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一十章 战事起
    虎威风啸古兖东,雪花镔寒摄体魂;他日只手震江南,今朝惊振乾与坤。

    武松连同李蛟二人进得酒店,还没等坐下,也没等武松好好看看这家店,李蛟二人就在那里拍着桌子直嚷嚷,“老板,赶紧的,上酒上菜,没看见爷们是又渴又饿吗?”

    他们是叫的挺欢,只是好像没有人听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武松身上,套用后世的话说起来,像他这样引人注目的男人,怎么会不吸引人的眼球呢!

    不管是张青夫妇,还是那桌吃喝了不知多少酒肉的男子,看见武松之后,都在那里不住地窃窃私语,直到李蛟等得不耐烦,一脚踩在凳子上,狠狠地砸了一下桌子,“我说这家店都死绝了不成,没有看见老爷在这里叫了半天了,不知道出来个人招呼不成,那好,待老爷放把火,烧了你个破店!”

    张青夫妇这时方才如梦初醒,赶紧从柜台后跑了出来,满脸堆着笑,“哟,瞧这话说的,还不是瞧两位长得这般英俊挺拔,英武不凡,让我们俩口子都看傻眼了,才没听见俩位的招呼,这样,今天这顿算是我请的,给俩位陪个不是,俩位意下如何?”

    官府的人对于吃霸王餐都有一种莫名的喜爱,听得老板请客,李蛟二人相互使个眼色,还待说些什么,武松有些看不过去了,一屁股坐下来,直接大叫道:“好饿啊,有吃的没有!”

    李蛟二人一向以武松马首是瞻,见武松发话,哪怕心里再不满,也只能就此作罢,摆摆手,“快些上酒菜,快些!”

    如蒙大赦的张青赶紧不住点头,伸手一拉孙二娘,一头钻进后厨,不多时便见酒肉流水介地送了上来,李蛟二人大喜,伸手取过酒坛,也不多说话,直接便是“咕嘟咕嘟”地喝了一气,好半天才放下酒坛,“好酒!”

    张青在一旁陪笑道:“您老满意就好,这一路赶的可辛苦,不知几个是打哪里来啊?”

    李蛟不疑有他,又给自己来了一碗,一口喝尽,“打山东阳谷来,这才走了多大路,有的走了,好了,你下去忙吧,待有事爷在叫你!”

    “哎,哎,爷有事叫我啊!”张青应了一声,就回到了柜台,悄悄一拉孙二娘,在她耳边嘀嘀咕咕说了一阵,说的孙二娘不由朝着武松看了一眼,一点头,直朝着后院去了。

    李蛟看着孙二娘那丰腴的背影,心里是直流口水,但也知道自己搞不上人家,只能心里意淫一番,“老板,这老板娘去哪这是?”

    “这不是小店来了几位官爷,小的叫浑家到后面给几位安排几个好菜,让几位好好尝尝!”

    李蛟不以为意,拉着李仁、武松吃喝了起来。

    “打山东阳谷来”,这几个字牵动的不止是张青、孙二娘的心,那边的两个汉子听到这话,也停止了吃喝,在那边嘀咕起来。

    “哥,你说会不会就是这小子,”瘦脸汉子朝着武松的背影努努嘴,“也是从山东阳谷来的,也是被押解的囚犯,和邓宗弼说的一样。”

    稍胖的那个眯了个眼睛,把手上的骨棒啃个干净,随便抹了抹油嘴,撇着嘴说道:“是不是的,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吗?”说罢,把骨棒子在手上颠了几下,照着李蛟的后脑勺便抛了过去。

    “哎哟,”李蛟本待喝酒,冷不丁地被这么一砸,顿时整个脸都埋到了酒碗里,搞的身上脸上满是酒水,好不狼狈。

    “草!”李蛟大怒,拿起酒碗朝地上一砸,操起放在一边的水火梆,指着二人大骂道:“刚才是那个狗东西,居然敢那骨棒子砸你爷爷,实相的,自己来爷爷棒下领死,否则爷爷把你们两个一并打发了!”

