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七十五章 小弟暴打大哥?
    宋江自清风山下被俊辰大杀了一通,后来秦明的事情又被当面拆穿后,在清风山上着实老实了一阵子,他无论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一个人武功好也就罢了,怎么还能料敌机先,连智谋都这么厉害,不但是平白无故地落下了一通埋怨,还把秦明彻彻底底逼上了梁山。

    这厮不是个轻易肯认输的主,为了他那个当官的梦想,他怎么着也要在试上一试,被俊辰这么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以后,他还真沉下心来,痛定思痛,好好地盘算了自己所拥有的资源和班底,还真让他发现了他眼下的两个问题。

    说是两个问题,说到底也就是武力和智谋,一是巅峰武力,虽然这清风山上头领不少,巅峰高手也不是没有,王英、燕顺、郑天寿等等,这一大帮子固然只能算是一般高手,但是发小花荣确是实打实的高手,虽然更多的还是在那张弓上面。但不知怎地,这次见了这个兄弟以后,宋江心里总有种说不上的感觉饿,总觉得这个兄弟待自己没有以前那么亲了,甚至与还将妹子托付给那个不给自己面子的李俊辰,这般做不是打他宋江脸嘛,就算他嘴上再不说,但和花荣之间明显有了一丝隔阂。

    宋江这种人,一旦和你有了隔阂,那么防你就和防贼一样,既然花荣这边让他觉得有那么一丝靠不住,那么再找一个巅峰高手撑场面,就是迫在眉睫的事了,本来秦明是一个,但是又被李俊辰搅了,宋江每每想到这里,就会恨的牙痒痒的,没由来,只能在江湖上在想办法。

    另一个问题则是宋江发现少一个可以和他商量事情,出谋划策的白纸扇,清风山上尽皆是一帮大老粗,整日里想的不是女人就是打劫,和他们商量和宋江自己拿主意没什么区别,花荣虽然比他们强些,但是这强的始终还是有限。“必须尽快找一个可以商量事情的军师”,宋江在心里给自己下了这样一个命令,可是这样的人无不是饱学之士,如何肯跟着他上山落草?冥思苦想之下,还真被他想到一个人,那就是吴用。

    说起这吴用,自是和晁盖最熟,当然也认识宋江,自东溪村一役侥幸逃脱之后,便在江湖中销声匿迹。但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猫有猫道,鼠有鼠路”,绿林江湖上道上自有自己的一套找人方法,没多大的功夫,这吴用的下落就被宋江挖了出来,正托庇与他的好友江州两院押牢节级戴宗,蒙戴宗帮忙,在江州大牢内,找了个抄抄写写的差事,胡乱度日。

    既然知道了自己军师,呃…好吧,宋江这厮认为,只要他看上了,这个军师就是他的了。既然他看上了,赶紧将清风山所有头领叫道一处,说明自己要去江州一趟,但王英那伙人怎么会让他一个人前去,纷纷说怕宋江路上出事,定要跟着宋江一起上路。宋江哪里敢带他们去,一个个长得就是一副强人样,不要人报,往那一杵,就自会有衙差前来捉拿,休说找人了,能保住小命已是万幸,好说歹说之下,才让王英等人同意宋江一人上路。

    原本轨迹里,宋江被押送到江州牢城的路上,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事情,也见到了形形色色的江湖人物,依靠着自己的名声,有惊无险地收服了不少人物。

    眼下,在俊辰的刻意行为之下,他干的几件好事慢慢在江湖传开,让各路江湖人物对宋江这个人都抱有了一种将信将疑的态度,而在并非是原本的一见本人,纳头就拜了。

    可宋江哪在乎这个啊,他最厉害的,无非是两样东西,刀枪不入的脸皮加上可灿莲花的舌头,在这两样东西帮助下,人肉包子和板刀面这两件传说中的“神食”终是没有出现,李立、薛永这些人还是一个个的拜在了宋江的门下。

    收服了这些桀骜不驯的江湖人物,让宋江觉得他在江湖上还是非常有威望的,不禁有些飘飘然。到了江州之后,便直接杀到了牢城营,指名道姓的要找戴宗。

    戴宗是什么人物,江州两院押牢节级,又天生一副飞毛腿,便是那江州知府蔡九与他说话,也是客客气气的,你宋江算什么东西,说穿了只是一个潜逃在案的匪类罢了,居然敢这么指名道姓地要见戴宗,那不就是自己找不自在!

