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八十六章 黄门山
    随着花荣扔下弓箭的那一刻,江州城内的这一战也就落下的帷幕,除了李俊带伤拼死逃脱,其余人等战死的战死,被擒的被擒,无一逃脱。

    这一斐然的战果,让蔡九得瑟了起来,他好像忘记了在不久之前,他和黄文炳二人尚在躲在楼上发抖,此刻站在行刑台上,看着台下羁押着的宋江、晁盖等人,心里由然生出一种指点江山的感觉,“来人啊!给我全部带下去!好生看管起来,三日后押送京城!”

    押送京城!押送过去还能有什么好,顿时被五花大绑的晁盖等人无不挣扎起来,只是手脚都被捆着,还能有什么用?才没动几下,就被后方看管的兵士一顿好打,一个个打翻在地。

    既然不能动手,那就动嘴吧,王英被踹了两脚,就索性趴那不动弹了,嘴里直嚷嚷,“嘿,孙子,有本事朝你心口来一家伙,光踹你爷爷做什么,连挠痒痒都不够的,来啊!哎哟……”这嘴瘾是过了,可立马又是迎来一顿暴揍。

    只是王英这么一骂,给其他人都提了个醒,这下子可就热闹了,一张张的嘴炮这就放开了,“这都没吃饱饭还是怎么的,怎地一点都不疼啊,嘿,姑娘们,用点劲,别TMD都把那什么骚劲留着了!”

    “TMD就这些货,一个个长得歪瓜裂枣的,看的爷爷就直倒胃口,裤裆都快吓尿了,这能有人光顾吗…”

    “他们需要什么男人啊,瞧见手上的枪没,倒过来不就能自个解决了吗?”

    粗言烂语的,没有一句好话,那蔡九自诩是斯文人,听了半天这话,早已烦躁不堪,不耐烦地说道:“一个个污言秽语的,带走带走,赶紧全部带下去!”

    架打完了,人也押下去了,那么接下来的就是大排筵席,犒赏有功之人,只是平素只想着进账的蔡九,叫他自己掏腰包出来劳军,无异于割他的肉,又怎么会甘心?

    黄文炳也无愧是把蔡九揣摩到了极致,看到他一个动作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这不立马到他耳边小声地说上几句,这蔡九马山就变了脸,眉开眼笑地,直夸黄文炳能干,是个干练之人!

    再说李俊好不容易从江州城逃出,按着他的想法,蔡九自是把附近所有的兵力全部集中到了江州城里,才会使得他们这次行动失败。

    既然是集中兵力,那么逃出了江州就应该安全了,出乎他意料的是,即便他离开了江州城,也已经遇到了好几拨官兵,看那架势,好像是蔡九已经把周边州府的兵马也借调了过来。

    这一猜测把李俊吓出了一身冷汗,蔡九这实在太狠了,这哪是要杀宋江,分明是要借宋江,把江州一带的江湖彻底清洗一遍,如果不是久在这一带打转,只怕是才出江州城,就要被拿下。

    好容易又躲过一队官兵,李俊气喘吁吁地倚在大树下休息,厮杀加上受伤,让他早已是累的不想动弹,“不行,要把这个消息传出去,一定要把宋江哥哥就出来,只是这眼下江州一带的好汉几乎都被一网成擒,哪里还有什么地方可以找救兵?”

    李俊苦苦思索,“难道去梁山?”这个念头在他的脑中一闪而过,随即苦笑了起来,看了看自己,“以我眼下这身子,莫说去梁山,只怕是黄门山都到不了吧……黄门山?”

    想到黄门山,李俊也不禁有些头疼,他也知道这黄门山可以搬的救兵,只是这几位向来和他们江州这边素来不睦,尤其是揭阳镇的穆家兄弟,和黄门山的蒋敬、马麟势如水火,如果自己就这么跑过去,岂不是被人笑话。

    李俊才打消去黄门山的念头,眼前就老是浮现出宋江、童氏兄弟被斩首示众的场面,直让他心头流血,恨恨地一刀砍到树上,“干了,不就是名声嘛,只要能把人救出来,这点名胜老子也不在乎了!”

