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八十九章 求脱生的“必定输”
    虽似是发生了一场闹剧,但也把柏、毕二人身上的睡意全部驱走,尽管那些兵士有着这样或是那样的不乐意,但在二人的淫威之下,也只能选择了服从。

    于是,队伍又恢复了才出江州时那种,柏、毕二人开路,囚车居中,黄角师徒压阵的队形。

    换做旁人,最希望的就是这么一路平平安安地走下去,然后交了任务,在找个青楼酒馆之类的地方,好好地逍遥一把。

    但是这两位仁兄可不这么想,就听那柏能圣对毕定书说道:“毕兄,你说咱们这一路走来,怎么连个贼影都没看到,老子的双刀早就饥渴难耐了,就等着那些狗头来血祭我的宝刀呢,这都躲哪去了呢?”说着,在马上四下张望起来。

    毕定书哈哈大笑起来,“老柏,难得咱哥俩想到一起去啊,我的斧子也是饥渴多时了,真不知道为何把江州那么的功劳给那个道士,反是我等只能在外围策应一二,直到要回汴京才让你我押送,若是让你我去江州,这些个东西只怕一个个都要被我敲碎脑袋!”说的性起,他还得意洋洋地用手指了指囚车里的人,只让晁盖等人恨不得扑上去咬上他几口。

    柏能圣恨恨地啐了一口,朝后面看了一眼,“呸,老子也不知道为什么,放着咱们这等正经官军不用,反而用那些江湖游道,真不知道太尉大人为何还会答应,真是让我等好生难堪!”

    “算了,反正这些人也成不了什么气候,等这趟差事完了,你我找个机会,好好修理修理他们,出了这口鸟气就是,相信太师总不至于为了这等人来难为你我吧!”

    “哈哈,还是你高啊!毕兄,就依你!”

    在二人互相的吹捧中,队伍又前进了不少,至少远远地可以看见一个身穿白衣的骑士,在那里孤零零地站着。

    这二人总算是军官,眼力不差,看见前方有人,毕定书快了一步,直接朝着战马就是一鞭,率先冲了出去,“老柏,这人是我的了,等我砍了他的人头,回去就请你吃酒!”

    不说话还好,一说话立时气的柏能圣一佛生天,二佛出世,“毕定书,你个老小子不仗义,等着我来!”说罢,也是快马加鞭追了上去。

    毕定书回头看到柏能圣追来,不由得用力夹着马腹,只期望能快上一些,眼瞅着就要到那人跟前,他哈哈一笑,“这个人头是我的了!”举起宣花斧,打算趁着马速快,直接把人一斧拿下。

    就在这时,那人好像听到了声音,调转马头转过身来,顿时把毕定书吓了一跳,“林……林冲!”甚至于连高举的斧子都忘了砍。

    他忘,林冲可不会忘,他的目的就是要取下二人性命。可笑的是,毕定书为了能抢在柏能圣之下取下林冲的人头,把战马的速度催到了极致,林冲只是轻轻抬抬手,把长枪斜指向上,毕定书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撞了上去,甚至于连惨叫都没有发出一声,就被长枪贯穿了身体,直接翻身落马。

    柏能圣落后一步,只能干瞪着眼,看着毕定书就这么糊里糊涂地送了命,尽管这厮也接不下林冲几招。

    “林冲,我要杀了你!还我兄弟命来!”柏能圣大吼一声,直接双刀一分,照着林冲便是双刀齐落。

    他也是气昏头了,本来就不见的是林冲的对手,还这样全力的双刀齐落,和找死有区别吗?就见林冲拉住马身,向旁稍侧了侧,让过来刀,在错蹬之际,长枪朝后放一探,顿时将柏能圣扎了个通透,直接魂归地府。

    跟着柏能圣追上来的兵士,见柏能圣落马身亡,立时齐刷刷地来了一个立定,紧跟着就是向后转,随手将手中兵器一扔,就跑了起来,看得林冲是直摇头。

    能不摇头吗,林冲身为禁军教头那会,操练的时候就从未见过手下的动作能如此地整齐划一,可到了逃跑的时候,这个动作要多整齐就多整齐,难怪上了战场以后,辽军总是说,“宋人的尸体,头永远朝着他们自己那方!”

