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纪安邦村前扬威
    縻貹的武艺,在原来的王庆手下,是稳居前五的存在,哪怕就是在现在与会群雄中,纵然不是前五,排进前五是没有一丝问题的。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在纪安邦的手下,就如同一个刚刚学武的孩童一般,一招一式之间完全被纪安邦引导,虽然縻貹的吼声依旧洪亮,巨斧舞起依旧如车轮一般,但在高手的眼中,都能清晰地看出,他已坚持不了多久。

    袁朗一言不发,直接转身走下城头,杜壆等人自是知道他去哪里,但宋江哪里知道,玩心眼斗心机他是行家,但是沙场互搏,他哪里能看得出来,“咦,袁朗兄弟怎么下去了,不是说縻貹是他的生死兄弟吗?”

    别说是他这般,就是他身旁的吴用、王英等人莫不是如此,还好晁盖武艺不差,大约猜出个大概,连忙在他耳边轻语几句,宋江这才反应过来,面皮轻轻抽抽搐了几下,赶紧装模作样地咳嗽几声,迎来掩饰自己的无知。

    只是他适才所说的那些,早就传入了他人的耳朵,除了那些铁了心要抱他大腿的人之外,几乎都朝他投去鄙夷的眼光,只看得宋江好不尴尬。

    王英和孔家兄弟做为宋江的铁杆心腹,自是由不得他人这般小瞧宋江,正想要反唇相击,宋江去赶紧伸手捂住他的嘴巴,用严厉的眼神制止王英和孔家兄弟,老大发话,这几个只能乖乖听话。

    “你们都给我等着,等你们到我宋某人的麾下,有的是收拾你们的机会!”宋江不无恶毒地想着。

    李俊辰没有这个心思去管宋江,应该说到了这个时候他也不会去管,自打官兵来的那一刻,两人就已经分出了胜负,对于一个肯定输的对手,他是绝对不会去管的,他的心思全在此刻和纪安邦过招的袁朗身上。

    要知道袁朗武艺可在縻貹之上,而且在兵器行里也素有“一寸短,一寸险”的说法,挝的使法和锤又没什么两样,砸、崩、捅、分、撩,“霸王扛鼎”,“流星赶月”,一招招一式式,直将两只青铜挝舞成两道青色光环,上下翻腾;可是别忘了还有另外半句“一寸强,一寸长”,再加上纪安邦来自西军,胯下战马就算不是良驹宝马,那也是一等的战马,比起袁朗胯下那等驽马不知好上多少,马力加上武力,让纪安邦的镔铁三停大砍刀平添三分威力,“一马五刀”更是一气呵成,让但凡使刀的观战者无不是羞愧地低下了脑袋,就见砍刀化做一道雪亮的丝带,在外缠上光环,渐渐地开始朝着青色光环收缩,压的光环范围越来越小,直至被丝带完全围在其中。

    縻貹在一旁稍稍喘了几口气,眼见自己兄弟落于下风,哪里还能呆的住,立刻是大吼一声,抡起大斧冲了上来。

    吕振在后面看了半日,眼瞅着纪安邦在前面大发神威,不仅心中不爽,更是手痒难耐,好容易看到縻貹打马上前,准备来个以二对一,虽说他心中不待见纪安邦,可是遇到这么一个让自己名正言顺出手的机会,他哪里还能顾得上,大叫一声,“以二打一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来和我吕振过上几招!”一提软竹枪,不等邬长发话,抢先奔了出来。

    吕振气力足,嗓门大,这一声大叫别说是縻貹,就是远在门楼上观战的人也听得真真的,只是他不在江湖上行走,平日也只是跟着邬长,故名声不显,众人也没人把他当盘菜,皆认为縻貹三两下就可以将他打发。

    唯独李俊辰听见他的名号,脸色变了一变,直到此刻,他才知道这突如其来的官军,到底是谁的手下,“既然“九头鸟”吕振在此,那么相信“小张良”贾居信”此刻也定在军中。”透过纷乱交手的四人,他的眼光在敌军阵中扫视了一圈,想要找出“小张良”的所在,只是人头攒动,旌旗招招,想找一个人哪有这么熟悉。

    縻貹欺生,以为吕振名声不显,定是没有什么本事,想一鼓作气将他拿下,哪知吕振名声不想,但是一身武艺之高,绝不在他之下,兼之竹节枪本身就是一种奇门兵器,使起来更是让人防不胜防,縻貹欺生之下,险些吃了大亏,也算他反应敏捷,在最后关头躲开一击,饶是如此,也被吕振削去老大一块衣衫,中门大开,差点就是开膛破肚之灾,吓的他冷汗直冒。

    宋江亦大惊失色,大叫道:“兄弟,小心啊!”他可是把縻貹看成自己的盘中餐碗中肉了,若是还没给他创造价值就这么死了,岂不是太过可惜,只是他手无缚鸡之力,只能这里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看着。

    俊辰眉头一皱,“看来这竹节枪还真是不容易对付,至少眼下这縻貹还对付不了”,转过头来,叫过唐斌、王寅二人,“你二人速速出村,助袁朗二人一臂之力,切记,只要救得二人,就速速回村,不可恋战!”

    二人虽是不解,但亦是双双点头,下楼去了。宋江虽说是一直看着村外的交手,但是他的心思却始终放在俊辰这里,或许他自己都没注意到,连他自己都认为此事没有李俊辰或者梁山的出手,怕是没这么容易了结。

    看的唐斌二人下了门楼,不知怎地,他心里忽然松了一口气,“你终于出手了,我还以为你不会出手,不过,你放心,这份功劳我会给你记着的,等到你落我手上的那天,三千六百刀里会给你少上一刀的!”宋江的心里不无恶毒地想着。

    袁朗二人在那里苦苦支撑,纪安邦、吕振则是满心欢喜,在他们看来,眼前这两人已是没有回天之力,最多不过五招便能收到擒来,正满心欢喜之际,“哒哒哒”的马蹄声便传了过来,二人微感诧异,这当口居然还有人过来,正想喝问时,纪安邦只感一股凌厉的劲风迎面而来,将他已到嘴边的话生生打了进去,吕振则是收回自己的竹枪,堪堪接下那带着惨烈气息的一枪。

    唐斌、王寅借着马力,各自攻出力敌万钧的一枪,迫的纪安邦、吕振回手自救,二人一招得手,更是手不停歇,朝着二人就是一阵急攻,同时朝着袁朗二人大喝道:“速退!”

    二人这才醒悟过来,知是来救自己,二话不说,直接调转马头便往村口跑去,唐斌二人本就是为救人而来,如今二人已是调转马头撤退,自己二人自是没有久留的必要,彼此间微一点头,各自朝着对手又攻了几枪,便是一拉马头,跟着撤往村口。

    纪安邦、吕振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势搅的有些摸不着头脑,待接下最后一击,才发现二人护着袁朗、縻貹跑了回去,气急败坏的二人见到口的鸭子就这么飞了,哪里肯放,各自怒吼一声,便策马追了上来。

    但是终究是晚了一步,待二人赶到时,唐斌几人早已退入村中,吊桥亦是收了起来,门楼上箭如雨下,纪安邦、吕振只身追击,哪里能抵得住门楼箭雨,只能远远地对着正一村嘶骂起来,可是正一村经此一败,哪里还会出来,任凭二人百般辱骂,门楼上只是箭雨招呼,二人万般无奈,只得悻悻收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