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九十六章 杨家枪的“天坤倒悬”
    唐斌拍马舞矛,直取林冲。林冲见他来势汹汹,自是不敢怠慢,亦是挺枪迎了上去。

    一枪一矛,在两人的手中就像活了一般,像长蛇,像闪电,一会是闪电重重击在长蛇身上,一会又是长蛇张开大口将闪电吞入腹中,你来我往,打的好不热闹,看的人目不暇接。

    梁山众将自李俊辰以下不仅在看,更是将自己的武艺与二人互相印证,只觉都有自己的收获,不由喜从心起。

    关胜那边可没有观战的闲情雅致了,唐斌这突然的发难,让营中不由乱了起来。

    尽管抱犊山四人眼下都不在营中,但是别忘了宣赞和郝思文尚在,这两位一个明着的火爆脾气,另一个则是外冷内热的性子,虽然在他们看来之前唐斌屡屡冒犯关胜,但都是为了自家兄弟,如今唐斌既已出手,那么他们自无袖手旁观的理由,立刻串掇关胜出兵。

    关胜也是个义气深重的人,虽然他之前也吊了吊唐斌的胃口,但眼见他只身临敌,自是立即传令,打开营门,出兵迎战。

    河北、山东来的各级将官这会立马不干了,纷纷说昨夜没休息好,哪有力气迎敌,要迎战就关胜自己去,总之他们是不去的。

    宣赞还指着这一战立功,听的那些人没一个愿意整军出阵的,立时暴怒起来,“你们一个个的,到底想怎么样,如今外面的唐斌将军与敌交手,我等却在这作壁上观,是不是如此做法才是大丈夫所为不成!我今天把话撂这,谁不去的,就先尝尝我的宝剑利是不利!”说着,抽出腰间宝剑,狠狠地往地上一掷。

    宣赞此举本是想吓唬他们,不想不仅没吓到他们,反而引得那些人笑的笑,摇头的摇头,指指点点,让宣赞的丑脸上平添了三分怒意。

    还是一个平日里和宣赞有着几分交情的将官,看出了宣赞的窘态,将其拉到一边小声地说了起来。

    原来还是蔡京惹的好事,这些奸臣虽然是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但是却都有着自己的势力范围,容不得他惹染指,像童贯的西军和枢密院,高俅的三衙,就是如此。

    此次出征,虽然蔡京是没有事先和童贯通气,就由枢密院下令,抽调两地兵马征伐,虽然童贯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在他的心里,却是异常的上心,这在他看来,无疑是蔡京已经不在满足于只掌握朝堂,开始插手枢密院的事物。

    为了确保自己对枢密院以及西军的绝对掌控,童贯面上是没有多说什么,暗地里则是私下关照两地调军的各级将官,让他们好好“照顾”关胜。

    末了,这人说道:“今天看在你老宣的面子上,我帮你一把,下次可就不关我事,靠你们自己了。”说罢,走到那群将官那里嘀咕了一阵,就见这群人有的散开,但有的依旧在那里指指点点。

    关胜和郝思文见一众将官纷纷点军,颇觉诧异,上前询问宣赞这是怎么回事,宣赞是个心里藏不住事的人,一跺脚,便把听来的原委,原原本本地说与二人听了。

    本以为二人听完,也会如他这般暴跳起来,没有想到这二人听完,只是默默无语地站在原地,隔了良久,关胜才吐了一口气,说道:“一切待打完这一仗再说。”说完,用力地拍了拍宣赞,翻上兵士牵来的战马,取过青龙刀,高吼一声,“开门,出战!”

    唐斌与林冲交手了七、八十招,渐渐地开始落于下风,此刻他才明白,林冲能擒走文仲容,并不是用了什么阴谋诡计,而是靠的实打实的真功夫,心中也不禁有些佩服。

    只是佩服归佩服,他心中也不禁暗暗有些焦急,交手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有见关胜的大军出阵迎敌,在打下去,他也难逃落败的下场,来换人的反被俘,到时候可真就是笑话了。

    还好的是,就在他将败未败之际,两支羽箭伴随着马蹄声破空而来,直射林冲,林冲不得已,硬生生地攻向唐斌的一招撤回,隔开射向自己的两箭。

    唐斌趁着这个空当,赶紧喘了两口气,准头向后看时,就见宣赞弯弓搭箭,纵马而出,“唐斌兄弟,你且退下,待我来会一会这豹子头!”说罢,又是“嗖嗖”两箭,直取林冲两肋。

    宣赞这边大秀连珠箭,顿时惹恼了杨志。“无知匹夫,莫不是以为只有你会连珠箭不成!”翻手取过强弓,照着来箭就是“唰唰”两箭,紧跟着朝着宣赞又是两箭,宣赞本用弓箭逼得林冲疲于应付,唐斌喘得两口气,复又攻了上来,一近一远,正大占上风之时,不想梁山阵中直飞出两箭,宣赞措不及防,只来得及放出一箭,击落一支来箭,另一箭只得用手中强弓去挡。

    “铿”的一声,强弓弓弦应声而断,宣赞看了眼已毁强弓,自嘲般地说了句,“终日玩弓,不想也有弓毁之日!”将断弓随手往地上一扔,取过云月刀,高声喝道:“适才是哪位指教,这不出来赐教几招吗?”

    杨志不禁大怒,“暗箭伤人的卑鄙小人,还敢在此大言不惭,给我拿命来!”长枪一挺,直取宣赞。

    宣赞见来人脸上有块胎记,忍不住多看两眼,只觉眼熟,但一时却想不起来是何人,不禁喝道:“来将通名!”

    杨志最忌讳的就是别人看他脸上胎记,宣赞这般看,不正是犯了他的忌讳,怒吼一声,“我是你大爷!”上手就是杨家枪的三绝招之一“天坤倒悬”!

    宣赞只觉眼前枪影茫茫,真的、假的、实的、虚的、快的、慢的、长的、短的,一时间哪里知道该如何去招架,忽地只觉胳膊一疼,原来不知不觉中已经中了一家伙,“草,这是什么招数!”本能地舞起云月刀,以其能接下这一招。

    宣赞不认识,将官们不认识,但是关胜认识,乍见此招,关胜只觉得心脏好像停跳了一拍,“不好,这是杨家枪的天坤倒悬,郝兄弟,速速出马助宣赞一臂之力!”

    郝思文对关胜素来信服,立刻拍马舞枪,上前相助宣赞,合两人之力,堪堪接下杨志这一招。

    也是关胜见机的快,郝思文来的也快,不然就算是接下此招,只怕也会付出不小的代价。

    郝思文和宣赞互相看了看,都觉得凭一己之力,想要拿下此人,无疑有些不太现实。遂一左一右,刀枪并举,杀了上来。

    杨志见此二人来攻,自是不惧,只是其他人又怎会这般想,尤其是余化龙,此刻年岁尚幼,更是血气方刚,最不见得人以多打少,眼见二人夹攻杨志,忍不住大吼一声,“两个打一个算什么本事,来来来,和小爷见个高低!”直接跃马出阵,直取郝思文。

    郝思文见来者年幼,转首对宣赞道:“宣兄,你先应付此人,待我拿下那小子,再来助你!”

    “好!你且多加小心,速去速回!”奋力舞起云月刀,全力迎向杨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