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六十七章 初见武松
    武松,清河武二郎,是整个水浒世界中人气最高的人物之一,君不见后世的山东,只要是个男人,通常都会拍着胸脯自称二爷,绝无人自称大爷,若是你称呼他大爷的话,只怕对方前一刻还在和你说笑,下一刻就是拳脚相向,原因无他,因为大爷的意思通常是指武松的哥哥武大郎,堂堂爷们不说是英雄好汉武二郎,反而说成三寸丁古树皮的武大郎,你不是找打嘛!

    “武松,你个孬货,今日怎地烤上火了,你往日的威风呢,有本事再来打爷爷啊!”

    乍一听武松之名,俊辰大惊,他也没有想到此次来柴进庄上,居然还能遇到武松,原本他也让时迁在江湖上四处打听武松的消息,但只是知道他在清河县伤人后逃走,流落江湖,至于去了何处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查知,所以也就只能让时迁多留个心眼,没想却在这里得见。

    听着异口同声地辱骂武松,俊辰心道“要遭!”他如何不知这些庄客的意思,无非是见武松英武,深得柴进喜爱,不似他们这帮酒囊饭袋,中看不中用,所以一味地挑逗武松去打他们,然后再去老都管面前哭诉,让他去说动柴进,由柴进出面将武松赶走,然后他们可以继续过他们酒肉管饱的日子。

    询着声音快赶几步,很快便看见十几个庄客围着一个蹲在地上的男子,让人奇怪的是,那男子无论他人怎么辱骂,只是蹲在地上不肯出声。

    但不管是俊辰,还是林冲,都可以清楚地感觉那个男人身体里蕴藏的巨大力量,双拳上的青筋已经一根一根地暴起,呼吸明显变得非常急促,很明显他在拼命地压抑着自己。

    “不能动手,绝对不能动手,一旦动手了,我就没有地方可以去了,为了大哥,我也忍下去啊!”男人的心里一直这样,不停地提醒着自己。

    虽然他不停地这样提醒自己,但是有人却不想他这样,“武松,你这个懦夫,你就是一个懦夫!”

    “我不是懦夫!”武松低着头,低声吼道。

    但那个声音似乎不想放过他,“你就是个懦夫,你就是个一无是处的懦夫!”

    “啊!”武松虎吼一声,猛地站了起来,吓了周围的人一跳,尽皆后跳了一步,没想武松却没有打他们,只是来回扫视着,口中喃喃自语:“我不是,我不是!”

    林冲在原本轨迹中,最后是由武松为他送终,这个时空虽说是第一次见到武松,但是他对这个汉子却有着一种莫名的好感,眼见这帮人这般出言刺激,不无担心地道:“三弟,如此刺激这个汉子,怕是会出什么事吧!”

    俊辰看着武松,摇摇头,“二哥,这人是个血性汉子,是不会有事的,只是他这般消沉下去,对我们梁山来说,对江湖来说,都会失去一个耿直、血性的好男儿。”

    那些庄客被武松吓了一跳,顿时觉得好不丢脸,虽然是来讨打的,但是被吼上一声就退缩,那也没脸去告状不是。

    也不知是谁带头嚷了一句,“这厮今天m动手,哥几个有仇的报仇,有恨的雪恨!”顿时就像点燃了火药桶一般,棍棒拳脚,一股脑的往武松身上招呼。

    武松虽然一直在念叨不能动手,不能打人,可真当棍棒临体的那一刻,他身体里的那股血性顿时便爆发了出来,一双铁拳云雷涌,玉环鸳鸯风雨惊。

    铁拳到,应声倒,棍棒临身,反被震折,钢腿扫落,棍断人倒,这些庄客虽然人多势众,手上拿着棍棒家伙,但是打了起来,真的不是武松的个,不大的功夫,便被武松打的落花流水,哀声遍地。

    真的待将这些人打翻在地,武松孤零零地站在中间,反倒不知如何是好,这有庄客一边抚胸一边挣扎着爬起来,口中兀自骂道:“武松,有本事你便在来打,今天不打死老爷,老爷还就赖上你了,待打死老爷,叫大官人这辈子养着你!”

    “你这外地来的怂货,这便不敢打了,有本事便将老爷们打死,今天若打不死老爷们,老爷们便不和你这怂货甘休!”

    这帮人骂得正爽,兀自喋喋不休,就听得一声“嘴这般臭,樊瑞、曹正,与我掌嘴!”就觉眼前人影一扇,一个满脸络腮的道袍大汉出现在眼前,二话不说,抡起巴掌便是劈头盖脸地抽了起来。

    “哎哟,我们自骂那武松,与你何干,你这厮是哪里来的,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敢在这里打人,莫不是没有王法了!”庄客中也有精明之人,眼见樊瑞等人陌生,忍不住叫了起来。

    这些个庄客本来是商量好了,来撩拨武松的,却不想才被武松打完,紧跟着又莫名其妙地被俩个陌生人劈头盖脸地一顿好打,心里哪里甘心,只是看看樊瑞的满脸凶相,曹正的一身横肉,再看看自己的小身板,怎么看都不是个,于是乎便使出了最后一招,召唤大法,“老都管,您老快来看看啊,现在什么鸟人都敢在大官人府上行凶,莫不是真没有王法了!”

    闻得此语,俊辰先是一怔、随即转头看向林冲,见林冲也是无语地摇头,这话实在太熟悉了,当日他们初来时,这些人演的可不也是这么一出?如此说来,那位老都管岂不是马上就要登场?俊辰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入口。

    没多大功夫,入口响起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那“嘟嘟嘟”的拐杖敲地声还是那么的熟悉,人还没有出现,那熟悉的声音先传了过来,“反了反了,武松你这打伤人命的贼厮,还敢在这里行凶,莫不是真以为老夫不敢治你不成,快来人啊,速速将这厮绑了,拿大官人的片子,送交衙门治罪!”

    这些见到老都管,就好像见到亲人一般,一个个眼泪汪汪的,惨嚎道:“老都管,你可要为我等做主啊,这几个不知哪里跑出来的,到这里就将我等一顿好打,您老千万要为我等做主啊!”

    老都管看也不看,拐杖随意指指,“一并绑了,送交衙门治罪!”

    “嘶,真的要将我送交衙门?老都管怕不是忘了些什么,你就不怕柴进回来,你没法交代吗?”俊辰颇有意味地说了一句。

    “嘿嘿!就凭你敢叫大官人名讳……”老都管说了半句,忽觉此人声音好生熟悉,抬起头看时,就见俊辰那似笑非笑的面孔,吓的他连退好几步,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是你,是你,怎么是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