    林冲挑起一把刀,直接甩了出去,一名厢军直接倒地,“哪个还敢跑,这个就是下场!”

    “唰”,就听见一个整齐的声音,顿时全部停了下来,“哎,沙子堆成的军队,真不知你们是怎么拦下那群人的!”林冲非常罕见地,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摇了两次头,可见他对眼前这些兵士有多失望。

    “哥哥,这些人怎么办,我们可没有那么多人手看管他们!”欧鹏赶了上来,在林冲身边看着眼前如此多的俘虏,有些担心地说道。

    林冲略一思索,“留下五十名兄弟,在派一名小头目,看住他们,千万记住,一个都不能跑了,等回去了让先生好好给他们上上课!”说罢,双腿一夹马腹,直接驱马向前。

    欧鹏见林冲往前去了,心中大急,高声道:“哥哥,这么急做甚,等我安排好这边再去不迟!”

    哪知林冲头也不回,声音远远传来,“快些吧,若是晚了,连口汤都喝不上!”

    林冲的直觉还是非常准的,虽然他拦下了大部分的兵士,但是架不住有些兵士在毕定书阵亡时就已经跑了,吴角听到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立刻拦下囚车,并已囚车为中心,布下了他的成名之作—混元一气三才阵。

    看吴角如此紧张,他的四个徒弟确不已为然,田霸更是咧着嘴在那里胡咧咧,“师父,至于如此吗?不就是几个拦囚车的嘛,待我们几个上去……”

    “闭嘴!全部给我回去自己的位置,快!”吴角的声音是如此的严厉,脸上是一片冷肃,这是他的四个从未见过的,一时间都有些懵了,不知如何是好。

    吴角见几人没有反应,不由又加大几分声音,吼道:“都给我回自己的阵位,快!”

    许是加大了声音,四人从懵懵的状态中清醒过来,立刻朝着属于自己的位置奔去,只是来得及吗?吴角在自己的心中问着自己,仓促布阵,仓促应战,如果对方这会就发动攻击的话,只怕胜算会更小!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吴角才想到对方这会进攻,阵外立刻就传来了一片喊杀之声,樊瑞带着曹正,穿着一色的黑衣黑甲,直接就从西南口杀了进来,没杀几步远,樊瑞远远就瞧见田霸正朝这边急赶,他心下一动,直接取出流星锤,朝着田霸便扔了过去。

    流星锤的破风声被喊杀声遮掩,再加上田霸赶来迎敌心切,一时不察,顿时便被流星锤打倒在地,樊瑞一锤建功,喜得哈哈大笑,招呼曹正上前绑人,而布阵兵士见田霸被打翻,立马慌了神,跟没头苍蝇似的乱窜起来,更是将仓促迎战得混乱进一步扩大。

    东南位的董恺才刚到地方,还待组织兵士时,就被田霸处的溃兵冲了过来,将他的阵脚冲乱,他见状不妙,打算往阵中躲时,不想林冲一马当先冲了过来,直接照着他的背心便是一枪杆,直接打翻,看也不看董恺,直接朝前杀去,至于董恺,自有后面跟上的欧鹏去绑。

    顷刻之间,三才阵连破两处,阵势大乱,阎光和余志旺二人一合计,索性也不在守阵,直接杀了出来,正逢上扈三娘和宿金娘。

    二女似乎还存着要比试的心思,上来就是杀手锏,扈三娘跑出红绳锦套,宿金娘扔出五把飞叉,若是阎光二人好好在阵中守着,也许还败的不会如此快,如今冲了出来,岂不是自己找罪受。

    就见三娘锦套上的倒钩正勾中余志旺的腰带,一用力,便将他拉下马来;而阎光用尽全力,也只是隔开了两柄飞叉,其余三柄无一落空,打得他再也无法坐在马上,一头倒栽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