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追到天边也给我追
    哈兰生吃了个小亏,哈芸生和沙志仁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几人悻悻收兵回村,一致把火头发在了冕以信的身上,冕以信也知自己理亏,没有及时发动骑兵,只能由得三人在自己身上倾泄怒火。

    待三人火气发泄得差不多时,冕以信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提议派兵乘夜劫营,哪知不仅哈兰生在那里低头不语,就连哈芸生和沙志仁俩个莽夫都翻起了白眼,“老冕,儿郎们也辛苦一天了,晚上就让他们好好歇歇,明天天亮了,在一股脑地把杜壆一伙干掉,何必黑灯瞎火地去偷袭,就他们那些没用的汉人也配咱们就偷袭?”

    莽汉哈芸生的这番话,说的哈兰生和沙志仁都是不住地点头,冕以信没办法,只能应了下来,谁让四人里面他武艺最差,地位最低呢!

    一夜的相安无事,只是正一村的四人都无从得知,他们唯一的一个可能取胜的机会就这么没有了!

    翌日一早,哈兰生并俩个莽汉早早便督促着各自庄子里庄丁起来,整理装备,喂食战马,饱餐战饭,然后便开始将这些庄丁驱赶着出了村子,定要一战将杜壆一伙拿下。

    哈兰生要报昨日的一矛之仇,那俩个莽汉要拿下昨日说他俩长得寒骖的俩人的脑袋,冕以信虽然功夫不行,可也是嚷嚷要杀个够本,只是杜壆还未摆兵布阵,让他们想杀也没地方杀。

    没奈何,只能兴起了泼妇骂街的那套,只是他们骂来骂去不是“草寇受死”就是“出来领死”,全无一点新意,听得人昏昏欲睡。

    如果对面站的是梁山的人马,肯定是一点效果都没有,毕竟梁山上骂阵的功夫可比他们强多了,免疫力也强多了,但是对杜壆三人还是有点效果,约莫盏茶的功夫,就看见杜壆带着酆泰、卫鹤二人出马迎敌。

    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哈兰生昨日在杜壆矛下险些吃了大亏,一夜不能入睡,待再见到杜壆时,不自觉地怒火就升腾上来,直接一声暴喝,举起独角铜人,骤马飞奔而来,“杜壆,速速前来领死!”杜壆嘿嘿冷笑一声,手中长矛一挺,就迎了上来,这一场斗,比起昨日更是凶险,杜壆似是不顾一切一般,那支矛高低上下,忽左忽右,将哈兰生全数笼在一片矛影之中,左支右绌,就像风浪中的一叶小舟,随时都有翻船的可能。

    杜壆攻得越猛,哈兰生心中越喜,原本还有着一、两分的攻势,到了十合以后,索性就全然不攻,专心防守,以耗杜壆气力,“待你气力耗的差不多了,就是你的末日了!”

    哈兰生这般想,也没有错,只是杜壆想的又是另一回事,“老子已经攻得够猛了,哈芸生和沙志仁这俩个莽汉怎地还不发动骑兵,莫不是老子攻得还不够猛,待老子在加上几分手段。”蛇矛更是紧了紧,攻势更是如山如海如潮一般压了过去。

    这一压,后面观战的酆泰、卫鹤、哈芸生、沙志仁都搓起了牙花子,倒抽口凉气,酆泰、卫鹤还好,只是长远没有见过杜壆这般拼命,心头有些震惊;哈芸生和沙志仁就不是,俩人都看傻眼了,这杜壆看起来是要拼命,准备干掉哈兰生啊!

    到底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就算是蛮族,也割舍不下这份血脉亲情,哈芸生直接大吼一声,“草,你杜壆和老子玩阴的,老子也不让你好活,儿郎们,刀出鞘,弓上弦,给老子……”

    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被边上的冕以信用力地拉了他一把,就听他紧张地说道:“哈老二,你可不能这么干啊,眼下还不知道杜壆要玩什么花招,你这么一冲,咱们可是什么后手都没了啊!”

    哈芸生火了,直接用力一甩,甩开冕以信的手,又用宣花斧的斧尖,顶着冕以信的鼻子,破口大骂道:“我去你娘的冕老四,这是我哥,老子的亲哥,你TND怎么自己不去试试,你若是再敢多说一句废话,老子就先剁了你!”跟着大斧一招,朝前一指,“儿郎们,给我冲,杀光这群汉狗!”

    一时间,马蹄声声,马鸣萧萧,正一村那些能出来打仗的庄丁,说到底骨子还是西夏那种贪婪和嗜血,哈芸生这一声令下,立马是一个个扬刀怪叫,争先而出,生怕落在了他人的后头。

    冕以信眼见无力阻止,心头也蒙上了一层嗜血的影子,“既然都不能好好的打仗,那索性就杀个痛快吧!”一声呼哨,狠狠抽了两下胯下战马,跟着冲了上来。

    这边骑兵一动,地面上雷鸣般的震动先传了过来,酆泰、卫鹤二人心头一震,“终于要来了吗?”彼此互视一眼,一点头,眼中含泪,低声喝道:“弟兄们,还记得出征之前,和大家说的话吗?今天是我们三兄弟对不起大家,但是我酆老二今天在这里向大家伙保证,你们的父母妻儿从今往后就由我们兄弟赡养,你们的血海深仇就由我们兄弟一肩挑起!”

    酆泰二人心头是说不出的疼,那些喽啰却是分外的轻松,“酆二爷,咱们都是带把的爷们,不懂什么大道理,有句话叫什么死的什么,轻的什么的,爷们今天不就是了,您放心就是,说什么也会把这群兔崽子拖住的!”

    酆泰重重地一点头,一把抹去泪水,一声口哨忽地响起,前方的杜壆听见,狠狠地一矛挑去,直将哈兰生头巾挑落,恨声道:“哈兰生,你这个无耻小人,除了骑兵你还会什么,你给老子等着,总有一天,老子必定踏平你正一村!”说罢,调转马头,蛇矛一举,高呼道:“后队便前队,弟兄们,火速退兵!”

    哈兰生在庄丁面前披头散发,直把面子扫个精光,狞声道:“儿郎们,给我追,今天不把这群草寇斩尽杀绝,爷爷就绝不收刀回村!”

    哈兰生这话,就犹如在烧滚的油锅中投下火星一般,瞬间将所有庄丁心底最嗜血的一面彻底的激活了,见看见庄丁一个个吹着口哨,挥舞马刀,脸上都是一色的狞笑,恨不得马生双翼,立刻冲过去大杀一通。

    骑兵到底是冷兵器时代的战争之王,有着无与伦比的速度,渐渐地逼近了房山撤退的人马,房山的几个小头目自是早已商量好了,一旦追兵逼近,就一个接着一个的断后阻击,说什么也要为杜壆他们争取时间,眼下追兵已近,刘仁惨笑一声,“兄弟们,哥哥先走一步,后面的事就拜托你们了!老子的手下跟着老子上啊!”也不待骑兵追进,直接反身迎了上去。

    自己的上司不怕死,手下那些又如何会怕,“来吧!爷爷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来啊!有种就从爷爷身上踩过去!”

    只是步兵就是步兵,在大规模的骑兵面前无法掀起太大的浪花,只是稍稍阻了阻骑兵的速度,便全军覆没。

    一层层的自杀式阻击,让正一村的骑兵的速度缓了下来,纵是如此,哈兰生亦是叫嚣,“追,追到天边也给我追,老子今天要拿杜壆的脑袋下酒!”

    长时间的逃窜,让杜壆几人以及残余的手下也有精疲力尽之感,所幸的是,小临山就在眼前,他杜壆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