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汹涌激荡的江湖
    鲁智深这一趟房山之行,可谓是非常的不爽,甚至还有小小的郁闷。

    本来一听说打正一村,想着可以找西夏人报一枪之仇,可把他乐坏了,想着毕竟开导了一番李俊辰,他在分配任务时能向着自己一些,而俊辰确实也挺向着他,让他冒充哈兰生,诈开正一村村口门楼,然后拿下正一村,静等哈兰生回来后,将其一举全歼。

    任务不可谓不重,和尚在意不是任务有多重,而是他想报仇,想撒气,手痒的想找人过瘾,本来想着村里总有剩下几个像样的西夏人能和他过几手,只是诈开以后才知道,村子里剩下的不是老弱病残,就是一身奴性的汉人,让他提不起一丁点打杀的兴趣,索性就在门楼上打盹,让几个小头目带兵清剿,自己静等哈兰生回来。

    和尚这一睡,那真叫一个舒服,鼾声如雷,如果不是几个喽啰眼尖,看见扬起的尘土,只怕就他的鼾声早就被人听了去。

    这一听哈兰生回来,和尚一骨碌就爬了起来,立马吩咐下去,射上几轮弩箭就给他停手,千万把哈兰生留给他。

    只是这万箭一发,哪里还停的下来,待和尚发现哈兰生窜出来,赶紧下令停手时,已经晚了,哈兰生兄弟二人早已是身中数箭。

    “哎,怎地出来一趟,想找个像样的对手过过瘾这么难呢!”和尚倒拖着禅杖,摸着光头,懊恼地说道。

    王寅难得地露出个笑脸,兴许是他觉得俊辰的战术非常合他的胃口,调侃道:“提辖,这不用你动手,就能拿下这几人,难道还不好吗?万一要是受个什么伤,只怕俊辰兄弟脸上也不好看啊!”

    和尚“嘿嘿”一笑,拍了拍光头,说道:“要说洒家这兄弟还真是没话说,愣是把这正一村算得死死的,真是了不起啊!”

    王寅亦是点点头,朝着哈氏努努嘴,问道:“这俩人怎么办?”

    和尚看了一眼,略略想想,抖抖手上禅杖,沉声道:“若照着洒家的性子,肯定是和这两兄弟打上一场,把这两个都毙在洒家的杖下,只是这人如今都死了,还是拖出去埋了吧!”说着,耷个脑袋,拖着个禅杖,继续打盹去了。

    正一村这一战,不仅是将西夏遣入中原的先锋彻底歼灭,更让杜壆房山的名声传遍了整个江湖,在淮西、荆楚一带,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借着剿灭正一村得到的如日中天的声望,李俊辰打算借着这个机会,索性将淮西一带的知名豪杰全邀来,在正一村好好聚上一聚。

    此倡议一出,不仅是梁山群雄纷纷叫好,连杜壆、酆泰、卫鹤几人也是忍不住随声附和,在他们看来,如果没有俊辰,凭着他们几个或是一盘散沙的淮西荆楚,想要剿灭正一村,无异于痴人说梦。

    说干就干,杜壆立刻命人带上礼物,飞马离开正一村,奔赴各个山头,邀请各路豪杰前来赴会。

    高山上的演武场上,一赤面黄须的汉子正在那里练舞,一对水磨练钢挝舞的那叫一个快,若是边上有人泼水的话,只怕也是休想泼的进去,就在他舞的兴起时,一个又粗又野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大哥,大哥,!”

    这人听见这个声音,停下了手上的家伙,往边上随手一放,脸上堆起笑来,朝着来人就是一个熊抱,“兄弟,今天怎么有空跑哥哥这来玩耍!”

    “哎哟,哥哥,兄弟哪有空来你这玩耍,最近这江湖上出了这么大一件事,你不会还不知道吧!”

    黄须汉子眉头一皱,“大事?不就是杜壆破了正一村的事,他杜壆咱们兄弟也认识,哪来这本事,九成是从哪里找来什么救兵,帮他破了正一村!”

    “没错,谁说不是呢!”听的他不住的点头,“只是这姓杜的如今要开什么群英会,你说咱们哥俩去不去!”

    “去,干嘛不去,老子也想见识一下,究竟是哪路英雄,能灭了这正一村!”黄须汉子一拳捶在掌中,眼中精光一闪。

    东川城中,私塾门口。

    “赵钱孙李,周王郑王,冯陈褚卫,蒋沈韩杨。”

    幼童稚嫩的读书声,让人仿佛暂时忘记了身处的时代,坐在首位的夫子,听着孩童的读书声,也不禁暗暗点头。

    只是这时间过的未免有些快,很快幼童们便将百家姓读完了,这位夫子欣然合上手中书,“好了,今天的功课就到这里,你们回家吧!”

    一听见功课结束,可以回家,孩子们一个个兴高采烈,齐齐朝着夫子行了一礼,便一窝蜂地跑了出去。

    夫子亦跟着孩子们走出私塾,看着一个个蹦蹦跳跳地身影,忍不住捻须微笑,好像想起了自己昔日求学时的情景。

    “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刘智伯,尽然甘心窝在这小小的私塾里,教授这些小孩子啊!”就在夫子缅怀自己过去时,两条精壮的汉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唉!”刘智伯摇摇头,“想不到这么些年过去了,你们兄弟终究还是来找我了!这些来,你们过的可还好?上官兄弟,刘兄弟。”刘智伯转过身来,朝着二人行了一礼。

    二人赶忙还了一礼,三人进到屋内,寒暄了几句后,上官义开口问道:“智伯,你可听说了吗?当年洗劫我们村子的正一村,如今被人整个端了,满村上下的西夏人,无一得存!”

    “哦?”刘智伯悚然动容,平稳的双手也忍不住颤抖起来,“被灭了吗?我们村子的仇报了?”

    “报了!智伯,我们村子的大仇已经报了!”刘以敬红着眼眶,语调中带着一丝哭腔。

    “终于报了啊!老天啊,你终于开眼啦!”刘智伯泪如雨下,这一大家子人只有他一人苟活于世,满村数百口,只活了他们三个,乍一听到这个消息,哪怕他定力如何过人,也无法忍住这情感的冲击。

    哭了一阵,刘智伯抹了抹眼睛,“你们可知道是谁干下的这件事?”

    上官义点点头,皱眉道“听说是房山的杜壆,只是这杜壆武艺高强是不假,但从未听说过他有什么谋略,不然前几年也不会被正一村压的要靠上供才能生存下去!”

    刘智伯霍地站了起来,“走,去正一村看看,不管是谁,只要是灭了正一村,就是咱们的恩人,刘敏再不才,也当报答这份天大的恩情!”

    上官义、刘以敬二人跟着朝他一抱拳,“我二人以智伯马首是瞻!”

    荆楚古道上,一老一少的身影在路上慢慢地走着。

    那少年走着走着就撇着嘴,双手枕在头后,对老者道:“叔叔,那杜壆有那么大面子吗?要您老也跑去正一村捧他的场?”

    “呵呵,捧他的场吗?”老者若有所思地笑了笑,看了眼少年,“怀儿,你觉得这正一村真的是杜壆打下来的吗?”

    “就凭他!”少年撇着嘴,没好气说道:“与其说是他,不如说是我打下来的更加现实些!”

    “你也知道杜壆做不到此事,那么他的背后就一定有高人相助,我们此行,就是去看看,这背后之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老者说着说着,背后的剑鞘中,传来一声剑鸣,“老伙计,你也有些按耐不住了,是吗?”一道精光在他眼中,一掠而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