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狄雷兄弟的结局
    雪花镔铁刀,削铁如泥,在原本的轨迹里,此刀在原主人手中,可谓是明珠蒙尘,滥杀无辜,惹下了无边杀孽,让得没有一些真本事,还真使不了这刀,至少张青就不行,才有他说的“这刀如常半夜里呜啸”,岂不正是饥渴难耐,思饮人血嘛!

    武松伸手一接刀,只觉得根本此刀根本就是给自己量身打造一般,雪花镔铁刀也不禁发出一阵呜鸣,就似遇到了明主一般,不禁稍稍一愣。

    恶斗中愣神,乃是大忌,狄家兄弟若是遇到完好的武松,自是不是对手,虽然单打独斗,也可能不是眼前之人的对手,但如今乃是生死相搏,谁还讲什么江湖规矩,以二对一,大占上风,在遇到武松这一愣神,更是让二人心里美的不要不要的。

    “这当口还敢愣神,真是作死啊!”狄云心里甭提多美了,暗暗把目标从杀死武松改成生擒武松,在这种心里驱使下,直接把刀抡圆,变竖砍为横扫,直接扫向武松双腿。

    “不好,武松兄弟,小心啊!”张青、孙二娘见武松凶险,不由脱口而出,要知道这刀可是孙二娘给武松的,如果武松死了,就眼前这二人,还不要将自己夫妻生吞活剥了。

    只是需要吗?武松得到了属于自己的神兵利器,所起到的效果自是远远大于“1+1=2”了,左手刀向下一伸,直接挡在了狄云横扫的必经之地。

    狄云暗暗心喜,“就你这样也能挡得住!”顿时手上又加了三分力,“叮”的一声响,金铁相交之声过后,狄云只觉手上一轻,好像没有钢刀入肉的感觉,低头一看,只看到自己手中的百炼钢刀只剩一个刀把握在手中,刀头早已不知飞哪去了。

    “什么!”狄云显然有些不能接受这事实,暴吼一声,将刀把往地上一扔,腾身扑了上来,想从武松手上抢过一把武器。

    狄雷见兄弟失态,怕他有事,自是不敢怠慢,当头一锤直落,以其能够通过自己施加的压力,让武松无暇顾及狄云。

    武松双刀在手,正是信心爆棚的时候,怎么会怕这样的招数,直接大喝一声,右手刀迎上狄雷落下的双锤,左手刀朝着狄云扑来的方向,就是一刀砍出。

    “哐当”“啊”狄雷势大力猛的一招,砸的武松右手猛地一沉,单刀深深砍入铜锤之内,较起劲来,而合身扑上的狄云,则没有这般好运,扑来的路线被武松厚个正着,被斜斜地一刀,直接自前胸砍至下腹,当场开膛破肚,心肝脾胃洒了一地,直接气绝。

    “兄弟!”自己胞弟惨死眼前,狄雷悲鸣一声,立刻就是血气上头,“我和你拼了!”也不顾地上是否湿滑,是否有桌椅拦路,抡圆了手臂,使开铜锤,荡起一阵阵劲风,让武松也有略微窒息的感觉。

    基于义愤的武力,长久不了,再加上这店里到处都是桌椅板凳,更是让他费力的抡锤砸开,没多大的功夫,就把狄雷给累的气喘如牛,纵如此,口中亦是不停的地在嚷嚷,“老子一锤锤死你!”

    力量在下降,速度也在减缓,再加上武松也是天生神力,手中刀更是锋利无匹,瞅准机会,左手刀向上反挑,直接将狄雷右手锤挑飞出去,跟着右手刀掌上一闪,大喝一声,作“力劈华山”。

    银色的刀光一闪,就像在店中亮起一道闪电,闪的狄雷、张青、孙二娘心头都是掠过一层死亡的阴影,鼻中更是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生死关头,狄雷哪里还敢藏着掖着,也是暴喝一声,左手锤集中全身的力量,向上一迎,以力博力,想磕开武松这致命的一刀。

    “哐啷当”,武松的神力加上雪花刀刀锋利,直接把狄雷铜锤刀锤头剁了下来,跟着更是势不可挡,直接一刀从狄雷左肩劈入,自右胯而出,直接将他劈成了两半,步了他兄弟的后尘。

    狄雷一死,整个酒店很诡异地安静了下来,一地的尸体中站着一个浑身血迹的男人,怎么看都是一副冲击力极强的画面,让在一旁的张青、孙二娘夫妇迟迟不敢上前。不经意间,孙二娘好似看到武松那雄壮的身躯晃了一晃,她下意识地以为是满地的血让她看花了眼,赶紧揉了揉眼,再看时,发现武松的身躯又晃了一晃,她赶紧一拍张青,“当家的,不好了,武松兄弟好像是不行了!”说完,赶紧从柜台里翻了出来,伸手一把扶住武松摇摇欲倒的身躯。

    看到这么一地的尸体和血迹,在加上碎了如许桌椅板凳、菜碟酒碗的,让张青早已是傻了愣了,半天都没有缓过劲来,孙二娘在那边扶着武松,只觉得手臂都发麻了,还没见张青过来帮忙,回头一看,看见张青还在那里发愣,真是火从心头起,直接破口大骂,“张青,你个只知道看的孬货,还不赶紧给老娘滚过来帮忙,再不过来,自己去后院把尿盆顶起来!”

    当听到“把尿盆顶起来”,张青不自主地浑身一哆嗦,这才清醒过来,看见孙二娘正在那里扶着武松,赶紧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帮着孙二娘一起扶了一把,“你死人啊,没看见老娘一个人在这里扶着,怎么着,是不是在想哪个相好的不成,要说你张青还长本事了,就这地方还能想相好的,果然是长进不少啊!”张青一搭手,孙二娘在那里阴阳怪气地说了起来,说的张青不住的陪笑,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武松只觉得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这么累过,睡的也从没像今天这样踏实、安心过,就像很多人一样,他在睡梦中好似也看到了些什么,景阳岗打虎,大哥娶妻反遭毒手,自己血溅狮子楼等等。

    一样的充军,一样的发配,只是自己怎么上了梁山,咦,这黑矮胖子是谁,这梁山之主不应该是“小孟尝”李俊辰吗?什么时候换的人,怎么江湖上一点风声都没有。

    招安!TND招安,招个什么鸟安,连个芝麻大小的官都敢不把人命当回事,更不要说那些大点的官了,受了招安,只怕是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咦,这是谁?这人怎么回事,看起来并不厉害啊,怎么会砍掉俺一条手臂,这可是俺的右手,一身的本事八成都在右手上,若是没了,那还得了!

    “啊!”武松一声惊叫,坐了起来,下意识地伸出左手去摸了摸自己的右臂,只觉得还好好地在自己身上,没有一点变化,在打量一下四下的环境,都是那么的陌生,“这是怎么了?这是哪里?刚才那是什么?是梦吗?只是这梦为什么那么真实?”武松坐在那里,想了半天,他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毕竟很多东西,都不是眼下的他所能了解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