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你是我兄弟
    武人之间的交情很怪,刚才还是要打要杀的,这一转眼,就变成了可以交心的朋友,就像这邓宗弼一般,纵然不是朋友,至少他也为武松和张青夫妇指了一条,他认为最安全的活路。

    张青夫妇这当口上也不含糊,知道自己若是不走,到头来是难免一死,索性咬咬牙,包上些金银细软,一把火把店烧了,和武松一起上路,奔西边去了。

    西边除了西军,就是原本王庆的地盘,只是王庆倒霉,还没有称王,就一命呜呼,空留下他手下那批人物继续占山为王,武松三人一到房山地界,就遇上了下山剪径的酆泰。

    武松到底是武松,一点都不含糊,三下五除二就把酆泰拿下,本想着直接了解他,亏的房山老大杜壆下山及时,从武松手下救出酆泰。

    杜壆不比酆泰和卫鹤,对江湖上的事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了解,武松景阳岗打死猛虎的事,他亦有所耳闻,当听的武松被充军发配时,也曾扼腕叹息,想过出手搭救,怎奈路途实是过于遥远,只能因此作罢。

    只是杜壆万万没有想到,应该说就连西门庆也没想到,邓宗弼会在败在武松手下后,重英雄而息英雄,给武松指了一条生路,将他送到了杜壆面前。

    既然来了,那事情就简单,在杜壆的晓之以理,张青夫妇的动之以情下,加上武松对这个世道确实已经死心了,这便留在了房山,成了房山的四当家,武松留下了,那么张青夫妇也跟着他留了下来,排在第五、第六位,平日里专门负责照顾山下酒店。

    武松一口气喝完碗中的酒,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似是想将这些日子以来的遭遇全数吐尽一般。

    几人都还沉浸在武松适才所说的经历中,哪怕是张青夫妇已然知晓,也不禁为他流下伤心的泪水。

    “啪啪啪”,不和时宜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孙二娘那个泼辣的性格看也不看,直接破口大骂起来,“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居然还敢在这里鼓掌,是嫌自己命长了不是!”

    “是我!”李俊辰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别说是孙二娘,就连阮小七和王寅也不敢相信,自家的哥哥居然会在这个时间行此幸灾乐祸之事。

    李俊辰缓缓地站了起来,一言不发地看着武松,忽地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桌子猛地一掀,淋得几人一身酒水,然后伸手一抓武松衣襟,狠狠地武松顶在墙上。

    太快了,快的犹如电光火石一般,小七、张青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武松已被俊辰顶在了墙上。

    自己的四当家被人这般顶在墙上,那还了得,店里的伙计赶紧抄起家伙,就想着要解救武松,只是有小七和王寅在场,纵是杜壆亲自来了,想要救下武松,也要费上一番手脚,更不消说只是几个喽啰。

    俊辰直勾勾地盯着武松,看的武松有些不自觉地在躲避他的目光,“武松,你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把林冲兄长、把梁山当成兄弟,说!”

    武松下意识地回答道:“当然有!我一直都把你们自己的兄长!”

    “好!”俊辰松开了按着武松的手,武松动了动有些生疼的身体,正待说话,不想俊辰直接就是一拳打在他的脸上,打得他倒飞出去,一连撞翻好几章桌子。

    “好,你既然把我们当兄长,那么你出了这种事,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能找人带个信到梁山,阳谷离梁山总比十字坡近吧,梁山离十字坡总比房山进吧,你告诉我,为什么宁愿来房山,也不愿去梁山找我!说!”俊辰有些气急败坏,声嘶力竭地向武松吼着。

    “我……”武松本想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发现不知该怎么说,怕牵连梁山?这个梁山怕吗?为了给林冲报仇,梁山连高俅到侄子都敢杀;怕自己的脾气给梁山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为了一个私自下山的晁盖,梁山打破江州军,救出晁盖。

    想是这样想,可武松依然吼道:“是,我是没有去梁山,因为我怕,我怕牵连到我敬爱的兄长,如果因为我,让官兵征讨梁山,我会一辈子活在自责里!”

    武松的这个答案,说的张青夫妇、王寅等人在那里暗暗点头,虽然梁山不可能怕什么官兵,可是武松的这个答案,却能平息李俊辰心中的怒火。

    俊辰深深地吸了口气,伸手将武松拉了起来,转头对小七道:“小七,你会山一趟,告诉军师,让他立刻组织人手,十天之内,我要在这里看见西门庆和符立!”

    “是,哥哥!”小七一听要收拾西门庆,顿时来了精神,干脆利落地应了下来。

    “这……”武松想说什么,可是想到这是梁山的事,自己不方便插嘴,不由有些尴尬,俊辰知道武松想说什么,又对小七说道:“破阳谷后,把那些愿意跟着梁山走的百姓都带上山去,尤其记得要把武松兄弟平安的消息告诉他的兄长,记住没有!”

    “哥哥放心,小七办事,你尽管放心!”阮小七大包大揽地一拍胸脯,大步朝外走去。

    小七走到栓马处,正解马缰时,只觉得一股强烈的劲风自旁少来,可自己却手无寸铁,只的双臂一竖,硬挡一记。

    小七在水里的话,那么他的功夫足可排进整个水浒世界的前三,但是换到陆上的话,未免就有些不够看了,虽说上了梁山以后,跟着林冲、鲁智深等人学了不少,身手长进不少,但和那些一流或者是介于一、二流高手之间的人物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少。

    这一击打在小七的双臂上,他只感一股大到令他窒息的力量扑了过来,顿时就像一颗炮弹一般,被打进了酒店,幸亏王寅眼疾手快,在小七的身手挡了一把,将小七挡了下来,若任凭他撞上后面的桌椅,重伤绝对是没有跑的,饶是如此,小七的双臂亦是红肿不堪,面色潮红,受伤也是不轻。

    “闹了事,打了人就想跑,不留下个说法来,是不是不合江湖规矩啊!”粗旷的声音跟着小七的身形传了过来。

    武松一听这个声音,一拍额头,心道:“要遭!”房山三杰的老大杜壆不是脾气暴躁的人,可酆泰和卫鹤就是炮仗脾气了,一听有人在山下闹事,也不问问因由,立刻就跑了下来,这不看见小七在那里解马缰,还以为他要跑,酆泰立刻冲过来便是一下子。

    武松还想要出去解释一番,不想边上伸过来一只手臂,死死地抓住了武松,武松甩了甩,竟然没有甩脱,令他大感诧异,向那边看去,竟是王寅,要知道武松一向自负自己的神力,却没想到其貌不扬的王寅竟有这般力气,怎能让他不吃惊!

    “让我来试试,看看到底有多少斤两!”王寅放开武松的手,在经过他的身边时,轻轻地说道。

    武松扭头看向俊辰,就见俊辰摇摇头,“无妨,小七没有大碍,王寅兄弟不会太难为他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