    “哟哟哟,就你那个小身板的,还敢跟爷们较劲,要是你身边那么爷,那还差不多,就你们,还不够爷爷暖和身子的,你说是不是这个理,武松兄弟!”稍胖汉子斜着个眼睛,随意地一瞟。

    这一叫,让李蛟“咦”了一声,转头看了武松一眼,问道:“武英雄,这俩人是你朋友?”

    武松还没说话,只觉得一股劲风远远袭来,“不好!”一时鞭长莫及,来不及救李蛟,只能随手操起桌上的一只酒坛,朝着李蛟砸了过去。

    李蛟虽有家伙在手上,但是哪里能反应过来,直接被砸个正着,仰面栽倒,也是这一栽,让他逃过一劫,就看见一个铜锤在他眼前划过,砸在地上。

    死里逃生的李蛟,吓得浑身一哆嗦,醉意全消,趴在地上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们…们…是…是什么…人,想…想干什么!”

    那人把铜锤扛上肩,和瘦脸汉子站到一起,打个哈哈说道:“老子是“艾叶豹子”狄雷,这是老子兄弟“瘦脸熊”狄云,咱俩是在这候着这武松,与你俩没关系!”又专门提高了嗓门,叫道:“武松,有人出钱请咱们兄弟买你的性命,你也让爷们省省事,直接结果了得了,不过你记得,冤有头债有主,死了直接找你债主去,莫要来找咱们兄弟!”

    武松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你们是西门庆找来的吧,想要杀我,就拿出你们的本事来吧!”说着,一拉铁锁,铮铮作响。

    狄雷一瞧这架势,乐了,“这是要和老子玩玩是吧,那就来吧!”说罢,也不管这是谁的酒店,直接朝桌上一跳,照着武松的脑袋就是一招“双峰贯耳”。

    来势之汹汹,让武松为之一滞,只能侧身避让,不想这锤没能砸下来,没有别的原因,李蛟、李仁二人,一人一根水火棒,合力架住了狄雷势重力猛的一招。

    “你们这是?”武松有些不明白,他只是个囚犯,哪里值得两名差役这般救他性命。

    李蛟奋力顶了顶,勉强地笑了笑,“武英雄救我阳谷百姓,我哥俩没别的本事,只是也想和武英……”话没说完,就听“噗嗤”一声,李蛟的背后冒出一节带血的刀尖,手一软,再也无力招架,立马被狄雷一锤,打得是面目全非。

    武松、李仁二人目眦俱裂,大吼一声“李蛟!”,“嘿嘿,既然这么想他,那就和他一起下去吧!”狄云甩了甩手上带血的尖刀,阴测测地笑道。

    “我和你拼了!”李仁暴吼一声,抽出水火棒,扑向狄云,只是他全然忘了,他是在招架狄雷,如此收手,不是给狄雷机会,就听狄雷深吐一口气,直接一锤砸在李仁后心,砸的李仁口中狂喷内脏碎块,命陨归天。

    不大功夫,和自己一路走来的两名差役先后丧命,武松的眼中满是血色,口中不住低吼着,杀气渐渐地弥漫了他的全身,狄家兄弟二人也为之心惊,直接大吼一声,一人掣刀,直奔武松双腿;一人舞锤,直冲武松头颅、心口而去。

    虽然武松的身手了得,借着狄雷的铜锤毁了重枷,又靠着狄云的钢刀斩断了铁链,但是手上缺少利器的武松,在狄家兄弟上中下三路的连续攻击下,也不禁手忙脚乱起来,险象环生。

    “难道我就真的这么归位了吗?”眼见对手攻势越来越猛,自己越来越招架不住,武松心里也不禁黯然起来,这心一乱,手上也慢了几分,很快腿上便被狄云招呼了一刀。

    看着武松中刀,狄雷二人心中大喜,更是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就在武松觉得自己命在顷刻之际,就听见一个声音,“武松兄弟,接刀!”

    就看见两道亮闪闪的光芒直朝武松飞去,武松下意识地伸手一接,将雪花镔铁刀接在手中,也许命中注定这就是专属武松的家伙,让武松心生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