速度开城投降!”

    韦豹嘿嘿一笑,朝着高侗一抱拳,“大人且放宽心,末将去去便来,定将此贼拿来!”

    高侗佯装摸了摸没几根的胡须,说道:“韦都监只管去,本知府在这里静候佳音!”

    韦豹辞别高侗,连忙回到营中,披挂整齐,点起两个指挥的兵马,便往南城赶去。

    他将将赶到南城,还未等打开城门,就听见城外传来一阵阵叫骂声,“你们认识缩头乌龟不,它老人家可比你们有种多了,哪像你们这一个个的衰样,哪里能做它老人家的祖宗,就是做孙子都没人要!”城上的人真是听的满脸臊红,城外的人则是一个个笑的前仰后合。

    “无耻草寇,居然敢这般辱我,来人啊,打开城门,随本将出战迎敌!”韦豹也听不下去,厉声喝道。

    梁山在南城外搦战的乃是“青面兽”杨志,他是累世将门之后,这些话他自是骂不出来的,许贯中也想到了这点,所以从俊辰的身边将张三要来,专门让他负责骂阵。

    张三本就是痞子出身,肚子多的就是骂人的话,再加上跟着俊辰时久,又从他口中学的不少后世的经典骂词,顿时让他觉得大开耳界,学的那真叫一个快。

    眼下他在城外骂的,别说韦豹和守城士卒了,就是杨志都有些听不下去了,“我说张三,差不多就可以了,不用在骂了!”

    张三这厮朝着杨志“嘿嘿”笑了两声,边捋袖子边说:“制使哥哥,这些家伙到这会还是要当缩头乌龟不肯出城,还是让我在骂骂,哥哥放心,如果他们在不出来,你瞧我不把他们翔骂出来!”

    杨志真是苦笑不已,额头上隐隐出现了好几条黑线,心中直嘀咕,“你那哪是在骂他们啊,简直是在折磨老子啊!”

    心里想归想,但是对于沂州守军不出城迎战,杨志的心里也非常焦急,如果他们始终这么避而不战,那么制定好的计划岂不是落空了吗?

    杨志的顾虑也不无道理,只是对于沂州来说有些多余,很快,他便发现沂州的城门有打开的迹象,他赶忙叫道:“张三回来,沂州守军这就要出来了!”

    那边正骂得起劲的张三冷不丁听到这话,一开始还愣了一下,马上便省悟过来,脸上大变,连滚带爬地跑回杨志身边,哭丧着脸,说道:“制使哥哥,你可不带这么吓唬人啊!”

    杨志心里发笑,“让你小子光顾着嘴上痛快”,面上却不假颜色,“赶紧退下吧,守军出城了!”

    也许受张三刺激狠了,他才退下去,韦豹就带着人杀了出来,手中金锏朝着这边一指,恶声恶气地嚷道:“适才那个吃了翔的兔崽子给老子滚出来,速到老子锏下受死!”

    张三哪怕是躲在后面,也是吓得面如土色,心里默念,“你看不到我!制使哥哥,你可千万要给力些啊!”

    杨志自是不可能让张三出来,既然要演戏,自然是要演全套,就见他手中枪一指韦豹,“韦豹,我敬你是条汉子,故劝你速速开城投降,否则少时城破,定杀尔个鸡犬不留!”

    “哈哈…”韦豹仰天打了个哈哈,复厉声喝道:“鸡犬不留?不怕实话告诉你,爷爷重来就不知道投降两个字怎么写,要爷爷看,还是将尔等的狗头留下为好,照爷爷的家伙吧!”说吧,攥起金锏,搂头就是一家伙。

    杨志也不搭话,直接纵马挺枪,和韦豹战在一处。然而,交手第一回合,韦豹便灵敏地感受到,眼前这个使着杨家枪的家伙,武功似乎没有他的嘴巴那么厉害,根本还不够他韦豹大人看的。

    “哼哼,适才瞧你骂的挺爽,现在怎么了,就这点本事还敢来挑衅你韦爷爷,只怕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受死吧!”

    殊不知杨志此刻心里也在骂娘,明明自己的身手不比韦豹差,为什么演戏的事偏偏要交给他,这个事哪是人做的啊,可是军令如山,他又怎么敢违抗,只能苦苦挨着。

    眼见打了三十回合,杨志心中终是一阵轻松,大喝一声,“爷爷不是你对手,你莫来追!”长枪一伦,划出半道圆弧,将韦豹迫退几步,然后长枪一招,高叫道:“点子扎手,孩儿们扯乎!”

    梁山军令行禁止这一刻得到了体现,杨志才这么一叫,那些个喽啰立刻是扔刀的扔刀,抛旗的抛旗,跑的一个比一个快,直把杨志气的苦笑不得,“待回山,看老子不好好操练尔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