    那小牢子平常在牢城营也没有少收好处,见宋江如此大言不惭,又没有银两好处,看起来还长得那么猥琐,心中也有气,“你在这等着!”直接进去找戴宗了,把个宋江自个留在那里。

    宋江也算是混过公门的人,照说应该知道好处银两的事,只是他这几日当大哥当的爽了,一时间脑子没转过来,直把戴宗也当成了小弟。这在牢城营外面等的久了,他心里渐渐地不耐烦起来,寻思道:“我宋江来此访友,你戴宗是何意思,莫不是觉得与我宋江见面,丢你的面子不成!”

    心中这般想,人自然会越走越急躁,冷不丁地靠觉背后似是有人挨了一下自己,宋江本能地转身去看,不想这转身时,手肘朝着那人脸上就是一下子。

    那人被宋江这么一下子打在脸上,直接破口大骂,“直娘贼,你个黑厮,莫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这牢城营门口打你李逵爷爷!”

    宋江听到骂声,方知不好,忙抬眼时,只见这个汉子长的实是彪悍,黑熊般一身粗肉,铁牛似遍体顽皮,胡乱套着件小牢子衣服,加上一字赤黄眉,铜铃般赤丝双眼,血盆大口,钵大拳头,瞧的宋江心底直抽凉气。

    李逵一把抓住宋江衣襟,满口的臭味熏的宋江几欲昏厥,“你这厮,敢偷袭你李逵爷爷,怕是不打你不长急性。”举起钵大的拳头就欲打。

    宋江吓得面无人色,这么大的拳头打下来,还不去了半条命,连忙讨饶道:“好汉莫打,我乃是山东宋江,只因适才心中想事,这才不慎碰到好汉,还请这位好汉原谅一二!”

    “哈,你是宋江?”李逵瞪着两只眼睛盯着宋江,狐疑地问道。

    宋江连忙点头,“是是是,小可正是那山东“及时雨”宋江宋公明!”

    “啊呸!”宋江正解释间,不提防李逵直接一口浓痰吐在脸上,提起拳头就是一拳将宋江捶倒在地,兀自还不解气,直接跳坐到宋江身上,有一拳没一拳地招呼着宋江,“叫你这黑厮冒充我宋江哥哥,就你这猥琐样也能是宋江……”

    宋江是欲哭无泪,“长相又不是我能决定的,”李逵的拳头也着实重,没几下就捶的宋江讨饶开了,“我不是宋江,我不是宋江,我是冒充宋江大名的骗子,下次再也不敢了,好汉就饶了我这遭吧!”

    满心以为求饶服软,李逵便会放过自己,可李逵是什么人?浑人!浑人哪有道理讲,“哈,现在承认自己是冒充的了,叫你冒充俺宋江哥哥,叫你冒充……”又是一拳接着一拳地揍了下来。

    宋江真是死的心都有了,承认被打,不承认也被打,这还有没有天理了。所幸的是,李逵还没打过瘾时,从牢城营里传来大叫声,“铁牛住手!”

    李逵自是听的出这是戴宗的声音,平素他也最听戴宗的话,这戴宗一叫,他赶紧从宋江身上起来,怕戴宗看见他大人会责罚他,“戴宗哥哥!”

    宋江听到叫声,心道总算得救了,想着见到戴宗总不能躺在地上,怎么也要站着才是。可是李逵下手太重,捶的他浑身生痛,好半天才挣扎着站起来,还待抱拳行礼时,“小可……”

    不想戴宗出得牢城营第一句话就是,“黑厮照打!”直接就是一棍打在宋江头上,将宋江打得晕死过去。

    李逵在边上看的直咂舌,“这怎么比我还狠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