    想清楚的李俊,费力地用刀支撑着自己的身子,稍稍辨了辨方向,尽自己的力一步一挨地往黄门山走去。

    李俊这边在朝黄门山进发,而黄门山上此刻却是喜气洋洋,大排筵席,却是梁山“小孟尝”李俊辰携“豹子头”林冲等人来访。

    无论是梁山,亦或是李俊辰,在江湖上的声望自不是黄门山以及黄门山四杰所能比拟的,而且李俊辰千里救妻,单枪匹马大战清风山,更是被江湖人士热道与称颂。

    这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的,做为黄门山老大的“摩云金翅”欧鹏开口相询道:“哥哥,按你所言,乃是从登州过来,却不知来此又是所为何事?”

    俊辰将酒碗往桌上一放,“还不是为那宋江之事而来!”

    “啊呸!宋江这等伪君子,平日里总听人说这宋江这般好,那般好,直唬得兄弟们恨不得掏心掏肺地结交他,却没想到是个如此小人,破门灭家,强抢人妻,哥哥还管这等人做甚!”这边俊辰话音才落下,那边就听到一个破锣般的嗓音叫了起来。

    这个声音着实有些特别,让俊辰也不禁往那边多看了几眼,就看见一个精瘦精瘦,但是两条膀子上却是筋肉虬结的汉子坐在末席,那人见俊辰看他,不由自己浑身上下看了看,复小心说道:“哥哥,难道小弟说的不是吗?”

    “陶兄弟说的不错,来,我敬你一碗!”说罢,举碗一饮而尽。

    俊辰敬酒,陶宗旺顿感受宠若惊,赶紧将酒倒满,跟着俊辰一饮而尽,而后还亮了亮,颇觉得意地笑着。

    “陶兄弟说的没错,只是我并非为他而来,而是为了晁盖而来!”

    “晁盖?可是江湖上人称“托塔天王”的晁盖?”欧鹏颇觉奇怪地问道。

    “不错,正是此人!”于是乎,俊辰边将晁盖和宋江以前的纠葛,戴宗此次造访梁山,晁盖基于以前的义气,带着刘唐、白胜二人下山救宋江的事告诉了四人。

    黄门山其余三人听罢,皆闭口不语,或者说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唯独蒋敬轻轻啐了一口,低声骂道:“市恩卖好,这不就叫人拿命还他!”

    “老二说的好!可不就是要人还他,要说还是读过书的人有学问,不似我老陶这等大老粗,就这么想来着,却不知该怎么说!”陶宗旺一摸脑袋,拍案叫好道。

    陶宗旺一番话,说的在场之人皆大笑起来。

    林冲微笑道:“陶兄弟切不可如此妄自菲薄,适才上山时,林某见寨前山门法度严谨,不似有些地方只知混乱搭建,听小喽啰说,此乃陶兄弟所建,依我看日后梁山的建设,还要仰仗陶兄弟才是!”

    陶宗旺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双手乱摆道:“俺只是个粗人,只是胡乱学过些修房搭建之法,做不得真的!”

    欧鹏、蒋敬、马麟三人几曾见过陶宗旺这般表情,不由都戏谑般地笑了起来,“老四,平素你不一直都说,论起造屋建房的,就是皇宫大内的将作监也不如你嘛。”

    “你们就知道取笑俺老实人!”陶宗旺兀自脸红,嘴里嘟囔着。

    “林冲兄长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如今我李俊辰亲自任命陶兄弟任我梁山都建总管,梁山的将作监总管,不知陶兄弟可敢应承!”

    “敢!有何不敢!”被取笑了半天,陶宗旺索性豁出去了,直接答应了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